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376931| 477

    [原创] 我把爸爸“恋”成同性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02-14 09:29发布于 02-14 09:29 较早前
    1994年初冬的一个清晨,一个健康的男婴诞生了,他微闭着双眼,盯着眼前这个喜上眉梢的男人,轻轻牵动着嘴角......

    这就是我“杨刚”。

    取这个名字是母亲决定的,他希望我能像父亲那样,是个阳刚气十足的男子汉.

    可是慢慢长大,我的长相越来越像母亲,直到上小学前,还有人误以为我是女生。爸爸开心的抱起我,说家里有两个小艳艳(妈妈的小名

    童年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上小学前经常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们疯跑,打水仗,另外就是...玩扮家家酒。

    院子里的女孩都不愿意当“小孩”这个角色,因为本身都是小孩,不愿意在虚拟家庭里还继续扮演孩子的角色,没办法,小孩这个角色一直都由我来“垄断”,当然,随着剧情的不同,我的角色一会是男生、一会又是女生。

    反正可以穿花花绿绿的衣服,挺好看的,当小孩就当小孩吧!

    “杨杨。”

    “爸爸。”我飞奔到爸爸身边,爸爸一边笑着用手摸着我的头,一边将我背上的书包给抗在肩上

    自我记事后,发现我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得多,妈妈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同时她又是个非常注重生活质量的人,即使有限的时间里,我和妈妈在一起更多的还是讨论学习,感觉像例行公事。

    妈妈和爸爸在一起,话就似乎比较多了。在我心目中,爸爸是个优秀的男人,在家他从不让妈妈插手家务,洗衣做饭带孩子,样样都比妈妈做得好。即使工作再忙,他也会抽空和我做游戏,带我去迪斯尼公园玩,这让我更加不能理解妈妈,为什么爸爸能做到,而妈妈却做不到了。

    除了有小小的埋怨,我还是挺乐意看到出差回来后的妈妈满脸幸福地靠在爸爸肩上,微笑地蹲下来对我说:杨杨过来,让妈妈抱抱。

    “爸爸,明天周末,你说过要带我去海洋公园玩的。”我兴奋地想起爸爸上个星期对我的约定。

    “对不起,杨杨。”爸爸的表情似乎有些尴尬。

    “爸爸明天得陪一个重要客户,所以.....”

    “不嘛...爸爸说好明天陪我的.....”我大哭大闹,爸爸抱起我,不断地安慰我。

    回到家,我赌气不吃晚饭,把书包一甩就进了房间。

    “杨杨,爸爸可以进来吗?”听到门外爸爸讨好的声音,我把枕头蒙住头,大声喊道:“不许进来,大骗子。”

    “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吧!爸爸也没办法啊。”

    我听到门吱嘎一声响,掀开枕头,看到爸爸透过门缝看着我,我又把枕头牢牢套紧头,不去看他。

    “来,杨杨。”爸爸走到床边,手里端着一碗鸡丝面,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吃点吧,不要饿坏肚子了。”

    小孩子生气总是三分钟热度,闻着喷香的面条,我早饿了。当爸爸把我从床上扶起时,我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开。

    “那你什么时候答应带我去海洋公园?”我喝完最后一口面汤,抹着嘴巴问道。

    “下个星期,下个星期绝对会带你去。”爸爸拍着胸脯说,好像在做什么重大的承诺。

    “一言为定哦。”我破涕为笑。

    “当然。”

