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3| 13

我爱臭解放,嘻嘻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23-01-27 08:26发布于 2023-01-27 08:26 |来自手机
在很多城市,都有那种只有单独给男人小便的厕所,没有大号和女厕。那种小厕所,通常只能并排站下两个人。我大摇大摆地走进小厕所。没人。一看表,7点45。我下意识地整整衣服,掏出鸡巴,佯装小便,毕竟这是厕所,不是报廊啊。不大会,进来一个身形薄弱,满脸憔悴的中年男人。我心头一凉,心想我抛弃一桌美酒佳肴,跑这吃这冷饭冷汤真是犯贱。再斜眼观看,只见这男人急吼吼掏出鸡巴,朝着桶里就是一泡海尿。看是被憋急的人,我心慢慢放下,原来只是一路过的啊,差点让我把肠子都悔青了。

中年男人尿完,提上裤子,精神抖擞地就出去了。我仍然把鸡巴挂在外面,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闲来无事,我把墙上的大字报再念一遍吧。由于灯光昏暗,我的鼻子几乎碰到了墙壁才能看清那些字。正念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黑影浑然不知地出现在我身后。突然察觉,我真是被吓得一哆嗦,赶忙把鸡巴收进裤子,仓惶转身。正欲夺门而逃的时候,从那个黑影里伸出一只大手,一下就兜住了我的裤裆。



那只从黑影里伸出的大手,不由分说地罩住了我的裤裆。我脑袋瞬间膨胀,思想一下稀薄到快要停顿的状态了。眼前一片空白,呼吸也快短路了。但是心中又莫名地无比亢奋,这种亢奋完全是来自睾丸,不受大脑中枢的控制。欲念在这一瞬间是压倒性地战胜了理智的。其实现在已经很少有这样的感觉了,这也就是读书那时候,刚入门,对做爱甚是痴迷。而且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种寻找交配对象的方式完全是一种空白,自然是紧张兴奋,不知所谓的。我罗罗嗦嗦写了这么多,其实在当时只是一瞬而已,只是那种感觉太特别,太强烈,我到现在仍然清澈记忆,常常回味。

言归正传,思想的荒凉过后,自然是理智的复兴。也不知道他站在后面多久了,转念想到刚才看墙上的字画的丑态一定被他见到, 当时是又羞又臊。脸上是羞着,但是我的鸡巴可一点都不知道廉耻,居然迅速充血,跃跃欲试。于是我更羞了。

从亢奋到羞臊,再亢奋,再羞臊,几个来回,我在心理上已经彻底溃败了。任由他温热的大手在我裤裆里揉捏,玩弄。我是迈不开步,抬不起头,两眼朦胧,四肢发软,这就倒了下去。半秒钟的时间都没有,他另一只手一下把我圈住,我就顺势就倒进了他的怀里,靠在他的肩头。我说这家伙也是个什么呀?胚子,我都这样了,他另一只手居然还没松开,依然不依不饶,津津有味地玩弄着我的肉棒和卵蛋。

慢慢地,元神的归位,我离开他的怀抱,自力更生,依墙而立。鹅黄的路灯,透过石砌花窗,溢进小厕所,照出一地的欲望。我慢慢抬眼朝他望去,最先看到的是一双解放鞋,略显破旧,鞋头一点灰泥。脚看着很大,约莫43码的样子。鞋口上罩着的是一条迷彩军裤。虽然裤管肥大,但是我隐隐能感觉到里面装的两条男性的大腿,粗壮,有力,多毛。往上是一件白色汗衫,有点破了,不过感觉洗得很干净。窄腰身,宽肩头,黝黑裸露的手臂上,青筋暴凸,仿佛石柱上的盘龙一般。再往上看,我心里不由一惊,好一个相貌堂堂的汉子。只见他面晒殚精,眉分八彩,目落朗星,方口阔鼻,微微有点小黑胡渣子。一个寸头,干净利落。纵观全人,三十往里,一八挂零,往人前一站,那真是百步的威风。您就别有提多带劲儿了。

有道是色胆包天,这话可一点都不假啊。一看对方是这么个绝色胚子,我跟打了鸡血似的,立马生龙活虎,精力过胜。我决定倒贴也要跟这个汉子一夜春宵,决计不能让这到嘴的肥肉给飞了。色从心头起,淫向胆边生,刚才你轻薄了我,老子也不是什么善茬,现在也要占你的便宜。于是,我使出一招祖传独门秘笈“猛虎扑食”,顿时两腿凌空,双手生风,一个厉势,朝这头小牛犊子扑去。

