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40371| 754

    [同志故事] 长篇小说<梦里不知身是客>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7-05-14 14:13发布于 05-14 14:1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好久没有来网站了,今天我来了!继续写我的同志故事!我以前写的关注的人比较多,挨骂不少,但是我很开心,因为你们关注我了!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4:56发布于 05-14 14:56 较早前
    东亚细亚的腹地,一派空旷辽远、触目惊心的苍黄。

    亿万斯年,谁 能说清从哪一刻起,不分季节,不分昼夜,不知疲倦的西风带,就开始施展它的法力?塔克拉码干,古尔班通古特,巴丹吉林,乌兰布合……还有,腾格里。这些个神秘的荒漠呵,一古脑儿地,被那股精血旺盛到近乎粗野的雄风卷扬而起,向秦岭北麓的盆地倾压过来。

    漫空里都是黄色的粉尘。 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盆地不见了。凹陷的大地上隆起一丘黄土。黄土越积越厚,越堆越高。积成峁,堆成梁,又堆积成一大片一大片的塬。

    这就是高原,黄土高原。极目处,四野八荒,惟有黄色。尽是黄色。黄色。黄色。连那条从巴颜喀拉的山岩间夺路而来的大河,也暴烈地流泻着一川黏稠的黄色!

    我讲的故事就在黄土高原上,就在黄土漫天的陕西陕北。

    1985年10月的 哪次哪次黄百川的矿难中,我的父亲, 还有楚江、张南、董涛的父亲都遇难了。刚刚三十岁的母亲和另外几个女人似乎商量好了,她们拿着矿上的抚恤金,走了。那时候只有八九岁的我们站在黄土坡上的土窑洞旁,茫然的看着山路上母亲们渐渐消失的背影,不知道哭。他们告诉我们,她们去城里扳手,很快就会回来。回来的时候给我们买好吃的,还有新衣服,新书包。

    我们四个从中午等到黄昏,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

    当如血的残阳斜照下来,洒在窑洞门口的时候,我们意识到了什么。

    楚江带着哭腔:苏剑,我妈是不是不回来了?

    张南开始哭了:我们家留的馒头我都吃了,我饿。

    董涛一脸泪水的望着我:苏剑,我晚上一个人不敢睡觉,我怕。

    那时候,我只有九岁,九岁的我对前途很茫然,我不知道该咋样回答他们,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咋办。

    董涛跑过来,仅仅意味着我:苏剑哥,我妈晚上不会来,我就跟你睡,可以吗?

    我说:好吧,你跟我睡。

    张南和楚江也跑过来:我们也要跟你睡。

    我点点头。

    此时已经是深秋,晚风吹过,一排大雁南飞,发出了一阵很哀鸣。如血的残阳把天边染的血红一片。

    我们四个走进了我们家的窑洞,窑洞里一片昏暗。点灯也失去了往日的光亮,发出了暗淡的光泽。我拿出了中午吃剩的馒头,给了他们。他们狼吞虎咽的吃着,嘴巴吧唧的直响。

    吃饱之后,他们爬上我们家的土炕,脱了衣服光着屁股钻了进去。

    张南问我:苏剑,如我我们的妈妈不会来咋办?我们几个找谁去?

    我没有回答,我也不知道咋样回答他们。我也在默默的问自己,如果母亲不回来,我们该咋办?我们该去哪里?

    我们知道自己的老家在河南,父亲们都是结婚后,带着母亲还有我们来陕北挖煤的。在我们来的这些年里,他们从来没有回去过。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两个字:河南。河南很大,我们该去哪里?

    (未完,待续)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7-05-14 15:13发布于 05-14 15:1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恩,我要上班啦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6:41发布于 05-14 16:41 较早前
    2、窑洞的门被推开了,我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妈。

    可是,当我抬头看到的时候,我愣住了。因为近来的不是母亲,是黎洪武叔。洪武叔二十三四岁,黑黑的脸圆圆的眼睛,高高的个子,短短的头发根根直立在圆圆的脑袋上 。他穿着蓝色的工作服,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对于洪武叔我们都很熟悉,因为每隔几天,洪武叔就会提着酒瓶子来和我们的父亲喝酒。在我的记忆中,洪武叔身上一直带着浓烈的酒味

