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58620| 1295

    [同志故事] 那山,那水,那人,那些神鬼往事!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6-08-08 10:59发布于 08-08 10:59 较早前
    前言: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齐吼秦腔。

    端一碗热面喜气洋洋,不放辣椒嘟嘟啷啷。

    这个顺口溜是对黄土高原陕西的描写,我就生长在陕西关中的一个小山村。那里的窑洞是我童年的天堂,漂泊他乡时,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那里的一切都会在我梦中出现。

    从今天开始,我想讲讲我在那个小山村的故事。

    这些故事或者激情,或者哀婉,或者奇葩,或者怪异……

    这些故事中,有鬼有神,有一些我无法解释的事情…..

    信与不信,你们自己掂量,就当看一篇鬼故事,或者看一篇很烂的小说。

    这是我的小说《遥远的故乡,我遥远的同志往事》的姊妹篇,如有雷同,希望理解。

    点评

    楼主的帖子换着看  发表于 09-22 08:21 较早前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2:03发布于 08-08 12:03 较早前
    1、山连着山,一座座绵延起伏,像一条黄色的巨龙蜿蜒在广袤的黄土高原之上。山腰,点点滴滴的点缀着一孔孔窑洞,一个个干净的农家小院。傍晚时分,炊烟袅袅,踏着暮色回家的人们总在悠闲的唱着信天游: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见面面容易拉话话难。一个在山上一个在沟拉不上话话招一招手。 瞭的见那村村瞭不见人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

    我出生大概半岁的时候,养父把我抱到这这里的。

    对于我的身世,养父跟我描述的很简单。

    养父是唱戏的,他很小的时候就跟着野戏班子跑。因为养父长相俊美,经常在戏里面扮演英俊小生,只要他在台上一亮相,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的眼睛都直了。大姑娘小媳妇不听他唱什么,只是看着他俊俏的脸蛋,还要潇洒的动作。那时候的养父是幸福的,在那个野戏班子他是最红的角。每次有人请野戏班子唱戏,总是点养父的名字,养父成了野戏班子的代言人。

    好日子总是那么短暂。

    从文化大革命开始,养父的吸取生涯逐渐衰败,破四旧的浪潮打碎了野戏班子,也打碎了养父成为一代名角的梦。即使这样子,养父仍被一些人悄悄的叫去唱戏,但是演出的钱大不如从前。

    养父清楚的记得那是1972年,那年,养父20岁。那天,养父在一个土窑洞里唱戏的时候,被一群红卫兵抓住了,他们给养父戴了高高的帽子游街,说养父宣传牛鬼蛇神,反对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

    养父彻底崩溃了。

    养父回到家里,撕碎了自己的行头,他发誓再也不唱戏。

    那时候,养父已经跟养母结婚一年多了,一直没有孩子,家里人意见很大,叫养父赶走养母。养父不愿意。

    就在那年的冬天,养父去赶集回来的路上,在山梁梁上听见了我的哭声。养父说他抱起我的时候,我已经冻得嘴唇发青,脸色发紫,马上死了。

    养父解开自己的棉袄,把我放在了他的怀里,我像一个冰坨子,冰的养父浑身颤抖。养父一路走着,一路抱着我,用他的体温暖着我。我似乎缓过劲来,四处寻找着乳头。我的小嘴死死的含住了养父的乳头,拼命地吸吮,吸吮不到乳汁,我哭了。

    养父笑了,他知道只要我能哭,我就活着。

    回家后,养父熬了小米粥喂我。

    在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小米无比的金贵。为了给我寻找小米粥,养父在半夜总是偷偷的跑出去,拿着家里之前的东西去卖。最后实在没啥卖了,养母出嫁时的银手镯也没能幸免。

    养父长长说,他卖银手镯的时候,养母哭了。那是养父的母亲给儿媳妇的,那个手镯证明着养母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养母看着哇哇大哭的我,再看看银手镯,咬咬牙说:卖了吧。你换了小米,我给娃喂小米粥。等娃吃饱了,你不用赶我,我就走。

    养父笑了,养父说:今世今生,你走到哪,我跟你去哪,带着娃。

    养母紧紧的抱着养父,什么也说不出来。

    养母,这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从那之后,只记住了一句话,记住了养父给自己的承诺。在以后的岁月里,无论他们多么艰难,他们都没有分开过。

    (未完,待续!!!)

