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05237| 1448

    [情感交流] 黄土高原系列之《三叔》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7-09-25 13:14发布于 09-25 13:14 较早前 |来自手机
    从今天开始,我要断断续续的写我的小说!每一次回忆,每一个字符,都会深深刺痛我!那些青春,那些往事~~~我要讲述出来!

    点评

    真的是落雪无痕啊,飘了一点雪花就把整个世界给遮盖了。呵呵  发表于 09-26 10:24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09-25 13:43发布于 09-25 13:4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坐等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4:51发布于 09-25 14:51 较早前
    1、我的故事是从1992年开始的,那时候我15岁。

    那年春天,花儿开了,碧蓝的天空下,洋槐花开的那么美,雪白的洋槐花开的灿烂而壮丽,像一堆堆白雪,挤满枝桠。花瓣是那么鲜嫩,是那么娇弱。


    风轻轻吹起,树上的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仿佛下了一场花瓣雨,洁白一地显的那么凄美苍凉。

    我坐在洋槐树上折槐花,林西站在树下仰着脖子喊着:江锦鹏,你快点给我扔下来一些,我馋死了。

    我把一串洋槐花塞进嘴巴里,吧唧着嘴巴,品味着流进嘴巴里的丝丝淡淡的甘甜:你自己为啥不上来?

    林西看看自己肥胖的身子:我要是能上树,我早自己上去了。

    我得意洋洋的把一串洋槐花扔给林西:赏你的,吃吧。

    林西扭动着肥胖的身子,接住了我扔下去的洋槐花,一下子全塞进嘴里,两个腮帮子鼓鼓的,他含混不清的喊着:再扔几串。

    我拍拍手,给手心吐了口水,继续往上爬。我看到了一大堆白雪一样的洋槐花。就在我伸手要去摘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洋槐花的底下有一个人头大的马蜂窝。我吓傻了。

    我急忙向后移动,但是那个马蜂窝里面的蜂已经被我惊动了。几只蜂嗡嗡的叫着,开始飞向我。

    我着急了,攀爬到了一个树枝上,想往下溜,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几只蜂发现了我。我慌了手脚,闭上眼睛,往下跳去。

    洋槐树距离底下两三米,我这样子跳下去不死也要残废。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在往下坠,恍惚中听见林西喊:锦鹏掉下来了。接着,我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

    就在我要落地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接住了我,由于惯性,那个接住我的人向后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才摇晃着站稳。同时,我闻到了一种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像春天里的花香。

    我睁开眼睛,我看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蛋,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睛里透着坚毅。厚厚的性感的嘴唇,青青的胡茬。还有那根根竖立,很整齐的短发。

    我惊叫起来:三叔。

    三叔放下我:没事吧。

    我笑着:没事。

    三叔拍了拍我的脑袋:还说没事。要不是我,你就完了。

    我笑了笑,抱住了三叔的胳膊:三叔,你咋回来了。

    三叔叹了一口气:复原了。

    三叔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高挑的个子,显得精神极了。三叔一直是我的偶像,他比我大十岁,但是在我的心目中,他就是我的哥哥。记得那年三叔去当兵的时候我才9岁,我哭着喊着不叫三叔走。一晃六年了。这六年里,三叔回家探亲的次数很少,每次回来,我都要缠着他,跟他睡在一个屋子。

    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激动:三叔,复原了好,我天天就能见到你了。

    三叔看看我,勉强的笑笑:回家。

    哪天,我的心情很灿烂,就像头顶的那个太阳。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09-25 15:25发布于 09-25 15:25 较早前
    楼主文笔不错,故事也很精彩,就是一点,千万别烂尾!你曾经问我们是不是还记得你,我的回答是:记得,那个经常烂尾的大作家,哈哈!

    点评

    谢谢支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09-25 15:32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5:32发布于 09-25 15:32 较早前 |来自手机
    wcyc2000 发表于 9-25 15:25

    楼主文笔不错,故事也很精彩,就是一点,千万别烂尾!你曾经问我们是不是还记得你,我的回答是:记得,那个 ...