    “来,杨杨,来洗澡了。”爸爸在浴室里喊着。

    “今天不洗了,身上又没脏。”我盯着电视里的机器猫,头也不回地说。

    “不洗澡可不行,来,爸爸背你。”爸爸赤裸着上身挡在我面前,蹲了下来。

    “....好吧。”我恋恋不舍地盯着电视里的卡通人物,趴在爸爸宽厚的背脊上。

    “HOHO,洗澡了。”爸爸一下把我丢进了浴缸里,激起一阵水花。

    “哇,爸爸真讨厌。”我舀起一捧水向爸爸浇去,爸爸也顺势跳进了浴缸。

    又是一阵更大的水花。

    泡了会澡,爸爸开始帮我洗身上,脖子、胳肢窝、脚丫,当然,还有最私密的地方。

    记事后,每当爸爸帮我洗小鸡鸡的时候,我总是红着脸不让他洗。

    “我们是父子,还有什么好害羞的。”爸爸笑着说。

    可我从来没看过爸爸的小鸡鸡,爸爸每次和我洗澡时下半身都是包着一条浴巾。

    突然,我有种想看爸爸小鸡鸡的冲动。

    “帮我洗也可以,你也让我看看你的。这才公平。”我突然大声冲他喊道。

    爸爸楞了一下,将沐浴露倒在我头上,狠狠地揉了揉,笑着道:“还跟爸爸谈公平,你这小家伙。”

    我噘着小嘴,闭着眼睛,任爸爸用莲蓬头清理着我头上的白泡泡。

    晚上,我做完作业,准备回房睡觉,发现爸爸的房间灯还亮着,微微推开门,看到爸爸还在对着电脑打些什么。

    “爸爸,你还没睡啊。”我端了一背苦苦的咖啡,走进房间。

    “哦,杨杨啊。”爸爸转过身,接过我递过来的咖啡,摸了摸我的头。

    “爸爸还有工作没完成,你先睡吧。”

    “哦。”我应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杨杨。”我转过身,看着爸爸向我举起手中的杯子,笑了笑。

    “谢谢你的咖啡。”

    “嘿嘿。”

    半夜,起来小便,发现爸爸的房间终于熄灯了。

    从厕所里出来,发现黑漆漆的客厅格外吓人,我有点害怕。

    “爸爸,爸爸。”透过黑暗,我喊着。

    “怎么了?”黑暗中传来爸爸的声音,我稍稍安心了点。

    “我害怕,过来接我。”

    沉默了一会,没有回应,心中的害怕又涌现出来。

    “爸爸,过来接我。”我又再喊道。

    “你是男子汉,自己走过来。”

    爸爸真无情,我想着,有点想哭,然后小心迈开脚步。

    走了几步,身边的黑暗越来浓重,我的脚步越来越慢,好不容易透过点余光看到房间的门把手,我一个劲向那个房间冲去。

    “扑”我冲到一个软绵绵的怀抱里,瞪着一双潮润的眼睛,看到爸爸抱起我,回到他的房间。

    “真勇敢了,杨杨。”原来爸爸早在客厅里等我了。

    躺在爸爸和妈妈的床上,我看着爸爸将盖着我的被角整理好,回到另一侧躺了下来。

    “好好睡吧。”爸爸闭上眼睛,很快响起了轻微的有节奏感的呼噜声。爸爸实在太累了。

    我可睡不着,望着身边的爸爸,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慢慢凑了过去,在爸爸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两手环着爸爸的胳膊甜甜地睡去。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0发布于 02-14 09:30 较早前
    第2天,本来原计划是要去海洋公园,结果因为爸爸临时有事不能去了。在爸爸抱歉的眼神中,我鼓着脸蛋,目送他出门。

    桌上放着煎蛋三明治和牛奶,是爸爸准备的早饭,我挪到椅子上,正准备开吃,一阵电话铃响起。

    “喂!你好。”

    “喂,是小刚吗?”是同学余飞。

    “是我啊,余飞,找我有事吗?”

    “当然了,不然谁那么无聊给你打电话啊?”

    “快来我家,有好东西给你看。”

    “好东西?”

    “是啊,快来就是了。”说完,余飞就放下了电话。

    会有什么好东西了?我充满了好奇,抓起一片三明治,就冲出家门。

    “快进来,小刚。”余飞急急地拉我进他卧室,而我的鞋子都还没脱了。

    “小辉、孙伟,你们也来了啊!”我发现班上好几个男同学都在这里,看来都是余飞把他们叫来的。

    “余飞,你说你要给我们看好东西,什么好东西啊?”

