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83930| 274

    [老少] 雾尽,一生... (原创)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09-04-02 20:46发布于 04-02 20:46 较早前
    雾起时


    我就在你的怀里


    这林间充满了湿润的芳香


    充满了不断重复的


    少年时光


    ……

    席慕容一


    我喜欢幻想,是因为现实能得到的太少。就像这已经连续一个月的阴雨天气里,我没事就在想阳光明媚的时候,说不好我就会成为哪个故事的主角,而不是这样,每天成为工作的主角。

    “小李啊,你做的这个方案,我个人觉得很好,不过我又不是主要领导,呵呵……这个吗,你也知道的,等领导研究研究吧。”坐在我对面的家伙,一脸的猥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坐上的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

    “是啊,陈主任,我知道,呵呵……”我堆着笑陪衬着。

    “你这么年轻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真不简单啊,生意应该不错吧,我们集团的业务都给你做。是谁介绍的来着?”

    ……

    还是自己的地方舒服,我把雨伞放下,也不顾身上是不是湿透,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把腿翘到茶几,抽支烟再说。我的广告设计工作室,20几个平米,除了电脑、打印机等必要的设备外,我还整了一套茶具,养了几盆可以经常忘记浇水的绿色植物。这些在我朋友的嘴里便成了“装单纯的道具”!一支烟还没抽一半,手机便响了,

    “王八蛋!整本少爷呢?有屁刚才不放……”我以为一定是那个猥琐的陈主任,一边骂一边掏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好,请问您是清风工作室的李经理吗?”陌生的声音。

    “哦,呵呵,您叫我小李就可以了,请问您有什么事吗?”生意来了,对待客户当然要毕恭毕敬。

    “小李儿?是这样的,我前些日子在咱们这个社区论坛上,发了个悬赏的帖子,是想征集个教科书类型的书的封面,您不是给我发了一个小样吗?我看中了,具体细节咱们面谈吧?”

    是的,前些日子,百无聊赖,浏览我们当地的社区论坛,看到了那个悬赏的帖子,只留下了书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如果不是关于设计类的,我才不会去理会!这不是咱的特长吗?就做了一个封面按照留下的邮址给发了去,会不会被选中也不关心,就是顺便给自己做广告。当然,也留下了联系方式。这是个意外,人越是无聊,越会遭遇意外。

    “呵呵,是的,您看中真是我的荣幸,没有什么细节要面谈了吧?您喜欢您就留下,还谈什么?知识产权??”

    “哈哈……知识产权?你既然能设计一定也能找到既便宜又能保证印刷质量的印刷厂吧?给我介绍个吧?我付你设计费和介绍费”

    看来这是个精细的家伙,对待成本会比我们做广告的还在意,对付这样的人,我总是选择冷漠他,让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再去谈关于钱的问题。

    “噢,这样啊,可以,等哪天有时间吧,好吗?我刚从外面回来,再淋一圈,非得大病一场!”

    “您这是在您的工作室吗?”精细的人都这样,是不是谎言他都得先推敲,

    “是啊,隔壁是餐馆,中午再去!”

    “那好吧,有时间联系你。”

    “拜拜!”



    简单吃过午饭,猫回工作室,没事可做,那就只好上网了,听听音乐,和同学,损友侃侃QQ。也可能是我的声音开的实在是大,直到有人已经站到我的工作室内了,我才发觉。我还没站起来,反射性的回了头。那是个儒雅慈祥的,戴着半框眼镜的一个中年人,穿着很得体的西装,身体微胖,比我高一点。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失态,我知道,自己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眼睛不仅突然睁大了,而且心里真的颤了一下。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做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像是我进了他家盗窃,被抓了现场。手忙脚乱的先把声音关小,站了起来。站起来也只是在那里愣着。如果这个场景定格了多好,多么迷人的一张脸。

    “我推门进来的!你……?就是这里的老板?”他到是不卑不亢。

    “是啊,我姓李,单名一个冬天的冬字。”我尽量让自己从容些。

    “哈哈……小李儿,嗯,是得这样叫了,看来!”他笑起来更加显得慈祥。

    蓦然间,我觉得这个笑声……什么时候听过?这么迷人的面孔发出的声音,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怎么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啊?我就是那个发悬赏帖子的人。有幸找你做了封面。”

    是那个精细的家伙,怎么可能啊?这么帅气的中年?他一定是为工作负责才那么精细的!