    谢谢支持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5:33发布于 09-25 15:33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洋槐花!
    7179872_151517468185_2.jpg
    4938437_155816173000_2.jpg
    9844505_165347609102_2.jpg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5:35发布于 09-25 15:35 较早前
    2、中午,母亲做的槐花饭。

    槐花饭使我们这里的特色饭,把槐花洗干净,裹上面粉,放在锅里蒸。蒸熟之后,取出来,放凉,弄点蒜末、盐巴、醋、香油,油泼辣子。顿时清香扑鼻。

    母亲把饭端上桌子的时候,父亲跟三叔正在说话。

    父亲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虽然已经快三十六七岁了,但是因为一直在乡政府上班,皮肤很好,看起来不到三十岁。

    父亲问:建刚,你咋复原了?

    三叔的脸上有一丝失落:原来不对准备提干了,不知道咋了,忽然叫我复原。可能是咱们没有送礼吧。

    母亲端过饭,恨恨地放在桌子上:建刚,你意思说你哥不给你钱叫你送礼,耽误你前程了?

    三叔急忙摆摆手:嫂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母亲阴沉着脸:不是个意思是啥意思?咱爸妈死的早,我进门的时候你才七八岁,我跟你哥把你拉扯大我们还有罪了?你没提干是你们家祖坟上没有冒青烟。

    父亲瞪了一眼母亲:彩凤,你少说两句。

    母亲气呼呼的坐在了父亲旁边:我那一句话说错了?我在你们家当牛做马的十几年,我现在连话都不敢说。我还活着干啥?我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免得你们碍眼……

    母亲哭喊着,跑出去。

    我急忙追出去:妈,你干啥去?

    母亲抹着眼泪:我去跳河。你叫你爸给你找个后妈。

    父亲和三叔追了出来。

    三叔拦住母亲:嫂子,你这干啥?我就是顺嘴那么一说。

    母亲瞪着三叔:这个屋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这院子,这房子都是我跟你哥盖起来的。有你啥?叫你白吃白住这么多年,你还在我们家说三道四的,你良心叫狗吃了?我实话告诉你,找个屋你别想住,回老屋住去。

    父亲说:现在老屋多少年没有住人了,那几孔破窑咋住人?

    母亲瞪了一眼父亲:江建国,我告诉你,今天咱们把话说开了。找个屋子里有我没他,有他没我。

    父亲还想说什么,三叔摆摆手:哥,没事。我收拾一下东西去老屋住。

    三叔就要往自己的屋子走,母亲挡在了门口:你干啥?屋里的东西全是我的,你想拿啥?

    三叔愣住了。

    母亲一脸讥笑:咋了?在部队混不动了,回家想捞点好处?没门。

    三叔沉默了,许久之后他说:嫂子,我想拿出爸妈的照片。

    母亲飞快地跑进屋子里。拿出了爷爷奶奶的遗像,塞给三叔:赶紧拿走。

    三叔没有说话,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我正想去追三叔,母亲喊:干啥去?你今天敢出这个门,看我不把你的腿给你打断。

    我站在哪里没有动,母亲拧住我的耳朵,把我扯进了屋子,扔在了椅子上:吃饭。

    母亲的心情似乎很好,吃饭吃的津津有味,轻轻地哼着山歌。

    母亲坐在那里,低头抽着烟,一句话不说。

    我也没有吃饭,我不知道我可怜的三叔现在在干什么。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5:57发布于 09-25 15:57 较早前
    3、吃完饭,我偷偷的去老屋找三叔。

    我推开破旧的木门,院子里长满了荒草。窑洞的墙面已经坍塌,斑驳的像一张抽象画。三叔正穿着红色带着白竖条的球衣在院子里拔草。亮晶晶的汗水沁满了他的额头。看见我进来,三叔直起腰,用手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笑了,露出了雪白整齐的牙齿。