我也不是新猎手了,关键时候,使出的招式毫不手软,一点小动作也很上台面。我压在他身上,一边舌吻,一边就朝他的凶裆抓去。染指一探,心里仿佛被电一击。这家伙居然没穿内裤,我捏得真真切切的,足足有灯管子那么粗,长度未知,但绝不可等闲视之。那条鸡巴,气势汹汹,盛气凌人地直指天穹。顿时,我心花那个怒放啊,别提有多美了。

我觉得他气息越来越沉重,鼻管子里的气呼呼地朝我脸上呼来,明显是起兴了。我正得意呢,他突然拉开我,说:这里不安全,跟我来。我操,他的声音都这么性感,语气这么威严,完全不容我有商量的余地,真是叫我肃然起敬。

出了厕所,他问我去他家吗?我原本以为今晚没那么隆重,就是在厕所里打打飞机这种助兴小节目,没想过要跟人回家。但是看着眼前的尤物,能跟他夜不归宿那是我求之不得,就算叫我背井离乡我都愿意啊。

推着车,跟他一起走在河堤上,觉得他沉稳,伟岸,心中无限的欢喜。那个年代,M逼还没像现在这么横行霸道,而且看他这个打扮,我是一点都不担心。只是他这个相貌,真是叫我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样一张生龙活虎,气宇轩昂的脸,正气凛然,不卑不亢的气质,如果真是民工的话,那可真是民工里的极品了。

他挺开朗,没走几步就开口说话了。他说:“你是不是第一次来”?我说是的。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看着你也眼生,呵呵”。我说我是今天刚巧路过这里看见的。他问我多大,我说21了,顺势我也问他。他嘿嘿一笑,叫我猜。我要巴结这个帅猛男,自然是调好听的说,于是说23。他哈哈大笑说:“我都29了,眼瞅着要30了”。我赶紧一顿奉承,说什么真看不出啦,看着好年轻啦,30岁好,年富力壮,浑身的力气啦,总之说了一通拜年的话。他自然是被我说得乐开了花,伸手过来摸摸我头说:“哈哈哈,你们读书人就是会说话”。他一摸我头,我觉得有门,他已经对我有初步的好感了。我接着他的话问他是做什么的,他说:“我是在工地上卖苦力的,民工一个,大老粗,也没什么学问,你不要嫌我太粗啊”。一番话,谦虚,坦荡,我心中暗挑大拇指,心想这人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相比那些在网络上没见面都要说谎,动不动说自己帅,吹嘘自己怎么成功,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人来说,这个民工真正是佩得上男人两个字。

“哥,你真男人”。我不再称他“你”了,也由衷的想这么夸他,绝对不是刚才得阿谀奉承了。他倒被我的夸奖弄得有点莫名奇妙,不过还是三分腼腆七分谦虚的说:“哪里哪里,看你说的,我就是一个大老粗,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我被他逗得哈哈大笑。此刻,我觉得认识他就很开心。

不过认识归认识,贼不走空,我哥这么生猛,我今晚是决计不能只认识他。于是我有意把话题往性话题上带。我问他:“哥,你刚才怎么知道我就是的呢?万一我只是个路过的呢?”。他说:“你在看墙上的东西啊”。“那路过的人也能看啊”,我说。他哈哈大笑说:“我在马路对面看你进去老半天就知道你是啦。”我恍然大悟,原本以为今晚是我猎他,没想到他先猎了我。渐渐的,我觉得我和他在一起,心理上越来越趋于被动了。我不想反抗,反而很享受他这种攻击和侵略。

我问他说:“哥经常来这里吗?”他说:“不是,最近一个月才知道这里的,在这里碰到的,你是第三个。”我又问:“是不是那里今晚还会有人等你啊,我看有人写“解放鞋,我想你”,是说你吧?”他笑笑说:“是的,不过他像闺女一样,而且不肯跟我回家玩,上个礼拜也没来,我看他今天也不会来了。”我心中得意,表面缺假装惊讶,说:“哥这么帅,他怎么不肯跟哥回家,叫我是100个愿意,老在厕所里有啥玩的。”他清了清嗓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等了半天,终于说:“上次他跟我回家,我吓到他了,他不敢来了。”还不等我问为什么,他又赶忙补充道:“小兄弟,一会你要是不喜欢哥,你就照直跟哥说,哥就不弄你了。”我有点犯糊涂,于是问他一会会怎么样?他说:“我是个大老粗,做那个事的时候也粗鲁,一会要是吓到你,你就跟哥说,哥就停手了。”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做起来会SM。那时候,我对SM也只是耳闻,但是感觉上并没太大的排斥,一直想尝试一下。今天碰到这么一个男人,而且马上要跟他玩SM,我觉得有点紧张,有点害怕,但是一股强烈的好奇心有主宰着我。于是我说:“哥,没事,弟弟今晚就伺候哥了,弟弟今晚就是哥的人,哥要怎么就怎么,弟弟绝对不临阵脱逃。”