    “噢,您请坐。喝水!”我实在不敢再看他的脸,我怕越来越失态,就连说“请坐” 的时候也是低着头的。

    这是什么?

    很温暖,是他的手!他抓我的手?我猛的抬头看着他。

    他很窘的说“我也姓李,你得叫我老李了,我还以为你是跟我握手的呢?原来是要我坐啊?哈哈”

    多好的误会啊!

    坐下了,得说点什么呢?我整理不出个头绪。

    “您亲自来的?”我有点语无伦次

    “嗯,亲自来的~~你怎么了?是不是我显得很严厉啊?你紧张什么?”

    “怎么会啊?这里我说的算,我紧张什么?就是觉得不好意思,让你跑一趟。”

    不是紧张,是心动的感觉,

    “对,那个封面,您喜欢就送您用了,这么多应征者您看中我做的了,说明咱们有缘,嘿嘿……”

    老李,你的样子,你的笑!我沦陷了……

    “那可不行,怎么能白让你干活啊?印刷厂你熟悉吗?这件事很急,所以才这么冒昧!”

    “非常熟悉,您要去的时候,叫上我,保证给你的价格是最低价格,纸张成本我也会算,您要是还没选好纸张,我帮您出点主意。”我几乎是抢着说的。

    说完我就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哪跟哪啊?素不相识,初次见面,我怎么就……唉!!!

    “那你看这样可以吗?咱们现在就去印刷厂,你先帮忙把这个价格给落实一下,我回去给领导打个招呼,价格合适就立刻让他们排版,怎么样?”

    这个意思是我可以和他一起出去?外面还下着不大的雨!去!!一定去!!这样的机会说不定一辈子就这么一次。我突然觉得这个雨有点浪漫。

    “没问题,我电脑里应该还有那个封面,PSD格式的,我给带着,要是有不合适的,咱可以随时改。”自己还没说完,就开始找U盘,比他还着急。

    “那太谢谢你了,哈哈……哎??你怎么也不问问我是做什么的呢?”他说话怎么急转弯呢?

    是啊!!我怎么没问问他是做什么的呢??就知道姓李,还是人家自报家门,其他的比如单位什么的我怎么都没问呢??心理素质呢??真的有点尴尬。

    “还用问啊,第一你不是坏人,第二做的书是教科书嘛,那就是教育口的喽!”面子还是得自己找回来。

    “聪明!!!我一生两大特点都被你猜着了。哈哈……”说完一脸的坏笑。

    尴尬也是自己找得!

    “我们可以出发了。去南郊的‘佳佳彩印吧’,那里的老板和我很熟,机器也很好。”我尽量让自己平静点。

    “现在得先回我们单位,去拿书稿啊,是不是?不拿书稿人家排什么?”说的很自然。

    “这个还用问啊?我以为你带着呢!你单位在哪?别说在北郊?”我说的也越来越自然。

    “咱们有车,又不是去莫斯科郊外,还来得及啊!”

    我突然发现他很健谈,我平时也很健谈。

    “……”我无语。

    关了门,我确实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车,警车!



    路上积了很多的水,遇到坑洼的路面车子都会颠簸一些,溅起些许水花,和车内的沉默气氛形成了对比。我漫无目的的看着车外,直到那只大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小李啊,你怎么这么腼腆啊?男孩子,还是老板,应该外向的啊?”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这不是第一次坐警车嘛?总得好好感受下吧?”

    “李校长,人家这是艺术家气质,擅长感受和表达感受。”司机插了嘴。

    李校长?警车?北郊?所有问题综合了一下,我知道了,他是北郊那个警察学校的校长,而且是副校长,他自己说要回去和领导打招呼的。

    “像你们单位副校长一个月阳光收入是多少啊?”我把身子向他方向靠了靠,闻到了他身上的淡淡体香,笑眯眯的问道。

    “怎么?你查我啊?你个小子眼光,词锋都也够尖刻啊~~有点像我当年。”说这个时候他却严肃了起来,就像真的在回忆。

    “怎么当年您也是艺术家啊?”我故意的打趣起来,我希望他会笑,会大笑。

    “哈哈……这样才好,大家都随便点,别有那么多的距离感吗,我就喜欢随便些。”

    “艺术家,我们李校长人缘最好了,谁都愿意和他聊天。”又是司机

    假如我有那个机会,我也会,比谁都会争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拿出手机和印刷厂的经理联系,告诉他我一会就去他们那里做些东西,要他务必在办公室等我,然后又扯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挂掉后,给朋友不断的发着很无聊的短信,无非就是你在哪里,做什么,和谁……和每个人最后都是“有时间联系。”

    汽车停在办公楼门口.

