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20779| 312

    [老少] 副校长老陈(中同首发)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6-29 10:17发布于 06-29 10:17 较早前 |来自手机
    那是我高一的时候,年终表彰大会时因为考试成绩好得到上台领奖的机会。音乐响起时,我们一排人一起走上去领奖。当时给我颁奖的正是老陈。我走到他的跟前时,一下子呆住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完美的男人。50左右的年纪,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威严粗犷的国字脸,浓眉大眼炯炯有神,整齐精神的平头,唏嘘浓密的胡渣,宽厚的双肩。

    造物主好像把男人最完美的脸庞给了这个人。我不由得看得呆了。老陈站起身来,友好地伸出手,我赶紧也伸出手握住,老陈厚厚的手掌传来的感觉让我如沐春风。我借机偷瞄了一眼他的裆部:粗壮的大腿,卡其色的休闲裤根本无法包住那团大包,鼓鼓地像是向我示威。老陈面带微笑地对我说:小伙子,好好努力。我本来就紧张的脸,一片绯红,羞涩地低下头,呢喃地答应着。然后做贼似地转过身去拍照。

    从台上下来后,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这个人,他微笑时的慈祥,思考时偶尔紧锁的双眉,他的一举一动紧紧地牵着我的心。我好想再上去一次,再握住他宽厚的手掌,再偷偷看看他鼓鼓的裆部.....想着他的裆部,不禁想象着他的那根肉棒会长什么样子,1.8米的身高,身体看起来那么结实,肉棒应该会很长吧,不知道他的大鸡巴是什么颜色,不知道龟头有多大,不知道卵蛋大不大。想着这些,我脑中幻想着陈校长鸡巴的模样,自己的肉棒慢慢有了反应,硬邦邦地把裤子顶起来一个包。我心虚地左右看了看,见同学都在关注台上,才小心翼翼地动了动鸡巴,使那个包不那么明显。

    日子在慢慢地流逝,学业的重担让我也只能在夜晚睡觉的时候,偷偷地想着老陈。那个时候,我最喜欢晚上临睡前的那段时间,那段时间没有学业的压力,我可以一个人一边在被窝里偷偷地揉搓着肉棒,一边幻想着老陈校长:想象着他粗壮的黑屌是如何雄伟的模样,想着着我能舔一舔他的宝贝肉棍、卵蛋和屁股,想象着他把我压在身下,狠狠地亲我占有我。

    大约是高一下学期,有一次学校大休,学校的学生几乎都走光了,我走得晚些,刚出教室看见了那个我日思夜想的男人,还是那样雄壮,那样威严。看见他往厕所走去,我赶紧随在他的身后,心里边默默祈祷:老陈,你可千万别自己一个茅坑方便,那样我就没机会偷窥到你了。

    进去以后,我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老陈果然站在公共尿池旁撒尿,厕所里就老陈一个人,老陈身材还是那么魁梧,虎背熊腰得像头壮熊。他的腰带褪下以后,露出些许腰间的肉,让我忍不住想扑上去撕咬一番。

    我站在离老陈两米多远,装作若无其事地掏出鸡巴,偷偷的侧脸观察着老陈。

    老陈的身体很强壮,尿柱掷地有声,呲得便池一阵阵水花。顺着尿液我往上看着,老陈一手插在腰间,另一只手架着大肉棍,虽然被裤腰和衬衣稍微挡住了些,不过那红黑壮硕的模样还是收入我眼底,震荡得我心底一阵涟漪。

    我感受着陈校长下体的粗壮形象,自己的鸡巴瞬间暴涨,两根手指掩盖不住坚挺的形象。涨得我硬是尿不出尿来。

    老陈尿完了,长舒一口气,两根手指夹住肉棒肆意地挥洒着马眼上的尿滴,我看见了他大龟头完整的模样,虽然没有勃起,但那种饱满的形象直击我的心房,在夕阳余光中,那个蘑菇头分明反射着黑亮的光,映到了我的心底。