    点评

    那个时代太不容易了  发表于 09-22 08:23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6-08-08 12:38发布于 08-08 12:38 较早前
    谢分享,多谢楼主.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8-08 12:39发布于 08-08 12:39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好看,感动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8-08 12:47发布于 08-08 12:47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前排,喂肥了在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8-08 13:10发布于 08-08 13:1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好男人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5:24发布于 08-08 15:24 较早前
    2、在我的记忆中,养父是村里最帅的男人。黄土高原的风沙把养父的皮肤吹得跟黄土的颜色一样,黄中带着黑,他的眼睛细长,明亮,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健硕的身材。养父就像世界上雕刻技艺最高的艺术家雕刻出来的一样,阳刚中带着粗野。

    养父喜欢穿着洗的发白的绿色军上衣,蓝色的裤子,衣服兜上别着一支钢笔,脚上穿着黑面白底的布鞋。在村里集体劳动的时候,养父几乎不参加男人们的劳动,只有养母在地里拼死拼活的干。养父干的活都是放生产队的羊,或者跟妇女们一起收割青草。

    在妇女们中间,养父永远是“宠物”。那些女人们干活的时候,养父也跟着干,我跟在养父的屁股后面玩耍着。养父经常给我捉蛐蛐,还麻利的用草秆给我编一个蛐蛐笼子。

    妇女们干活干累了,喊着养父:白解放,唱段戏。

    养父也不推脱,站在那里,面对着沟沟茆茆,放声大唱。养父唱的不是秦腔,是我们那里流传许久的酸曲:月亮出来亮光光,哥哥土炕冰凉凉。哥哥摸到妹妹房,妹妹奶子白晃晃。哥哥摸着心里慌,底下硬的像木棒。爬在妹妹软身上,哥哥屁股开始晃,开始晃,哎呦…….

    妇女们笑着,把养父按倒在地上,用拳头轻轻地打着,有时候,他们会脱掉养父的裤子,把养父扔进草堆里面……

    农业社收工了,养父背着我回到我们的土窑洞。

    每次我们回去的时候,养母总是在锅边忙碌着。

    中午我们吃面条。养父跟我的面条是玉米面和麦面合在一起擀的,而养母的面条全是玉米面。晚上,我跟养父吃着玉米面和麦面参合蒸的满头,养母吃玉米面粑粑。玉米面粑粑很松散,很容易破碎,养母用手捧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

    晚上,养父抱着我睡觉,我总是紧紧的依偎在养父的怀里,像一只小猫。养母在昏暗的油灯下摇着纺车,养母会从雪白的棉花棒子抽出细细的均匀的线。养母纺车的嗡嗡声成了我的催眠曲,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好多次,我被哼哧哼哧的声音惊醒。

    接着月光,我看见养父光着身子趴在养父的身上,他吃着养母的奶,还把自己细长的鸡巴放进了养母的逼里面,随着圆滚滚的屁股的晃动抽插着。养母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难受,总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声,并喃喃什么。

    我有些心疼养母,我总感觉养父在欺负养母。我爬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推开养父,叫养父从养母的身上下来。我边推边喊着:爸,你快下来,别打我妈。

    养父笑着,滚落下来了。

    养母的脸红红的,用被子盖住自己。

    养父抱着我继续睡,他细长粗硬的鸡巴湿漉漉的蹭在我的腿上。我忍不住用手去摸养父的鸡巴,摸养父浓黑的阴毛。那时候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我的鸡巴能跟养父的一样大。

    养父在村里的人缘很好,村里人见了我都问:安鹏,你爸跟你妈晚上干啥?

    我不说,他们用水果糖在我们的面前晃悠一下,说:快点说,说了之后给你吃糖。

    水果糖的诱惑是巨大的,于是我忍不住说:我爸光着屁股,趴在我妈身上,还吃我妈的奶子。

    他们吞着口水:你妈的奶子白不?大不?