    “嘿嘿,看了你们就知道。”余飞打开电脑,把一张光盘放到光驱里。

    “这,这是什么?”画面中一男一女赤身裸体翻滚在床上,做着各种不堪的动作。我脸立刻一下红了,连忙转过脸去。其他几个同学也纷纷面红耳赤的起来,但还是盯着电脑屏幕。

    “余飞,你好大胆啊!竟然看这个东西!”我对一旁洋洋得意的余飞说道。

    “嘘,小声点。”余飞把手指竖到嘴边,做了个小声的动作。

    “这是我从爸爸妈妈的书柜里找到的,大人们都看这个。”

    “可是这些东西……”

    “怕什么?看看而已,看完就将它放回原位,我爸爸妈妈发现不了。”

    我回过头,偷偷瞄了一眼那淫秽的画面,身体渐渐浮躁起来,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1发布于 02-14 09:31 较早前
    红着脸回到家,静静躺在爸爸妈妈的床上。

    想着刚才那些刺激的画面,我身体又开始热起来,下身好象有些反应,我下意识一摸,感觉自己的“小弟弟”硬了起来。

    我脸更红了,我怎么会有这么下流的动作啊?

    我连忙把手抽了出来,翻过身,将头埋入被窝当中。

    闻着被褥上那熟悉的木香味,思绪却越飘越远……

    “醒醒,杨杨,醒醒。”

    “….谁啊?”我不情愿地睁开眼,发现是爸爸。

    “你怎么睡着了?”爸爸看到我醒来,笑着问。

    “恩?是吗?”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爸爸妈妈的床上睡着了。

    “起来了,小懒鬼,洗漱下,准备吃晚饭了。”爸爸轻轻拍了拍我的屁股,催促我起床。

    “爸爸,你今天不是有工作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早。”我坐到餐桌旁,害怕爸爸发现我今天犯的错误。小心翼翼地问道。

    爸爸端来西红柿蛋汤和鱼香肉丝等我爱吃的菜,拍了拍手,解下腰间的围裙,坐了下来。

    “今天生意谈得非常顺利,所以提前结束了。”爸爸看着我呆坐在那,努了努嘴。

    “快吃啊,还好能及时赶回来给你做晚饭。”

    “…妈妈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我突然说起妈妈来。

    “怎么?想妈妈啦?”爸爸笑着调侃我。

    “才不是了?”我假装生气,转过身不理他。

    “呵呵!”

    虽然10点有我喜欢的电视剧,但妈妈那9点上床睡觉的规定交给爸爸来监督执行,我还是得乖乖地上床,不过条件是我和爸爸一起睡。

    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瞄了瞄客厅里专心盯着电视的爸爸,我更加不安分了。

    “长大的男人女人都会做这种事,这叫做爱,父母他们是成年人,当然也会做爱啊!”

    想到余飞的话,我的手在他们的床上胡乱摸索着,想像爸爸妈妈会不会像那光盘里的男女一样做爱。

    “为什么只有男女之间才能做爱?”

    “这个我怎么知道,有本事你问你爸妈去,小心他们非揍你不可。”

    “我爸爸才舍不得打我呢......”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1发布于 02-14 09:31 较早前
    爸爸似乎洗漱完毕,一下窜进了被窝里,看到我还没睡着,把脚放在我的腰间呵我的痒。

    “还没睡呢?小坏蛋。”爸爸的脚呵得我好痒,逗得我咯咯直笑。

    闹完,更加没有睡意了。我和爸爸有一句没一句得聊了起来。

    “爸爸,你和妈妈是怎么认识的?”

    “恩——我们认识很久了,我们以前就是大学同学啊。”

    “大学同学?小学以后就是大学吗?你们是在我这种年龄就认识了啊?”

    “小学以后还有初中、高中,然后才是大学,我和你妈认识时,已经有20多岁了。”黑暗中,我仍然能感觉得到爸爸那幸福的眼光。我的话似乎让他想起了妈妈。

    “你妈那时可是班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好多人追求她呢。”

    “追求她?追求她干什么啊?”

    “讨她做老婆啊!”

    “做老婆?跟我小时候玩扮家家酒一样?孺孺就是我老婆咯?”

