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76904| 456

    [老少] 肖老漢進城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09-01-29 22:54发布于 01-29 22:54 较早前
    (一)

    社會的發展日新月異,農村的變化也是天翻地覆了。鄉下人早已經推倒了土坯草頂的矛舍,換成了寬大明亮的大瓦房,有很多人家已經蓋起了漂亮的二層三層的小樓,真正過上了樓上樓下電燈電話的幸福生活,電視機也已經普及,那些個趕潮流的小年輕們都用上了手機。現如今,鄉下的男女老少奇奔城裏打工賺錢,交通便利,信息快捷,對於城市的新鮮和神秘,鄉下人早已經司空見慣了。而對於肖莊的肖家旺老漢來說,城市還是很神秘的,63歲的肖老漢後半生孤單的一個人在這個生養他的地方生活,最遠的也就只到過縣城,那也只是匆忙而過,所以他還是不知道城市是個什麽樣子。

    肖老漢小的時候是獨子,父母給他取名肖家旺,意思就是希望他能家庭人財興旺,但他沒有發財,人也沒有興旺起來,他25歲娶了鄰村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但幾年下來也沒有生出孩子,一直到他32歲是才天隨人願地得了個胖小子,三年後又生下了女兒翠萍,一家人也是歡天喜地的過著清苦貧困的生活,誰想到兒子長到倆23歲就準備娶媳婦時遇到倆車禍,當場就死去了,多病的老婆更是一病不起,一年後,花光了兒子的賠償的錢後也離他而去了,本來歡樂無比的家庭一下子變的痛苦不堪,那時他也想一死了之,但讓他放不下的是他懂事乖巧的女兒,19歲的女兒剛好要參加高考,他只有拼了命地去想法子供養女兒,好在女兒很爭氣,很順利地就考上了交通大學,畢業後就留在了那個大城市------上海。

    這幾天,肖老漢心裏樂開了花,女兒要結婚了,這到真是減去了他的一塊心病,女兒都28歲了,這要是在鄉下真是到了嫁不出去的年齡了,現在好了,女兒嫁給了一個上海人,聽說是他的同學,現在又是同事。

    幾年沒有回家的女兒回來了,要接他去參加婚禮,並要他處理好家裏的東西,以後就跟著她在上海生活了。這真是讓老漢開心的合不攏嘴,上海啊!那是全國最繁華的城市了,想不到自己老了老了還能去那種地方去過上幾年,有這樣的女兒真是養的值了。

    鄉親們都來向他祝賀,誇他養了這麽好的一個女兒,七嘴八舌地問他:聽說翠萍在外國人的公司裏做事情,一個月能掙一萬多塊錢啊!聽說翠萍的婆家很有錢啊,買了好大的房子啊!大叔啊,你可真有福氣,這回啊好好去享享清福嘍!哈哈哈……“嗯嗯!是是!”老漢只是高興的點頭笑答。

    翠萍在家住了幾日,把要看望的親朋走了個遍,什麽舅舅家,姨媽家,姑姑家,幾個堂叔家等,然後就收拾父親需要帶的東西。家裏的糧食已經賣光了,屋裏也就沒有值錢的東西了,看著父親要帶的一大堆破舊的衣服,翠萍搖著頭說:“爸爸,這些衣服都別要了,到地方在買新的吧,就穿這二件新點的,你看這件棉襖又重又破也不要了,還有這毛衣,秀口都了”.....沒等女兒說完老漢就氣呼呼地說:“這也買新的,那也買新的,你們的錢都是大風刮來的啊!那二件毛衣是我過年是你寄來錢剛買的,你看看,一點也不破啊”。“好好好”。翠萍笑了只好騙他說:“把毛衣帶上,這棉襖就不要了,告訴你啊,上海冬天比咱家天暖和的多,屋裏又有空調的,穿不著棉襖的,再說了,火車上人多,大包小包的不好帶”。

    就這樣,雖然盡量少帶東西,但父親還是堅持著裝滿了二個大包,在加上帶了些家鄉的土特產,父女二人就各提著二個包上路了。坐在火車上,父親才小心翼翼地問女兒說:“萍,你的對象,哦,叫陸軍是吧!從照片上看還是很不錯的,他是個什麽樣的人啊,對你好嗎?你看,你這剛要結婚我就去和你一起住,他會不會不高興啊?會不會嫌棄我這個土裏土氣的鄉下人啊”? “爸,不會的”。翠萍露出淺淺的酒窩笑了笑說:“陸軍是個很友善的人,他也贊成我把您接過去一起住的,您都這麽大歲數了,前幾年想接您出去那時沒條件,也沒有固定的住所,現在我們有了很大房子,你就放心吧”。老漢說:“人好就好,那就趕緊的結婚,趕緊的生個孩子,你看,你都28歲了,咱們家裏啊像你這麽大的人,孩子都上學了”。“爸,您就別瞎操心了”。翠萍說:“爸,其實我和陸軍在五一時就結婚登記了,本想就這樣算了,可他爸爸非要辦幾桌酒習,請請親朋好友,所以啊,就利用這十一長假請幾桌”。老漢說:“哦,請幾桌也好,熱鬧熱鬧。對了陸軍他家裏還有什麽人啊”?翠萍說:“他有個奶奶和他的姑姑一起生活,他爸爸和他媽媽在十多年前就離婚了,現在他媽媽在加拿大,他爸爸現在也就是單身一個人”。老漢說:“什麽!加拿大,那不是外國嗎!哎,這城裏人啊!說結婚就結婚,說離婚就離婚,象吃飯一樣平常,真不知道他們怎麽想的。對了,萍啊,那他爸爸和你們一起住嗎”?翠萍說:“我們去年買房子,他爸爸給了我們100萬,我們倆又湊了些,還貸了些款,所以房子買的很大,是四室二廳二衛的,我們裝修的時候給他爸爸安排了一間臥室,但他爸爸很少回來住,他一般都住在酒店裏”。“什麽?”老漢瞪大了眼說:“經常住在酒店裏要花多少錢啊”?翠萍就哈哈笑著說:“那是他自己開的酒店,酒店裏生意收的很晚,所以他就在那裏搞了間住房,經常住那裏的”。“哦,是這樣啊。”。老漢點著頭說:“萍啊!你公公也不容易啊!你們買房子他又給你們那麽多的錢,100萬啊!那真是數也數不清楚的數字,你們啊,一定要好好的孝順人家”。知道的,爸你放心吧”。翠萍笑著說。

