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50435| 584

    回忆小时候偷摸父亲的经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0-08-02 19:51发布于 08-02 19:51 较早前 |来自手机
    飞蝗勿删

    本帖含有图片或附件等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点评

    你父亲是胖熊?  发表于 2021-03-26 17:10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19:53发布于 08-02 19:5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123456

    点评

    老胖熊插进来还是挺舒服的!  发表于 2021-05-08 20:42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19:55发布于 08-02 19:5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我来自山东,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说起山东人的男人,普遍的印象就是:豪爽,高大。


    父亲很好的继承了这些特点,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常年的体力工作让他的身体很强壮,父亲属于那种很粗壮的,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和上图基本上都相似。正所谓山东大汉,哪里大? 屁股大,肩宽,嗓门大,当然这是直观看到的。


    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父亲是一个十分严厉的人,从生活中的琐碎到学习对我非常苛刻,我很少得到他的表扬,而他总是喋喋不休的对我批评,我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小鸡仔,感觉他生气的时候一巴掌就能拍死我,所以小时候我得性格有点内向个自卑,像很多人一样从小我就怕我父亲。





    在童年的记忆里,夏天印象最深的就是闷热,和一个很长的暑假。那时候空调还没有普及,家里面只有风扇,正午聒噪的知了和黏腻的汗水热得我睡不着,就和我妈打起了地铺,爸爸一个人在炕上睡。


    实在热的睡不着,在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和其他的玩具来消遣,我就躺在凉席上翻着那本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的小人书来打发时间,这时候父亲从炕上起来了,看样子还没有睡醒半眯着眼,我到现在还清晰的记着当时看到的一幕,父亲穿着浅绿色的内裤,内裤前面被顶的老高,就像里面塞了一根棍子,随着走路这跟棍子还左右的晃过来晃过去。


    父亲像一座大山一样越走越近,吓得我也不敢盯着他的内裤看了,赶紧趴下睡觉,过了一会父亲应该是去小解完了,我偷偷的又看向了他的内裤,还是顶的老高,前面有点湿,父亲爬到炕上不一会又响起了呼噜声。 午睡醒了,我问妈妈:中午我看见爸爸内裤里塞了一根好长的棍子,那是什么啊?妈妈拍了一下我的头:大人的事小孩别多问。

    点评

    长棍子很形象  发表于 2021-04-20 13:58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19:56发布于 08-02 19:5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版主这次不要删了好吧,码子很累的,还想继续更新的呢

    点评

    你可以保存呀或是发到自己的私人邮箱,到时复制过来就可以了  发表于 2021-04-20 13:58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09发布于 08-02 20:09 较早前 |来自手机
    中午所看到的这一切一直让我很好奇,孩子的世界玩永远是第一位的,很快我就忘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

    夏天在我们当地农村男人都是光着膀子上街的,可以最直接欣赏劳动人民强壮的体魄,还记得小时候妈妈领着我出去,她们一群女的在闲聊,谁家的汉子大,谁家的看起来如何如何……现在想想不就是大型开车现场,丝毫不顾及我这个祖国的花朵是否被荼毒,罪过罪过。

    夏天的燥热总得需要排解,女人们扎堆聊天,男人们则聚在一起打牌,我们这里流行一种打牌叫做【够级】,六个人然后打对门,一张桌子,六个马扎,人一坐就开始了。那天爸爸也在打牌,我就在旁边看,因为穿着短裤,又坐着马扎,所以打牌的几个大人裤裆里面的器物形状就被勾勒出来了,我当时就打量着这几个大人谁下面鼓起来包大一些「肯定有很多人做过和我一样的事情,小时候看大人下面的包」,有一个人我暂且称他为军,他穿的短裤非常宽松而且短,我看着他的包全挤在大腿右边,很大的一个包,好奇心作祟,我就站在他的右边,然后顺着他的裤腿往里面看去。


    顺着宽大的裤腿往里面看进去,我看到了一个硕大的蛋子「方言把阴囊称为蛋子」,那么大一坨肉把裤子撑的鼓鼓的,蛋子上面有很多的褶皱并且还长着弯弯曲曲的黑毛,随着军上下来回的摸牌,里面的肉球儿也跟着挤过来挤过去。

    我看的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相对于视觉上的冲击,更多的是心理上的颠覆。原来大人们尿尿的地方长得这么大,居然还会长毛!看着军这一大包我真想把手伸进去尽情的探索,抚摸和把玩。就这样谁也没有注意更不会在乎一个小孩的眼光和心理