    老陈提上裤子,把鸡巴和性感的屁股重新地包了起来。我赶紧回过头,假装在撒尿,可是粗涨的鸡巴又哪能尿出来一滴。

    老陈可能注意到了我的异常,一边系腰带,一边看向我这边。我做贼一般偷偷地转了下头,正撞上他的眼光,他往我下体瞅了一眼,而后看着我微笑了一下。

    他肯定看见我勃起的鸡巴了!我心里这么想着,像被人抓到现行一般,脸红脖子粗。老陈点了棵烟,深吸一口,然后从我身后经过出去了。

    我站在尿池旁边平复半天,尿才滴哩滴哩地出来。我甩了甩仍然半硬的鸡巴,塞进裤子里走了出去。

    老陈龟头硕大无朋的模样,成为了我每一次手淫时脑海里想着的物事,那红黑淫靡颜色的蘑菇头充血时会是一副多么诱人的光景。每每手淫时,我总会幻想着,老陈的大鸡巴硬涨起来的模样,幻想着我能趴在他的裆下疯狂舔舐吞吐着那条巨根,幻想着那条粗壮的鸡巴捅进屁眼里那种充实感,幻想着我能抱着老陈的屁股肆意地抚摸撕咬。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6-06-29 15:36发布于 06-29 15:3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每日更新,绝不太监。很多都是回忆的内容,一点点想起,虽然很甜蜜很幸福,但是用脑有些过度,微累。见谅!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6-06-30 09:24发布于 06-30 09:24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其实从小时候起,严格来说是从遇见玉喜开始,我已经对这种中老年胖熊有了一种从心底而发的欲望。那种强烈的欲望让我面对这类人的时候,总会想着能抱着他们,能亲吻他们的肚子、屁股和肉棒。 课间的时候,我经常站在楼道里往对面的教学楼凝望着,生怕老陈经过这里却被我错过。偶尔看见他时,我的眼光就不可救药地随着他的脚步挪动,那性感结实的大屁股总是引得我小腹一阵热流涌过。 就这么,单相思着。 要不是后来天作之合,我想,这辈子,我就这样和老陈擦肩而过。 我得感激我的班主任,哦不,感谢他老婆。要不是她正好在这段时间生孩子,我怎么会接近陈校长,又怎能和他缠绵至今。 当时班主任每周有一天要留在学校办公楼值班室值班,所谓的值班,其实仅仅是留在学校睡觉,而且一般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其实仅仅是学校变相发给老师的福利,因为值班一次给200元钱。那段时间,班主任的老婆恰巧生了孩子需要人照顾,老师就找到了我,让我帮着他每周睡在值班室帮他签到,并再三叮嘱我值班的时候别到处乱跑,会有领导不定时检查。 开始的几次真是无聊透顶,一个人待在屋子里,没有同学,没有电视,那个时候也没有手机。那种孤独的体验让我烦躁。每次值班的夜晚,我都意淫着老陈壮硕的身躯、肥长黑亮的鸡巴还有那挥之不去的大蘑菇头,狠狠地揉搓着自己年轻的肉棒,直到喷射出来,然后沉沉地睡过去。 直到那天晚上,梦想开始照进现实。 那天晚上是初夏一个普通的夜晚,到了10点钟,天气竟有些凉意,学生们早已熄灯睡觉。我躺在值班室的床上思念着老陈。突然咚咚咚地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大半夜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我轻声问道:谁啊? 陈宝坤。门外传来浑厚磁性的男中音。 听到这个名字,我呆住了,这就是老陈的全名。反应过来赶紧穿上裤衩拉开灯跑过去开门。 打开门,老陈魁梧的身材仿佛一桩门神。上身穿着休闲的T恤衫,下边随意地穿了一条大裤衩,拖着一双拖鞋。这般随意的穿着,竟让我看得入神,没想到平日里威严的校长,也是会和普通人一样。 那一刻,仿佛时间静止,连虫鸣声都仿佛停止。 我能进去吗?老陈微笑着开了口。 能,能,能。