    坐了一夜又加上個大半天的火車,終於在第二天的下午2:30到達了上海,翠萍路上就聯系好了陸軍來接,並安排陸軍晚上就讓褓姆買些菜在家裏吃,因為坐車太累了,晚上要早點休息。

    父女倆剛走出出站口,就看到一個高大英俊帥氣的小夥子喊著小萍朝他們跑過來,近前就接過肖老漢手裏的一個大包笑著說:“小萍,這就是爸爸吧”!翠萍嗯著就說:“爸,這就是陸軍”。陸軍一手提包,一手親熱地攙扶著老漢的胳膊說:“爸爸,坐了這麽久的車,累了吧!走,車在停車場呢”!望著這個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英俊小夥子,老漢心裏樂滋滋的,聽著他口口聲聲喊著“爸爸”,老漢更是心裏樂開了花,自從兒子死了以後,這十幾年他就沒聽到過男孩子喊他爸爸了。他不住地點頭笑嘻嘻地說:“不累的,不累的,陸軍啊,你看我這給你添麻煩了”。陸軍說:“爸爸,看您說的,添什麽麻煩啊,我這喜歡還來不及呢!”看來這陸軍真是個不錯的小夥子,也是翠萍的好眼光啊!肖老漢越看越喜歡,人們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這丈母爹看女婿也是越看越歡喜哦!哈哈哈……老漢在偷偷地樂

    点评

    肯定是癔淫得啦  发表于 04-20 14:03 较早前
    这个故事不是很真实  发表于 06-19 15:33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1-29 22:55发布于 01-29 22:55 较早前
    (二)

    三人穿過熙熙攘攘的人流,來到停車場裏一輛老漢不知道名字的黑色的轎車前,放好了東西,陸軍開了車門,小心地讓老漢坐進了前排,車子在擁擠的路上拐了幾個彎就駛上高架道路。肖老漢望著窗外一座座插入雲端的高樓,望著前方寬闊的馬路上一排排緊緊挨連在一起的小車,才知道這城裏的繁華來,怎麽也奇怪了,老漢想,這路上盡是車了,怎麽就不見人的影子呢?禁不住問:“小萍啊,這路上全是車了,怎麽看不見人啊”?翠萍笑了說:“人都在下面呢”!陸軍接著說:“爸爸,這是高架路,是把路架起來在空中的,行人是不允許上的”。望著遠處一座七拐八彎的很多像彩帶一樣的道路纏繞著旋轉的立交橋,老漢更加感慨了,想不到這城市裏的路都修在了空中了啊!

    車子駛進了一個綠樹青草環繞著的高當小區,繞過一個大大的噴水池,轉了二個彎就停在了一座高樓的下面。三人下了車,老漢擡頭看著高高的樓說:“這麽高啊!住在幾曾啊?”陸軍說:“住十八曾,爸爸”。“啊呀!那要要多久才上的去啊!”老漢說著又不住地望上邊看。翠萍說:“不用您走的,有電梯的”。

    說話的工夫電梯就停在了家的門口了,老漢還沒有反映過來就已經到了家裏,開門的是一個20多歲的短發小姑娘,快言快語地說:“萍姐姐,你回來了啊!這就是大爺吧,大爺您好啊”。老漢點著頭說:“好好,小萍這位是?”翠萍說:“爸,她叫小梅,是幫我們做家務的,以後有什麽事情可以安排她做就行了”。

    換了拖鞋幾個人圍坐在寬大的宗色的牛皮沙發上,這房子的裝修也是大眾化的,可在肖老漢的眼裏已經是富麗堂皇了,落地的玻璃大窗使客廳裏明亮無比,沙發的對面放著一人高的電視,電視二邊擺放著精美的魚缸,那魚缸裏還長著嫩綠的鮮草,五顏六色的小魚在快樂的遊動。

    坐了一會兒,翠萍就陪老漢看著房間,穿過客廳來到對面靠裏的一個大房間,翠萍說:“這就是給陸軍爸爸留的房間,他回來的很少,外面這間呢,就是給您準備的,您看對門就是衛生間,晚上起來上廁所也方便”。老漢看到這房間裏家具一應俱全,大床,大桂子,被褥都是全新的,真想不到,這在電視裏才能看到的現在他也能享受了。上了幾層樓梯來到高出半層的樓上,翠萍說:“爸爸,這上面是二臥一衛,裏面大間是我們住的,靠北這間是小梅住的”。

    看了一遍之後,翠萍說:“小梅,你先摘一下菜,等會我沖個澡過來幫你做”。又對陸軍說:“陸軍,你把下面衛生間的熱水器看一下,讓爸爸洗個澡先休息一下”。小梅說:“對了,萍姐,陸叔叔打電話來,說他6點以前趕回來的,還讓我多燒些菜的”。翠萍看了一眼陸軍,陸軍說:“我爸有十多天沒回來了,他今天知道你爸爸來的,上午還催我快去車站接呢”。“哦,”翠萍說:“爸,我去沖洗了,讓路軍告訴你熱水怎麽用,要小心別湯了,別摔了啊!洗好後先在房間裏躺會,要6點才吃飯的。”

