•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2342| 179

    农家两夜,鼻息难忘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0-03-31 08:39发布于 2020-03-31 08:39 |来自手机
    现在回想起来,心里还是无限的想念,那是14年前,因为老家有亲戚过大寿,我跟父亲便赶回去给人祝寿,但是由于旅途比较远,没有私家车,只能坐长途车,所以就提前回去了。农村做酒席,能帮忙的都去,所以提前了两天过去,就是这一次,我遇见了他,他从此再也没能从我的脑海里抹去!

    到亲戚家里的时候刚刚过了午饭点,在不多的人中,我看见了他,因为是春夏交际之时,天气让人感觉很舒服,他穿着军衬衣,皮鞋,还有军裤,想必他也是才回来吧,军人真好看。

    紧接着我们一起吃饭,这个时候他就给我夹菜,因为只有我们三个没吃了,所以一群人围着我们三,我们三个吃,农村人,这种情况下立即就聊开了,就说他要叫我公公呢,我这个小老辈子,辈分可高了呢!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坐在我旁边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他的气质,真好,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坐的端正,谈吐得体。

    因为我父亲是家里的老小,奶奶40+岁才生他,我也是老小,父母年龄挺大了才生我,所以我们家的辈分就非常高!哈哈,这样就收了个小孙子,岂不是很赚。

    那会儿我即将小学毕业,我跟其他的小孩子不太一样,虽说不完全是在城里长大,但还是比较内敛,再加上是老小的缘故,家里人都比较宠着,不让随便做一些危险动作,下午,小孩结伴去稻田里面捉泥鳅,鱼虾,春天的稻田,绿油油的稻穗下生机勃勃,可是我却没啥兴趣,我可是背了本西游记呢,还有大半本没看,我可得抓紧时间看!好不容易的五一节,可不能浪费。

    农家做席桌,大都靠的是百家宴,东家桌,西家炉,这家蒸屉,那家锅,下午的时候我就自由了,一个人爬上二楼,在阳台上捧住书躺在椅子上惬意的晒太阳!他们则跑开了,开始四处收集桌椅板凳……

    咦?我孙子在那儿干嘛呢?力气还挺大呢,扛了一张桌子,还夹了两条板凳,哈哈出力呢!在部队还有生活员,回来就只有靠自己了吧!没用多久,东西就搬完了,在部队过了大半辈子的他,除了力气剩下的也只剩下嫌弃咯,啥事儿都不会做的他,没一会儿就被赶出了做饭的院子,他上楼来,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背心,一条军短裤,这个时候的他,更好看了。身上的味道还是没变,淡淡的香味多了点汗涔涔的味道。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记人不记名字,不记长相,不记形态,只记气味,这个时候的他,真好闻!他走进我背后的房间,拿了烟个打火机,出来抽烟,这个房间本来说是我们住的,没想到是他的房间,怪不得里面放着行李,还以为是谁的。看我在那儿看书,他就双手搭在我椅子后面,问我看啥呢,我说西游记,你烟往上吐,我不喜欢烟味儿。他说好吧,只抽这一根!然后就开始闲谈,他问我看到哪儿了?我说白骨精,然后他翻了我的书看了一眼封面,然后络绎不绝的开始讲,说完了后面的内容!这剧透!!!气的我着急,又没办法,还不好说,就进去换了一本书。出来的时候发现他也坐下了,在凉椅上躺着打盹,真是我孙子,这么大个人,这么打盹不得感冒,也没那么热啊!我走进去给他拿了他的衬衣丢在他身上,自顾地继续看书……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0-03-31 08:55发布于 2020-03-31 08:55
    然后呢?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0-03-31 09:00发布于 2020-03-31 09:00 |来自手机
    期待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3-31 14:47发布于 2020-03-31 14:47 |来自手机
    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五点多的光景,他瞌睡还真好睡,在我旁边的凉椅上发出了若有若无的鼾声,我转向一边,继续读书,他却越睡越香,过了一会儿太阳快落山了,我把书放进房间里面,重新出来,在阳台上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一梯一梯的稻田,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真漂亮,这房子的景色真好看!不回去那该多好,如果我有那么一天,我愿意天天住这里!

