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37607| 61

    排长的春节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终身成就奖章

    发表于 2006-12-22 01:39发布于 12-22 01:39 较早前
    2005年春节就要到了,这是我毕业之后在连队度过的第二个春节。

    如果说第一个春节是因为刚参加工作,新同志要多吃点苦;那么这一次就使我心甘情愿留下来的了。倒不是我多么无私忘我,只是不想回长沙,不,准确地说是不想在那个熟悉的地方见到一些熟悉的人或者事。

    农历腊月廿八

    我们连队驻得比较孤立,距营部有将近十公里路,距团部更是有三十多公里,地理位置有点偏,所以到了腊月里休假的人特别多,过了小年之后就只剩二十来个人了。

    后天就是三十了,总是应该布置一下,造点势。过节嘛,气氛总是该有的。连长要我和另一个士官一起去插彩旗、挂灯笼。

    彩旗猎猎。这么一飘,果然就显出一些欢乐的色彩了。北方的风比家乡的大了许多,把旗子吹展正好,热闹得很,可擦在脸上就是生疼生疼的了。

    红灯闪闪,小彩灯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猛一看还真有点荣国府里闹新春的味道。只是那红润的光芒在这冬日的寒风中显得有些单薄。

    各色的彩旗,鲜红的横幅。我记得刚入伍入学的时候也是如此。

    "欢迎你新战友"、"欢迎你未来的共和国军官"……这是学校到处飘扬的条幅上酸溜溜的话。

    "你就是米影吧?本地人还来得最晚!我叫王穹,沈阳的。"这是第一个和我打招呼的。

    东北人嘛,热情。他高高大大,脸型是典型的东北风格——国字脸,稍有些长;眼睛不大,非要描述一下的话就是看上去色迷迷的那种。但是初次见面就这样形容好像不太妥当?应该叫含着笑吧!

    说实话,不是我心仪的那种帅哥。

    我也向他问过好:"米影。小米的米,影子的影。"他接过我的东西,把我引向别的同学,一边说道:"我的'穹'是'苍穹'的'穹',不是'贫穷'的'穷'."说完笑笑,跟个小男孩似的,有点害羞,和那一米八的个子有点不匹配。

    我笑笑,算是对这幽默的回报。

    窗外的彩旗还在飘。九月的长沙还很热,它们飘得蔫蔫的。

    我心中也觉得有点蔫。环顾过去,没有几个帅哥嘛!填志愿之前还听人说部队里全是帅哥,同志多多呢。唉,歪理邪说!

    布置环境花了一个上午。中午开饭前连长讲话说下午团长要过来慰问大家,下午起床后要稍微收拾一下。

    迷迷糊糊被哨声惊醒了。值班员扯着喉咙喊抓紧时间恢复内务,声音如丧考妣。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愣愣望着朝南的窗户。一直不知名的小鸟从视野的这边飞到了那边。

    小鸟,你是要去南方避寒吗?那就别去长沙了,那是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我这是胡思乱想什么呢?!腾地坐起来。叠被子吧!团长要来呢!年轻人可不能太懒!

    一滩稀泥变成豆腐块,两分钟都不要,毕竟当了六年兵嘛!

    王穹是我下铺。谁叫我个子小只能睡二楼呢。

    我们在一起压被子。为了叠豆腐块,必须把被子里的棉花用小板凳擀实了。我俩一起把凉席铺在地上,放上被子,小日本似的跪坐在那儿。

    "你来得这么晚真吃亏。"他一边把板凳从被子这头推到那头一边说。

    "为什么啊?来那么早像这样擀啊擀啊多没劲!"我撇撇嘴,刚习惯性的想甩甩头发才想起来入校就给剃成小平头了。

    "为什么?早点擀实了就好叠成形啊!你看课表没?后面的事多着呢!看吧,到时候有你忙的!"他吹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又继续弯腰擀。

    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滑到下巴,晃悠了两下,落下来,在被子上开了朵花。

    我看着卖力的他,觉得这人还是蛮实在的嘛!

    果然,后面的事太多了,总把我搞得焦头烂额。

    每当我头上冒烟的时候,我的下铺就会来帮我。

    一个小时军姿,四十分钟的时候我就晕了。他主动把我扶了回去,美滋滋地说:"兄弟,下次你还要晕啊!捡了个陪护,真爽!"我在心中大呼:禽兽啊禽兽!

    紧急集合。我动作比较慢,刚穿好衣服准备打背包的时候王穹一把把我从上铺拉下来,急急地说:"你赶快去找装具,背包我帮你打!"一分钟后就拽着我往外死命地奔。到了集合地点我才有机会对他说:"喂!你穿错了我的鞋!"低头,我的脚套在两只船里,他的脚后跟白花花地在外面吹晚风。

    体能训练。一口气三十个俯卧撑可难坏了我这个江南秀才。他一边做一边冲我嘀咕:"小样,你傻呀?看你小胳膊小腿的还搞得跟真的似的!班长不注意了你就翘着屁股做,省劲儿!"我照着做,果然有效。无奈事后给他一顿笑:"小样,前突后翘真他妈骚!"可最烦的还是被子。左叠像个面包,右叠像坨腌菜,怎么也压不实。两次被班长从窗户扔到楼下去了。很没面子。

    当我把被子从楼下捡上来时,心里难受极了,委屈得快要哭出来。

    王穹凑过来:"小样,还整个小脾气啊?老哥来指导指导吧!免得过会你哭鼻子!"我挺不好意思的,可他不容分说就把我的被子抢过去告诉我怎么边撑边压,怎么用手来回勒。

    其实,即使只是做示范也挺费劲的。汗水顺着他的脸庞滑到下巴,晃悠了两下,落下来,在我的被子上开了朵花。

    我边听边练,偷偷看了看他,北方人线条硬朗的脸,像个成熟的……兄长。

    终于我的被子不被班长骂了,可每次都得将近十分钟才能叠起来。我总觉得我的下铺真是个魔术师,稀泥变豆腐只要五分钟,当兵才几天啊?

