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34548| 107

    [中年] 直男矿工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11-30 18:05发布于 11-30 18:05 较早前
    1998年,刚走出校门的我就被赶进了东北一个大型煤矿的车队做了油料管理员.那时候的我怎么说呢,干净清爽得就象北方农历四月刚透绿的杨柳叶子,可你别被我清纯的外表迷惑了,那时候的我在心里就有了许多下流的想法了.后来事实证明还是有很多人被我的外表迷惑了,成为了我通往同志路上的一块块实验田.


    车队里清一色大老爷们,酒气和粗话无时无刻不在泉涌,我在浑浊的空气里眼睛却越发的明亮,很快我就盯上了推土机队的王彦国.该同志也就25,6岁吧,刚结婚半年多,帅气谈不上,朴实得可以,也开朗,反正我现在也说不清楚了,当初是为了什么迷上他的,后来也证明了我的眼光的确了得,那堪称同志梦寐以求的大家伙啊!(还在无限怀念ING......)


    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无论你是否喜欢我,反正你每天必须要和我打两个照面,后来由于煤矿产量日益提高,推土机师傅们也要日夜不停地把新落地的煤向更远的地方推去,否则堵了仓口,井下的煤上来之后无处可去,那事故可就大了,所以一群年轻精壮的东北爷们一边讲着极黄极黄的笑话,一边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一边把黑呼呼的新煤推向更远处.一个月下来,存储煤堆已经有70多米高了.我也在这长大生产中贡献了我的青春:不能回家,白天黑夜地为师傅们记发油票及维修配件.白天我清纯得一尘不染,夜里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想一件事:我先他妈的把谁掰弯了呢?


    俗话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俗话还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赶上夜里井下没有新煤喷出的时候,我可爱的推土师傅们就在一铺大暖炕上休息,想着那一具具藏在粘满油污的工作服里的火热肉体,我一个人怎么也睡不着,就借着一个人害怕的理由抛弃了我干净舒适的小房间,踩着轻快的脚步,鬼鬼祟祟地爬上了那铺充满男人味道的大炕.而好戏也就此上演了......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直的就是直的,任你怎么掰他也弯不了,充其量是因为感情很铁,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他默许你在他身上做激情的探索,事后他不会因此产生刻骨铭心的爱,也不会因此对你永生不忘,反而是给我们留下了长久的思念,回忆和梦境.


    其实要掰弯一个直人很简单,只要时间,地点,环境选对了,几乎是一掰就弯,只是在你一松手的时候,弹性极好的直男们立即恢复原貌,在他自己的世界里继续直来直去.


    也和圈里的朋友讨论过,为什么同志特别容易爱上直男?我们一致认为直男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健康,豪气,洒脱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武器,他轻轻一发力,我们就死无葬身.其实大多数是人家根本没发力,我们自己的腿就先软了。


    王彦国就是这样一款致命武器,最致命的是他有一枚超重量级的"炸弹",在东北寒冷的冬季的某一个夜里,当我终于与这枚炸弹面对面时,我就知道,我他妈的没救了.

    我象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爬上师傅休息室的大暖炕,心里就开始骂自己了:这他妈什么地方啊,五,六条壮汉躺在身边我怎么睡得着啊,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国的,结婚半年了吧,爽翻了吧?"司机班最色的老万有打开了黄匣子.


    "哎,国的,你鸡巴那么大,第一次怎么干的呀?"


    我在心里大呼救命,可惜他们谁也听不到.


    我躺在王彦国身边假装睡着.


    "睡吧,睡吧,旁边有小孩呢,别鸡巴什么都说"看来国的不太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小孩才需要基础教育呢."色老万不甘心就此睡去.


    "你第一次咋干的我就咋干的"国的一翻身把手搭在我肚子上"搂小孩睡觉喽!"


    我心里再喊救命.


    "你可真能吹,我第一次媳妇疼的受不了,用嘴让我出的,你媳妇也用嘴了?"色老万不依不饶.


    我明显地感觉国的身体一震,我一下子,硬了.


    之后连续几天我既睡不着又舍不得离开司机房,夜夜躺在国的身边做春梦,内裤湿了用身体烘干的滋味可真他妈不好受.


    后来师傅们为了都能在晚上睡一会就轮流出车,总有一个人在休息.我永远也忘不了1993年1月21日,那天房间里就剩我和国子,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把他也折腾的没法睡.


    "我回我房间睡吧"我实在难受.