    “到我办公室坐会吧?”他礼貌的问我。

    “这时间是不是太紧张了啊?”我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边回答,一边却下了车。

    “没事,时间还有,呵呵,你到我办公室一坐,那我的办公室还不得立刻蓬荜生辉?”这个话尽管对谁说都可以,我却爱听。

    是个里外间的单人办公室,里间应该是宿舍,我突然想看看里面的样子。

    “这间屋是做什么的?”我明知故问的指着里间说,“是不是宿舍啊?”

    “你自己随便看,当你自己的办公室就好。”他一边打开电脑,一边给我说。

    正合我意,我推开门,站在门口向里面看了看,一张床,铺盖很整齐,一个简易的衣服架,挂着警服,墙角还有个很干净的塑料桶,看上去是空的。我贪婪的呼吸着里面的空气,因为我知道,今天从这里出去,下次来就不知何年何月了,我甚至想去把脸埋在他的被子里。

    “小李啊,你在这里一等,我去去就来啊。”说罢便离开了,只剩下我自己,

    我仔细的看着他的办公室,他的书橱,甚至茶几,我都在想平时他是不是也会喝杯茶?我想让自己的思想规矩起来,告诉自己这只是个美丽的邂逅,故事会很短暂,会以我的一厢情愿开始,以各自的无奈结束。半个小时左右,他推门进来,说到

    “我们可以走了,等急了吧?”

    “不急,等你嘛,多久都愿意!”我脸有点发烧,感觉自己说话确实太过,连忙起身,做立刻动身样。



    确切的说印刷厂的经理很热情的招待了我,我给他带来了不小的生意。一边信誓旦旦的保证价格质量云云,一边不忘记夸我设计水平。

    “本来我们这里是要收设计费的,既然是冬冬亲自给做好了,那当然就免了,有时间冬冬你也来指点下我这里的设计员。等内页好了,我再去找冬冬要封面,好吧?”经理眉飞色舞的说着。

    “封面我做好了,也带来了,PSD格式的,一会拷给你们,要修改的你们单线联系吧。”天知道,我想和他单线联系,此时的我还是理性的。

    “哈,你小子真会省事,行,我和这老师单线联系。”

    ……

    离开印刷厂已经接近下午6点。

    “冬冬回家还是工作室?”他怎么也这样叫我?很亲切,却让我很忧郁,这个业务基本算结束了,今后我还能听到你这样叫我吗?

    “工作室。”我回答的有点落寞。

    “这样吧,小刘,你家是在这附近是不是?你开车直接回家吧,我打车送冬冬回去,顺便去看个朋友,反正明天单位给报销。”

    “李校长,我还是先送您吧。”小刘不知所措的回答

    “让你走你就走嘛!停车!”声音一下提高了很多,绝对的命令口吻。

    司机只好照办,不过我却开心。“走着回去才好呢”,我坏坏的想。

    打车回到的工作室,他也跟着进来了。

    “您去看您朋友去吧,我在工作室里再玩一会,再见”我含糊的说着。

    “嗯,行,我这就走,”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一些钱“冬冬啊,你给做的设计,我们都很满意,这个是我给领导申请的设计费,你一定得留下,别嫌少。”话音未落,就把钱塞到了我的手里。

    我感觉他要把手拿开的时候,突然两只手给他抓住了。

    “你听我说,我做的东西真的很一般,你喜欢我就送你,钱,我绝对不要!我看见你就像看见自己的尊长一样,咱们有缘,不提钱,我拿了你这一点也成不了富翁。”我激动的和他争着,努力的把钱退给他。

    “这是公家的钱,都申请了,你怎么能不要呢?你不要,我贪污掉?”

    “印刷费不是还没给吗?你把这个钱充那里不就好了?你再争,我可急了!真的急了!!”