我忙不迭答应着,为自己的失礼感到羞愧,脸上火热地红着。 老陈笑了笑,踱步走进来,环顾了一圈,点了点头:收拾地很干净,卢老师回家照顾孩子了? 我点了点头:嗯,老师让我帮着值个班。 老陈走到我的床边坐下,然后看着扭捏不安的我,微笑着说:怎么这么拘束?我又不是老虎。 老陈的话让我感觉他和一般的领导不一样,没有他们那么喜欢摆官架子,他浑身散发着一种威严但是却平易近人的感觉。我搬个凳子坐到他的对面,试着和他开玩笑说:我没接触过像您这种领导。老陈哈哈笑了:呸,我算什么领导啊。我听了,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赶紧说道:不,不,您在我心目中是最好的领导。这句有意无意近乎表白的话让老陈很是高兴。 我们俩那天晚上一直聊到快12点,说是聊天,其实一直都是老陈问我,我机械地回答着。我的心思在于老陈身上浓重的男人气息,在于老陈短裤包不住的那一坨物事。 不知道为什么老陈显得很高兴,和我说了很多,从我的学业一直扯到自己的人生履历,说到高兴地地方,不顾自己领导形象地哈哈大笑,完全和台上的他判若两人。 看时间不早了,老陈站起身来,那团物事随着摆动了一下,老陈拍了我肩膀一下,豪爽地说:你早点睡觉,明天还得上课,我回去了。 我赶紧站起身来,恭谨地送别。 老陈大咧咧地拉开门,准备离开,我跟上前去说:陈校长再见。老陈回头看了一眼,冲我笑了笑:我记得我见过你。说完带上门就离开了。 我呆在原地,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他见过我?他怎么会注意到像我这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生?难道说,是那次在厕所...我心里犯着嘀咕,既不爱承认是那次偷窥他被他发现,心底深处又迫切希望他因为那次能记住我。熄灯回到床上,我幻想着老陈,舒畅地射了出来。 后来,每次我替班主任值班,老陈总会过来检查,有时一坐就是一两个点,有时转一圈看我在这里就离开了。次数多了我俩变得熟悉了很多,我还是会经常偷窥他坐下时,裆下那鼓鼓的一包,校长偶尔捕捉到我的目光,但还是若无其事地和我东拉西扯着。我虽然一直对他有着幻想,但其实心底里还是觉得他只是工作认真负责而已。 直到那个周末晚上,我才知道,我一直幻想却无法确认的那些是事实。 时间已经是初秋的夜晚,周末放假学生们都离校了。我一个人躺在值班室,眼睛却一直朝着门的方向凝望着。老陈已经两周没过来和我聊天说话了,他是不是把我忘了,还是说他出什么事了,或者说他烦了和我一个毛头小子瞎扯?正胡思乱想着,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我不顾自己只穿了条内裤,跳下床去,拉开了门。 老陈身上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黑乎乎的脸上有些醉酒的红色。看见我,老陈笑了笑,口齿不清地说:我..喝得..有点多。想过来看看你。说完踉跄地往屋里走着。 我赶紧上前架着他的胳膊,扶着他往床边走着。老陈微微笑着:没事,我摔不倒。说完,一屁股坐到床边,头微滴着,呼呼地喘粗气。 我知道,老陈不是他说的有点多,这种状态明显就是喝多了。我拍着老陈的肩膀,温柔地说:陈校长,你别动,我去给您倒杯水。 老陈没言语,自顾自地喘着粗气。我赶紧到了杯热温水递到他面前,接连喝了两三杯水,老陈抬头看着我说:我不走了,今晚睡这里了。 我听了,顿时幸福溢满全身。忙不迭答应着:嗯,校长,别走了,您喝得这么多怎么回去?您和阿姨说一声吧。老陈一下躺在床上,把鞋踢拉掉,闷声说:喝酒前就和她说了,快关灯睡吧,困死了。 我听话地关了灯,然后站在床边。 你睡里面,我是大人睡外面。老陈低声地说着。 我翻过他的身子躺在里边,老陈抹黑脱掉衣服,一把扯过被子,呼呼地睡了起来。 我却难以睡眠,身边躺着自己一直以来幻想的男人,满屋子仿佛都是他身上散发的酒气和男人味。我的鸡巴不受控制地涨了,只能轻轻地揉搓着。 