    燥热蒸发男人们的汗水。雄性荷尔蒙在空气中肆意的恢发,伴随着吆喝声交织在一起让人如痴如醉。

    自从那天的惊鸿一瞥之后,我对成人的器物充满了好奇,可能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倾向导致,我总是时不时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父亲的裆部,父亲高大的身躯,旺盛的毛发,裤裆鼓起的大包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番风景。

    点评

    其实你是天生的  发表于 2021-04-20 13:59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09发布于 08-02 20:09 较早前 |来自手机
    直到有一天中午睡觉我被热醒了,旁边爸爸呼噜打的震天响,前几天军短裤里面的风景还历历在目,求知和好奇让我把目光望向了在一旁鼾睡的父亲,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仔细打量父亲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国字脸,粗眉,一脸的络腮胡,不过刮得比较勤快所以只看到青色的胡茬,再往下浑圆的肩膀,爸爸的胸很大,胸上乳晕周围还长着稀疏的几根毛发,从肚脐眼往下开始毛发逐渐茂盛,一直到内裤边缘消失不见。

    那时候农村都是穿的三角并且很宽松的那种内裤,父亲很壮实,屁股也大,所以内裤被撑的有点松,中央地带薄薄的布料下面鼓着一个大包,隐约还能看到一条棍状物弯曲在里面,委实分量太足太委屈,爸爸平躺着内裤中央就鼓涨的很高,里面得塞下多少东西才能撑的这么高啊我在想。

    爸爸睡着了我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打量他,我在炕上挪了挪位置同时向下平移,以便靠得他更近一些方便观察。大腿内侧内裤边缘比较宽松,我惊奇的发现居然有乌黑的毛漏在外边,这些毛乌黑浓密而且还杂乱卷曲,军的蛋子上只有几根稀疏的毛,父亲的毛就像是一片森林。我看了看自己下边的小鸡,在看看爸爸那内裤快包裹不住的一坨光景和阴毛,就在想:为什么大人的那里会长毛,而且这么大呢?

    对于性启蒙阶段的我,父亲的隐私部位对我充满了向往,我渴望从他身上发掘更多,最终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颤颤巍巍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对于一个和父亲说话都不敢抬头对视的孩子来说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和决心。

    点评

    你父亲性欲强  发表于 2021-04-20 14:00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10发布于 08-02 20:1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我把手缓缓的放到了父亲内裤的上方,慢慢的靠近同时听着父亲的鼾声是否还在继续。当手的距离近到都可以感受到父亲那巨大的器物传来一阵一阵的热量的时候,我的心砰砰的跳,嘴巴干涩不住地咽吐沫,一旦被父亲发现我肯定会被打死。

    像是做了一个决定,我把手放到了父亲内裤的凸起上,那一瞬间我就像触电一样,虽然已经看到了,但是触感刺激的高级享受还是让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摸到了一根软软的肉棍,我的天哪这也太粗了太大了,把轻轻手掌覆在上面,感受到了一根很粗的大肉棒,我想用手丈量一下父亲的尺寸,这跟肉棒比我的手还要长,它向右边歪着,所以没有摸到头,比我的两个手指还要粗,就像家里的烧火棍一样。

    我的心砰砰的跳,就这么蜻蜓点水的摸了一下赶紧把手拿开了,虽然说就这么一瞬,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动气。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看了自己下边的小不点,再想到刚刚手掌下面的巨物,父亲真的太强大太伟岸了。

    点评

    癔淫的还插像的  发表于 2021-04-20 14:00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10发布于 08-02 20:1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欲望的大门已经敞开,父亲那巨大的一包天天诱惑着幼小的心灵,即便成人都无法克制的欲火更况小小的我,就像毒瘾侵蚀着我,于是我遍伺机而动找准机会继续来品尝禁果。

    暑假正赶上麦收的季节,那时候一个收割机是抢着用。所以割麦子都要排队的,有的甚至排到半夜,我家里那次也是,爸爸开着拖拉机带着妈妈去了田里,我一个人在家迷迷糊糊的就在炕上睡着了。半夜了我听到我家的拖拉机熟悉的声音……知道我爸妈回来了。

    他们回来以后简单的洗了洗,就躺下了。过了一会爸爸的鼾声就想起来了。前几天的那一瞬,依然印象深刻,头脑清醒着一点睡意也没有……等到很晚了 当时我看了看表 都已经凌晨两点了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坚持过来的 ,反正就是睡不着。