    “呵呵,算是吧。”爸爸转过身来,微笑地看着我,很温暖。

    可是我和孺孺又不会做爱。

    我这样想着,突然觉得委屈。

    “爸爸很爱妈妈吗?”

    “当然。”

    “那爸爸很爱我吗?”

    “当然。”

    “爸爸爱妈妈多点还是爱我多点?”

    “两个我都爱。”

    “我也爱爸爸。”我一把抱住爸爸,鼻子不禁有点微微的酸意。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2发布于 02-14 09:32 较早前
    今天爸爸特别高兴,说是妈妈明天就要出差回来了,我也有些开心,很久不见妈妈,还怪想她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爸爸那么兴奋地打扫卫生,收拾家具时,我又有些暗暗的失落。

    “杨杨,帮爸爸把那条湿毛巾递给我。”我拧干毛巾,递给了爸爸。然后蹲在地上,看爸爸专心细致地擦拭那台妈妈最爱的高级钢琴。

    妈妈弹钢琴的技巧很高,可我总是听得昏昏入睡,但爸爸却很喜欢,有时家里举行小型家庭聚会时,妈妈总会表演一段,而此时的爸爸总是一脸的幸福地站在一旁看着妈妈。

    “妈妈明天就回来了,杨杨是不是很想快点见到妈妈啊?”爸爸一边卖力擦着钢琴,一边挽起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

    “....恩,是啊!”我的反应很冷淡。还是蹲在一边看爸爸。

    那是我第一次以另种身份来审视爸爸,完全是在欣赏一个优秀男性。

    粗壮的手臂随着擦拭的位置不同而四处游走,宽厚结实的背部一颤一颤的抖动,浑身散发着一股男性的雄性气息,更难得的是他柔和的面庞,但只要稍稍用力,面庞的棱角马上显现出来,这种不怒自威的神态相信也是久经商场而磨练出来的吧?

    爸爸年轻时肯定很帅!

    我这样想着,不觉得微微一笑,甚至笑出了声。

    听到了我的笑声,爸爸回过头来,他没问我为什么而笑,只是陪着我一起傻笑。

    也许他认为,自己儿子的笑仅仅是因为快乐,儿子的快乐就是父亲的快乐。

    第2天放学,意外爸爸没有来接我,我有点生气。

    也许是去接妈妈了。

    其实我一个人也可以回家,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自己回家的,只是偶尔顺路的父母会来接他们,我一直这样享受着爸爸的宠爱。突然失去了好像有点心里不平衡。

    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阵秋风吹过,我看着街边的梧桐树慢慢飘下落叶,将双手插入裤袋里。

    要是爸爸在身边,肯定会用他那双温暖的大手将我的手握住。

    想着,我加快脚步。

    到了家,发现家门紧锁,喊了几声爸爸,发现没人来开门。我只能拿起钥匙自己开门。

    进了家门,我将书包放在沙发上。嘴有点渴,拿起杯子走向厨房。

    路过爸爸妈妈的房间,我听到一阵奇怪的呻呤声,像是妈妈的声音。同时也有爸爸急促的喘息声。

    怎么回事?

    我悄悄打开房门,透过门缝,我看到了曾经在电脑里看到的那一幕。

    爸爸妈妈在做爱。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站在那看他们在床上......

    妈妈根本不像平时的妈妈,那么优雅的她此刻完全跟电脑里那女主角一样,娇喘着抱着爸爸健壮的身躯,指甲都深陷爸爸的后背。他们接吻,很投入,爸爸结实的臀部不停地上下起伏,每次起伏,妈妈都发出娇滴滴的喘息声。

    我看不下去了,我不动声色地闭上房门,回到沙发坐了下来。

    突然,我多么希望爸爸身下的那个人是我。

    这是多么荒唐的念头啊!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2发布于 02-14 09:32 较早前
    “杨杨?什么时候回来的?”妈妈和爸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妈妈妆容还是那么精致得一丝不苟,爸爸服饰还是那么整整齐齐,但言语中却透露出一丝惊慌。