听着老陈睡得熟了,我的欲望战胜了理智,心里想着:我就摸一摸就好,他喝多了睡得这么熟,一定不会感受到。 我壮了壮胆子,慢慢朝老陈伸过去手。 老陈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我摸着他毛发浓密的大腿,慢慢地往上摸着,摸到他裆部那宏伟的一包时,我大脑一片空白,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东西,这条鸡巴在过去的一年里让我无数次精液狂流,让我无数次深夜失眠狂念。 随着我的抚摸,老陈的鸡巴开始复苏,慢慢地勃起硬涨,本来就显小的内裤此刻完全包纳不住,龟头从内裤上侧伸了出来。 我第一次肉对肉地摸到这条梦寐以求的鸡巴。老陈的龟头和我无数次意淫的形状一模一样,饱满浑圆,足足像个鸡蛋。 我一边轻轻抚摸着老陈的龟头,一边揉捏着自己的肉棒。正当我陶醉其中不能自已的时候,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在干什么? 我吓得手像触电一般缩了回来,鸡巴也随之软了下来,嗫嗫喏喏地说:没...没干什么,校长对不起。 老陈没说话,翻身把我压住,一口吻住了我。 这个吻来得那么突然,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老陈熟练得舔着我的嘴唇,用舌头轻轻地翘开我的牙齿,在我的口腔里探寻着,逮住我的舌头用力地吸允着。 嘴间舒服的感觉让我反应过来,我双手紧紧搂住老陈壮硕的熊腰,热切回应着老陈的热吻。两个人互相吸允着对方的舌头喂食着津液,偶尔挪到对方的唇边用力吸着彼此的嘴唇。 老陈用力压着我,弄得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唔唔的呻吟声。老陈胯下的巨物粗涨起来,抵在我的肚皮上没规律地摩擦着。 我扳住老陈的头,轻舔了一下他的唇边,轻轻撒娇着:校长,我想亲亲这个东西。 老陈被我弄得有些疑惑,回亲了我一口问我:什么东西? 我伸手下去,准确无误地抓住老陈的鸡巴,然后拉扯了一把,那意思再也明确不过。 老陈反应过来,抬起身子跪在我的胸脯两侧,粗壮的鸡巴直挺挺地放在我唇边。 借着窗外稀薄的月光,我仔细打量着这条鸡巴。 这是怎样一条雄伟的鸡巴,我丈量似的摸了一把,长度几乎有18公分,又粗又长,黑亮得泛着淡淡的月光。鸡巴充血得青筋暴露,龟头圆滑硬涨,马眼因为发情渗出的淫水滴落在冠沟,发出淫靡的香气,卵蛋饱满地垂在鸡巴下方。这么一副完美无暇的作品,如此暴露在我面前,虽然不能看得太清楚,但那隐约的形象却仿佛一道亮光射进我的心房。 我梦呓般的哼了一声,含住了老陈的龟头,轻轻地用唇吸吮着,然后不断地用舌尖舔着整条鸡巴,舌头像柔软的毛刷一样,不放过老陈下体的每一处地方,从马眼舔到鸡巴根处,然后把老陈沉甸甸的卵蛋含在嘴里用舌头轻轻刮蹭着,弄得老陈马眼渗出一滴滴性液。老陈舒服地呲呲地喘着气,抱着我的头往上抬,嘴里含糊地说:把整条鸡巴含进去。此时老陈的话就是天命圣旨,我根本没办法违抗。我用力喘口气,一口含住老陈的龟头,用力往嘴里吃着鸡巴。 老陈的鸡巴太过粗长,仅仅含了一半就让我呼吸困难。我艰难地用鼻子换着气,手绕过去抚摸着老陈的屁股。 老陈用力顶了一下,顶得我一阵恶心,我推开老陈,侧头向床边干呕起来。 老陈摸着我的头,醉醺醺地说:让你在厕所偷看我撒尿,你不就喜欢这条鸡巴吗?来,好好给我吃吃。 想到那次厕所的偷窥,我心里一阵激动,干呕的感觉慢慢消失后,我把老陈推倒在床,伏在他的胯下,慢慢舔舐着他的鸡巴和卵蛋,享用着人间最好的美味。 也许是我爱老陈爱的强烈,也许是我与生俱来就擅长吃男人的鸡巴。老陈在我的舔弄下,身体摆弄着,喉咙里不断的发出浑厚的呻吟声,马眼里涌出一道又一道淫水。 我贪婪得吸食着老陈的体液,伸出手来揉搓撕拉着老陈的卵蛋。 老陈终于忍受不住了,翻身把我压在身下,毫不费力地把我的双腿抬起,吐了口唾液抹在手里均匀地涂抹在我的屁眼上。 