    我们的父亲遇难的时候,洪武叔本来也要去下井,但是他那天恰好有事,请假了。也许是老天的眷顾,洪武叔躲过一劫。

    我有些失望的躺下,他们几个看到我躺下,也没有理睬洪武叔,躺下睡觉。

    洪武叔坐在我们的身边,许久没有说话,吧嗒吧嗒的抽着自制的喇叭筒卷烟。

    许久之后,他把浓浓的烟雾吐出,挨个摸着我们的脑袋:苏剑、张南、董涛、楚江,叔给你们说……。

    张南问:咋了?洪武叔。

    洪武叔咬咬牙:你们的爸不在了,你们的妈可能不回来了。

    屋子里顿时一片安静。

    我们都用极快的速度坐起来,直直的看着洪武叔。恐惧袭击了我的全身。我感觉茫然。

    董涛哇的一声哭了:你胡说,我妈说好了,她去了城里,很快就回来。

    楚江喊:就是,我妈也这样子说的。

    洪武叔跳下炕,黑黑的脸颊一片张红:你们给老子听好了,老子说了她们不会回来就不会回来。那几个不要脸的娘们早跑远了,不要你们了。

    我盯着洪武叔:我不信。

    洪武叔瞪着我:爱信不信,老子今天刚从西安回来,在火车站碰到了那个几个臭娘们。她们坐火车去北京了。

    张南喊了一声:我也要去。

    张南边说,边穿衣服,我们纷纷响应。

    洪武叔火了:北京那么大?你们去哪里找?你们咋去北京,说?

    我们愣住了,是呀,北京在那里,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咋去北京。

    我们一起眼巴巴的看着洪武叔,洪武叔也看着我们。

    洪武叔仰面长长的叹息着:唉…。

    洪武叔看看我们:走,去我的窑里。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没有动。

    洪武叔等着我们:去不去,不去拉倒,老子累了一天了,睡觉去了。

    洪武叔走出了窑洞,我不由得紧紧地跟了上去。现在我已经没有父亲了,母亲也不知道去向。现在,洪武叔成了我唯一的救命稻草。

    看见我跟着洪武叔走,张南、楚江、董涛也跟着我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7:06发布于 05-14 17:06 较早前
    3、昨晚,在洪武叔的窑洞里,我们睡的很香。我梦见了父亲,父亲还跟以前一样,下班了。身上带着煤炭的味道。他接过母亲递上来的早饭,边吃边看我写作业,不时的唠叨着:苏剑,好好念书,不要跟爸一样,挖一辈子煤,说不定哪天就死在了井下……

    有人拍我,我睁开惺忪的睡眼,是洪武叔。

    洪武叔喊着:起来,都给老子起来。

    我们便揉着眼睛,便穿上衣服拿着书包走出了窑洞。

    母亲不在了,但是我们还得去学校。

    山一座连着一座,连绵起伏。

    在这连绵起伏的群山中间,有一个煤矿,就是黄百川煤矿。在煤矿旁边的崖畔旁边,有一排排的窑洞。这些窑洞是在黄百川煤矿打工的人挖掘的。来黄百川挖煤的来自五湖四海,每天早晨,每个窑洞门口都会升起缕缕炊烟。操着不同口音的外地妇女边做着饭,边拉着家常。从矿井上来的煤矿工人,一脸疲惫的走到了自己的窑洞门口,坐在小凳子上,抽着自己的喇叭筒卷烟,看着我自己的妻子忙裸着早饭,看着孩子在自己的面前玩耍。

    窑洞门口一片祥和。

    洪武叔已经做好了早饭,我们围着小木桌吃着。洪武叔的手艺不如母亲的,稀饭有些糊了,萝卜丝的盐巴放的太多。

    楚江放下碗:不吃了,太难吃了。

    我们几个也纷纷放下碗:就是,稀饭一股糊味。

    洪武叔啪的一声把筷子仍在桌子上:老子就是这个水平,爱吃不吃,不吃饿着。

    我拎着书包,跟着他们打算去学校。

    就在我们刚要走的时候,洪武叔拦住我们:干啥去?

    我说:我们去学校。

    洪武叔吼了一声:早上不去了。

    张南问:为啥?