    ……

    一番争执后,他拗不过我,只好作罢,把钱收了回去。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任性啊,不听大人的话,那你不要,我可就真的拿走了,总之,非常感谢!”

    我附和着笑笑。

    “有机会咱们再合作,走了,再见啊。”

    “再见!”

    我有点心痛,这个再见是不是就再也不见,无从知道。我站在工作室门口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打上车,然后被其他人影掩没。

    原来还在下雨,我抬起头,想看清雨点,却看见很多的背影。

    点评

    谢谢分享祝福楼主!  发表于 10-02 18:29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4-02 21:14发布于 04-02 21:14 较早前
    一旦写好新的我会尽快更新的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09-04-02 21:26发布于 04-02 21:26 较早前
    做个沙发先!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09-04-02 21:38发布于 04-02 21:38 较早前
    支持 写的很好

    大叔哪里跑。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大众审核员

    发表于 2009-04-03 09:45发布于 04-03 09:45 较早前
    闻到了淡淡的校园味儿,看到了爱的忽远忽近。很喜欢笔者的场景设计,爱像风像雨又像雾。

    燕赵多悲歌,真的不希望你为我们谱写一首悲壮的歌!期待中…

    [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4-3 17:41 编辑 ]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04-03 13:31发布于 04-03 13:31 较早前

    就这点,还没看够呢,呵呵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04-03 16:52发布于 04-03 16:52 较早前

    回复 3# 天若有情天易老 的帖子

    还是蛮不错的啊!~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09-04-03 18:35发布于 04-03 18:35 较早前
    占个位置在慢慢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04-04 16:57发布于 04-04 16:57 较早前
    不好玩,心里痒痒的,咋不大胆些抱抱他哦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4-04 18:19发布于 04-04 18:19 较早前


    转眼就是北方的炎夏了,空气里充满了浮躁。除了工作、睡觉,我和一帮老友经常去啤酒大排档和路边的烧烤,肆意的发扬山东人的豪爽。那里的话题没有时事政治,没有男哀女怨,只有无数可以干杯的理由。今天也是,今天是我做东,请的还是那几个损友。

    “……”

    “师傅,请问那辆白色的桑塔纳是你们的吗?我要倒车。”一个人很礼貌的打断了我们的酗酒进程。

    “我们的车全是7系的宝马!”阿彪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

    “……不好意思,打扰了!”那人礼貌,但是有点鄙夷的去了另外一桌。

    “靠!真不要脸啊,7岁的母马咱们也没有啊!”凯哥对着阿彪就开骂。

    “我这不是美好的祝愿吗?祝愿我们在座的将来都有7系的宝马!这样吧,这杯我和咱们今天的东家干了!”阿彪边说边把酒端向了我。

    “行!不过咱得喝7个,这是风格!”北方人请客很多是以把来宾灌倒为目的,我们来的目的是大家一起喝倒。“你们也不许闲着,捉对厮杀吧。”我还得劝别人。

    ……

    我们还在胡言乱语的神侃着,服务员端上来4个菜,对着我说

    “那边有位先生给您加的菜!说您有时间过去喝一杯。”放了菜就下去了,

    “谁呢?”我站起来向那个方向看了看。

    那张脸,曾经出现过在我的梦里,梦里是那样熟悉。而现在不是梦,也不是酒精作用,是真切的那张脸,微笑着,给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这么巧,李校长,让您破费了。”我尽量让自己说话不带酒意。

    “还认识我啊?我一来就看见你了,你们几个的气氛可真强烈啊。”

    “呵呵……”我干笑,我怎么会忘记呢?

    “咱们上次那个内部教学案例就是他设计的,很有才华。”他向其他两个人说道。

    那个封面,我保存在电脑里,也保存在了记忆里,有时间我会想起那天的那张脸,那温暖的大手。像青春的初恋,瞬间就是永恒,一转身,恍若隔世。

    “那点事您就别提了,需要帮忙的就言语!”酒桌上,有的时候说的确实是真心话。

    “还真有点事得你出马,哈哈……”

    我点点头,想让说话的机会全给他,我只聆听。

    “我们单位经常做报栏,那里得贴上很多领导的照片,这个照片呢,效果不尽人意,有的模糊,有的太暗,最不好的是关键领导经常是‘红眼’,照相馆洗照片本来是5毛一张,现在说是要是都修改得5块一张!明白了吗?冬冬?”