俗话说,酒壮忪人胆,虽然刚才喝了几杯啤的,但是没有什么感觉。于是我问他渴不渴,我请他两杯,然后再回他家。我想多留点时间做思想准备,也想借酒壮胆。于是拉他进了一家小餐馆,要了几碟小菜,一瓶小酒。席间,我们交谈甚欢,他告诉我他姓李,结婚了,儿子都能打酱油了。要说还是白的有力道,渐渐我觉得状态也来了,胆子也大了,放得开了。

书说简短,酒后我和李哥一起在一片平房区中弯来绕去,李哥说这里在拆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没多久也要搬了。不大会来到李哥的住处,很破旧的一处小屋,只是有四堵墙,一个盖而已,8月天里,显得格外闷热。可能李哥也喝到了兴头上得关系,一关上门,就一把抱住我,亲我的脖子。我说:“哥,等等,我身上都是汗,我洗洗。”李哥突然眼露寒光,狠狠说到:“操,洗你妈个 逼洗,你们城里人都臭讲究,大老爷们身上有点臭味又咋了,妈的,你看这里能洗吗,操你妈的。”我不知道李哥是喝多了,还是已经进入角色了,但是他的一番话说得也在理,我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于是我低声地说:“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也得快点进入角色啊,我想,于是尽量把话说得低贱一些吧,可是有些词汇,到了嘴边,我还是说不出口。

舔罢一阵,我看李哥裤裆里已经是呼之欲出了,而且裤前也透出湿痕来。李哥说:“把衣服裤子都脱了,让我看看你的鸡巴什么样。”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个精光。李哥也脱去上衣,露出匀称的体格和两块充满力感的胸肌。李哥让我捧着他的一只脚舔,另一只脚一会夹夹我的乳头,一会拨弄拨弄我的鸡巴,搞得我浪喘不断。

不大会,李哥似乎也有点忍不住了,掏出鸡巴,朝我舞动舞动,说:“过来帮老子叼!”我这会终于看到李哥的鸡巴了,保守的估计都有18CM,而且还像灯管儿一般粗,我看了是亢奋无比。一听李哥叫我舔,我高兴的连滚带爬到他跟前,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使尽浑身解数,伺候着我的男人,我的爷们,我的汉子,我觉得我根本就是不是我自己,而是完全被这个男人支配着的。我的爷们正用他的大肉吊,操着我的嘴。李哥爽得大叫:“啊,啊……啊……贱 逼,口活真他妈好,啊……啊啊 啊,操,操,对,使劲,使劲叼,操,大鸡巴操你的嘴,啊,啊……”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27 08:30发布于 2023-01-27 08:30 |来自手机
沙发,沙发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3-01-27 08:34发布于 2023-01-27 08:34 |来自手机
沙发(><)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27 08:52发布于 2023-01-27 08:52 |来自手机
刺激!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23-01-27 09:33发布于 2023-01-27 09:33 |来自手机
李哥看我认错,却依然不依不饶,狠狠地说:“道歉就可以了吗?给我跪下!”他说得果断钢厉,完全不容商量。我一想,豁出去了,今天就舍命陪大哥吧,跍通一声就跪倒在这个强壮,威严,凶猛的民工面前,乞求他给我一场前所未有的枪林弹雨。

李哥走过来,拉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仰起来。我仰面看他,看着李哥的眼神,如同审判的目光,我俨然成为一个囚徒,一个俘虏,一个失去自我的人。我已经觉得李哥异常伟岸,高达,神圣不可侵犯,我已经彻底甘心臣服于他,被他使用和玩弄。李哥看着我,许久,然后说:“草你妈的,你们城里人,一个个白天人五人六的,欺负穷的,害怕富的,其实骨子里都他妈的下贱,你看看你多下贱。”说完后吐了口唾沫到我的脸上,并且命令我把从脸上流下的口水接了吃掉。我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李哥叫我吃,我就伸出舌头,把顺着脸庞流下的李哥的口水都接到自己的口里。我的下体告诉我,我兴奋了。我的肉吊已经开始充血膨胀。