    我说:白,大,就像奶牛的奶子。

    他们哈哈的笑着,很满足。

    我吃着糖果,对他们笑的含义不感兴趣。

    现在想起来,自己是那么的可笑幼稚。但是我能理解村里人的问话,他们常年生活在贫瘠额黄土高原上,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天黑熄灯之后的那点事。他们做了,他们还想知道别人的事情,尤其是那些光棍们,用问我的话的方式来满足他们内心对性的渴望。

    (未完,待续!!!)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8-08 15:36发布于 08-08 15:3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顶一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8-08 17:01发布于 08-08 17:01 较早前

    永远追随你的小说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8-08 17:22发布于 08-08 17:22 较早前
    你的几篇文章我都看了,我喜欢你的写作风格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7:37发布于 08-08 17:37 较早前
    3、1978年,我6岁了。

    十年文革结束了。养父把我送到了村上的学校。那个学校在离村三四里地的山坳里,直邮一间教室。说是教室,其实就是以前的关帝庙,文化大革命时期,庙里的神像被砸毁了,成了“冬学(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扫盲班)”。那时候留着这样子的顺口溜:吃了饭,洗了锅,带上娃娃上冬学。

    那个学校只有一个老师,那个老师教王文清。

    王文清瘦瘦的,白白的,带着一副黑边框眼镜,很斯文。他是插队的知青,在知青们纷纷返乡的时候,他没有走。据说他的父母在文革中都死了,他城里没有亲人。村长见他没地方去,现在包干到户了,村上也没活给他做,就叫他在村里当了老师。带着娃娃识字。

    我对王文清是熟悉的,因为他跟村里人几乎不来往,他唯一的朋友就是养父。

    至于王文清跟养父是咋样认识的,我不知道。听养父说,以前知青刚来村里的时候,他被队长派着跟知青们一起干活。那时候瘦弱的王文清一直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虽然养父很懒,但是他帮王文清干活很卖力。

    干完活,养父就跟王文清坐在沟攀上,听王文清吹口琴。王文清吹的最好的就是《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养父要求王文清教自己学口琴,王文清叫养父教自己唱秦腔。养父的口琴学会了,王文清只学会了一折秦腔戏,那就是《三滴血》中《虎口缘》一段。

    在我模糊的记忆中,有一次养父把我架在脖子上,去地里干活。那天,王文清也在。休息的时候,村里人吼着:白解放,唱一段《三滴血》。

    养父说:我唱可以,可是没人给我搭戏。

    村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吭声。

    这时候,坐在一边的王文清站起来:我跟你搭戏。

    养父唱啥我已经忘了,但是我到现在也忘不了王文清的动作和唱腔。王文清尝旦角贾琏香,他翘着兰花指,轻移莲步,压细嗓音唱着:未开言来珠泪落,叫声相公小哥哥。空山寂静少人过,虎豹豺狼常出没……

    王文清唱的如泣如诉,眉目传情,他的一颦一笑都酷似女人。尤其在看养父的时候,秋波流露,恰似那怀春少女在看自己的白马王子。

    一折戏唱完,村里人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城里来的洋学生王文清唱秦腔如此专业。淳朴的山里人不会鼓掌,他们只是不断的叫好,那叫好声响彻了整个山谷…。

    从那以后,养父再也不跟王文清唱戏了。因为村里人在私下里议论,王文清是“二尾子(男女混合体,也就是同性恋)”。

    每逢下雨天,养父还是会把我架在他的脖子上,去王文清住的地方去看他。王文清就住在饲养室的隔壁,那是一个我小时候感觉最干净的房间。房间里的土炕铺着画格子床单,墙壁都用白纸糊了。

    每次去王文清都会把自己攒的好吃的拿出来给养父和我吃,看着我们吃,他很开心。王文清和养父同岁,我感觉他看我们吃东西的时候,很像养母。

    在我们吃完后,王文清就跟养父聊着天。他们聊着什么我不知道,我对王文清的口琴很感兴趣,拿在手里把玩。好几次,我看见王文清把头枕在养父的肩膀上,养父抱着他的腰。有时候养父还会跟王文清接吻,他们在接吻的时候除了抚摸之外,没有别的动作。接吻的时候很短,很快就分开了。每次接吻完后,养父都会抱着我快步走回去。

    养父回到家里后,那个晚上,肯定会趴在养母的肚子上折腾很久,直到他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那时候我很难理解养父,现在我明白了一些,也许养父跟王文清那就是爱,发自己内心深处的爱,但是世俗的偏见叫养父很担心自己的行为,他只能压抑自己的情感,跟王文清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如果说养父跟王文清是兄弟,我承认。

    如果说养父跟王文清是情人,我也认可。

    他们的关系就像我们这里的山,在大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7:39发布于 08-08 17:39 较早前
    风马牛 发表于 8-8 17:22

    你的几篇文章我都看了,我喜欢你的写作风格

    真心感谢你的关注!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7:40发布于 08-08 17:40 较早前