    晚上安排的是卡拉OK.就那么二十来个人,除去执勤的也就十七、八个,几乎每个人都要唱。

    大过年的,总得唱点开心的吧?其实我这个人最自视清高了,但为了应景,还是唱了首俗歌《两只蝴蝶》,边唱边说:"祝大家鸡年吉祥,和自己的另一半翩翩飞翔,愿爱的春天里不会有天黑!"说完,自己的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不是吹什么,但我唱歌的水平确实不错,发挥得挺好。结果大家都喊:"米排再来一个好不好?米排再来一个要不要?"扭扭捏捏确实不像样。"那我还是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向大家赔个笑脸。

    "好!好!好!"可爱的战士们的热情怎能让我拒绝?

    下意识的就选了首《冷雨夜》。唱起来就后悔了,越唱心情就越沉重。

    为期一个月艰苦的新训以十一国庆晚会的到来作为终点。多少带点苦尽甘来的味道。

    可毕竟一个月的辛苦刚刚过去,没时间准备,节目质量都挺次的。但亮点还是有的,那就是我和我下铺的对唱《左右为难》。那时候那歌正火。

    "左手写爱,右手写着她。紧握的双手模糊的悲哀……"他唱的时候双眼眯得紧紧的,左手持麦克,右手在脑袋旁边打个花。有板有眼,投入得很。

    "你比我适合她,你是她梦想的爱,你幸福我开心……"我也搞得很大牌的样子,弯着腰,好像要抽搐了似的。

    "给你,让你,爱她,去吧……"虽然是首揪心的歌,可我们的表演赢得了全队同学的笑声和掌声。笑声,是因为我们投入的样子挺滑稽;掌声,是因为我们的这份默契。

    默契,多么美妙的词!

    也许同学们也感应到了这份默契,大家一起拉我们:"米影唱得好不好?王穹唱得妙不妙?再来一个要不要?" "好!好!好!"大家的热情我很难拒绝,但是王穹就是很有气派,很潇洒的样子把我拉下了场,真跟个明星似的。

    后来我问他:"帅哥,我活这么大,认识的人里就你一个唱歌和我在一个层次呢!要不,你唱首你最喜欢、最拿手的给我听听吧?"《冷雨夜》。

    那时真是个雨夜。

    他唱得很专注,不像平时那个大大咧咧的东北小子。他唱得很动情,仿佛就是在蓝色路灯下不想回家的伤心人。

    我静静地听,窗外的雨似乎滴滴都打在我的心上。

    我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他笑笑:"哈!看来我的表演还是挺不错的啊?小样,是不是很感动呀?"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这首歌略显伤感的味道,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孤独,和这首歌里唱得一样,找不到家的感觉。

    再后来,当我们毕业奔赴天南海北的时候,他在全队同学面前又唱起了这首歌。在那分别的时刻,这首歌又揪了一次我的心。

    也许就在那个雨夜,我暗自告诉自己,要让这个大男孩不再感到孤独,即使只是在大学这短短的几年。

    我是个表面活泼但骨子里很固执的人,就一直这样努力着。

    农历腊月廿九

    虽说是要过年了,但正常的执勤维护还得进行。今天轮到我的班,这样也好,三十和初一就没事了。

    设备今天还真出了点小问题,几个士官都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找到我了。

    两年的基层工作和学校生活真是天壤之别。所谓"技术"也都只是些操作性问题,和书本理论相差甚远。虽然我在那所著名的军校里成绩平平,但应付这些还是没问题的。尤其是我的基本功还不错,看图纸、查阅英文说明书什么的都不在话下。两年的锻炼让我初步成为了一名技术骨干,平日里可以拿拿架子,小毛病交给他们去处理,但是遇到疑难杂症了还是要找到我的。

    调试了一小会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症结。重设参数,重启系统,再检查一下线路,万事OK.他们几个冲我笑,抬举得很:"亏得米排在,不然这大过节的可就不爽了。"我摆摆手:"哪里哪里,都是些小问题,细心查查就出来了。"一个士官说:"米排就是行,专业厉害不说,还特别谦虚,那像那几个排长,整天牛逼哄哄的。"另一个也附和着:"就是,米排办事,就是让人放心!"这样的话听多了,也不管真假了,我笑了笑,不再作声。

    军校的生活让我很不适应,先要做个好军人再做个好学生。

    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上课,按时体能,按时看新闻,按时熄灯上床,连自慰都得按时——只有周末有充足的时间。

    我们都有些不习惯,都有些郁闷。

    朋友在这个时候就成了一剂贴心的良药。

    我是王穹的逍遥散,王穹是我的poison No. 9.我会向他讲述岳麓书院的悠久历史和掌故,他会带着象声词描绘九·一八皇姑屯的那声爆炸;我会用很夸张的样子嘘他几天不换袜子的邋遢,他会扯掉我的被子质问:"这一圈一圈的是个啥?";我会去看他常夸耀的三分投篮然后讥笑他无数次投不进很衰的样子,他会一步一步地量我扔手榴弹的距离然后找个委培猛女扔一个做示范说我是逊加est.友谊就是在这样的琐碎中一步一步建立起来的。

    有一次外出时他要我帮他邮包裹。又是七号纸箱,又是要加盖"易碎"章,还要注意保价金额,真是麻烦!

