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491| 30

    同是天涯沦落人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1-02-22 12:54发布于 2021-02-22 12:54
    有些朋友,一生永远不能忘记。因为他们是命运交错中,上天安排的。小K就是这样一位朋友,我一直把他看成自己的亲人,一个不会经常思念却一直挂念的亲人。我们的相遇源于一次命运的交错,也注定了我们这辈子的交错。

    杭州,我初恋的城市。这个城市曾经带给我的所有幸福与凄凉都在数年后化成了美丽的回忆,在这个城市曾经立下的誓言与理想也都在数年拼搏后成为了平淡的现实。

    我的初恋是一位大学教授,没有出众的外表,却有丰富的内心;没有惊人的财富,却有丰硕的研究成果。我们的爱情如果用时间计算,就是三个月的浪漫温馨加上五个月的痛苦折磨。我们的最后一次温存是我生日那天,过完生日,长了一岁的我突然醒悟过来,其实一切早在五个月前就已经结束了。没有任何开诚布公的谈话,没有任何明确的宣言,一切都靠自己去慢慢领悟,我们就这样在痛苦的领悟中微笑着分手了。就像两个人一起看完一部悲情电影,然后各自怀伤、默默地离开影院,甚至没有说声再见。八个月的爱情,短暂得犹如昙花一现,短暂得让我怀疑这是否是一场爱情。然而这短暂的八个月,让我沉迷于痛苦,一年不能自拔,也让我可以自豪地向别人炫耀:我曾经爱过!

    一年后,通过网络,我认识了另一位相貌不凡,体态诱人的率真老头。这个老头率真得有些幼稚,甚至恐怖。率,因为他完全把爱和性看成他的业余生活,业余得可以同时和好几个小伙子谈情说爱;真,因为他说自己对每个小伙子都付出了真情。的确,他从不掩藏什么,甚至可以在一个小伙子面前和另一个电话调情。他的电话本里,记满了全国各地的网友。他对每一个希望和他真心交往的网友都是一句话:“我可以爱你,但我不可能对你专一。”我当初和他交往,除了他的率真的性格,毫不掩藏的作风;还因为我可以任何时候给他打电话,约他出来。而这些都是那个有家有室有地位的教授不能给我的。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在走廊尽头。关上门,谁也不知道里面是在办公还是干别的事情。第一次见面,他就给我说了他的全部底细,给我看了他所有网友的资料,甚至他们的照片。

    就是在这堆资料里面,我第一次认识了小K。从这个率真老头的叙述中,我能感觉到,小K是他最喜欢的小伙子,也是最爱他的小伙子。他向我讲述小K如何爱他,又爱得如何痛苦。似乎是在炫耀自己的魅力,也似乎是在告诫我,不要指望他对我专一。我没有兴趣听他那些八卦,只是看着这个眉宇间透着一股正气的小K,一种怜爱之情油然而生。

    后来的几个月,和这个率真老头见面除了心理和本能的需要,我还有一种好奇:这个老头究竟是怎样驾驭他那“丰富多彩”的生活。我们聊天的很多话题都是围绕小K,小K的执著真情让他感动,更让他苦恼,因为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花心原则,不愿意为了一棵树木放弃整片树林。

    渐渐地,我成了老头的诉说对象,我对小K的了解也逐渐深入。而这个透明的率真老头自然也告诉了小K我的存在。没有过多的不适,因为我和老头的交往更多是喝茶聊天,我不是小K的第三者,即便是,也不是唯一的第三者。

    慢慢地,我厌倦了老头的诉说,他的率真让我感到可笑。对小K,我也不想有更多的了解。空闲的时候,我更愿意回忆以前的一些美好片断,哪怕是苦涩的。

    可是,突然有一天晚上,率真老头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是否有空陪他聊聊,他气愤地说,小K背叛了他,找到了另一个老头,还是某某大学、姓甚名谁的教授。我脑袋一阵发木,语无伦次地安慰了他几句,便挂掉了电话。呆呆地坐在那里:怎么会是他?一种恐惧与担心油然而生。行事谨慎的他,一定会被这个口无遮拦的率真老头搞得出柜,搞得名誉扫地。我决定找到小K,只有他才能把这股决口的水给封住。然而,除了小K的真实姓名,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到了网络,想到了聊天室和小K经常用的网名。抱着一线希望,我进入了久违的聊天室。一阵急寻,一眼便发现小K,小K居然在聊天室!我的内心在一阵惊喜后便翻腾了起来,我不知道怎样开始我们的第一次对话。

    “你是小K吗?我是……”

    “哦,你好!X叔跟我提起过你。”

    “现在是否有空?能出来聊聊吗?”