    洗好了澡,肖老漢換了件幹凈的衣服,頓時感到精神了許多,他躺在柔軟的大窗上想休息會,但心理的高興怎麽也睡不著。

    翠萍和小梅忙著洗菜作飯,陸軍也忙裏忙外地幫著手。6點不到,門鈴響了,小梅開門說了聲:“叔叔回來了”。進來的正是陸軍的爸爸陸建新,他穿著高檔的羊絨體桖,下穿米白色休閑長庫,一邊摘下寬邊墨鏡遞過一個袋子給小梅說:“我帶了幾只大閘蟹來,不耽誤吃飯吧”。小梅說:“不耽誤的,還沒做好呢”。

    陸建新放下手中的小包坐在沙發上,翠萍一邊給公公倒水一邊說:“爸爸今天回來的很早啊”!陸建新哈哈笑著說:“哈哈,小萍你爸爸來了,我應該早點回來啊! 哦,你爸爸人呢”?翠萍說:“他在房間休息呢,我去喊他”。陸建新忙說:“別喊了,一路上很累的,讓他睡會吧”。翠萍說:“也該起來了,就要吃飯了”。說著就走到了老漢休息的房間裏。

    一會兒陸建新就看見隨著翠萍房間裏走出個滿臉皺紋,身材挺立的老頭來,老頭子雖然穿著有些大的皺吧吧的襯衫,但還是擋不住老頭那健康勻稱的體型,花白的短發,花白的胡茬,濃眉下一雙有神的長眼,高而鼓的鼻子,不厚不薄的嘴唇……陸建新一下子感覺這個人好熟悉,但卻怎麽也想不起在那裏見過的,就急忙走過去,雙手握著老漢伸過來的一只手,笑著說:“親家老哥,您好啊,一路上辛苦了”。肖老漢小心地陪著笑說:“親家兄弟,您好,你看,我這一來啊,就給你找了很多的麻煩啊”!“不麻煩,不麻煩,都是一家人,有什麽麻煩的啊”!

    陸建新說著就再一次仔細端詳起老漢的臉來,聽著老漢的聲音,看著他的笑容,他突然一拍腦門,哎呀一聲就大叫了出來:“天啊!您,您是,你是肖,肖家旺大哥吧”!所有的人都驚奇起來,陸軍也從廚房裏跑出來看。

    陸建新指著自己的鼻子說:“好好看看,是我啊!小陸,小陸子,陸建新,知青,知青陸建新”。肖家旺也一下子張大了嘴:“什麽,你,你是那個上海知識青年小陸子”!老漢仔細地看了半天,從這張油光滿面的圓臉上他怎麽也找不出當年那個又討氣又愛哭鼻子,長著一張娃娃臉的知青小陸子的摸樣的,但從他那說話的神氣和笑聲中他確信這分明就是當年哪個知青陸建新了。二人同時叫出來:“真的是您啊,哎呀老哥哥,我們成了親家了,真是奇妙啊”!“太好了,太好了,陸軍,小萍,快來”。

    陸建新有點語無倫次 了說:“小萍啊,我只知道你是安徽的,但具體是那裏我從沒過問過,天啊,我下放時就是在你家鄉的,我住你們家很久呢,你爸爸對我可好了,你爸還救過我的命啊”!

    一家人都感到很驚奇。“天下還真的有這麽巧的事情啊”!翠萍驚叫著說。

    “別老站著啊!來快坐,讓我好好看看您啊,老哥哥”。說時陸建新就把肖老漢按在沙發上……

    点评

    爬灰吗?  发表于 04-24 16:33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1-29 22:56发布于 01-29 22:56 较早前
    (三)

    翠萍和小梅進廚房去做飯,陸軍也過去幫忙。

    陸建新緊貼著老漢坐下,雙說抓起肖老漢的一只手,心裏一下子湧出很多要說的話,但一下子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看著那有力的大手幹澀而粗糙,指甲都有點變形了,又看看那張飽經風霜的臉,陸建新說:“肖大哥,這輩子你真是受苦了!看看你都老成這樣了,想想你年輕的時候多英俊啊!”

    老漢哈哈笑著說:“大兄弟,我都63了,能不老嗎!那象你們城裏人啊,吃的好,穿的好,保養的更好,你看看你,紅光滿面的,皮膚還那麽的細嫩,連一根白頭發也沒有,對了,你比我小整10歲,也53歲了吧,看著到像40歲的人。”

    陸建新說:“哈哈,大哥還真會說話,我也老了,看看額頭和眼角也有皺紋的,頭發也白了很多了,看看,我這是染黑的”。說著就扒著頭發讓他看。

    “哈哈哈,是假啊!”老漢打趣著說:“聽說這城裏人啊,什麽都可以做成假的,告訴我你還有那裏是假的?看看你這臉比小時候還好看,不會也是整容做成了假的吧!”