    我说:"帅哥,你人道一点行不行?我就八小时的假,要办的事多着呢!"他嬉皮笑脸地揪揪我的脸:"哥要你帮这么个小忙都不乐意啊!小样!我就是专找你的!你办事我放心呀!"你办事我放心?

    就这一句,当理由太充分了。除了笑眯眯地点头,我还能说什么呢?

    午饭前连长说明天可能要下雪,所以锅炉房今天就把水烧好了,三十安排的洗澡提前到下午,大家都去洗洗,干干净净过新年!

    起床之后排里的弟兄都来喊我:"米排,洗澡去!"我应了,和排里剩下的六个弟兄一起去,有说有笑的。

    浴室不大,就十个喷头。我们七个人共着三个龙头,别的给其他排的占了。

    我挺怕这样的环境的,因为我是个Gay.而连队里小伙子的身材体格都挺棒的,尤其我们这个体能要求相对较高的兵种(具体是什么就不公开了,免得失密)。

    我们排的几个士官都和我差不多年纪,四个义务兵也就十八、九岁,正是大好青春。一块一块的肌肉看上去都紧紧的,硬硬的腹肌,挺挺的臀部,还有……我不敢盯着他们看了,免得出洋相。

    那个刚调过过来的义务兵是第一次和我一起洗澡。他看着我笑道:"靠!米排真是个江南才子呀!细皮嫩肉的,真白!哪像我们这些大老粗皮黑肉老的。"我一听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赶忙开玩笑:"黑好啊!性感!像你这样的,以后保准叫你媳妇欲仙欲死!"一个年纪比我大的士官接口道:"米排你真他妈能装!干得爽就干得爽吧,还整个'欲仙欲死',大老爷们装啥啊?"我一听急了:"操!王班长,你赶紧闭上嘴把屁眼洗干净啊!待会就让你体会一下啥叫欲仙欲死!"浴室里一阵浪笑。

    我也算一份。笑完就长吁了一口气,一片蒸汽中谁也看不见我的表情。

    我跟王穹特别铁是在那年十一、二月份,之前只是关系不错,日子久了他离不开我这个小弟,我更离不开他,因为我在心底已经有点喜欢他了。

    那个周末他约我一起去洗澡,我怕自己会露馅,开始有点不乐意。

    "操!小样!磨叽啥?陪哥洗个澡也那么事儿妈!"他边收拾东西边嚷嚷。

    其实我很想和他一起去……看看。以前天气热都是在水房大伙一起冲凉,没有蒸汽掩护我可是有色心没色胆。只看过他宽宽的肩膀结实的背,核心机密总是一晃而过,心里怪痒痒的。

    他又催了两次,我想:不迈出这一步以后怎么搞定他?说不定哪天就唤醒了他心中的同志细胞呢!怕什么?不就是那二两肉吗?上!

    于是我们就真诚相对了。

    北方人爱用澡巾搓背,这是我以前没见过的。

    当我表示我的新奇时,他二话没说就要给我搓。

    那动作总让我觉得像做别的什么事。

    我双手扶在水管上,弯着腰,翘着屁股。他用戴着澡巾的手在我背上一拍就上下搓起来了。

    我脑袋低着,看着他在那儿摇鸡Ba晃卵子地给我搓背,心中涌动着一种渴望,我盯着他老二,粗、长、黑,性感极了!我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他力道不小,把我弄疼了,我忍不住叫了声"哎哟".他笑笑:"嘿!我还没用劲呢你就给那儿浪叫;哥要是来硬的,小样还不给浪翻了天?"说着他在我屁股上摸了两把。

    我嘟囔着:"人家这是第一次嘛!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他听了大笑:"人家都说南方人骚,真不假嘿!小Yin荡!来,哥让你再爽一把!"说着力道更大了些。

    我可真是欲仙欲死了。

    我还在享受呢,他就叫开了:"好了,搓完了,来,让哥爽一把!"我看他摆好姿势就开始搓。他背上光滑的皮肤一片一片慢慢泛起红色,龙头里的水喷上去变成一颗颗晶莹的珍珠,聚成一股,顺着身体的曲线流下去,流到身体最隐秘的地方。我的手上下抚摸着他的肩膀、他的脊梁、他的腰、他的臀部,心里霎时有种冲动:要是能利用此刻他弓着腰的姿势……顺势来一下那该多好啊!