    “行!哪里见面?”

    ……

    我顾不上客套,单刀直入。小K也很爽快。半小时后,在一家茶社门口,小K带着一身风尘,从黑暗中走到我面前。没有过多的寒暄和相互打量,我俩仿佛经常碰面的老朋友,却夹着一丝害羞与尴尬。

    小K比我小两岁,但看上去比我年轻很多。他说话的时候喜欢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我们同一个祖先,我们的大学都在北京,我们的老家在同一个区域,我们的相貌都很神似,甚至在脸上同一个地方,我们有着同样的疤痕。众多的相似,让我感觉他本来就是我的弟弟,对他的亲情也由此产生。而这些,都不是我们今晚能坐在一起聊天的根本原因。我们有太多的共同话题:他和我曾经的初恋教授,我和他苦恋的花心老头。我们的话题在两个老头之间频繁切换,我更希望听到教授的消息,分手一年,我们没有任何联系,无数次写了一半的短消息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他更希望听到他的花心老头在我面前对他的控诉,更希望听到“第三者”的声音。

    小K坦言说,他找教授完全是为了报复他的花心老头,以牙还牙。而我的初恋教授知道他的报复行为,却还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小K心理很乱、很烦,他知道自己很不道德,伤害了教授,但他更烦自己竟一直迷恋于这样一个花心老头而不能自拔。

    听着小K和教授的故事,我心里一阵前所未有的酸楚。那个我曾经深爱并一直不能忘记的教授,竟被别人当做感情道具玩耍。曾经用无声的冷漠来伤害我的他,现在竟飞蛾扑火,明知道自己是个道具,却还是跳进了陷阱。当初在他面前,我抛弃自尊,一贱再贱。而如今,他却在一个利用他的人面前,比我当初还贱,贱得让我心寒,贱得让我明白,似乎他当初并不是真心爱我。

    我心中,最后那一点美好的初恋回忆也开始变得苍白。我并不怪小K,也没有觉得他不道德,只是觉得他幼稚。幼稚到为了一份不可能的爱情,竟然放弃自己本来已经在上海有点眉目的事业,风风火火地跑到杭州重新开始;幼稚到竟会利用一个老头的感情去报复另一个。

    我们一直聊到茶社关门,彼此的心理还是没有得到应有的满足。于是我们跑到附近一家大排档,两个小炒,两瓶啤酒继续我们的话题。夏夜的凉风,就着冰凉的啤酒,吹得我们瑟瑟发抖,然而我们的内心,却颤抖得更厉害。

    此时,我应该是一个旁观者,而我却感觉自己身在舞台,扮演着一个可怜的跑龙套。我不知道怎样劝小K,因为我的心也很乱。几杯酒下肚,我们的话题也越跑越远,开始了解对方的家庭,生活和工作。但最终,我们还是回到了正题。其实,答案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就已经产生了。小K决心离开花心老头,同时也停止对教授的伤害。我对小K说:“花心老头必须离开,对于教授,我还更希望你们能好上呢。他是一个值得爱的老头。但无论如何,你不要伤害他,也叫那个花心老头不要到处散播教授的个人信息。”凌晨4点半,似乎大排档也准备收摊了。我们披着一身冰冷的鸡皮疙瘩,揣着两个温暖的心,回到了各自的生活。