    陸建新也被逗樂了說:“大哥還是那麽有趣,整容是年輕人的事,我那敢啊!對了,聽小萍說,她媽媽很早就……”

    老漢說:“是啊,都是我命不好,你嫂子她在你們回城那年她才生了個娃娃,沒想到我那兒子23歲了,那年就準備結婚了出了車禍。你嫂子她本來身體就不好,第二年她也就去世了,留下我這個受罪的老頭子”。

    陸建新說:“老哥哥,別難過了,人的一生本來就是不平的,還好了,您有個好女兒啊!你看小萍,通情達理,又勤快又孝順,工作能力也很強的,在她們公司都做到部門主管了,今後您就好好享青福吧”。

    老漢說:“是啊!翠萍她從小就懂事,上大學時就知道自己打工掙學費了,也是萍的命好,遇到了陸軍,有你們這樣的好人家,也是她的福氣啊!就是我這麽老了,也幫不上他們什麽忙了,來了盡給您們添麻煩。”

    陸建新說:“老哥哥您就別在客氣了,都是一家人了,陸軍是我的兒子,也就是你的兒子,他們也應該好好孝順你的”。

    老漢說:“大兄弟,聽說你和陸軍的媽媽很早就”......

    陸建新哈哈笑著說:“是啊,我們十多年前就離婚了,那時我還不到40歲呢”。

    老漢說:“好好的家,還有孩子,怎麽能說離就離婚呢”!

    陸建新說:“哎,在一起過日子,老是找別扭,心裏不舒服,幹脆就離婚了,沒什麽啊,很正常的啊”!

    老漢說:“你那時還那麽年輕,條件又好,怎麽沒想著在找一個,我知道的,一個大男人帶個孩子是很辛苦的哦”。

    陸建新說:“哎,別提了,我這個人啊到是很有女人緣的,但我不會哄女人啊,在說了,女人都是婆婆媽媽的,我一個人自由慣了,一個生活多好啊,想幹什麽就幹什麽!是不是啊,老哥哥!”

    肖老漢“嗯嗯”著不知道說什麽好。

    陸建新又給老漢點上了一根煙說:“對了,現在農村怎麽樣,不象以前那麽苦那麽窮了吧?”

    老漢說:“是啊,現在政策好了,農民也享福了,住的不是以前的土坯房了,吃的也不是黑面膜了,現在都住上了瓦房樓房,大米白面也吃不完了,幹活也不那麽累了,犁地收割,拉糞播種都有機械了,只要有錢,招呼一聲就有人給整的好好的。”

    陸建新說:“哦,是啊,現在政策好了,農民兄弟也該享享福了,都向以前那叫人怎麽活的下去呀”。

    老漢說:“是啊,想想你在那裏的時候,和我說過最多的幾句話就是:活不是人幹的活,飯不是人吃的飯,房不是人住的房,地方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陸建新說:“那時那日子簡直就沒法子過啊”!

    老漢說:“是啊。現在比以前是好了,但農民還是沒什麽福享的,不向你們城裏掙錢容易,現在鄉下農忙和年關時人都在家,平時啊鄉下盡剩下些老人和孩子,年輕人都進城打工了,還是城裏好啊!”

    陸建新說:“也是啊,現在城裏發展更是快,幾天不見就能變個樣的,就象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三年前還是農田呢!現在全是高樓大廈了”。

    老漢接著就說:“是啊,這城裏啊,高樓真是多,剛才我在陽臺上數了一下,就這前面一片就有20多座高樓呢”!

    “什麽?”陸建新笑:“哈哈,你說你數了大樓啊!我到想起一個笑話來,說一個鄉下老頭來到城裏,看到很多大樓感到新奇,就站在那裏說起來,1,2,3,4,5,6,......這時一個環衛的老太太走過來說,老頭你在這裏指手劃腳的幹什麽?老頭說,我數這裏有多少大樓呢,老太太說,真是吃飽了撐的,站在這裏數大樓,妨礙交通,罰款!老頭一聽要罰款急了說,怎麽罰款啊!老太太說,罰款,數一個罰5元,你說了多少了?老頭吱嗚半天說,我數,我就數三個,老太太說,數三個罰款15元,就撕下罰款單,老頭沒辦法就只好交給她15元了事,老太太一走,老頭就擡頭挺胸趾高氣揚起來,哼了一聲說,我數了18個呢,就告訴你三個,想罰我的錢,沒門”。哈哈哈。陸建新說完了就大笑。

    肖老漢也跟著笑起來說:“你這家夥,還那麽風趣,是笑話我這沒見過世面的鄉下老頭子啊”!“哈哈,”陸建新急忙補充說:“不是不是,開個玩笑呢,那時我不就是經常跟你開玩笑的嗎”!

    老漢說:“是啊,我們鄉下人進城了看什麽都新奇,就向你們城裏人剛到我們鄉下時不也是看什麽都新奇嗎!記得當時你們那些知識青年娃娃們,看到我們鄉下的牛啊,豬啊什麽的也感覺很新奇啊,還記得當時的一個笑話嗎?說是幾個知青女娃娃在一起,看見樹陰下閑栓著的一頭叫驢,肚皮下伸出了黑呼呼的一根棒槌似的長東西,快拖著地上了,感到很奇怪,不知道那是什麽東西,就問旁邊的一位老頭說,大爺,這驢肚皮上怎麽還長著半條腿啊”!

    哈哈哈……陸建新跺腳拍腿地一仰一合的大笑,斷斷續續地說:“哎呀我的,哥哥,您,你還記著這笑話啊!真笑死我了,好好,這回你也罵了城裏人了,天啊!我都很久很久沒這樣開心過了”。

    廚房裏的幾個人聽不見二個老頭子說的什麽,只看見二人聊天笑的是那麽開心,陸軍笑著向翠萍說:“沒想到這老哥倆這麽有緣分啊,看他們聊的多開心哦”。翠萍心裏很高興,原來以為爸爸土裏土氣的,還害怕陸軍的爸爸看不慣的,她知道,陸軍的爸爸是一個很講究很有身份的人,他在穿著上比陸軍都講究,她生怕自己的爸爸會讓他反感或者看不習慣,這下可好了,沒想到這老哥倆幾十年前就在一起呆過,並且現在又聊的那麽親切又投機,翠萍的心總算踏實了下來。