    “刚回来。”我冷淡的回答道。

    “对不起,杨杨,爸爸今天没有去接你,因为爸爸今天去接妈妈的飞机去了。”爸爸好像发觉了我的不高兴,讨好的坐到我身边。

    “我没怪你。”我今天感觉自己特别成熟,完全没有耍赖的心情,只是带着一点怨恨的意味盯着妈妈。

    刚才那个兴奋到忘我的妈妈,此刻却优雅的跟超凡脱俗似地站在我身边。

    “杨杨,想不想妈妈啊?”妈妈蹲下来,摸了摸我的脸。

    “不想!”突然,我觉得身边的妈妈很虚伪,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冲入自己房间。

    “唉,这孩子,可能在为我没去接他而发脾气吧?”房门外的爸爸对着妈妈叹息道。

    “...也许是吧?”妈妈的口气也有些显得无奈。

    晚饭在爸爸妈妈三劝五请的情况下才勉强和他们坐在一个餐桌上吃。

    我霸道地坐在爸爸和妈妈中间,将椅子移了移,在更靠近爸爸的位置坐定。

    “看你们俩父子,粘在一起这么多天了还没腻够啊?”妈妈笑着,有些落寞。

    “呵呵。”爸爸也有些尴尬,夹了一块红烧肉给妈妈,马上又夹起一个鸡大腿递到我碗里。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3发布于 02-14 09:33 较早前
    紧张的期终考试要来临了,这几天妈妈对我的学习时间要求更紧了,每天晚上总要复习到12点。按照她的观念,如果小学时的基础没打好,将来升重点初中、高中和考上名牌大学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就有可能“断链”。

    偏偏这个月妈妈又没出差任务,她死死地监督我,一点放松的时间都没有。已经好几个周末都没能好好轻松地玩一玩了,每次我把求助的目光投向爸爸,爸爸只能苦笑着,耸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我说老婆,杨杨最近学习已经够刻苦的了,明天周末,我们全家出去玩玩?”爸爸在征求妈妈的意见。

    “要玩你们去玩,明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妈妈对着镜子敷着那张白的吓人的面膜。

    “怎么?你不去啊?”听到妈妈这么说,我反而松了口气,起码在玩耍中不用听到她的碎碎念,玩也玩得不能尽兴。

    “恩,不过你也不能让他玩得太疯,马上就要考试了,知道吗?”

    “遵命,老婆大人!”

    近乎于疯狂地玩上了一整天,天快黑了才发现妈妈今天不在家,没人做饭,而现在买菜做饭也来不及了,爸爸决定带我下餐馆吃去。

    “杨杨,想吃点什么?”爸爸看着菜单,头也没抬的问道。

    我坐在半人高的椅子上,摇了摇,总感觉坐得不是很舒服。

    “我要吃鱼香肉丝。我最爱吃爸爸做的鱼香肉丝。”

    “呵呵,今天可不是爸爸做饭。”爸爸放下菜单,笑了笑,叫来了服务生。

    回家后,发现妈妈还没回来,看来她今天又在加班了。

    “杨杨,今天玩了一天了,是不是该看书了。”爸爸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了我。

    “好累啊,休息一会再看。”我喝了口水,然后一下躺在沙发上,耍起赖来。

    “嘿,你跟我怎么保证的,说好了爸爸带你玩一天,你就乖乖学习的,怎么说话不算话了?”爸爸坐到我旁边。

    “…那好,我们先洗个澡再去看吧。”我心里突然一动,闻到爸爸身上的汗味,一股很刺激的味道。

    自从上次看到爸爸和妈妈在床上做爱,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希望看到爸爸的“小弟弟”,虽然我不明白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无法阻止心中这种贪婪地,近乎罪恶的念头存在。

    “过来,不要在那里玩水了。”爸爸仍旧裹着条浴巾,不过健壮的体魄仍然一览无遗地展露在我面前。

    我心不在焉地用毛巾慢腾腾地擦着,我知道等会爸爸泡完澡后会脱下浴巾去冲全身。

    “怎么?想拖延时间,不去看书?”