    洪武叔瞪着眼睛:老子叫你们不去就不要去了,废话那么多干啥。

    我们几个互相看看,站在那里,不敢动。

    我们已经成了孤儿,洪武叔已经是我们的唯一依靠。

    洪武叔飞快的吃完自己的稀饭,打着饱嗝:走。

    我们没有再问,跟着洪武叔沿着弯曲的山道,慢慢地向前走。

    (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7:43发布于 05-14 17:43 较早前
    4、群山中间,有一块平地。这块平地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许许多多的坟墓,有新的,又旧的。每个坟墓的前面都有一个墓碑。墓碑上写着死者的名字。虽然这些墓主人来自全国各地,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旷工。他们的死因就是因为矿难。

    一个个坟头似乎在无声的说着一个个血淋淋的故事。一个个坟头背后,都有一个曾经温馨。如今已经支离破碎的家。

    深秋的天气,已经有了霜降。白色的霜沾在枯草上,泛着惨白的光芒。

    洪武叔带我们来到了一堆新坟墓前面,我在墓碑上看到了:苏长生的名字。那是父亲的坟墓。

    洪武叔叫我们在新坟前跪下,他拿出香,点燃…..又把四根香烟插在了坟头。做完这一切,洪武叔打开带来的一瓶酒,在四个坟头各洒一些。

    洒完酒,洪武叔坐在了新坟前:哥哥们,洪武带着你们的儿子来看你们了,想跟你们说说话。

    洪武叔拿起剩下的酒,仰面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几个哥哥,你们走了快一个月了,几个嫂子拿着矿上给的抚恤金走了,去北京那个花花世界了。他们不是你们的女人,她们是乌龟王八蛋……

    洪武叔又喝了很多酒,把酒瓶子仍在地上:哥哥们,女人是衣服,走了就走了,没事,可是兄弟我不能眼巴巴的看着你们的儿子孤苦伶仃的,没人管。兄弟想好了,叫你们的乌龟王八蛋女人走远,看见她们我就恶心,我就心烦,我就…..兄弟十八岁来到了矿上,跟着你们一起下井整整六年了。我们一起干活,一起吹牛,一起喝酒,一起说女人…..那真是比亲兄弟还亲。你们的儿子也就是我黎洪武的儿子。那天,我不是临时有事,也跟你们一起下井,那我也跟你们一起走了。一起走了多好,我们在底下不用下井,整天喝酒吹牛聊女人。你们走了,那些臭娘们也走了,我养他们,我把他们养大成人,叫他们娶妻生子。

    我惊讶的看着洪武叔,我看到了洪武叔脸上的真诚。

    洪武叔看看我们:哥哥们,你们要是不放心兄弟带着你们的儿子,兄弟把他们送回你们老家,交给你们家里人。不过哥哥们,我知道即使我送回你们老家,你们的兄弟姐妹们也不一定愿意收留他们。这样吧,哥哥们,如果你们地下有知,给我提个醒。我给你们坟头挨个烧纸,那个坟头纸灰飘起来,我就把他的儿子送回老家。如果纸灰不动我就把他养大成人。男子汉说话一言九鼎。

    洪武叔挨个在坟头烧纸,我们呆呆的看着。纸被火舌没,瞬间变成了纸灰。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来,我不由自己的打了一个寒碜,但是父亲坟头的纸灰没有动,如同一只安静的灰蝴蝶躺在那里。不但父亲坟头的纸灰没有动,其他三个坟头的纸灰也没有动。

    到现在我也不能明白,为什么在吹风的情况下,纸灰纹丝不动。难道父亲和其他叔叔真的听到了洪武叔的话,他们愿意叫洪武叔带着我们生活。

    洪武叔笑了。我现在还记得洪武叔的笑容,在那个秋日寒冷的早晨,显得很温暖。

    洪武叔说:哥哥们,兄弟知道了。哥哥们放心,及时要了兄弟的命,兄弟也要把你们的儿子养大。他们不但是你们的儿子,也是我黎洪武的儿子。

    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枯败的草木和连绵的群山听到了黎洪武叔的话。我们当时不知道洪武叔的承诺代笔爱着什么,现在才明白那承诺的沉重。那天早晨的承诺,改变了洪武叔一生的命运,也改变了我们一生的命运。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8:05发布于 05-14 18:0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喜欢我的小说,想加我的微信,我的微信13098105795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8:27发布于 05-14 18:27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没有点评,有些失望……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05-14 19:03发布于 05-14 19:0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还是非常喜欢的,支持你。

    点评

    谢谢,希望你多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05-14 19:44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5-14 19:44发布于 05-14 19:44 较早前 |来自手机
    roy308 发表于 5-14 19:03

    还是非常喜欢的,支持你。

    谢谢,希望你多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