    “吃飯了,吃飯了”。小梅叫著擺好了碗筷,看著一大桌的菜,肖老漢說:“哎呀,萍還做這麽多的菜啊,看這大螃蟹怪嚇人的,怎麽吃啊!”陸建新拿出了一瓶五糧液來,一家人歡天喜地的吃喝起來。

    晚飯過後,陸建新又拉著肖老漢有說不完的話,很晚了崔萍再一次催他們說:“爸爸,早點休息吧!今後有你們聊天的時間啊!我爸坐了一天一夜的車了,早點睡吧”。

    陸建新才回過神來,說:“哦,是是,早點睡吧,以後有的是機會聊天的,大哥你今天太累了,早點睡吧”。

    陸建新簡單沖洗個澡,躺在自己寬大柔軟的床上,仰望著天花板上美麗的吊燈怎麽也睡不著,沒成想親家竟然是幾十年前那個關心愛護自己的鄉下大哥,今天可真是個奇遇啊!腦子裏就不斷閃現著幾十年前,在那個偏僻的平原上的小村裏發生的一幕幕往事來

    点评

    港台人写的吗?繁体字  发表于 04-24 16:33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09-01-30 18:49发布于 01-30 18:49 较早前
    写的不错,期待下文............

    点评

    没细看呢!  发表于 04-24 16:34 较早前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09-01-31 09:36发布于 01-31 09:36 较早前
    还有吗?

    点评

    癔淫呢!  发表于 04-24 16:34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01-31 10:01发布于 01-31 10:01 较早前

    好像以前在哪看过

    好像以前在哪看过

    点评

    很早就有啊,转发的!  发表于 04-24 16:34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09-01-31 15:12发布于 01-31 15:12 较早前
    值得期待,不错的作品,希望能快点更新!!!!

    点评

    作者应该一次转发完!  发表于 04-24 16:34 较早前
    为什么像这种奇妙的关系要被一种不正常的、甚至是病态的议论沾污呢?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01-31 19:39发布于 01-31 19:39 较早前
    文句还可以,只是故事的情节好像有点俗了点

    点评

    编出来的么!  发表于 04-24 16:35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1-31 20:03发布于 01-31 20:03 较早前
    (四)


    陸建新是1971年下鄉的,那年他初中畢業,不滿18歲的他就滿懷雄心壯誌,隨著浩浩蕩蕩的誌願下鄉的“知識青年”大軍離開了上海,去了他們也不知道什麽地方的“廣闊天地”裏大有作為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又坐了一天的汽車,來到了皖北的一個大平原的人民公社,幾十個人在人民公社的會議室裏等著各大隊派的人來接。他三男二女一夥5人被一個50多歲的黑臉大漢接走,步行了十幾裏黃土飛揚的土泥路,來到李莊大隊,這李莊大隊共有5個小村莊,分布在大隊部周圍的一公裏之間,那黑臉大漢原來就是這裏的大隊書記,他召集了11個生產對的隊長,經過討論研究,決定每個村莊安排一個知識青年安家落戶,並要求那些隊長們說:“我說,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這些城裏來的都是有文化的能人,他們是來幫助我們搞好農村的勞動生產的,你們對這些青年要特殊地照顧,把吃的住的安排好,過後就安排他們和社員一起參加勞動生產,但不能讓人家累著了哦”。


    就這樣陸建新被肖莊二對的青年隊長肖家旺接了去,住處幾天前生產隊就準備好了,那是對裏一個廢棄的二間糧食庫房,已經打掃了幹凈,陸建新走進去時,才感到這裏的可怕,低矮的土坯草房裏四周黑呼呼的,裏面除了一張破舊的床外,什麽也沒有了,天啊!這就是我要安家落戶的地方嗎?陸建新放下行李,站在那裏楞了半天,看一眼這個健壯英俊但穿著破舊的青年隊長肖家旺說:“隊長,我就住這裏嗎”?肖家旺說:“是啊!前幾天大隊就有安排,說是要每個生產對都準備好接待知識青年的住處,但也不知道我這個生產對裏能不能分到人,所以就沒有支鍋,這樣吧,這二天你就在社員家派飯吃,等明天鍋碗瓢勺都辦齊備了,你自己在開火”。完了又說:“你先休息一會吧,今晚就在我家吃飯,我家就住在這東邊隔壁”。


    陸建新在這個貧窮落後的小鄉村裏呆了五年,這之中有苦難也有歡樂,這裏的鄉民雖然貧窮,但很善良,他們會拿出最好的飯菜招待你。當初的派飯每家都會拿出自己也舍不得吃的雞蛋和白面給他吃,等到他自己開火做飯時,對裏也給他分了小麥,生產隊草場上的柴草隨他燒,他自己又有帶來的全國糧票,所以,他的生活還是比當地人要好的多了,只是開始的燒火做飯真讓他為難了多日,也沒少流眼淚,當時多虧了有肖嫂子教他,怎麽樣做饃饃,怎麽樣桿面條。


    幾年中,最為受罪的事情就是參加勞動生產,陸建新清楚的記得,第一次隨社員上工,就是挑糞,一擔擔土糞挑到地裏去,一天下來,肩膀又紅又腫,碰一下就鉆心的疼痛。更不用說那些挖溝打塘,拉車拉犁,割麥打場的活了,反正是哪樣農活也都夠他難受的。