    "你一个人不是害怕吗,再说两个人也暖和点"


    "可我睡不着啊"


    "咋的拉,想媳妇了吧"


    "对啊,我怕我迷迷糊糊地把你当我媳妇给奸了"


    "小样,我不奸你就不错了"


    "别,你那么大的鸡巴还不把我干死啊"


    "哈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大,你看过?"


    "没有,听老万他们说的"


    "别听他们瞎说"


    "老万可真骚,敢操他媳妇的嘴"我知道国的对这个话题比较敏感.


    很明显,国的身体又是一震,然后歪歪扭扭地调整了一下身体.


    "我媳妇农村来的,太保守,咋说都不干"


    "那你想吗"


    "想啊"


    说到这,我已经把手按在了国的的裤裆上,天啊,硬了.


    "我操,你硬了"我继续挑逗.


    "没有"


    "你不但鸡巴硬,嘴也挺硬的"


    "硬了也没办法啊,媳妇不干啊"


    "真想吗?"我二话不说就把国的的裤子拉练拉开,穿越层层保暖的落落梭梭的棉裤,一把掏出了他的鸡巴.


    色老万一辈子没真话,就一句说对了,国的的鸡巴真他妈大!我张嘴就把他的大鸡巴含在了嘴里.国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强烈的快感征服了.


    我忘情地,陶醉地,卖力地吸允着我日思夜想的鸡巴.

    性爱就象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之前只是朦胧地看得见一丝温暖,捅破了之后你就尽情地拥抱太阳吧.


    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就象春天里发了情的小狗,随时随地都可以为自己找一把乐子:


    晚上轮到国的休息的时候就不用说了,我毫无羞耻感地直奔他的大鸡巴就去了,轻舔狂吸.一开始国的还有点放不开,可后来就什么下流什么刺激说什么,我在语言和肉体的双重刺激下,一次又一次把国的和我自己送上云端.


    谁要跟我说什么事他可不敢干因为他胆子小,我会轻蔑地告诉他,那是你没练过你的胆.没错,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实战演练中,胆量突飞猛进,完全不是原来的那个小我了,胆子越来越大:晚上没有任务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我也不放过美食的机会,在黑暗的屋子里把头深深地埋在国的的跨下,含住他的大鸡巴过我自己的瘾.每当国的抗不住要射的一刹那,他就用双手死命地抱住我的脑袋,然后浑身颤抖....


    有时候国的出车很久也回不来,我就一个人在东北寒夜星光的指引下,爬上70多米高的存煤场,跳上他的车顾不得冻得浑身发抖就直奔主题.这时候通常是这样的画面:年轻健壮的国的一边稳稳地驾驶"红旗120",一边嘴里说着流氓淫秽的语言,我在副驾位上侧过身体,把头埋在国的火热的裤裆里上下其嘴,等他受不了的时候,他就把我按在正驾位上,他面对着我双手抱住我的头疯狂地挺进他结实的屁股,直到一股股热浪冲进我的喉咙,这时国的放肆的吼叫声就完全淹没在"红旗120"巨大的轰鸣里了.国的是越来越会享受了:春末夏初的夜晚,我和国的在车里聊天,他就躺在"东方红60"的长椅上,掏出他的大鸡巴一下就插进蹲在旁边的我的嘴里做最深的探索,他浑圆的大龟头就象煮熟的鸡蛋在我嘴里直打滑就是吞咽不下去.


    我一直以为国的年轻力壮性能力强,上夜班老婆又不在身边就把我当成泻欲工具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这种方式.端午节的时候我和国的去参加难得的大集市,逛得太晚我回不去家了只好去他家里住一晚,说实话我不愿意去,看见他老婆我就想小偷被抓了现行一样只想钻地缝,而且我估计国的也不可能跟我一起睡,那我多他妈的难受啊.谁知......真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啊......

    国的家的房子是东北典型的大三间,东西个一间,中间是大厨房和储藏室.


    我到今天也不知道国的当时是怎么和他媳妇说的,当晚他就陪我在东大间过夜.一开始我们两个都十分礼貌,谈一写工作上的人和事,可一会儿之后我的手就有点不老实了,伸进国的的内裤摸摸搜搜.


    "你不要命拉!我媳妇要是知道了非把你杀了不可"


    "那可挺好,死在你怀里我愿意,但有一个条件"


    "啥条件?"