老陈不断地用润滑的手指摩挲着我的屁眼,直到我的屁眼周围放松。他轻轻的伸出中指插进去搅动捅挖着,先是一指,然后两指,再然后三指,我嘴里轻喘着,扭动屁股迎合着老陈手指的操弄,老陈见我骚浪的模样,故意似的猛得把手指抽了出来。 屁眼的空虚让我瞬间无所适从,我轻轻扭动了下屁股,嘴里呜呜地叫着:给我,插进去,校长,快插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6-06-30 09:26发布于 06-30 09:2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进去,里面好痒。 老陈再也忍受不住,用力掴了我屁股一巴掌,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涂在他的龟头上,轻轻摩擦着我的屁眼。在我没有任何防备之下,一下捅了进去。 啊,啊,疼死我了。头一次被异物插入,而且是如此粗壮的鸡巴插入,痛得我一阵阵嚎叫,我的鸡巴因为剧烈的疼痛瞬间软了下来。 听见我的哀嚎,老陈抵住鸡巴没敢抽动,低下头吻住了我,舌头温柔地扫着我的嘴唇和鼻子,偶尔用胡须调情般地刺弄着我的脸蛋,弄得我瘙痒不止,让我忘了自己的屁眼里还插着一条青筋暴露的黑鸡巴。 过了会,屁眼周围的痛感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木和难耐的瘙痒,我轻轻动动屁股,然后夹了一下老陈的肥屌。 老陈收到我传递的信息,双手按着我的肩膀把我压住,大屁股开始一起一落地操我。 老陈粗大的鸡巴一下下结结实实地操弄着我的屁眼。每次的插入仿佛插进我的肚子里,顶得我的前列腺一阵收缩,鸡巴前端流出一滩滩淫水,把我的阴毛浸湿成一绺一绺;每次抽出都让我感觉自己灵魂也跟着被抽出,浑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 老陈操起来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动作和技巧,只是凭着自己壮硕的身体和粗长的鸡巴狠狠地抽插着我。但对我来说,这种操弄的方式却异常刺激,我最爱的男人,用着最原始最男人最暴力的方式狠狠地占有着我的第一次,狠狠地顶着我的性腺,狠狠地用龟头的棱肉刮蹭着我的肠壁。老陈独特粗暴的性交技巧让插得我浪叫不止:啊....啊....啊,校长,慢点,啊,好涨,好舒服,啊,顶到肚子里了,求求您,饶了我吧,我...要..我..要..死了。我失神地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大海深处,无力地承受着海浪一波一波凶猛的撞击。 校长不说话,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丝毫不在乎我的求饶,恶狠狠地像头公牛一样挺动着那条粗壮的鸡巴,卵蛋用力地甩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淫声。 随着老陈剧烈的操弄,我两手用力地抱住老陈的腰身,指甲几乎嵌入到他的肉里。老陈报复似的狠狠抽插几下,让我最后的防线轰然崩塌,我的鸡巴暴涨无比,精关失守,啊啊啊地怪叫几声射了出来。 我被老陈--我最心爱的男人操射了! 射出的精液足足有七八股,有些直接喷射到老陈伏下的胸膛上,有些甚至越过我的头,散落在枕头旁边。 老陈被我射精时收缩的屁眼夹得舒服异常:哦,舒服,比...操..逼..还舒服,好孩子,你...你..的屁眼...好...紧。老陈喘着粗气,用力抱住我,狠狠地抽插了几十下也忍受不住,一把拔出鸡巴,凑到我眼前,一手托着我的头,另一只手用力撸着鸡巴,对着我的脸淫叫着喷射出精液。 那一刻,我仿佛置身天国,高潮的余味还未散去,又看到自己钟爱的男人撸着那条无数次出现在我梦里的鸡巴激情喷射。我默默感受着那十几股精液滚烫的温度,贪婪地嗅着老陈精液腥臭的味道,轻轻地伸出舌头舔食着嘴边的精华吞进肚里,淫荡无比。 