    事隔几个星期,我重新开始牵挂我的初恋教授,还有小K。而花心老头几次约我见面,我都婉言拒绝了。我知道,花心老头只是我生命中的一颗不能许愿的流星;而教授和小K,才是我晴朗星空中,永远闪光的恒星。一天下午,我突然收到教授的短信,问我是否一切都好?看着这个熟悉的号码,我的鼻子竟一阵酸楚,久久不能退去,我们相约周末一起吃饭。

    灰色的星期天,潮湿闷热,我穿着我生日那天他送给我的T恤,如往常一样,平静地等在十字路口。不同的是,以前是一种幸福的平静,而今天却是平静的平静。教授也和往常一样,姗姗来迟。事隔一年,他憔悴了很多,而他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迷茫,而不是当初的自信。

    我们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努力寻找当初的亲切感。然而,过去的终究已经过去。曾经幻想:若干年后,我们再次见面,一定可以犹如古人重逢,将往事谈笑于指尖。然而,一年时间,毕竟太短!分手告别的时候,教授紧紧地握得我的手,动情地看着我,很多想说却又没有说出口的话最后化成了他湿润的眼眶。

    认识两年,他第一次这样深情地看着我,却是在我们分手后的一年!我无力地松开他紧握的双手,头也不回地走了。我尽量走得很轻松,很潇洒。而我强烈地感觉到,我滚烫的背后,他那炙烈的目光。

    我不明白,我和教授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我们心灵的沟通永远没有语言,永远都是用心去感悟对方。我们之间永远有一层捅不破的膜,透明的膜,它让我们很清楚的看到彼此,却永远摸不到对方。我厌倦了这种压抑的爱情,我渴望轰轰烈烈。

    后来,小K和我频繁的联系。似乎他已经渐渐摆脱了对花心老头的迷恋,因为我们谈论花心老头越来越少,教授成了我们聊天的主题。就像两个中学生喜欢乐此不疲地谈论共同喜欢的一个女孩。

    渐渐地,花心老头成了我和小K聊天的忌讳。只要我一提到他,小K就会很严肃地叫停。我想,小K醒了,他认识到了自己当初的幼稚。而醒来的他,却马上又进入了另一个梦魇,他真的爱上了我的初恋教授!似乎,小K和教授的交往也频繁起来,他甚至走进了教授的个人生活,这些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教授是个行事谨慎的人,他绝不允许任何同志感情进入他的事业和他的家庭。然而,小K轻而易举地打破了他的原则。我羡慕小K,更为教授感到高兴,我想他找到了真爱!

    我一直提醒小K,不要让教授知道我们认识,我不希望教授感到任何尴尬或不适。作为这出戏中的跑龙套,我早就退出了舞台,悄悄地从后台离开了剧场。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感觉他们爱得很苦。我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如果爱情就是一个人折磨另一个人的话,那我宁可这辈子不爱。我和小K在网上一直通过QQ联系着,郁闷的时候我们也会出来喝杯酒。他变得比以前沉默了,他找我更多只是为了喝酒,而不是聊天。似乎,小K和教授之间发生了位移。他们的爱情就像两个人在玩跷跷板,当初,教授痛苦地往下压,小K有点高高在上,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觉;而如今,当小K努力的时候,教授却轻易地放开了双脚。我想,教授一定又作了一个决定,一个和两年前一样的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因为,教授在用当初同样的方式来对待小K:冷淡!

    有时,小K对教授的冷淡恨得咬牙切齿的;有时,他又一个劲地说是自己对不起教授。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教授是爱小K的,放弃小K也许是他理智的考虑,但情感上,他难以割舍。就在这种模棱两可,进退之间,小K被他体无完肤地折磨着,也许被折磨的还有他自己。小K不理解教授,我也不理解,因为他处理感情的方式永远都是沉默,让对方去感悟。我很讨厌这种沉默的方式,一种懦弱的逃避,不负责任的解脱。

    其实,聪明的教授早就知道了我和小K的交往。有时他会开玩笑地拿我来教育、甚至威胁小K,而我也偶尔成为他们谈话的主题。我和小K之间,教授永远是最大的谈资。但我和教授之间,小K是不存在的,因为我们谁都不愿意捅破那层透明薄膜。况且,我很少和他见面。我和教授之间的一些信息,基本都是通过小K了解到的。