    谢谢你的关注,多提意见!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8:14发布于 08-08 18:14 较早前
    4、也许是因为养父的关系,我对王文清没有任何畏惧。

    养父把我送到学校后,就离开了。我坐在小板凳上,都瞅瞅,西看看,我想撒尿也随时可以出去,不用跟王文清打招呼。

    我的作业本,铅笔都是王文清给我的,我心情好的时候,会在作业本上写:a o e。,或者123,心情不好的时候啥也不写。

    在我不写字的时候,王文清开始抓住我的小手,帮我握着铅笔,教我在雪白的纸上写字,我能闻到从王文清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淡淡的香。那是香皂的味道,还有牡丹雪花膏的味道。在整个村子,用香皂的只有王文清。

    每天放学后,养父都来接我,养父总是最后一个接我。养父来的时候,王文清就会牵着我的手,早早的等在山梁上,眼巴巴的看着远处山间的小路,像望夫崖上的那个女人。

    养父来的时候总是唱着山歌,养父的山歌很酸,是村里人口中的酸曲:想妹妹想的我手发软,拿不起个筷子端不起个碗,想妹妹想的我腿发颤,走步了个路来怕不了个山…….

    那时候我太小,无法理解养父歌词的含义,我只是感觉养父唱的很好听。

    养父从王文清手里接过我的时候,他们都相似一笑。王文清抱起我,放在养父的肩膀上,养父就托着我往家走。我们走出很远,养父回头去看的时候,王文清还站在那个山梁上。

    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养父都会问我今天在学校学了啥,我像一个小八哥一样给养父讲着学校的事情,还给他写我学的汉子。在我写完字的时候,养父总是抱着我的脸蛋,狠狠地亲我,他说我长大了肯定会很有出息,一定能考上大学。

    养母在一边笑着,说:等安鹏考上大学了,我们一家人都到城里去,住在洋房里。

    养父问我要谁,我说:要爸妈,还要王老师。

    养父的脸上有些不自然。

    养母乐了,说:你对你们王老师还挺好。

    那天晚上,养母做了一桌子的菜,养父还买了酒。当酒菜准备好的时候,王文清来了。

    王文清穿着中山装,提着一包点心。

    王文清挨着养父坐着,他不时的看着养父,我总感觉那眼神怪怪的。

    养母给王文清倒了一杯酒,说:王老师,你看你跟我们家掌柜的一样大,今年26了,你也该说个媳妇了。嫂子给你瞅了几个,都是我们这里的俊姑娘。

    王文清喝了一口酒,吃了一点菜:我不想结婚。

    养父问:你一个大男人家的,不结婚咋行?

    王文清说:现在高考制度开始了,我想考大学?

    养父问:考大学?

    我插嘴:爸,我也想考大学。

    养母抱住我,说:等我们家安鹏长大了,你也考大学,跟你王老师一样。

    王文清望望养父:我考大学不好吗?

    养父看看养母,脸红了:好好好,考大学好。考上大学了,你就能去城里,再也不用在这个穷山沟沟里刨食了。

    王文清说:说真的,我还是舍不得这里,我对这里有感情。

    我看见王文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把手伸向了养父,狠狠地捏了一下养父的手。

    养父急忙把手抽开,为了掩饰自己,养父给自己倒了酒,一饮而尽。也许是因为白酒,养父的脸更红了。

    王文清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放在桌子上:这是一本风水学的书,你没事看看。现在改革开放了,很多人都想着法子挣钱,你学了风水,可能还能多少挣点钱。

    养父笑了:你还别说,我唱戏的时候,我师父就会风水,我还学过几天。不过那阵子,不叫信迷信。现在叫我学,我怕我学不会。

    王文清:我教你。

    养母一脸感激:那感情好,来,嫂子敬你一杯。

    那晚,王文清喝多了,养父也喝多了。

    养父送王文清出去的时候,我听见王文清说:你希望我考大学还是希望我留下来。

    养父说:考大学吧。

    王文清说:你舍得?

    养父没有说话,我看见,清冷的月光下,养父脸上有泪水。

    (未完,待续!!!)

    点评

    纠结呀  发表于 09-22 08:31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8-08 18:41发布于 08-08 18:41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咋没人顶帖?我写的不好吗?你们不顶帖我心里发毛,不敢写!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6-08-08 18:58发布于 08-08 18:58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很好的文章,继续更新吧,期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