老陈射完累了,看见我满脸的精液,拿起自己的内裤帮我擦拭干净,然后马马虎虎地擦了擦他那条半软的肉棒,躺下身来抱住了我。 我躺在老陈的怀里,感觉拥有了全世界,摸着老陈慢慢变软但却规模可观的阳具,我慢慢地睡了过去。在梦里,依稀看见老陈对我温暖慈爱地微笑着。 第二天醒来已接近中午,我揉揉惺忪的眼睛看见周围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 老陈呢?走了吗?为什么我一点动静都没听见?还是说昨晚的春宵一刻只是个虚幻的梦境? 我想要起身看看,后庭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一下子又倒在床上。我撕了块纸轻微擦了下,看见依稀有些血迹。再摸摸自己脸上晾干的精斑,我才知道,昨晚的交合是真实存在着的,我把我的处男菊穴完整地交给了我的老男人。想到这里,尽管后庭不时传来剧痛,但我的心里,暖洋洋的幸福溢满。 整整一个周,我都不敢正常的走路和坐着,幸好值班没回家,要是被父母看出来,不知道会怎样。在学校我和班主任还有同学解释是因为上火导致的痔疮,并以此借口躲避了跑早操这种讨人厌的活动,不知道是不是因“祸”得福。 平日里走在校园里的时候,偶尔能撞见老陈,老陈还是那么威武挺拔,只是遇见我时,眼神中有一丝的愧疚和闪躲。 他都这个样子,更别提我了,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我就脸上发热,尤其是看到他微凸的肚子和鼓鼓的一包时,我的下体就不受控制地往上涨挺,弄得我只好微微往后缩着屁股,让前面的隆起不那么明显。虽然气氛尴尬,但是看见老陈迷人的脸庞,微微的笑容和眼底一闪而过的慈爱,都让我幸福的不知所以。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6-07-18 17:50发布于 07-18 17:5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可是,他有一个月没有在我值班的时候出现过了。 每一次的值班,我就这么期盼着,每次直到深夜他都没来,。到后来每次望着紧闭着的门,我感觉自己像被父亲遗弃了,心里面悲伤不止,到最后总会咬着被子,哽咽着流下眼泪。 过了快两个月,老陈过来了。 还是那般地精神饱满、威武雄壮。 我打开门的一刹那,望着老陈,万般情绪涌上心头,不管楼道里是否有人经过,一把抱住老陈,眼泪止不住得流了下来。 老陈身躯明显震了一下,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温声说:好孩子,进屋吧。我松开老陈,和他一起走了进来坐到床边。 老陈看见我满脸的泪水,叹了口气,点上烟深吸了一口。 我靠近老陈,轻轻地靠在他身上,委屈地说:陈校长,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再也不来了。 老陈面色凝重,没有说话。 我轻轻伸手摸向他的脸庞,刚触摸上,老陈身体一激灵,往边上坐了坐,躲开了我的手。 我疑惑地看着老陈,不知所措。 老陈丢掉烟,狠狠踩灭烟头,然后咽了口唾沫,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我定定地看着他。不知道老陈怎么了。 老陈回过脸来望着我,眼睛泛红,一字一句地说:好孩子,咱们不能这样,忘了我吧。 你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敢相信地问他。 你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很多压力也根本不是你能够承受的。 我还想为自己争取着:那,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孩子,我对不起你。老陈面无表情,直接打断了我的话:忘了那天晚上,忘了我吧,好好学习,我以后不会来了。 