李哥走到床边坐下,说:“爬过来,帮老子脱鞋。”我爬到李哥面前,刚把手放到李哥的鞋上,谁料李哥一个巴掌打了下来。虽然知道他没使全力,但是我还是一阵金星,一头碰到了床腿上。李哥说:“贱货,谁让你用手了。”我明白李哥的意思,于是回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用嘴帮他解开鞋带,他蹭掉鞋,我接着用嘴再慢慢帮他把袜子脱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奴才心理作祟,我觉得李哥的脚上的味道如此迷人,淡淡的臭里还有点夏天的汗酸味,让我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我越闻越喜欢,。脱掉了袜子,李哥把脚抬起来,踏在我的脸上,我突然觉得好满足,情不自禁地就开始舔李哥的大臭脚丫子,把脚趾一个个舔过来,还舔脚趾间的秽物。这是李哥,我的男人再操我,拿他的大臭脚在操我的贱嘴,我美哟。李哥被我舔得呻吟起来:“哦……哦……恩……我操,美死我了,操,你个贱 逼可真会舔,啊……啊,啊……,真美……”我说:“爷们,美不,只要爷们美,让我做什么都行。”“美,美,啊,小浪逼,你可真会舔,啊……啊,爷们的脚好吃吗?”我连连点头说:“好吃,好吃,太好吃了,我天天吃爷们的大臭脚。”干脆,李哥脱掉了裤子,一个完整的男性躯体呈现在我面前,充满原始野性的力与美。李哥让我躺到他的床上,然后坐到我的胸口,抓着我的头就把大鸡巴往我的嘴里捅,他抓得我头发生疼,而且每次都插得很深,我险些背过气去。李哥在上面却完全不把我当人,肆无忌惮得疯狂操我的嘴。好一阵,我的嘴基本都麻得没有知觉了,李哥这才停罢。然后往上挪了一挪,一屁股超我脸上坐下来,命令道:“舔,舔老子的屁眼!”

李哥的屁眼周围毛很多,屁眼里有股淡淡的臭味,我这时已经觉得李哥一切的东西,包括声音,气味这些抽象的东西都能使我迷恋,伸出舌头,疯狂地舔这李哥的屁眼,还努力把舌头伸进李哥的屁眼里。我的男人的屁眼,我终生迷恋的黝黑又多毛的屁眼,我要天天舔,舔男人的屁眼。李哥舒服到几近癫狂,坐在我脸上,不断的前后蹭着,嘴里大叫:“哦,哦,哦……我草你妈,啊……啊……对,往里舔,给老子舔干净了!贱逼,啊,痛快,啊啊啊,我操,操死你,我操你的 逼,啊……啊……”

李哥受不了了,起身,叫我像母狗一样爬着,把屁股撅起来给他操。我的屁眼完全暴露在李哥的面前。李哥粗鲁地超我屁眼上吐了口唾沫,然后非常粗暴地拿手指径直捅了进来,我也不知道几根手指,只是觉得李哥疯了似的拿手指在我屁眼里一阵搅动。或许是酒精的麻醉,或许是我实在太冲动,当时被他这么玩弄,竟然不觉得疼,反而满足感油然而生。搅不多时,李哥问我:“贱 逼,要老子操你吗?”我哪里舍得拒绝,迫不及待地说:“要,要。”李哥坏笑两声说:“求我!”我低三下四的说:“哥,哥你操我吧,弟弟就等着给哥的大鸡巴操,天天给哥哥操,求求哥,求求哥,操我,操死我,哥使劲操,别把我当人。”我还没说玩,只觉得一阵剧痛,原来李哥的那条大鸡巴不由分说,直刺到底。幸好不是第一次做0,否则非死了不可。但是李哥这时根本不管我的痛苦,一只手扶着他自己的蛮腰,另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我又像马又像狗,就这样被李哥那条惊人的鸡巴来回操着。李哥边操,嘴里还边说:“操,美死了,小 逼真紧,啊……啊……啊……操松你的逼,操烂你的逼,操暴你的逼,我操,啊,啊,啊……”我却疼得说不出一句话,只能发出“啊……啊,啊,啊,呜,呜,呜……呜……”的声音。好不容易才说出“哥,我疼。”

李哥把我翻过来,平躺在床上。我以为他想让我休息休息,没想到李哥啪啪给了我两个大耳剐子,恶狠狠地问:“不要脸的东西,你刚才叫我什么?”我战战兢兢地回答说:“哥。”啪啪,又是两个大耳剐子,继续问我:“你叫我什么?”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眼前金星乱冒,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但是看着李哥的表情却丝毫不敢反抗,只想着怎么讨好,怎么服从,怎么伺候李哥了。从我的嘴里卑贱地叫出了:“爸爸。”

李哥看我哭了,却没求饶,表情甚是满足,一听我叫他爸爸,他又像头饥饿的狮子一般充满攻击性。继续把他的大鸡巴捅进我的肉逼里,前赴后继。虽然没刚才那么痛了,但是还是很不舒服。但是李哥看着我扭曲的表情却更加兴奋,更加狰狞了。一边操我,一边还抽打我的耳光。我被他一抽,居然开始兴奋起来了,鸡巴居然被他操直了,屁眼里的疼痛感渐渐消失。李哥看我的鸡巴被他操直了,说:“操,鸡巴直了,操直了,小贱 逼,爽吗?”