    我正意淫时,他冲我喊:"宝气,使点劲好不好?哥整得你浪叫,你就不能让哥也爽歪歪?"我听他怪异的湖南话就乐了,心中的一点冲动随之褪去,注意力又回到手上。

    待到给他搓完,他直起腰,括了一下我的鼻子,冲我坏坏一笑:"没想到小米不但上面浓眉大眼,下面也是浓毛大屌啊!"我听了就不好意思了:"你变态啊,乱看个啥子嘛?" "看啥?看你的阳物啊!"他说着拿手动了一下我的小棍棍。

    虽说嘴里不乐意,但我在心里其实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粗人的。

    我隔着水汽看着他,一览无遗。

    多希望没有水汽,没有别的人,没有那许多顾虑。

    连长说得真准,还没到五点就开始飘雪了。虽然今年立春在节前,可这儿毕竟是北方,冬意尚浓,晚饭之后地上就有几公分的积雪了。

    宿舍楼门口的雪被灯笼映得一片金红的色泽,很喜庆,也就是所谓的瑞雪吧?四周的田野和远处隐约可见的县城都沉浸在一片安详的白色中,恬静美丽。刚才洗澡时心中的一点波澜没了踪影,心如止水。

    三个去年七月才分下来的红牌出了楼,要我帮他们拍张照片,说这是他们离开学校之后第一次在连队过年,想留个纪念。我想起去年此时的我,笑笑说你们真有心,我去年就光记得喝酒了,没想着纪念一下,现在没红牌了,想纪念也没有机会了。

    他们其中一个拍过之后说:"米排,要不我把衣服借你补拍一张?虽说是造假,可毕竟是为以后补上一份美好的记忆呀!"说着他就解下衣服,递给我。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动了一下,还没细想,就接住了衣服。

    "茄子——"然后就是快门和闪光灯的声音。

    长沙很少下雪。但每年总有那么一两场比较大的。毕竟见得少,每次下雪我都是很激动的。

    大学第一次下雪时是情景可逗了。广东、福建的同学都跟疯了似的,快熄灯了还跑出去,又蹦又跳,跟过年似的;而北方的同学很不屑于此,在他们眼中只有没膝盖的雪才叫雪。

    "你看他们得瑟吧,等明早要扫雪了,看谁在那儿装孙子。"王穹对那群没见过雪的同学很不以为然。

    一夜之后雪就停了,但我在早起床集合的时候还是给吓了一跳——长沙好象没下过这么大的雪!整理内务时听广播里说这是七年以来最大的一场。

    六点半值班员吹哨大家去卫生区扫雪。天还没亮人还没醒透,可是还得出去。雪可真厚,快没脚踝了;天可真冷,我的上下牙齿一直在打架。

    我穿得不多,一件厚毛衣,一件配发的绒衣加冬常服外套而已。扫雪的时候冻坏了,打了好几个喷嚏。真后悔发军装的时候把棉衣扔回家了,当时嫌又土又丑又占地方,现在可惨了。

    王穹扫着扫着都出汗了,头上直冒热气,我可真是看着气愤,不由鼻子一酸又打了个喷嚏。

    他应声抬头望着我,走上前说道:"小可怜儿,只要风度不要温度成小冻猴了吧?咱这制式棉袄是丑点,可真扛寒呢。我都出汗了,来把我外套穿上吧,看你冻的。"说着他就解下衣服,递给我。

    我死活不接,说不冷不冷,扫会就出汗了,说着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唉,你们这些南方人,就是磨叽!跟哥讲个啥客气?还要我给你穿上不成?"他说着就把衣服披在我肩上,又抓起我的手,用他那双东北大手捂着,呵口热气,看着我:"我那还有件毛衣要不你穿上?万一大了就找刘淼借件,别冷着了,啊?"我心里一阵抽搐的暖流在涌动,这不就是我一直向往的情景吗?

    可我还得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抽出手,举一下扫把:"扫一会就暖和了,不冷!"说着,又打了个喷嚏。

    我傻笑了一下。

    他摇摇头,也笑笑。那眼神,也许就是"怜爱"吧?

    晚上点完名,我回到宿舍,放好帽子和武装带顺手就拿起了手机,无非是几条同事同学发来的新年短信,大同小异,你转发给我,我转发给他,看看是谁发的就行了。

    王穹。我看到他的名字了。

    他的短信是唯一一条自己写的:"小米,鸡年就要到了。明晚怕网络忙,又担心万一有应酬醉了忘记发,还是提前祝你生鸡勃勃,超强勃起啊!嘿嘿!^_^"他总是没个正形,又偏偏令我想入非非。

    我随便转发了一条给他,算是响应。我可不会自己动手编写那么粗俗的玩意儿。

    我给素未蒙面的网友雪兔发了条短信:"他今天给我发新年短信了。他总在我快忘了他的时候提醒我他的存在。烦。"雪兔回复道:"1.大方地回一条祝他新年好。2.大胆地come out,不说你怎么知道??"其实不说我也知道。

    他在学校就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要是不找个李若彤式的美女就决不罢休。我笑他是在军校男人堆里太压抑了。他说他以党性担保这个誓言的真实性。我嘴里说你省省吧别侮辱组织了心里窃喜他是否以这种不太可能的事来暗示什么?

    可不幸的是毕业后半年他在一次电话里就醉醺醺地说:"小米啊,哥恋爱了。跟那女孩一起真他妈累,斗智斗勇的!要是你是个女孩儿就好了,哥二话不说就带你上组织科开证明!"我心中一阵酸楚,可当时那种情况,我只能劝他好好休息,还能说什么?