    “要洗干净啊。”我争辩道,仍旧慢腾腾的。

    好了,爸爸终于站起身来,他要去冲澡了。

    “快点洗啊,你可是跟爸爸做过保证的。”爸爸拧开热水器的开关。

    “知道了。”我假装着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身体,眼睛悄悄瞟向爸爸那边。

    爸爸慢慢地解下浴巾,终于第一次看到爸爸最私密的地方。

    那就是大人的“小弟弟”吗?怎么比我的大那么多,而且周围还有好多黑黑的毛毛。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爸爸在冲澡,根本没注意我那两道发直的目光,我感到自己全身一下燥热,血脉膨胀起来,小弟弟也在不知不觉中翘了起来。

    这是我第二次勃起,而我的勃起对象竟然是爸爸。

    伏在桌案上看书,眼睛却不断瞟向爸爸的房间。隔着窗纱,看到台灯朦胧的灯光,倒映着爸爸的身影,我看得出神。

    胡思乱想中,我的手慢慢伸进裤裆,开始第一次自慰。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4发布于 02-14 09:34 较早前
    有了对爸爸的意淫,从此我看爸爸的眼神变了,不再是对父亲单纯的崇拜和依赖,而是更为深层的倾慕。我不知道这和电视里老唱的爱啊爱的是不是一样,但我可以肯定,爸爸在我心目中的身份逐渐改变,这种错误的移位虽然让我惊慌,但却无法自拔。

    面对爸爸,我的话变少了,更多的时候而是静静地看着他做事。爸爸妈妈夸我长大了,变乖了,不再胡闹了。

    他们哪知道我的心事……

    我喜欢爸爸,就跟妈妈喜欢爸爸一样。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了,外面却浠浠沥沥下起了小雨/

    我没带伞,只得借学校内部的公共电话给家里打电话,要爸爸来接我。

    “喂,是爸爸吗?”听到有人接电话,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恩,杨杨啊。”爸爸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我没多大注意。

    “爸爸,外面下雨了,快来学校接我。”

    那边停了一会,接着听到爸爸的声音。

    “真的下雨了。好吧,爸爸马上来接你。”说完,爸爸就把电话给挂了。

    雨越下越大,我一边望着那铺天盖地的雨幕,一边担心爸爸还会不会来接我。

    来了,模糊中,看到爸爸撑着一把大黑伞向我这边走来。

    “对不起,杨杨,爸爸来晚了。”爸爸站在雨中,歉意地笑道。

    “我还担心你不来了。”我钻到伞下,对着爸爸笑了笑。

    “我不来,谁来接你?”

    “妈妈了?”

    “她临时加班。”说着,爸爸咳嗽了一下,我没在意。

    雨太大了,渐渐打湿了我的裤脚,爸爸看了,一把手抱起了我。

    “抱紧,这样就不会弄湿了。”我看了一眼爸爸的裤脚,比我还湿了。

    爸爸的脸好红啊!我摸了一下,有点烫手。

    “爸爸,你发烧了?”我想到我小时候一次发烧的情况,忙坏了爸爸妈妈,最后还是送了医院,屁股上挨了好几针才好。

    “没事,一点小感冒。”爸爸将我向上托了托。

    回到家,爸爸连衣服都没换,就一下躺在床上,我到自己房间里把湿了的衣服换了下来,走到爸爸的房间里。

    “爸爸,你没事吧?”从来没看到爸爸这个样子,我有点慌。爸爸没有回答,只是昏沉沉地躺着,看来他的感冒很严重。

    “妈妈,爸爸发烧了,你快回来。”我给妈妈打了电话,急得声音都变了。

    “不要急,杨杨,妈妈要迟点才能回来,你给爸爸倒杯水,从抽屉里拿点感冒药给爸爸吃。”妈妈在电话里吩咐道。

    我倒了杯水,打开抽屉翻箱倒柜也没找到感冒药。

    末了,在床头柜找到了药,我看都没看药盒名称,拿出2颗药丸就送到爸爸嘴边。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5发布于 02-14 09:35 较早前
    事后妈妈终于回来了,并急忙将爸爸送到医院,医生说爸爸因为重感冒,而且吃错了药,必须住院。