    这时,在夕阳的映衬下,他的轮廓尽显无疑,本来不太黑的皮肤现在却黝黑发亮,肌肉轮廓尽显无疑,我就想,当兵的真好!真是太完美了!以后我也要做个军人,这样的身材真是太可了!我坐了下来,仔细端详他的脸,哈哈,还挺好看呢!然后我也躺下来,在凉椅上看着夕阳缓缓落下,等着大人叫吃饭,看着夕阳,吹着从稻田吹来的微风,带着稻谷的清香,真舒服……

    突然,我从大人的喊声中惊醒,发现我身上多了件外套,他醒了在一旁抽着烟盯着我,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反正我知道我睡得很香,他的夏常服外套上被我流了好大一摊口水,不知道他是盯着我看呢,还是盯着他的衣服在心疼呢……赶紧抹掉口水,把衣服拿下来,递给他,他说了一句,你可睡得真香!我反驳道,你不也是?他笑笑,进了房间,放了衣服我们一起走下去,去吃饭了。

    饭桌上,面对亲戚的敬酒,他应对自如,说话真的很厉害,不伤人,不炫耀,两句话就把别人说的自己喝酒去了,还有两把刷子!他来给我爸敬酒的时候,恭恭敬敬,没有一点拖拉,一杯酒干净利落!现在回想起来,这真是高手啊!做事儿干净利落,分寸把握得极佳!关键喝了好多酒,他一点事儿都没有!不知不觉已经八点多了,附近的宾客大都回家,我们也开始收拾准备洗洗睡觉,毕竟明天还得早起!因为是农村,洗澡是靠烧水的,不能几个同时洗,所以就前前后后一个一个去洗,难得这一天大人问我,你想不想洗澡?因为在重庆的缘故,天气春夏交际之时就已经足够湿热了,打小就习惯,在4月中下旬开始温度一上去就每天洗澡,最开始还挺抗拒,现在反而不洗睡不着了!我被问的一懵,不洗怎么睡啊?可能家里人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洗澡靠强鼓着洗的小孩吧!

    人多,洗澡的时候大家都洗的很快,不一会儿,都洗完了,时间也不早了,已经快要九点半了,接下来就是糟心的分房时刻的,大多农村待过的人都知道,农村红白喜事儿隔得远的都会提前来,街坊四邻的空床都被拿出来统一规划分配了!其实我跟生人一间房压根睡不着,特别特别怕打呼的!特别是震天响的那种,但是这边的人吧都五大三粗,白天也做了那么多事儿,指定累了,累了平时不打呼噜的人都得哼哼两下!

    最后还好,我跟我爸呢就睡我们放东西那间房,那间房里面有两张床,我爸辈分高,受尊敬,主人家特地交代要他一个人睡一张床,我怎么办?只有跟我孙子一起挤挤咯!至少下午看到他睡觉,打呼声音不大!接着大家都各自回去休息了,毕竟明天大家都还得早起准备中午的正席呢!

    这间房不大,但是里面的摆设规规矩矩,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书桌旁边有一个书架,架子上面的书有点积灰了,可能是太久没看的缘故。

    他说:“这是我的房间,房子早两年重新修了以后就有了,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一年回来的时间屈指可数,所以后面就多加了一张床,方便有人来的时候多个铺位。”

    我爸耳朵不好,上来了以后就上床准备睡觉,他叫我说跟他睡,别去跟柏粱睡,晚上睡觉不省心踢着别人不好。按常理就这样我应该跟我父亲睡,可是他不干了,跟我父亲说,家里人都交代了,他老人家要一个人睡张床,老年人睡眠不好,再带个小孩子一起,那一晚上都别想睡,明天精神不好可不行。我爸拗不过他,再加上喝了点酒,所以就自顾的上床睡了。

    (后面想想,这是不是他的阴谋?本来农村床就不大,我跟他睡的话自然而然贴的近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了,哎呀呀!)

    他走到书架旁,拿了一本书到床边脱了外套和裤子就上床靠着看书了,我也没事儿,再加上新床也不习惯,没瞌睡就在床上看上书了。

    我跟他就这样靠着床头看书,因为大灯已经关了,我们两各自开着床头的台灯,然后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聊天。

    他问我:“你今年多大了?今天下午为什么没有跟那些孩子一起去河沟抓螃蟹泥鳅?”