    我跑到三叔的身边,。把我偷来的两个馒头递给三叔:三叔,吃馒头。

    三叔拍拍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拿起馒头,用力的咀嚼着两个腮帮子和喉结的蠕动显得性感而彪悍。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汗水味带着香皂味。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性感,也不知道什么叫同志,我就是感觉我喜欢三叔,喜欢三叔身上的那种味道。

    几乎一眨眼,三叔已经吃完了两个馒头。他继续拔草。我跟着三叔一起干。很快,我们拔出来了一条小道。

    三叔说:锦鹏,不拔了,走,跟三叔去镇上转转,买点东西,洗个澡。

    我叫着:行呀,三叔,我去我们家推自行车。

    我一阵风一样跑进家里,把我的自行车骑了出来。三叔在老屋门前的洋槐树下等着我。

    三叔接过自行车,我坐在后面,三叔慢悠悠的拖着我,在弯曲不平的山道上慢慢骑着。

    田野里,绿丛丛的麦苗从睡梦中醒过来了,一片片绿色的梯田好像一块块碧绿的毛毯,金黄的油菜花仿佛是一朵朵闪闪发光的金花。一条小河缓缓地流淌着,似乎在欣赏美丽的景色。不远处,几株桃花树盛开了,粉红粉红的花瓣艳丽多彩、芳香扑鼻,仿佛洒了许多香水。小燕子也从南方飞回来了。它们穿着乌黑光亮的燕尾服,在田野中嬉戏:有的在桃花旁飞翔,好像陶醉在芳香中;有的在河面上飞来飞去,样子好像马上就要钻入水中。燕子们在蓝天白云中翱翔,好像给蓝白相应的天空镶嵌上了几颗黑亮的钻石,让天空更加灿烂。

    三叔弯腰瞪着自行车,哼唱着陕北民歌: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采,

    生下一个蓝花花,实实的爱死个人儿

    五谷子那个田苗子,数上高梁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就数上蓝花花好。

    正月里那个说媒,二月里定,

    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

    三班子那个吹来,两班子打,

    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

    蓝花花那个下轿来,东张西又照,

    找见周家的猴老子,好象一座坟。

    你要死来你,早早地死,

    前晌你死来,后晌我蓝花花走。

    ……

    我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我就是兰花花,。我的三叔就是我的三哥哥。我不由自主的揽住了三叔的腰杆,把头贴在了三叔的后背上。贪婪的吸吮着从三叔身上散发出来的雄性的味道。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6:17发布于 09-25 16:17 较早前
    4、三叔把我带到了镇上,那天有集市,三叔给我买了一块熟肉,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着,他笑了。在春季。有些寒冷的空气中,那种微笑很很温暖。

    吃完肉,三叔把我带进了镇上唯一的一家洗澡的地方——八队洗澡堂。说是洗澡堂,他是破旧的,里面有那个砖块和水泥弄成了一堵堵的小墙,墙隔出了一个个小小的空间,每个空间里都有水龙头。水龙头上的斑斑锈迹诉说着它的历史和沧桑。

    据说八队洗澡堂是以前镇上的一个国营厂子给自己的职工修建的。后来那个国营厂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搬走了,八队洗澡堂被人承包了。但是澡堂子的生意不太好,因为农村人嫌澡堂子太贵。1992年,那时候洗澡五毛钱,在人们看来,无比的奢侈。

    那一次普通的洗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跟三叔进到洗澡堂的时候,洗澡堂里面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洗澡。那个中年人很瘦,我能看见他的根根肋骨,屁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扁平。不过他的鸡巴很大,很黑,随着他搓洗,鸡巴来回的摆动。


    很快,那个人走了。我跟三叔开始脱衣服。等三叔脱光,我还站在那里。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三叔的阴部,他的鸡巴安静的躺在那丛乌黑之中。如同一条沉睡的龙。最叫我着迷的是他的屁股,圆圆的,鼓鼓的。我那时候说不清自己为啥喜欢看男人,现在才知道,那是因为我是同志。三叔问我咋不脱,我没说话,他笑了:你还不好意思,赶紧脱。