    “杨杨,你给爸爸吃了什么药?”电话里的妈妈语气很严肃。

    “感冒药啊,放药的抽屉柜里没有,我从你们的床头柜拿的。”我实话实说。

    “你……”妈妈一时语塞。

    “算了,乖乖在家里,妈妈晚上要在医院陪爸爸,不回来了。”

    “哦。”我应了一声,刚准备挂了电话,突然想起了什么。

    “爸爸,爸爸怎么样了?”我重新拿起话筒。

    电话那边一片忙音,妈妈已经挂断了电话。

    爸爸妈妈晚上都不在家,我两手托着下巴呆呆望着窗外的大雨,越感寂寞无聊。

    爸爸刚才在床上的表现的确吓了我一跳,但回想起来我并不感到害怕,反而感觉一切是那么自然。和爸爸做爱不是我一直所期待的吗?

    胡思乱想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我摇了摇脑袋,两眼盯着额头间垂下的刘海,拨弄了两下,突然想起了妈妈抽屉里那个我一直感兴趣的日记。

    妈妈一直不让我看,她说日记是私人的东西,虽然我耍过赖,撒过娇,但妈妈一口咬定就是不让我看。

    现在妈妈不在家,正是偷看的好机会。

    爸爸妈妈的房间有点乱,妈妈慌慌张张带爸爸出门时,还没来得及收拾,那个一直锁着的抽屉也大敞四开,我一眼就瞄到那个白色的日记本静静地躺在里面。

    我搬来椅子,打开台灯,翻起了妈妈的日记:

    1993年4月21日

    我被设计了,而且是在我生日的那天!

    在众多姐妹面前,我突然被大束的香水百合所淹没。

    当他站在我面前,那么英武、那么帅气、全然不顾周围姐妹们的窃窃笑语和我躲躲闪闪的目光,说出那滚烫的三个字。

    那一刻,我明白了,这将意味着什么。

    1993年10月1日

    今天终于嫁给了他,一切都好象是在做梦。

    从交往到结婚,历时短短半年,是不是太快了?

    望着婚床上沉睡的他,我百感交集,半年前那个活活泼泼,蹦蹦跳跳的我,这么快就嫁做人妇。

    我并不后悔,立浩是个优秀的男人,妈妈是这样评价的,我也是……

    沉睡在他的臂弯里,我提笔写下了这些。

    1994年1月5日

    今天因为一点小事和他赌气,两人都一言不搭。

    正好第二天出差,我坐在沙发上等他的道歉,一直等到快12点了,他还呆在房间里没出来。

    我气呼呼地进房间准备整理出差用的衣服和食品袋,却意外地发现那两个旅行袋已经准备好了,而其中一个袋子地拉链都还没完全合上。

    我望了一眼书桌前正襟危坐看书的他,不禁哑然失笑,从背后一把抱住了他。

    1996年12月20日

    我在做饭,他在帮杨杨洗澡,很仔细,很耐心。

    今天是杨杨2岁生日,他特地向公司请了假回来陪我和杨杨过生日。

    立浩对杨杨的关心都超过对我的关心了,我想到恋爱时他经常背着我上楼梯,而现在杨杨总会先说:爸爸先背我。

    我竟然会吃自己孩子的醋,想想自己都觉得好笑。

    2000年10月1日

    事隔7年才第二次收到他的玫瑰花,他可真是不够浪漫的。

    亏得他还记得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他竟然笑着说当初就是选国庆节结婚就是为了预防以后不小心忘记。

    真够狡猾的!

    闻着玫瑰花香,靠在他的胸前,享受着小女人被宠爱和重视的感觉。

    记不记得结婚纪念日、送不送我玫瑰花又有什么重要了?