    晚上睡觉是比较沉的,而且借着微弱的月光我可以干更多的事情,爸爸累了一整天,睡得很沉。幸亏家里的炕比较大,加上自己的小身板,我绕过妈妈,来到爸爸脚底下。

    可能今天太累,父亲是趴着睡的,这个姿势不方便我下手,还好右腿是弓起来的,这样就留出来足够的空隙,我把手放到父亲两条腿之间,缓缓的往里面伸手背和床单摩擦的都有点热,我想从后面握住父亲来抚摸和感受。一直伸到了大腿中间,我都可以感受到腿之间炽热的温度,再往前就摸到了我梦寐以求的东西了。

    点评

    趴着睡的可能性很小吧  发表于 2021-04-20 14:01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12发布于 08-02 20:12 较早前 |来自手机
    终于,手的中指碰到了那朝思暮想的一坨,我摸到父亲的蛋子了。我轻轻的戳了一下,软软的,见父亲依然酣睡我就大胆了一些,手掌继续前进,父亲内裤里那巨大的蛋子沉甸甸的压在我的手上,我用手拖着这份巨大,尝试握在手里,发现根本就窝不过来。就这样我轻轻的拖着父亲的这一坨肉,竟有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幸福。

    托着这一大包,轻轻的握一下软软的,手指慢慢的按压,从传来的触感我摸到了蛋子里面两个挤在一起的巨大肉球,仔细的摸竟然有鸽子蛋般大小!妈妈告诉我,蛋蛋里面这两个肉球是生孩子用的,爸爸生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吧。我当时在想是不是因为父亲的大块头所以身上的东西也特别大,

    就像是毒瘾一样,明明知道不可以但还是忍不住,欲望和邪念促使我继续前进探索。手向前缓缓移动,手指不断的摸索,硕大的蛋子沉甸甸的挤在我得手腕上,又软又热,让我有一种握住它使劲揉捏蹂躏的冲动!

    中指终于碰到了父亲的肉棍,动作不敢太大我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夹住了它,白天虽然只是粗略感受了下,可是当我真正的用手去触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叹父亲的硕大。肉棍我两根手指堪堪夹过来,软软的,我想换个位置丈量一下这条粗壮的棍子到底有多么长,父亲的肉棍就躺在我的手掌上,随着我手一点一点的往前伸,他的长度也越来越长。

    点评

    我之前也写过这种意淫的文章  发表于 2021-04-20 14:02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0-08-02 20:13发布于 08-02 20:1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长时间处于这种半趴着姿势,我得胳膊酸的快要断掉,忍不住加大了力道,突然手碰到的不再是内裤,我吓了一跳,这应该是父亲的大腿内侧,完了完了是要被发现了吗?见父亲呼噜如常心里松了一口气。

    手往回收了收,再轻轻的用手指继续夹着肉棍,此刻内心的满足简直无法用需要来形容,手中拖着蛋子,手指夹着肉棍,这是我那威严的父亲身上最隐私的部位,然而它现在就乖乖的躺在我的手里。与此同时自己下边也硬的不行了,可是和父亲的尺寸相比还是有天壤之别。我夹着肉棒的两根手指不安分的来回摸索,在肉棒根部虽说隔着内裤也感受到了里面有很多硬硬的毛发,这应该就是白天看到的那些黑毛了。我用手指夹着父亲的肉棒轻轻的撸动,突然父亲打了一个很响的呼噜,我吓得赶紧把手抽出来扑回自己那里装睡,心想完了完了,我要被打死了,要是被父亲发现我晚上偷摸他,而且被母亲也知道,我不敢往下想了,甚至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长时间处于这种半趴着姿势,我得胳膊酸的快要断掉,忍不住加大了力道,突然手碰到的不再是内裤,我吓了一跳,这应该是父亲的大腿内侧,完了完了是要被发现了吗?见父亲呼噜如常心里松了一口气。

    手往回收了收,再轻轻的用手指继续夹着肉棍,此刻内心的满足简直无法用需要来形容,手中拖着蛋子,手指夹着肉棍,这是我那威严的父亲身上最隐私的部位,然而它现在就乖乖的躺在我的手里。与此同时自己下边也硬的不行了,可是和父亲的尺寸相比还是有天壤之别。我夹着肉棒的两根手指不安分的来回摸索,在肉棒根部虽说隔着内裤也感受到了里面有很多硬硬的毛发,这应该就是白天看到的那些黑毛了。我用手指夹着父亲的肉棒轻轻的撸动,突然父亲打了一个很响的呼噜,我吓得赶紧把手抽出来扑回自己那里装睡,心想完了完了,我要被打死了,要是被父亲发现我晚上偷摸他,而且被母亲也知道,我不敢往下想了,甚至紧张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点评

    写得不错  发表于 2021-08-05 17:51
    想了很长时间再编的这个过程吧  发表于 2021-04-20 14:0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