    最為尷尬的事情就是上廁所,當時的村裏每家的廁所都是很簡陋的,有的是在屋後用土塊圍成個大半人高的矮墻,有的是用桔桿圍成的,人在裏面拉屎都能看見外面的人,廁所裏挖了個坑,裏面放了糞罐子,要是不小心真有坐進屎裏的可能,好在當地人都很習慣了,但那屎糞對他們來說也是好東西,那是可以換工分的,每過三五天,在隊長一聲“收大糞了”的吆喝下,各家各戶都擔著糞罐來到對裏的糞坑前,通過稱重,按每二斤一個公分發放,所以,那時的老鄉門都是千方百計的在自己的矛廁裏拉屎的。


    最為高興的事情就是春夏可以在村變的小河裏摸魚蝦,當然魚是不能亂摸的,那有生產對餵養的就不能摸。但那裏有蛤蟆(青蛙),有蝸拉牛(螺絲),有大水蛇,他可以隨便地抓來吃,這些東西當地人是不吃的,有時他們幾個知青聚在一起,搞了很多這些東西吃,引的村民圍著看,笑話他們真是饞死鬼脫生的,說什麽:這些東西還能吃啊!這長畜(蛇)都是有神靈的,吃了它會害死人的。哈哈。這些鄉親啊,你們怎麽知道這些東西的香啊!


    最為快樂的事情就是冬天雪地裏攆兔子,每逢冬天下起大雪,村民們都躲在家裏的被窩裏,天氣很冷,厚厚的積雪仿佛把低矮的草房壓進了地面,外邊很少有行人,這時陸建新就會約上同來的知青沈賓和李衛東,在叫上幾個愛玩的村中小夥子,帶上二條狗,在白雪覆蓋的田野裏的老墳邊的草窩中尋找著目標,每當草窩中躥蹦出一只兔子時,他們就齊呼追趕,那狗會伸長了紅紅的舌頭跑在前面,由於積雪很深,那兔子跑不出多遠就會被抓住,有時好了,一天能抓上三,二只,大冷的天他們也會累的滿身是汗,晚上,幾個知青會開心的圍在一起,享用著這得來的美味佳肴。


    最為激動和有趣的事情就是夏天的傍晚南河裏洗澡,肖莊村前幾百米處有一個齊著一條長長小水溝的很寬大的河,那是村民夏天洗澡的好去處,幹了一天活的村民們會在傍晚時來這裏洗澡,洗去了滿身的臭汗,也清爽涼快了許多,每到此時,陸建新就會坐在岸邊看個夠,不知道為什麽,陸建新打小就愛看男人的那東西,上學時他就偷看過老師小便,他感到興奮,而此時的那老老少少的男人們,洗完了澡都會光腚在岸上涼很久才穿衣服,所以,陸建新看遍了這些男人們的東西,他看到的有大的有小的,有黑的有紅的,有長毛的還有沒張毛的,有黑毛的還有長著白毛的,有緊裹著頭的還有翻露著頭的,還有那很多白白的大屁股,這時他就會很興奮,自己的家夥就會硬起來。通過長久的觀察,他知道這裏的村民都是很健壯的,那東西一般也都是比較大的,但最大的要數那個黑黑臉堂的大隊書記李保國了,他的黑呼呼的毛從腿盤一直長到了肚齊,那遙遙晃動的東西雖然不硬,但那翻露的紫黑色大大的頭很重地垂拉著的一根肉體已經顯得出奇長了。要說屁股好看的就要數二對的青年隊長肖家旺了,肖家旺的身體相當的勻稱,肌肉結實而有力,他是當地有名的英俊青年,那的那個東西張的雖然也不算小,半包裹著的嫩紅的頭也很好看,但他遠沒有書記的大,但他的屁股的確很美,不大不小,結實而圓潤,感覺很有彈性,象緊筘在一起的二瓣熟透了的蘋果那麽誘人,陸建新下了幾次的狠心想去摸摸,但都沒有敢。


    下放的第三年,沈賓和梁小艷就被招工進了縣城的酒廠裏當了工人。他們二人正在談戀愛,聽說是那個黑臉的大隊書記幫的忙才被招工進城的,本來梁小艷和馬紅是住在一起的,她們雖然不在同一個生產隊,但大隊書記說,為了照顧二個女孩子好有個照應,就安排她們住在大隊部的一間空房裏,好在村子之間距離很近,也沒有什麽不方便的地方,梁小艷和沈賓走了以後,大隊部裏就住著馬紅一個人,她感到有些害怕,就經常來找陸建新,想和陸建新談戀愛,可陸建新卻沒有一點想找女人的興趣,只是同病相憐的和馬紅交往著,也覺得自己是個大男人,他和李衛東都應該起到保護馬紅的義務和責任。


    黑臉的大隊書記李保國對馬紅越來越關心起來,經常對她問寒問暖的,還說要把馬紅安排到大隊的小學校當老師,無人的時候竟然對馬紅動手動腳起來,嚇的馬紅吃睡都不安起來。收秋一過,天漸漸冷了起來,馬紅一個人坐在房間看書,書記李保過走了進來高興地說:“小馬啊!你教書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明天你去教辦室辦個手續,就可以到學校當老師了,就不用在到地裏去幹農活了”。說時就抓了馬紅的手說:“看看,你這又白又嫩的小手都被風吹日曬的粗糙了,你們哪裏是幹農活的料啊!怪可惜的啊!”馬紅急忙抽回自己的手,挪開些身子說:“李書記,謝謝您對我們知青的關心和愛護”。書記黑黑地笑說:“你們城市人說話就是好聽,還很懂禮貌的,說說看,你要怎麽感謝我啊?”馬紅吱吱唔唔地說:“我,我下次回城探親時給您多帶幾塊‘燈芯絨’來”。書記又是笑說:“哎,那些什麽衣服布料的,都是女人家喜歡的東西”!馬紅說:“要不我給您帶剃須刀,是電動的,裝上電池就好用,可快了,刮胡子又幹凈又不疼,我爸爸就用那個”。書記向前挪動著身子,伸手就扳過馬紅的肩膀壓底了聲音說:“嘿嘿,我說小馬啊!你真的不知道我想要什麽嗎?我……”馬紅害怕地急忙站起來說:“李書記,這大白天的,萬一有人來”……書記李保國哈哈笑了,他說:“哈哈,好好,那我晚上來,你可要給我留著門哦!”