    冬冬??这个称呼,这样的称呼出来是我的梦,不论多短暂!

    “明白了,没问题,小意思,回头你把照片传给我就可以了。”我平静的回答。

    “我就说了,这个照相馆的家伙太不地道,说是专业处理,他能有我们冬冬专业?”他对着他们说,他们点头赞同,我举杯。

    “李校长,什么时候做呢?”我问到。

    “下个礼拜三开会,明天是周末,这样吧,我有你的电话,也知道你的根据地,等我电话吧!”

    ……

    我回到自己的桌上时候,几个人正在为了谁是不是喝少几杯激烈的争论着。

    “弟兄们,争论毫无意义,7系宝马争论不出来,但是咱们共同干起若干杯之后就不好说了!!”我建议到!大家停止争论,响应!

    啤酒里,我喝出了甜甜的感觉……



    “哥们!!昨天你没喝多吧?”还没起床,凯哥就打来。

    “没有!咱们学校十大酒精青年怎么会浪得虚名?”尽管一夜好梦,确实喝的不舒服,嘴上还得硬撑着。

    “知道吗?阿彪昨天现场表演(吐酒)了!后来打车回家时候,趴人家出租车车头上,非说那是他的7系宝马……”凯哥像是综艺节目的主持人在给大家披露鲜为人知的故事。

    洗漱后,换上牛仔裤,蓝色休闲鞋,纯白色的T恤,对着镜子吹了口气,赶快到工作室里去,我怕万一他去找我,我不在。

    把工作室的卫生打扫了一下,给那几盆植物浇了水,坐下来,再仔细的看一遍,再把很久没用的茶具仔细的洗刷一遍!茶叶准备好,一切结束后,坐在那里抽烟,等待!第一次发现等待的时候伴着憧憬不辛苦!

    门被推开,我猛的抬头,是阿彪。本来一脸的痛苦像看到我的样子稍微愣了一下,就走进来一屁股坐沙发上,左手面上贴着医用胶带,不用问,打吊瓶了。

    “昨天喝大了,没出丑吧?我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呢?”还没等我说话,表情痛苦的问到。

    “没怎么吧?你还好吧?都这样了还出来?回家休息呗!”我有点觉得阿彪不该来。

    “真想不起来了!就记得你喝着出去了一趟,然后怎么着了?”阿彪还在努力的回忆。

    “你只记得那里??赶快回家休息吧!”我努力的想把他打发走。

    “你去干嘛了?我怎么喝多的??”他还较真了!

    “不是遇见一个客户吗?然后就回来了,要不中午咱情景模拟,你再回忆回忆?”既然这样不走,那我就以退为进,晾他也不敢喝了。

    阿彪突然站了起来,表情凝重的说道

    “靠!!我现在正式向你宣布:我戒酒了!!今后再也不喝了!尤其是和你们几个!!我老爸让我打过针就回去,说找我谈谈~~~~估计少不了挨骂。茶具刷了?给爷来杯水……”

    ……

    直到隔壁店铺的卷帘门“咣当”一声之后,我伸手把手机拿到手里,确定还是有电,而且没有漏接任何来电。我突然笑了出来,想笑自己很无聊,很孩子气。



    “双休日”对某些人来说不是很好,原本一天的无聊现在翻了倍。强烈的日光让人变得慵懒,躲在空调房里,不愿出去。

    夏天晚上的路人太多,像街上霓虹灯一样,成本一样,形态各异。匆匆的走或者慢慢的踱步,却都无暇去关心带走了谁的故事,留下了谁的回忆。

    关掉手机充电,睡觉!让自己生活自然,就从睡到自然醒开始吧!