    终于,我要离开杭州,到其它地方发展了。这是一个让我眷恋的城市,但这个城市不是我的归宿。临走之前,我分别给教授和小K打了电话。临走前夜,教授请我吃晚饭,我平静而温暖地接受了。

    这次会面,我们都很平静,像老朋友,更像亲人。柔和的烛光照在他的脸上,我第一次感到他竟是如此亲切,如此可爱。我曾两次暗示他要好好珍惜小K,不要因为疏忽和太多顾忌而放弃自己深爱的人。而他都打断我的话语,生怕我在最后一刻捅破我们之间那层脆弱的透明薄膜。我有些失望,这么多年,他还是不了解我。我不会捅破那层薄膜,我不会做出让他尴尬或不安的事情,我比他想象的要内敛很多。

    分手的时候,我们竟不约而同地进了洗手间。洗手间里就我们两个人,除了尴尬还是尴尬!就在我们离开洗手间的那一刹那,教授一把搂住了我,我感觉到了他颤抖的身体和激烈的内心。因为是公共场所,我本能地推开了他。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恢复了理智的面容,和我一起走出了洗手间。走出饭店,一阵轻风拂过我的脸颊,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突然感到很难过,后悔刚才的本能反应。分别之前,我们竟没有一个尽情的拥抱。

    房子已经退掉,今晚只能住宾馆,我选择了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宾馆。这一整夜,我们可以看见同一片西湖。我希望他能到我的房间小坐一下,他拒绝了。他是对的,我们不能在最后一刻,失去控制,给自己的美好回忆留下丑陋的一笔。

    一个人躺在房间里,头顶的天花板一片空白。不一会儿,小K打来了电话,问我进展如何?我开玩笑地说:“你可以过来换班了!”那一夜,我和小K照样是谈论我们的教授。小K和我当初一样,被教授的沉默搞累了,他看不到希望,他已经决定退出,却一直走不出感情的泥沼。

    那一夜,我们作为教授的“受害者”,我们同命相怜,却没有谈论很久,因为我们都累了。我叫小K陪我过夜,他欣然答应。那一夜,双人间,我和小K睡着各自的单人床。波光粼粼的西湖映射在天花板上,我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小K似乎也没有睡着,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爬到小K床上,紧紧地搂着他,就这样依偎着过一夜,不为别的,只为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

    第二天,小K送我上火车。候车室里,我们东南西北的瞎扯。经过一夜的同眠,我们的关系又近了。小K说他昨晚很想爬到我床上,跟我睡一起。我心里一阵难过:都是矜持惹的祸!火车要开了,我很想和小K拥抱一下,但最终我们还是简单握手告别。目送着小K离开了站台,而站台上,“杭州”两个字也目送着我离开了这个让我眷恋的城市!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1-02-22 13:10发布于 2021-02-22 13:10
    路过拿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2 13:24发布于 2021-02-22 13:24
    写得很好。对于这个圈子,专一是很难的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1-02-22 13:30发布于 2021-02-22 13:30
    LGNF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21-02-22 15:41发布于 2021-02-22 15:41
    路过。顶一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1-02-22 18:55发布于 2021-02-22 18:55
    路过拿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2 20:01发布于 2021-02-22 20:01 |来自手机
    幼稚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1-02-22 20:13发布于 2021-02-22 20:13
    很好~支持!!!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3 00:00发布于 2021-02-23 00:00 |来自手机
    对那位“率真”佬有兴趣。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3 00:18发布于 2021-02-23 00:18 |来自手机
    文笔不错,写得很真实!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21-02-23 01:05发布于 2021-02-23 01:05
    好文章中 全是好人!!!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21-02-23 01:40发布于 2021-02-23 01:40 |来自手机
    路过。顶一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3 06:31发布于 2021-02-23 06:31 |来自手机
    路边的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1-02-23 07:51发布于 2021-02-23 07:51 |来自手机
    路过那额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1-02-23 10:33发布于 2021-02-23 10:33
    爱,有的时候很自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止发布无意义内容,详情...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