    也就那一次。之后他再也没提起他的恋爱史。我也很小心,从不问他这方面的情况,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在电话里在短信里插科打诨。

    我很清楚自己处境的尴尬,是他最好的朋友最铁的兄弟,可也只能是朋友,是兄弟。虽然有些话没come out,一切看上去很平静,但我在心中打了个结,一个死结。

    [NextPage]

    农历腊月三十

    早上起来得比较晚,都快开饭了,匆匆洗漱完吃过早饭开始收拾屋子。

    拿开枕头才发现手机一直在闪,有短信。

    雪兔一定是个搞艺术的,我总觉得他又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譬如这条短信就是凌晨四点多发的祚,真不知他那么晚还在想什么:"不要把遗憾带到未来的天堂!"什么意思?我看他是脑子里进屎了。

    收拾妥当我开始看报,昨天值班,要他们外出的带了份《南方周末》,是新年特刊,叫"三言二拍".这期较以往而言沉重感少了一些,但仍然没有主流小报的稀里糊涂,但我喜欢,关注民生,关注时代的变化,清醒地看问题。

    报上有个专题,叫"百姓,你幸福吗?"要求每个被采访者为刚过去的2004年的幸福进行评估,打个分,举几件幸或者不幸的事例。当然总有人面对媒体有所保留,但多数人都接受了采访。幸福的原因,有的拍了部电影,打赢了官司,结婚或者生子;不幸的包括失业、疾病、离婚、坐牢等等。世间百态,不足而论。

    看了一半,连长通知一会有个电话会,大家都去会议室。

    无非是节前动员,要守纪律站好岗值好班什么的。不听也知道,索性把报纸带到会议室去了。

    一百个姓氏一百种声音,终于是看完了,各阶层民众的喜怒哀乐跃然纸上,可我总觉得不爽,都说同志在人群中的比例在4%-7%,就算中国比较传统,至少也该有个2%吧?为何这百姓中就没有人就这一话题说上两句?看来南方关注的民生还是有遗漏。

    不一会电话会就要结束了。团长在总结辞中说:"希望同志们能在今天向远方的亲人朋友拜个年问声好,讲述一下一年来的收获与得失,我仅代表团党委……"幸福?总结?这个注意不错!

    我掏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亲爱的朋友,新年好!04年你幸福吗?打个分举几件事与我分享你的幸福或者不幸好吗?如果你愿意的话。"之后就群发,也发给了王穹。

    不到十分钟信息就不断地反馈回来。多数人很乐意与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并且很拿我当知心朋友,有两个不太配合:"小米啊,你整天神神叨叨干啥?还跟在学校时一个样。这又是整了个啥东东?!"看起来多数人还是比较幸福的。基层调机关的,单位换到家门口的,进修学习的,告别王老五生涯的,甚至还有一个体彩中了五千的!不幸的似乎也差不多,失恋的,失去亲人的,最多的就是觉得一年之中一事无成。

    王穹也回了,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小东西每天吃饱了撑的就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给自己的04年打85分,不幸是没有争取到考研的机会,幸福的是对女友说了那三个字。"看了他这条,我愣了愣,继续看下条。

    那几个红牌过来叫我去打乒乓。去吧,坐在这儿干嘛?我需要一种排泄盐分的方式,还是流点汗的好。

    当然,那条短信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早就知道这样见刀见韧的一天会来的,我很平静,很淡然,只是觉得心里有点堵。还是去运动一下吧,活动开了就不堵了。

    连长爱人上午来的时候没太注意。下午一起去帮厨的时候才看到,连声喊:"嫂子好啊!恭喜嫂子新年发财,红包你就赶快拿来!"嫂子笑坏了,对连长说:"你们小米最有趣了。"全连人几乎都在炊事班,有的择菜,有的切肉,我帮着剁饺子馅。

    嫂子边包饺子边拉家常,问到我头上了:"小米啊,去年过年你也在吧?连里几个干部都是山西本地人,你一个湖南的两年了怎么还不回家看看?"我笑笑:"连长不也在连队过了两个春节吗?我年轻又没啥负担,吃点苦没关系的,再说回家无非是走亲戚串门也没啥意思。"嫂子又问:"那你不想家吗?爸妈肯定都挺想你吧?" "我爸妈事情也挺多的。过年都有下属要去慰问。我跟他们常通电话的,电话打得勤也就不是很想念了,只是没见面而已。"嫂子又拿起一块饺子皮,继续问道:"小米24岁了吧?谈女朋友了没?大过年的也没个家属过来啊,明年25,都是大龄青年啦!"我低下头,用力剁着馅,支吾道"谈了,在长沙呢,常联系的。"嫂子接口:"当军嫂真是不容易啊,离多聚少。唉,你女朋友也不错嘛,那么远。怎么当初就没分在长沙呢?在家门口什么都方便些。"我继续剁着馅,都成稀泥了,声音越发的小:"服从组织分配呗!"小得几乎听不见。

    其实我当初是可以留在长沙的。

    凭家里的关系想去个好单位不难。毕业前在我面前有三条路:要么听叔叔安排去福建战区司令部,但爸妈不同意,说台海局势太紧张,即使是机关也肯定舒服不到哪里去;要么跟着舅舅就留在长沙的一支驻军,虽然专业不太对口,但毕竟方便,爸妈强烈要求我留下;再有就是服从分配,说不准去哪儿。

    我没留在长沙。因为王穹找人留在了长沙。

    他留我不留。

    他说在南方呆了四年爱上这里了。他说长沙空气潮湿,对肺好;他说长沙电视办得一流,对神经好;他说长沙的美女多,对眼睛好。

    我知道长沙这样一个时尚新潮的小香港比起粗枝大叶的沈阳来说肯定会诱人很多。可我不想和他在同一个城市。三天两头的同学聚会,周末在黄兴路逛街,休假去张家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上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看见他和哪个湘妹子搂搂抱抱如胶似漆了。

    即使碰不到这些,同在一个城市,我又是他的best friend,肯定会常常找我汇报他追寻李若彤的进展。这些,我想我是受不了的。

    何苦呢?还是走吧!