    不是自然醒的!是被抄家般的砸门声吵醒!凯哥。

    “我说,你是不是喝假酒了??睡到现在?”还没进来,凯哥先做出质问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在家?”我没精打采的反问。

    “废话!手机不开,工作室不去!快!刷牙,跟我走,不要脸的人不用洗脸!阿彪找你有急事……”曾经是文学社社长的凯哥一丢往日斯文,连骂带绑的把我拖到工作室。阿彪则早就等在了门口。

    阿彪的父亲是我们地税局长,没毕业的时候就把工作给安排好了,去了我们下面一个乡里,吃上了皇粮。凯哥年龄大点,是平民的儿子,而且是长子,他的义薄云天很受尊重,学生时代写了手漂亮的好文章,毕业后应聘到我们当地一个大型超市做企划,平时谁有什么事凯哥都是一马当先。阿彪单位的领导碍着他老子的面子总是想提拔他,这次他们乡里去外地招商引资,主要是打旅游这张牌,就把前期准备工作交给了阿彪。阿彪虚心请教凯哥,凯哥也不含糊,想到做精致手提袋,印制上当地主要风景区照片,配上标题,里面再装上招商政策。这个主意被阿彪领导看中,要求阿彪立刻着手,礼拜三必须见到成品!设计的活理所当然就推给了我。

    “怎么样??冬哥,咱开始吧?”阿彪献媚的说。

    “你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给你们政府干活多烦!做个图你们各层领导都得审查,而且每个领导都能提出意见和不足!等定稿的时候也得礼拜三了,见成品?见我也得预约!”这个可是不争的事实,别管领导们学什么专业出身,在各个专业都有见解。

    “那还是设计水平的问题!那个问题在冬冬这里不存在的啊!!”阿彪继续献媚。

    “冬冬,快给他做吧,他很急用的,”凯哥帮腔了,“阿彪,还不赶快伺候着!!上烟啊~~~电脑还不帮冬冬打开??”很像双簧戏。

    ……

    “这些是风景的实景照片,那些是我们以前开发旅游的工作照片”阿彪站我背后给我解说着。

    “这张照片也是吗??一个冒充斯文的人写毛笔字,也和你们这个工作挂钩?”我指着一幅照片问阿彪。

    阿彪一脸错愕的问说:“冬冬不食人间烟火了吗?这不是咱们市长吗?他那次去我们那里,立刻被那人间仙境所震撼,诗兴大发!我们乡长自己掏钱装裱!在他办公室挂着那~”

    “你回去用相机把这幅字拍下来,但是不许让其他人知道。”我诡秘的笑着说,

    “这……??噢!!高手!果然是高手!”阿彪恍然大悟的笑开,竖起大拇指向我致意。

    “我现在就回去,等他们中午吃饭时候我就给办了,然后晚上,咱们哥几个继续HAPPY!午饭,你就招呼凯哥吧~~~”阿彪几乎是兴奋状态夺门而出。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这家伙顾着开心,撞人身上了!

    居然是那张脸,始终带着笑的脸!李校长!!!



    “你来干嘛?”我委屈的问到,若不是凯哥也在,我或许会想哭。

    “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给我修改照片,你忘记了?”他也略带了委屈的回答。

    “那你怎么今天才来?……”把本想说的“周末两天你怎么不来”给咽了回去,人家本来也没说什么时候来。

    “哈哈……怨我,我周末去给人家帮忙操办婚礼了,昨天休息了一天,让你久等了!”说的很诚恳。我没做任何回应。

    “冬冬,我得回单位,中午不过来了,你把阿彪的事搞定啊!”凯哥不知道怎么插嘴,知趣的走了。

    “这是哪里??……啊,想起来了,呵呵”他指着我电脑自言自语。

    “你和当地政府也有业务联系?”微笑着问到。

    我看到了他的笑,什么也忘记了,就一股脑的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遍。

    “哈哈……冬冬啊,你可真是个鬼精灵,把市长的题词放到设计版面上,那乡长什么的就是有问题也不敢说了啊?哈哈,这孩子……”他用他的手扶着我的肩膀笑着说,笑的很开心。我也笑了,也很开心,是因为我让他开心的笑了!

    “那咱们可以开始工作了吧?”面上始终带着微笑的问我,是征求意见那样。

    我拉了一把椅子放在我电脑椅旁边,这样就可以和他挨的很近。

    照片很多,我先看了一遍,里面有他的,我都会留意一下,他也会很会心的告诉我是什么时候,为什么照的。

    除了数量上,处理起来并不是困难的事,每一张处理后都要他提出意见,他总是点头,微笑!因为他是斜着身体看电脑,我问他话时候就也故意向他的方向靠一靠身子,我真的感受到了他的呼吸。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