    我说:“我11了,马上就要小学毕业了,抓螃蟹泥鳅要去河沟边,大人肯定不让我去,我不会游泳,再说我在歌乐山也可以抓,那儿熟悉些,回去抓还安全。这儿安安静静的,看会儿书不是更舒服吗?你呢?你下午搬完了东西怎么躺着就睡着了?你是在部队吗?在哪儿啊?你们平时都干啥?”作为一个十万个为什么的升级版,我霹雳巴拉问了一通,他也不厌烦,心平气和的一一给我解答。

    他说:“嗯,当兵二十多年了,现在在青海,每年回来的时间不长,闲的时候每年可以回来两次,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回来一次,有时候出差路过重庆都没办法回来看看,下午搬完东西确实困了,早上五点多的飞机,很早就起来了,还转了一次才到重庆,然后重庆这边有人接了送回来就安排他们回去了,吃了午饭就开始干活,搬完东西我就帮不上啥忙了,就被支来休息了,本想着坐一会儿,结果就睡着了。”

    我说:“你这么厉害?还有人接送,真棒,也是,在部队待了二十多年,也不容易。你的孩子和老婆呢?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他说:“我没有结婚,自然也就没有老婆和孩子了,前些年的时候部队领导和家里人都催结婚,但是那几年确实挺忙的,忙过了自己成了领导,部队没人催了,家里面也管不着了。再说,我现在老了也不愁,可以进干休所,部队会照顾一辈子,虽然喜欢小孩,但是自己真有一个的话还真不知道怎么顾家呢!索性就不找了。”

    我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然后又问到:“那你现在都做啥呢?没人管是不是很幸福?”

    他说:“也不那么自在,每天都看内参,写报告,出差去讨论会,一年四季到处跑。”

    说实话我挺羡慕的,好棒啊,可以到处跑,真舒服,以后我也要找一个经常出差的工作!就这样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也不知道为啥能跟他聊起来,真是奇怪,聊起了他的以前,读书时候的困难,调皮和玩乐,我跟他聊我对初中的向往,以后的理想,聊着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不记得我躺下去,也不记得放书关灯,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睡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手臂不是太粗,但是肌肉的线条丝丝分明,睡起来比枕头可舒服多了!他的鼻子顶在我的额头,我闻到了他的鼻息,他的鼻息还带有一点点白酒的香气,从我的额头泄流下来,钻进我的鼻子,没有异味,就这股白酒的清香,夹杂着他身上淡淡香皂的味道,真舒服。可是我真是定不住啊,我就想翻身,动了动,还好今天晚上没流口水,不然这下就是流了他一身了......我动的时候他也把手动了动,然后顺势就把另外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身上来,把我搂着,这真是像蛇在捕食啊,猎物动得越凶它缠得越紧。我索性不动了,又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爸已经不见了,应该是去下面帮忙去了,他还在我旁边,只是这会儿我只是枕在了他的小臂上,他没有把手抽走,我的哈喇子又流了他一手.....真丢人啊!我咋睡觉就这么不老实呢,我虚着眼睛瞄好角度往上扭动,然后滚到枕头上去了,借我的衣服把他手上的口水吸干,吸没吸干净我不知道,但是他拿着书可能察觉到我醒了,转过来看着我,我装做刚醒的样子伸了个懒腰。他倒不客气,一把掀开被窝,啪的一巴掌打在我屁股上,说:“你晚上睡觉也太能折腾了吧,扭过去,蜷过来,最后没办法只有把你抱着才消停!抱着你都没醒,反而睡得更香,小小年纪还打呼噜!”我能怎么办?我睡得那么香,啥事儿也不知道啊!
    gch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0-03-31 18:02发布于 2020-03-31 18:02
    不错,继续下文,期待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20-03-31 19:29发布于 2020-03-31 19:29 |来自手机
    没有性的交往。缺武功。嘻嘻。

    点评

    我们不鼓励进行性爱描写,掌握不好尺度就废了一篇好文章。小黄文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03-31 22:48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20-03-31 19:52发布于 2020-03-31 19:52 |来自手机
    写得不错,接着写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QQ

    发表于 2020-03-31 22:48发布于 2020-03-31 22:48
    laomona 发表于 3-31 19:29

    没有性的交往。缺武功。嘻嘻。

    我们不鼓励进行性爱描写,掌握不好尺度就废了一篇好文章。小黄文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0-03-31 23:04发布于 2020-03-31 23:04 |来自手机
    挺好的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3-31 23:13发布于 2020-03-31 23:13
    三、

    他紧接着戏谑的说:“你个娃儿啊,看起来斯斯文文,安安静静,怎么睡个觉这么不老实啊?你平时是不是一个人睡啊?这么折腾,谁敢跟你一起睡?快起来,准备吃早饭了,已经七点了。”

    我问他:“你怎么现在才起呢?咋没起来去帮忙啊?不是今天说了很早就要起来准备的嘛?我爸呢?你看到他没有?他的药吃了没?昨天我装了水在他杯子里面的,你什么时候醒的啊?看没看见啊?”我就像连环炮弹一样问了他一通,他懵懵的看着我,感觉像没有反应过来一样,悻悻的说到:“我起来老半天了,有个把小时了吧,你爸早下去了,药好像没吃,药不是要先吃饭吗?怎么能空腹吃啊?你个丁大的娃,是不是就是为了完成你妈布置的监督任务啊?”