    傍晚時候,馬紅心裏慌亂起來,她急忙找到陸建新,把這件事情前前後後地說給陸建新聽。陸建新聽後,心裏氣憤起來,真想不到這個大隊書記,看起來堂堂正正的,竟然是一個色狼,想了半天,頓時有了主意,他安慰馬紅說:“馬紅,你別怕,我有辦法對付他"......

    点评

    要被爆菊了  发表于 04-24 16:36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09-01-31 20:04发布于 01-31 20:04 较早前
    五)


    鄉村的夜晚是那麽的安靜,村民們除了聽聽公社的定時廣播外,別的就根本沒有文化娛樂了,所以晚飯過後,各家各戶都關門睡覺了。


    書記李保國吃完晚飯就按捺不住心裏的激動,黑燈瞎火的就往大隊部摸去,大隊部是在村子的外邊,除了對部後面的小學校裏住著二個教師外,就在沒有別的人,大隊部裏就顯得更加靜悄悄了。李保國輕輕推了一下馬紅的門,“乖乖,這門真沒有拴上,還真給我留著門啊!”李書記心裏暗暗歡喜。


    李保國進門後反身輕輕關好了門,就輕手輕腳地走近了馬紅的床邊,嘴裏輕輕地叫著:“小馬!小馬!睡著了嗎?是我來了啊!”說時李書記就彎腰在那人的臉上親了一口說:“小馬,小乖乖,今天我總算到手了,你可想死我了!”說著,一個青草大屁股就坐在了床沿上,慌亂地邊脫著褲子邊說:“小馬,小乖乖,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不讓你受苦了,你們城市的女娃子幹著就是不一樣,又嗲氣又舒坦,那個小梁陪我睡了很多次呢,她還陪了民兵隊長睡過幾次,你看啊,她現在不是進了縣城去當工人了”。


    床上的人並沒有出聲,只是慢慢從被子的邊上伸出只手來,摸了一下書記那熱燙的大屁股,手就快速地滑向了書記的跨間,那人一下子就抓住了書記那硬的象木棍一樣的東西了,天啊!這東西真是夠大的啊,就象抓住了一個煮熟了的玉米棒熱燙,充實而飽滿。


    書記邊解著上衣的扣子邊說:“嘿嘿,小馬啊,我的乖乖,沒想到你比我還心急啊!摸摸看,大吧!哈哈,你們女人都一樣,表面看著人模人樣的,到了這事上都是一樣的騷啊!哈哈,一會準讓你舒服的上了天!”


    那人在那熱硬的東西上抓了幾下,書記就一個反身,掀開了被子趴了上來,滿是胡茬的大嘴緊罩在那人的嘴上,粗大有力的舌頭就捅進了口裏,書記喘著粗氣,忙亂地在那人的胸膛上摸著,他一下子就感覺不對,猛地就坐起來說:“啊!不是小馬,你是誰?”事已至此那人到很是鎮靜,他呵呵笑幾聲說:“李書記,是我啊!小陸子”。


    書記李保國驚愕的一下就張大了嘴,一軲櫨爬起來哆哆嗦嗦地坐在床沿上急忙摸衣服,但他的褲子在他脫衣服是的慌亂中就被陸建新拉過來放在了床頭的裏面了。“你,你,我的褲子呢?怎麽會是你?”書記介吧著說:“小馬小馬呢?”陸建新嘿嘿笑了說:“威風凜凜的大隊書記還有害怕的時候啊!小馬啊,為了感謝你,她聽說張營大隊的她的一個同學要回城探親,就去求人家給你捎帶刮胡子刀去了,是她要我給她看著門的,沒想到你黑更半夜的摸上門來,想奸汙女知青啊!哈哈……小馬是我女朋友,你不知道嗎?怪不得小梁那麽快就招了工,原來你把她也給奸汙了!不怕我去公社裏告發你嗎?”


    “哎約,我的小祖宗哎,你別,別大聲,我知道錯了。”書記哀求起來,說:“她,她,小梁她可是自願的啊!我,我。小馬她。哎!小陸,你可千萬不能對外說啊。”書記穿好了上衣低下了頭。


    陸建新點亮了煤油燈,看見書記黑紅著臉哆嗦著,只穿著上衣,下身光光的,感覺有點滑稽,剛才那威猛驕傲的大東西已縮成一團,不覺暗暗好笑。他說:“李書記,想不到你色膽包天啊!你只要把馬紅安排去教書,今後不再打她的主意,我也不為難你”。書記陪著笑臉說:“小陸啊!我知道你的心眼好,小馬教書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我今後再也不敢了”。陸建新說:“這樣吧,李書記,我還有幾點要求,你得寫個保證”。書記李保國一聽倒真的有點害怕起來,他說:“小陸啊!你看我平時對你也不錯啊!我一定照你說的做,這保證嘛,就別寫了,好嗎?”“那可不行,萬一你變掛怎麽辦”!陸建新瞥了一下嘴就從抽屜裏拿出紙筆來說:“沒關系的,李書記,我保證不和別人說”。