    这么着我就来到了晋西北的这个连队,为此,爸妈还跟我怄了一段时间的气。

    王穹在长沙似乎挺好的。我说是不想常见他,可联系是一直没断,十天半月有一搭没一搭的。我知道他在那儿当技师,空闲时间比较多。一年下来就交了两个女友,还破了处男之身。我说他有了异性没了人性,他说:"靠!在学校管得严,当了四年小和尚,不然的话我的青春上个世纪就支援长沙地方建设了。"每次说这些的时候我都会笑。我也只能用我的笑掩盖我的仓皇无措。

    下午五点半就会餐了,我们几个干部和家属坐一桌。

    席间,排里的兄弟来敬我,都祝我早点调进机关,早点也带个嫂子来,我一一喝过、谢过。

    桌上我敬连长和嫂子,祝他们百年好合,感谢嫂子作为军嫂吃苦受累。

    嫂子回敬我说:"小米啊,你们连长当年追我可二杆子了!"说着冲正在使眼色的连长笑,"逢年过节过生日都不管不问的,我几次难过得想跟他吹,但他人好啊,我呀,就挺过来了。"然后他把目光聚在我脸上,诚恳地接下去:"我看你跟你们连长性格有点像,人好,就是太实成。嫂子今天教你一招,这女人啊,都爱听个好听的,待会啊一定给你女朋友打个电话,送个糖衣炮弹过去,保管她感动得一晚上睡不好!"我听着,心里就像翻了五味瓶,很感激嫂子的关心,但是如果她知道这种关心的错位,又会是怎样一种情景?

    我的思绪被她热情的山西话打断了:"来,嫂子敬你一杯!祝你早日成个家!"嫂子的话贴心贴肺,除了干掉杯中酒我还能怎样?

    会餐之后我就有点晕了。我本来就不胜酒力,四、五瓶下去就有点高了。但是会餐的气氛好极了,也就无所谓了。

    趁着乐,我和大家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晚会我是有好几年没看过了,总觉得太俗太烂。独自在外一个人,也就只能和大家一起享乐了,看过之后感觉还行。尤其是那个千手观音的节目,听说全是聋哑人表演的,我很为之感动。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下了多大工夫,流了多少汗水才能排演出这样出色的节目啊。

    只可惜,并非所有的事都是精诚所能开的。

    千手观音结束后主持人教大家哑语,当时头还有点晕,记不清具体是句啥了,反正我脑子里记住的大约是: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主持人还说,我们要有勇气向我们爱的人大声说出这句话。

    这时嫂子问我:"包饺子时要你打的电话打了吗?" "没有。" "还等什么呢?你看,人家在电视里都说要有勇气呢!大小伙子怎么这样。"嫂子笑道。

    旁边的兄弟听得真切,都跟着起哄,一片嘘声,善意的嘲笑包围了我。

    自然我得搪塞一下,我冲嫂子红红脸笑着说:"我……准备在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再打……"大家又是一阵笑,嫂子也乐得合不拢嘴:"哟,原来咱们小米还挺浪漫的啊,留了一手!"她转向大家:"你们连长当年要是有这份心啊,我们肯定提前两年带小孩来玩了。你们啊,都要向小米学学什么叫情调!"通信员从炊事班端上来几样小菜和啤酒,大家边看节目边喝,连连灌我,劝都劝不住,还说是要给我打气助威,说什么"酒壮怂人胆".再过20分钟就是零点了。

    也许真是酒劲上来了,我心中有种莫名的焦虑,心中反复念叨着那个手机号码。真是有趣,我连自己爸妈的号码每次都得查电话簿,可那个联系那么少的号码却是如此的熟悉。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我的心跳似乎也越来越快。

    23:50,大家都出去放焰火。好多年没放焰火了,上一次看焰火好象还是国庆50年的时候,在这样的地方没人管,一定很热闹,但是,我没有出去,我决定像雪兔说的那样,勇敢一点,不把遗憾带到天堂。

    零点, 鞭炮响起来了,我按下了手机的dial键,心跳的声音就像外面的鞭炮,急促而猛烈。

    "喂?小米?是你啊!小样,真够意思,零点还记得给哥电话!你在哪儿?"估计他是看了来电显示,一口气就说了这么多,我就只说了声"喂?"而已。

    "我在寝室呢!你昨天不是说今天可能会喝醉吗……"我还没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

    我还在奇怪的时候,屋里的军线电话响了。

    "小米,新年快乐!你老哥给你拜年啦!"是王穹的声音,他总是让我惊奇。

    "怎么把电话挂了啊?"真是扫兴,本来想说点"虚"的东西,没想开口就这么实际。

    "哥不是想给你省点长途费嘛!我现在值班室,有现成的军线,咱就不浪费了。晚上会餐了没?吃啥好东西啊?"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我今天特高兴,喝了好几瓶,脑袋有点晕……" "你?你不是不能喝的吗?都晕了?好!下次你回来休假的时候一定要跟哥好好喝两盅啊!小样,以前老是装雏说不会,哼哼,看老哥不放翻你!" "好啊 ,放翻我之后呢?"我故意带点醉醺醺的口吻问他,其实心里清醒得很。