    我说:“没有,在外面怕他忘了啊!我也怕我的玩心大,如果忘了不吃药的话他会喘的!你醒了这么久了,怎么没有下去帮忙啊?坐在床上看书,是不是想偷懒?你说!多大的人了,还玩儿这点把戏,我都好多年不玩儿了!书有那么好看吗!”

    他说:“是啊,有的人枕在别人手上,捏着不放还留口水在别人手上,拉的老长,睡得那么香!我怎么好意思弄醒呢?你说是不?再说我这个人除了排兵布阵,写报告,啥也不会啊!酱醋盐糖都分不清楚,你说让我怎么去帮忙?去帮倒忙?你可真行!嘴巴叭叭的!书不好看吗?不好看你昨天看一下午?书不好看你昨天不听我讲《西游记》,像兔子一样把书收起来换本书看,你敢说不是因为怕剧透,就你这点小九九,用不了我看新兵蛋子的半成功力,把你摸得明明白白,得了,快起来吧!洗洗吃早饭了!”

    他这嘴,咋那么能说呢,我接不上话,急眼了,就一脚把被子蹬开,咆哮到:“起就起!”起床倒没什么困难,可就是这一蹬——尴尬了,他穿了一条很宽松的白色平角裤,材质应该是纯棉的,因为时间的关系有一点米黄色的感觉,宽松的搭在腿上,在一根裤腿儿的旁边,有一根粉嫩的紫红色小鸡鸡半耷拉着躺在他腿上,不对,不能叫小鸡鸡,哎呀,怎么这么大啊!哎呀,还有点害羞,我心想我们班的男生也有发育了的,只是比我的长一点儿,但是也不粗啊,是不是再长大这东西还会长粗啊?这玩意儿不是没见过,但是这么大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别说还挺好看,嫩嫩的,跟我爸的可不一样,我爸的以前跟他一起洗澡的时候见过,黑黑的一根,没这么粉嫩。突然被他的一声“嘿!你干啥呢!”拉回神来,我连说道:“哎呀不好意思,不知道你的裤子这么不合适呢!”他也笑笑我们就起床洗漱迟早餐去了。

    才洗漱完,下面就有人开始喊,快吃早饭啦!我正准备下梯子,他反手一勾,把我倒挂起来,扛到他的肩上,然后三步并两步的走下楼梯,伴着我杀猪般的惨叫声到了院子里面,到桌子前面,他把我放下来,对我说:“小伙儿挺轻啊!是不是吃饭不好好吃?”然后大人站出来说,啥小伙儿?他是你舅公!我说:“轻点不好吗?长那么胖干嘛?又不是三岁小孩,肥肥的还可以揉揉玩儿。”他又伸手准备把我举起来,他母亲瞪了他一眼,说道:“一天没大没小的,坐下吃饭。”我听到这里就觉得想笑,哎哟还没大没小,他吃过的盐可能跟我吃过的米一样多吧!真是大一辈压死人啊!

    我迅速吃完早饭,然后一个人到田埂上去东窜西走去了,从田埂上远远的看着院子里飘出来的炊烟,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感觉像在画里一般,炊烟有蒸汽夹杂着柴火燃烧后的烟气,慢慢的升向高空。遛完食儿回来,不免一通盘问,问我这么大半天不见人去哪儿了?我说去田里转了转,心中暗想,我都多大人了,还管这么宽,我初中住校去,看你们怎么管!这时的院子里已经热闹起来了,农村宴席讲求八大碗,其中蒸菜占了主角,有一个原因就是一个大蒸笼就能解决,而且一会儿凉不了,我看着这蒸笼,比两个我还要高,真的太大了。他走到我背后,问我,要不要看看顶上?我说,怎么看?难不成搭梯子?他一把把我举过了他的头顶,让我骑在他的肩上,然后问我,看见了没?我没吱声,心里想,我去,虽然我发育晚,但是也不至于跟三岁小孩一样还要骑马肩啊!我叫他放我下来,他说,再坐会儿,当陪他锻炼,感情我是个工具人啊!过了一会儿要开始布置席桌了,他把我放了下来,去帮忙摆碗架筷去了,我看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也不好意思再继续游手好闲,就跟他一起去数筷子去了,他端着一个大盆儿,里面装满了碗和筷子,他数碗我就数筷子,我可真是个得力小帮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