    我合上日记本,陷入了沉思……

    今天到医院去看爸爸,我很仔细地给自己洗了个澡,穿得整整齐齐。

    妈妈带着我来到了医院,进了病房,我一眼看到穿着病人服的爸爸靠在床头看着什么。

    “爸爸。”我走到床边,爸爸才发现我。

    “哦,你们来啦。”爸爸放下手中的东西,笑着对妈妈说。

    “杨杨老吵着要来看你,这不,带着他来了。”妈妈放下挎包,坐了下来,拿起旁边一个梨子削了起来。

    “杨杨想爸爸了?”爸爸精神似乎很好,摸着我的头。

    “恩。”看着爸爸一切安好,我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那天晚上实在是吓死我了。

    “这是什么?”我拿起爸爸刚才看的东西。

    “一份企划书,爸爸的工作用的。”

    “跟孩子说这个干什么,他又不懂”妈妈将削好的梨子递给爸爸。

    “嘿嘿”爸爸傻笑着。

    看来,爸爸忘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

    我看着爸爸,这样想着。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02-14 09:36发布于 02-14 09:36 较早前
    假期来临了,终于有大把时间闲赋在家,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晚饭前,爸爸宣布他要出差一周,我老大不高兴。

    “如果事情不顺利,说不定还要在外地常驻。”爸爸对妈妈说。

    “什么是常驻?”我问道。

    “就是长时间在外地工作,很长时间不回家。”妈妈叹息道,一边将碗筷摆放整齐。

    “那你要经常打电话回来。”妈妈也很不情愿、略带哀怨的口气说。

    “我不要爸爸常驻。”想到很长的时间无法见到爸爸,我委屈得想掉眼泪,用脚踢着餐桌,踢得餐桌一抖一抖得响,藉此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还没确定是否要常驻,瞧你们急的。”爸爸坐了下来,笑眯眯地盯着我。

    “反正我不管,我不要爸爸出差,如果….如果你要常驻,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傻话。”妈妈说了一句,把盛好的饭碗递到我面前。我不做声了,我知道大人的事不会因为我一个小孩的气话而改变,闹也是白闹。

    我将一大口饭塞到嘴里,忍住想掉下来的眼泪。偷偷看了一眼对面的爸爸,发现爸爸也在瞧我,连忙将目光收回。

    临爸爸出差的前一晚上,我非闹着和爸爸一起睡,妈妈只好让步,爸爸和我挤在我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

    “爸爸,你出差要去多久?”我抱着爸爸的胳膊,瞪着大大的眼睛问道。

    “恩….”爸爸想了一会。

    “少则一个礼拜,多的话…..也是一个礼拜。”

    “一个礼拜是多久?”我明知故问。

    “从明天开始,收看7次卡通天地,爸爸就回来了。”爸爸逗弄着我的嘴唇,微弱的灯光透露出爸爸的笑容。

    “我想你怎么办?”

    “那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爸爸把手放在耳朵边,摆了摆,做出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宁肯不看卡通,也不要你走。”我小声嘟哝着。

    “呵呵,傻孩子。”爸爸笑着,一把把我拥入怀里。

    第2天清晨,从床上醒来,发现身边的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我静静地坐在床头,用手背抹去脸颊的泪痕。

    肯德基餐厅里,桌子对面坐着我的同学小浩。

    “什么?你喜欢你爸爸?”小浩听到我这样说,似乎吃了一惊。

    “你没病吧?他是你爸爸啊!”我低着头咬着吸管,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把心里话告诉小浩,会引起他这么大的反应,早知道就不说了。

    “那又怎么样?难道你不喜欢你爸爸吗?”我小声争辩道,明显底气不足。

    “当…当然喜欢,但…不是那种喜欢啊!”小浩盯着我的眼神,好象是在看怪物。

    “都是喜欢,有什么不对的。”

    “男人喜欢男人,那是变态,更何况那是你爸爸。”

    变态这个词实在很刺耳,我更加沉默了。

    “你绝对不能喜欢你爸爸,我可不想和变态做同学。”小浩说着,起身准备离去。

    “小浩。”我喊住了他,“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

    小浩又以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了我一会,什么也没说,推门走了。

    为什么男人不能喜欢男人?我和妈妈一样喜欢爸爸,为什么儿子喜欢爸爸就是变态?

    我呆坐在椅子上,直到杯子里的饮料喝光了都没发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