    "嘿嘿,你想怎么样啊?小样,多大年纪了还不正经。"他邪邪地说。

    "什么叫不正经啊?再乱说当心我找俩女流氓干你!"借着酒意,我狠狠地说。

    "好啊,求之不得!" "看吧你美的,我可不会把良家妇女送进狼口!"说完这句,我们两个都沉默了,似乎不知该怎么继续下去。

    沉默,只有鞭炮的声音一声,一声,又一声,填补这短暂的空白。

    "你那儿放炮了吗?我们这儿可漂亮啦!都是浏阳的焰火呢!"看着窗户上绽放的花朵,我没话找话。

    "我在办公楼,下面又没有广场,哪有炮放嘛!" "那我一会拍一张用彩信发过去吧?可漂亮啦,我有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焰火了!" "好,哥等你发。"又一次的沉默。

    啪——啪——鞭炮和焰火的声音渐渐稀疏下去,但是更显得刺耳而明亮了。

    我心里乱糟糟的,想找个有趣的话题,该说点什么呢?

    "小米,哥有件事想问你。"我还没想好说什么,他先开口了。

    "什么?" "小米,你是不是……同性恋?"他的声音轻轻的。

    啪——啪——太突然了。一下子我觉得自己好像挨了一闷棍,脑子有点空白的感觉。

    "不承认也不否认?呵呵,我想我猜的没错吧?"他口气好象很轻松。

    我不知道这样轻松的口气之后会是什么。

    我的脑子飞速地思考着。难道,难道他一直对我那么好,难道他一直避免和我谈他所谓的罗曼史,难道他总在不经意的时候让我想起他是因为,他也是,只是今天向我挑明?不,不可能,他昨天才告诉我说04年幸福的事是跟那个女孩说了那几个字。那么他是什么意思呢?

    我的困惑很快就消失了。

    "其实有些事哥早就注意到了。记得大三那次拉练的时候,天热路远累得很,我印象很深,你在休息的时候用纸巾帮我把额头的汗擦掉了,我当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你的眼神和动作……太温柔了;还有大四上学期放寒假那天你陪我逛长沙,我注意到你在街上看见一家安利专卖时一直盯着田亮的照片看了很久;还有,毕业后你给我发的短信总是有点……暧昧的感觉。"我回忆着这些细节,说实话,有的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很吃惊他都记得那么清楚。

    "我曾经在一些报刊上看过关于同性恋公开化的文章,因而对这样的人有个基本的概念,知道社会上有这样的人存在。当然,可能是受那些文章的影响,我觉得这样的人和事实完全可以理解的,尤其在中国,这是古已有之的,只是解放后人们都在避免谈论这些东西。现在大家还是比较开放的,想想那些过去的事,我就想,你会不会……是那种人?"我听着这些话,不知该说什么好。这是一种很理解很宽容的措辞,可又那么像那些所谓官方堂而皇之的腔调。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米,你是不是?信得过哥的话就告诉我。"他在电话那边问我。

    啪——啪——最后几声稀疏的炮帮我打了掩护。

    虽然有点慌张,但是我还是很快冷静下来,趁着这几秒,我理了理自己的思路。

    从他的问话我估计他肯定是在用一个直人的身份在问我,既然这样,我该不该说呢?

    "王穹同志不要孔雀啦!我对你好没错,因为你是我的最好的好朋友,对你,我就是那样。你怎么会往那方面想?"不知为何,我讲出了这样的话。

    他似乎并没有听我的话,继续自己的独白:"你是也好,不是也罢,哥都不会介意的,你都是哥的亲弟弟。女人是衣服,兄弟如手足,那些女孩在我心中都不如你——就好比说今天,除夕之夜,就你个一个人还记得哥,哥感动坏了。"顿了顿,他继续道:"我不是那类人,但是我觉得你可能是。如果你不是,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如果你是,哥想告诉你,哥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不理解。哥希望你幸福。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总是有不少心事,但你从来不肯说,我知道你是个需要人爱的小弟弟。当然我不会对你有那种爱,但是,我一直是把你当我亲弟弟一样在喜欢。这一点我想你是明白的,对吗?"我不知该不该回答一声"对"或者"不对".对,就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也许会带来很多无法言说的尴尬;不对,那就是在欺骗自己,更是对他真诚的一种否定。我把他刚才的话在脑子里重放了一遍,心中有种东西在搅动,让我觉得异常憋闷。

    也许是我真的喝得太多了吧,我感觉那些酒都漫出来了,从我的眼睛里,一滴一滴地漫出来。

    我呜咽着说"谢谢哥哥……谢谢你理解小米!小米也喜欢你,像喜欢自己的亲哥哥一样……"我听见他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然后他说:"小米同志!来,给哥笑一下!今天是新年呢!昨天在短信里哥怎么跟你说的?生鸡勃勃啊!不许哭,笑一下!"不知为何,听了这句话,我的呜咽一下变成了哭泣,有声音,有泪水,忍都忍不住。

    但是我不是一个琼瑶小说里的人物,我尽量忍着,一边喘着气一边说:"哥,小米在笑呢!小米在笑呢!我的虎牙露出来了,我的酒窝露出来了,可阳光了!"他听出来我的努力,显然也很压抑,但是还是说:"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说小米是个好战士,以后一定能驰骋疆场的。你看看,我说吧,真坚强!我就喜欢你阳光男孩的样子,有出席!"我知道,如果还是沉默,或者在那个敏感的话题上继续,事情就可能会变得很麻烦,甚至可能就不会有下文了,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既然他主动地在岔开话题调节气氛,我就应该配合,因为我比他还要珍惜我和他的感情,无论这份感情被如何定义。