    "嘴里得含着你的大鸡巴"我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果然就这一句话,国的翻身就把我压在身下,死命地咬我乳头,捏我屁股,然后把他的身子窜上来,用他的跨部对准我的嘴,扶着他的大鸡巴就要往里插,我故意把嘴闭得严严的.


    "小兔崽子,快张嘴!"


    我把头扭到一边,用眼睛挑逗他.


    "小骚逼,你要不张嘴,我就操你屁股"


    当时我还没有过后活的经验,既兴奋又紧张"不行,你鸡巴太大了,我非被你操死不可"


    "我操....."


    我知道我说错话了,就这一句勾起了国的疯狂的欲望.之前有一次好象他说过要操我屁股,我不干,他就再没提过.他用力我的身体翻了过去,直接就拿大鸡巴望上捅,当然是不得门路,后来他就光着身子摸黑去厨房洗脸架那儿那了一瓶大概是乳液之类的东西粗鲁地抹在鸡巴上,又一阵猛冲还是不行"他妈的怎么回事/"国的心急火燎地拉开电灯用力把我的屁股左右分开,大龟头终于找到入口了.


    "慢点,慢点"我紧张得几乎不能呼吸,也不知道马上会有什么样的感受,直觉告诉我:贼他妈的疼.


    好在国的是结过婚的人,把他的经验都用上了,尽管他已经很小心了,但当他的大龟头捅进去的时候,我还是绝望地咬住了枕头,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在我还火烧火燎的时候,国的已经开始疯狂的活塞运动了


    "我操,真鸡巴紧,老爽了"国的压低声音咬着我的耳朵说.


    我则咬着枕头拼命忍着.当他要我翻过来抬起双腿面对面操我的时候国的看见我满脸泪痕"是不是很疼"我咬着牙闭着眼一声不吭,这时候国的应景操的很彻底了,整根大鸡巴狂野地蹂躏我柔嫩的屁眼,抽插在乳液的润滑下发出刺激的声响,国的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快了,就在我马上受不了的时候,国的大吼起来,我急忙用被子堵住了他的嘴,我听见国的的吼声穿透了棉花,变成温柔的疲惫的喘息,在我耳边围绕.

    就这样,我和国的在一起度过了荒淫无度的八个多月,直到他媳妇给他生了个女儿,后来可能是他媳妇终于放得开了吧,在床上给了国的梦想中的欢娱吧,总之我们之间已经越来越少能够在一起了,原因傻子都知道,在一段特定的时间里,我代替了他媳妇给了他生理上无限的满足,但是在国的的心里这不是正常的生活,他也没有因为我在床上带给他无限春光而因此爱上我,因为他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男人.


    多年以后,我从南方回到东北过春节,在一次旧同事的聚会当中我再次见到了他,开始一切正常,和其他所有的同事一样寒暄问讯,酒过三巡之后,我就已经把持不住了,热辣的目光烧得国的直躲,好在大家都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也没人注意到我们之间的异样.聚会持续了几乎整个下午,最后我借酒撒风满面泪痕,国的过来扶我说,我带你去厕所吐一下就好了.进了厕所的隔断里,国的轻声地说:别这样好吗?我看见你这样我不好受.你也应该结婚了,结婚之后你就知道了很幸福.我一句话也不讲,就是靠在冰冷的墙上流泪.大概都有七\八分钟了,国的突然解开裤带退下裤子,小声说:这辈子也是最后一回了.但是我看见尽管还是原来的雄伟的大鸡巴,但是没有一点勃起的迹象,大龟头懒洋洋地垂悬在那里,我推开国的,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点评

    不错  发表于 2021-05-06 16:24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9-06-26 12:48发布于 06-26 12:48 较早前
    难道我是第一个吗?沙发。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9-06-26 12:49发布于 06-26 12:49 较早前
    再做一根板凳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06-26 13:53发布于 06-26 13:5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写的不错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06-26 16:00发布于 06-26 16:0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写的不错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9-06-26 20:27发布于 06-26 20:27 较早前
    ^_^ 谢谢楼主分享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06-27 01:18发布于 06-27 01:18 较早前 |来自手机
    谢谢分享。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9-06-27 07:11发布于 06-27 07:11 较早前 |来自手机
    结婚的男人出轨或者说有外遇最有可能的时期就是女人怀孕的期间。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9-06-27 07:45发布于 06-27 07:4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写的很真实。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07-16 01:27发布于 07-16 01:27 较早前 |来自手机
    路过顶一下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