    書記李保國坐在床沿上,哆嗦著手拿起筆說:“好,我寫保證,你說怎麽寫”?陸建新笑笑說:“我說你寫,第一,保證要安排馬紅去小學校當老師,今後不在打馬紅的主意。第二,保證今後不為難知青,在生活等各方面要對知青更加照顧。第三,保證今後有招工,推薦升學等政策要優先考慮安排知青。第四,嘿嘿”。他拍著書記那露在衣服外面的大腿壞笑著說:“這第四嗎,就算了,怎麽樣,李書記,我沒為難你吧”!說完他的手很快的就抓了抓書記那軟軟的那東西,並在那大大的頭上捏了捏說:“書記,你這個東西還真是大啊!還蠻誘人的,一定幹過不少女人吧”?李保國的臉更加紅起來,他躲閃著,推著陸建新的手苦笑著說:“小陸啊,你就別取笑我了,我今天真是出了醜了,保證都寫了,快把褲子給我”。說完就慌忙蹬上褲子,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


    書記真的就按他寫的保證去做了,不幾天馬紅就到小學當了老師,他們幾個知青也從大隊裏每人領了5元錢的生活補貼,馬紅很是感激他,他們的戀愛更加進了一步,但陸建新對她卻怎麽也提不起興趣來。


    陸建新每遇到書記時,李保國都是陪著笑臉,陸建新總是喜歡趁機摸一把他的大屁股,書記就總是一臉嚴肅的說:“你小子別鬧了,動手動腳的別人看見我怎麽做人啊”!陸建新知道書記是怕那件事傳出去,他也知道書記喜歡女人,並不可能和他會怎麽樣,但每每想到書記那晚那重重的身子擠壓的他喘不過氣,還有雖然帶有口臭的有力的舌頭攪進了他的嘴,更有那象熱玉米棒似的東西,他的心裏就不免興奮很久。


    每當他聽到玩皮的孩子唱起兒歌:過路行人你歇歇,你的幾巴我捏捏,我一捏你一硬,你的幾巴有毛病。每當他聽到二個男人擡杠吵嘴時,有的男人會對另一個說:是我說的,是我做的,你能怎麽樣,你能哈我的幾巴,你能咬我的屌啊!每當聽到這些時,陸建新都會想入非非,他真的就沖動地想那哈幾巴咬屌的美妙來。


    他想到肖家旺,那個對他關心愛護的青年隊長,去肖家的次數越來越多,很喜歡在他家噌飯吃,他心理想每天看見他,並想象著和他在一起的感覺,此刻他才清楚意識到,自己是在暗戀著這個隊長了。這個英俊的青年隊長結婚幾年沒生孩子,這讓他們二口子在村裏擡不起頭,陸建新也感到這村人世俗的不公平。春天,鄉村的空氣是那麽的新鮮,到處彌漫著醉人的青香,陸建新趕集回來,快到家時才感到尿急,就順便走到路邊的毛廁,站在那毛廁的外面踮起腳尖想看看裏面是否有人,他看見一個撅的老高的一個雪白的大屁股正“嘩嘩”地尿著長江,那人也擡頭向外看,正好給他來個對眼,他急忙離開向家走,那是二狗的女人,那女人很快掐斷了長江水,提起褲子,系著褲帶就走出來,追在他後面就罵開了:“你個狗日的小知青,耍流氓啊!敢偷看老娘的屁股,看我不打死你”。二狗也從院子裏出來,聽說知青小陸偷看自己老婆的屁股,頓時氣的火冒三丈,拿起一根棍子就追陸建新,剛好這時肖家旺從家裏出來,看見這陣試就說:“二狗,你想幹什麽,人家知青不遠萬裏,孤苦一個人來我們這裏吃苦受累的,你還要欺負人家”!二狗委屈著說:“哎呀大哥,這小陸偷看我老婆的屁股”。


    肖家旺哈哈笑起來說:“哈哈,我以為什麽事,偷看你老婆的屁股,那有什麽! 你二狗還有那誰,鐵頭,大寶你們前幾年還少偷看人家的屁股了,還不是東家藏西家躲的溜看人家的毛房,村裏那些個小媳婦大女人的你們偷看的還少啊”?


    幾句話就把二狗逗樂了,他也嘿嘿笑起來說:“我說大哥,你就別揭我那短了好吧,你家我那嫂子我就沒看到過,她可是我們村的大美人呢”!“去去,別在這裏胡說八道了”肖家旺揮動著手趕走了二狗。


    二狗走後,肖家旺看著一臉羞澀的陸建新說:“小陸子,你還真是偷看人家了”。陸建新急忙介吧著說:“我,我沒有啊,我是想方便去,沒想裏面就有人啊,再說了,那女人的屁股象個大草包,有啥好看的,還沒你的屁股好看呢”!肖家旺笑了說:“你也在胡說八道了,我的屁股有什麽好看的”?陸建新說:“肖大哥,我說的是真的,你的屁股是最好看的屁股了,我都看不夠呢!我還真想摸摸啊”!說著就走去在他那結實的屁股上摸起來。肖家旺就急忙打開了陸建新的手說:“別嘻皮笑臉的,正經點,想摸就去摸小馬的屁股吧,小馬的屁股更好看!哈哈。好了,你今天別做飯了,我家來親戚了,我去買瓶酒,一起喝二盅”。


    在肖家旺的心裏,這些個知青也真的很可憐,小小年紀就離開父母,離開城市,來農村安家落戶,無依無靠的,參加了農村的勞動,回來還要自己做飯,真是吃苦受累,真是遭罪啊!所以,他對自己生產對的這個知青小陸很是照顧,盡量給他派些輕松的農活,盡量在生活上多加關心愛護,但這種關心愛護讓陸建新更加從心裏愛戀他了,這些是他怎麽也不會預料的到的

    点评

    应该把书记办了啊!  发表于 04-24 16:39 较早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