“爽,啊……啊……啊,啊 啊,爸爸,操,爸……爸使劲操,操我的…的小逼,啊,啊……啊,爸爸,爸爸,操死我了……把我的 逼操烂,啊 啊啊啊,我被爸爸操直了,爸爸的……鸡巴操得我……屁眼火辣辣的,爸爸使劲,使劲操。”

“哦……小 逼,夹得好……儿子的小逼好紧……操儿子的小逼……操烂你!……”李哥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草原上逐鬣的豹子一般,身上每一块健子肉都进入紧急状态,蓄势待发。李哥脸上,身上的豆大汗不断滚落,有的甚至打落到我脸上和嘴里,让我如痴如醉。李哥手臂上的血管像要暴开一般,里面的血液正争先恐后地从这个男人身体的各个角落奔流至那男性至高无上的阳具之中,让它坚硬锋利,难掩锋芒,势如破竹。下体,李哥那无限活力,集中发射的阳具,火辣辣地日着我的屁眼,弹子儿啪啪地打在我的屁股蛋上。我痴迷的品尝着这些原始野性的画面和味道,心甘情愿,死心塌地的被这么一个粗野的男人使用和玩弄。我快乐,我满足,我美上了天去。“啊……爸爸,大鸡巴爸爸……爸爸使劲操,操到前列腺了……操儿子的烂 逼,天天给爸爸操……给爸爸操一辈子……伺候爸爸一辈子……”

“真他妈贱,我操你屁眼,把你屁眼操翻,操出孩子,我操,啊……啊, 操死你,啊啊啊,啊啊 ……啊 啊啊 ……”

李哥抽出鸡巴,立刻爬到我床头,抓着我的头发,鸡巴对准了我的脸,一瞬间,弓开满月,箭走流星,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射打到我的脸上。李哥的热精流得我满脸都是。还没完,李哥拿还没软得鸡巴,在我脸上一顿戳,把原先射的精液又在我脸上涂开了,又把裹满精液的肉吊塞进我的嘴里。

我想找东西擦脸,但是李哥口吻依然严厉,说:“不许擦!”他揪起我,让我跪在地上。我睁不开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没一会,就觉得一股温热的水浇到脸上。李哥命令到:“张嘴!喝!”我这才知道是李哥在朝我撒尿,我兴奋得张开嘴,边自己手淫,边接着爷们给我的圣水,里面混着爷们的精,爷们的奶,爷们的精华,统统尿进我的嘴里,流进我的身体,是李哥的粗大的鸡巴一直操进我的食道,我的胃里。李哥还没尿完,我已经兴奋地射精了,李哥的尿,李哥的精,再加上我的精,滚烫地流过我全身,而我兴奋得瘫软在这一滩精水只中,几欲融化。

快感以后,李哥帮我冲了身体,当他粗糙的双手抚摸过我的身体,我觉得那种感觉李哥还是我的李哥,还是我最先认识的李哥。我觉得李哥像马一样,暴烈,同时也能很温柔。

世外高人 Lv4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3-01-27 09:49发布于 2023-01-27 09:49 |来自手机
精彩刺激!继续继续更新

世外高人 Lv4 Rank: 4Rank: 4

QQ

发表于 2023-01-27 10:53发布于 2023-01-27 10:53
不错。顶一下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23-01-27 23:18发布于 2023-01-27 23:18 |来自手机
不错不错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27 23:38发布于 2023-01-27 23:38 |来自手机
刺激刺激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28 07:21发布于 2023-01-28 07:21
都是幻想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28 09:56发布于 2023-01-28 09:56
喜欢被虐啊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23-01-28 15:03发布于 2023-01-28 15:03 |来自手机
淫荡,我喜欢!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大众审核员

发表于 2023-01-30 02:20发布于 2023-01-30 02:20 |来自手机
有点疯狂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23-01-30 08:53发布于 2023-01-30 08:53 |来自手机
好风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止发布无意义内容,详情...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