我呆坐在床上,犹如被雷击,胸口阵阵发闷:呵,这就是我这些天来期盼的结果,这就是我最爱的男人。我给了他所有的爱所有的想念,到头来换来的却是他的决绝。那一刻,我心中凄苦万分,肝肠寸断。 老陈,拍了拍我,声音有些哽咽:好孩子,这样会害了你,你知道吗? 我心如死灰,脸上平静地我自己都觉得害怕,站起身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门,然后看着老陈,冷冷地说:知道了,好校长,您回去吧,我要休息了,明天还得上课。 老陈看着我,眼中似乎有些泪花,温声说道:好孩子,听话,别记恨我。 我别过头,依然那副语气:校长,您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老陈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想拍拍我的肩膀,我轻轻往后一退,躲开了。 老陈的手停滞在半空中,过了会才放下,叹了口气走到门外。 我一把关死门,用上了我最大的力气,仿佛想用力把老陈从我的心门隔断。门哐啷一声巨响,震得整个楼道不断的回响着。 过了会楼道里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怎么了?是陈校长啊,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可能是风吹的吧。我过来查查勤,你去忙去吧。 哎,好的。 我全身疲惫,那种内心深处的疲惫让我浑身无力,我背对着门,呆呆地坐着,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只感觉胸口像有一块重铅压住,憋得我剧烈地咳嗽着。 孩子,你没事吧,你打开门来,陈叔和你好好说说。门外传来老陈关切的声音。原来他一直没有走。 我没回答他,他的关心击垮了我刚才一直憋住的泪水。我低下头,泪如雨下,嘴里发出剧烈的哽咽声。 我一直哭着,仿佛眼泪流不尽,偶尔停住了,停歇几秒,泪水又像连线的珠子落在地上。心里边一遍一遍地回想着老陈决绝的话,自己默默地在心里叫唤:对啊,他是大领导,你可别傻了,你真以为人家能喜欢你这么个小屁孩?呵呵,他只是醉酒乱性把你当作了泄欲的工具。你在他心目中一文不值。 我不断地在心中贬低辱骂着自己,仿佛这般才能让我呼吸顺畅一点。 我好恨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为什么要让你的体味浸入我的身体深处?为什么要让我陷在你的梦魇里无法自拔?为什么要残忍地扼杀我美好的愿景? 我哭得迷迷糊糊,躺在冰冷的地上睡了。 整个晚上不断地做着噩梦,有时梦见老陈把我自己丢在一望无际的黑暗里,我茫然无措,不知所向;有时梦见老陈领着一群狼狗扑上来撕咬我;有时梦见老陈把我从悬崖边狠狠地推下去,让我跌入无底深渊。我一次次的从梦中流着冷汗惊醒。 我病了。 早上起来时头疼欲裂,身上滚烫滚烫,嘴唇起了一圈水泡。 我想回家了。我想妈妈了。家里面没有老陈的气息,家里面没有老陈的冰冷。 我艰难的拉开房门,老陈站在门边上抽烟,地上凌乱着一堆烟头。 他一夜没走。 其实,他走没走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决定要忘记他了,尽管心疼得犹如万箭穿过。 老陈眼睛布满血丝,一脸的疲惫。沙哑着嗓子问我:孩子,你要去哪? 我没搭理他,倔强地往外走,每走一步,心便被狠狠扎一下。 老陈上来扶着我,我用尽剩余的力气甩开,老陈呆住了,似乎不相信我会这么对他。我看着他,艰难地说道:别碰我,别脏了您的手。说完,我浑身脱力,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老陈抱着我往外跑,那种久违的幸福感好像又回来了,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看见老陈落下了几滴泪,沙哑着嗓子一遍遍地呼喊我。 