    我几乎是被三叔扒光的,当我赤裸裸的站在三叔的面前的时候,我有些害羞,我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阴部。三叔哈哈的笑着,掰开我的手,说:叫叔看看,锤子长大了吗?有没有毛毛。

    看到我稀疏的阴毛,三叔笑了,摸着我的鸡巴:这么小,跟个小豆芽一样。

    我急忙跑到站在一个水龙头下,让热水冲洗着我的身子。可能是因为我很久没有洗过澡,我的身上很脏,我能看见从我身上流下去的谁变成了褐色的,一股股的在我的脚下汇集。

    三叔在我旁边的是龙头上洗着,我不时的看看他,我看见了他的鸡巴在谁的冲击下,处于半勃起状态。

    三叔洗干净了自己,走过来:来,小兔崽子,我给你搓搓。

    三叔粗大的手在我的身上搓着,因为挨的很紧,我能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我的后背上来回摩擦,我感觉到了一阵子的舒服。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我一把抓住了他的鸡巴。三叔笑着,推开我的手:锦鹏,乖乖的。

    我没有吭声,手里依旧紧紧攥着三叔的鸡巴。随着三叔给我搓澡的身子的来回摆动,三叔的鸡巴在我的手里抽动。我能感觉到三叔我的鸡巴开始变得坚硬,发烫。

    三叔的鸡巴在我的手中来回抽动着,我能听见三叔急促饿喘息。我看见三叔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幻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开心,还是幸福……忽然,三叔大叫了一声,一股热呼呼的东西喷出来,射在了湿漉漉的地面上,像白色的牛奶……

    三叔的脸红了,他有些慌乱的冲洗了自己的身子,穿了衣服出去了。

    我现在也搞不清楚三叔那时候为啥有那样子的举动,是因为渴望女人,还是因为我抓他的鸡巴抓的太紧,还是……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是刺激的,是激情四射的,我感觉到了同性之间做爱的那种快乐!

    那一年,我15岁,三叔25岁。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7-09-25 16:41发布于 09-25 16:41 较早前
    5、我跟三叔回到村子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春霭夹着薄雾笼罩了一切。

    万物都失去了自己的形状,最初溶成灰色的一片;随后义溶成漆黑的一片。到了垂暮的时候,整个彩色斑斓的草原被鲜艳的夕阳笼罩着,慢慢地暗沉下来。

    黄昏,用它那轻捷的步子,悄悄地,从山的那边,从天的尽头走来……

    在村头,我们碰见了梨花。

    梨花拿着一把葱,扭动着肥滚的屁股走过来。看见我们,梨花笑了:哎呦呦,这不是建刚吗?你啥时候回来的?

    三叔停下自行车:嫂子,我复原了。

    梨花笑了:复原了好,部队也不是咱们农村人升官发财的地方。

    三叔说:嫂子说的是。

    梨花看看四周:我听说彩凤把你从她屋里撵出去了?

    三叔说:没有,我自己要回老屋的。

    梨花瘪瘪嘴:你还替彩凤说话?你傻呀。当初他们盖房子的时候,用的可是你爸妈留下来的木头,听说你从部队上给你哥寄了不少钱。

    三叔笑笑:嫂子,过去的那些事不说了。

    梨花拍了三叔一下:你傻呀,你跟彩凤闹呀,怕啥?村里人可都说你窝囊。

    三叔说:都是一家人,计较那么多干啥?嫂子,我还有事,我走了。

    三叔托着我,继续往前。

    梨花在后面喊着:建刚,我可啥都没说,你跟你嫂子打架没我啥事。

    我说:三叔,不是梨花婶子说,我妈就是有些……

    三叔回头瞪了我一眼: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

    我不想再说话了,也许大人的世界我永远不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