    我勉强挤出一声笑:"哎呀,说了半天我都忘了,我打这个电话是来给你拜年来了!王穹同志,我代表党代表人民军队来慰问你了……祝你和嫂子永远幸福、快乐,新年有好运!"我刻意说得很活泼,好像刚才流泪的是另一个无关的人,我刻意把"嫂子"两个字说出来,我不想让他看到我从未流露的脆弱。

    "别多想了,你看时间也不早了,小米你休息吧,哥明天再给你电话好吗?" "嗯……你也别太累着,好好休息。"再三道别之后我们终于把电话挂了,时间已经是2月9号的1点了。

    农历正月初一

    我昨晚是带着泪花睡着的,原以为会像小说里写的一样做个什么梦再哭醒之类的,可是一夜无梦,一直到早上九点半。

    醒来看见手机上好多短信,除去零点左右各地来的祝福之外还有两条别的。

    一条是雪兔的:"你跟他说了吗?不管有没有,我都祝你在新年里能多一份安稳,能够找到真正爱你和你爱的人!"还有一条是王穹的:"小米,虽然你始终没承认什么,但是我总是希望你幸福的,我永远都支持你、关心你,因为我知道你一直也是这么对我的。"谢谢。我在心底默默地说。

    我坐在床上慢慢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想了将近半个小时。

    我感觉王穹其实一直都是知道我的这种身份的。正像他所说的那样,他喜欢我这个弟弟,他不想伤害我,所以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直没说出来;但是他若真的关心我,就不得不说出来,拖得越久对我未来的伤害也就越大。其实他也是很矛盾的。

    我还感觉王穹的昨晚电话不单单是核实我的身份,我想他不笨,昨晚那几次尴尬的沉默把一切都摆到桌面上了,必须直面了。他那么说,我想,还是一种了断,他在暗示我不要对他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幻想。否则对他、对我自己都是一种伤害,不是吗?

    也许吧。

    很多话我们没有说明白,他是不是这样想的我其实不敢确定,我对他究竟是什么感觉我也始终没有讲开。也许这样更好,没有一些不必要的难堪,没有一些难以收拾的残局。

    应该算是一个美好而又遗憾的结局。

    中午吃过饭,嫂子拉我一起去逛庙会,我答应了。

    走在北方宽阔笔直的大路上,一路想象着此时的长沙会是什么样。

    嫂子沿途问我电话的事,问我谈得怎么样。

    我想了想,笑笑说:"我昨晚遭遇了最棒的结局,比我想象的要积极一百倍,美好一百倍。"不知道我的笑容在她看来是否发自内心?

    嫂子很为我高兴,说对付女孩就该主动一点,哪怕煽情一点也好。她还建议我一会去庙里上柱香,向菩萨乞个好未来。

    我笑道:"中共党员都是无神论者。从来就没有什么神仙皇帝,一切都靠我们自己。"

    但是到了山上庙里,我还是上了香,仿佛冥冥之中有种什么力量在推动着我。

    虽然熙熙攘攘的人很多很多,但我心境平和视若无人,慢而稳地上香,叩头,许愿,虔诚得仿佛我就是一个真正的佛教徒一般。

    我并没有在意神龛里供的是谁,我只在心底默默地说:"米影,王穹永远不属于你,但又永远只是你一个人的。你不必说什么,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

    点评

    这地方同志比较多的  发表于 2021-03-19 19:15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06-12-24 13:54发布于 12-24 13:54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01-23 21:20发布于 01-23 21:20 较早前

    好贴顶一下!!!

    好贴顶一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07-02-05 19:18发布于 02-05 19:18 较早前

    挺好的

    朋友你有作品真的挺好的,我挺喜欢的。

    谢谢你给大家带来的好作品
    我是0你呢朋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7-02-16 13:56发布于 02-16 13:56 较早前

    这篇东西看上去不是虚幻出来的,应该是真实的!


    嗨——,和文中的小米一样,我也是!有时觉得应该是幸福的,因为我们可以有不一样的人生感觉!但绝大部分是痛苦的,因为不被主流社会接受!更要命的是:自己所爱的却要不停的去掩饰,更不要谈去追求!


    想我10年前在重庆读大学,记得有一次是坐船回来的,路过武汉码头遇到一群军校大学学生,当时自己很羡慕他们这些军校的!——他们的高考分应该很高的!


    现在看到这篇文章想起过去,想起当时的场景,一幕一幕!


    我曾试着拔出自己身体里的这种毒素,最终却发现根本不可能!也许就象他们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断臂山。


    这篇东西让我感动的还有王穹这个直人,知道自己不是但却能包容别人。


    在网上看这些虚幻的东西,本来是一种排遣!想不到的是,居然让我看到一篇有点真实味道的东西,忍不住写两句!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07-02-19 10:42发布于 02-19 10:42 较早前
    朋友你有作品真的挺好的,我挺喜欢的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7-10-14 16:45发布于 10-14 16:45 较早前
    又是一个无奈却又感人的故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7-10-17 22:23发布于 10-17 22:23 较早前

    ja

    好...让我在学校的时候想起了他...

    哎.说白了.最后还是分开...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8-06-04 12:45发布于 06-04 12:45 较早前
    非常喜欢,谢谢。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8-06-05 07:49发布于 06-05 07:49 较早前
    小说写得还是满有小说的特色,但是我这个老军人就是感到同志的味道太淡拉,没有但是实际的东西啊,谢谢吧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