我醒来闻见了消毒水的味道,老陈坐在我的床边,疲惫地盯着输液管。仅仅一晚上,他好像老了很多,乌黑的胡渣显得他格外的沧桑。看着老陈颓废的模样,我心疼不已。 老陈回头看见我醒了,高兴地笑着,嗓子依旧沙哑着:孩子,你醒了,吓死你陈叔了。 我好想扑进他的怀里抱住他。可是年轻的任性作祟,我别过头没理他。 老陈轻轻摸着我的脸,动情地说:傻孩子,你不知道陈叔有多爱你。早知道你会这么难过,打死你叔你叔也不会和你说那种话。原谅我好吗?你这么作践自己,分明是在你叔的心口上插刀。你想疼死你陈叔是不是? 我转过头看着老陈,老陈泪眼朦胧,脸上挂着一道泪痕。 我心中一阵难受,艰难地说:那你昨晚还说那种话,还让我忘了你。 老陈有些疲惫,凝望着我,动情地说:陈叔不知道你用情这么深了,陈叔怕害了你。说完眼中的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到我的手背上。 我伸出闲着的那只手帮老陈擦干眼泪,自己却忍不住流出泪来。我终究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在老陈的温柔下,我只有缴械投降。 老陈抓住我的手,放到脸上轻轻地摩擦着,深情地说:好孩子,叔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让你难过了,别恨叔了好吗? 我哽咽着:校长,我错了,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不该这样折腾你,不该让你这么担心我,不该这么的任性。我从来都没埋怨过你,更别说恨你。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不想和你变成陌生人。我爱你,爱得胜过爱我自己。 这是我和老陈头一次这么赤裸裸的表白,那种发自肺腑的感情,终于不用一直憋在心里了。 老陈幸福地笑了,帮我擦干净眼泪,起身亲了我一口,慈爱的说:好孩子,不许哭了,过会来人看见像什么? 我含着泪笑了,说:校长... 老陈打断我:在学校叫校长,就咱俩的时候叫我陈叔就行了。 我嘟嘴说:咱俩的时候我想叫你老爸。 老陈思量了会,点点头说:嗯,但是不能让别人听见了。 嗯,老爸。我轻轻的叫了一声。 哎,小宝。老陈爽朗地答应着。摸过我的手一把握住,两个人的心,从此真正地牵在了一起。 初升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了进来,那一刻,我仿佛看见黎明,从云里抬起了头......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7-18 19:16发布于 07-18 19:1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写的太好了,期待更新!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7-18 21:45发布于 07-18 21:45 较早前
    不错!!!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7-18 22:03发布于 07-18 22:03 较早前
    很精彩,很感人,真情的流露,力挺。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7-18 22:04发布于 07-18 22:04 较早前
    到此为止吧。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7-18 22:28发布于 07-18 22:28 较早前 |来自手机
    看起来有点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