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61640| 1142

    [同志故事] 黄土高原系列之四《陕北汉子陕北风》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6-09-26 11:01发布于 09-26 11:01 较早前
    前言:我还是想继续写我的黄土高远系列之四。

    可能我的故事中,人和事有所重复,希望大家谅解。

    我这次写的是我的家族,极其我家族的人和事。不管真与假,希望各位及时给予批评指正。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也希望大家提出来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我继续写我热爱的陕北,我的家乡!

    陕北民歌她有着鲜明的地域特征:土气、大气、美气一土得掉渣、大得雄奇、美的撩人。这种既通俗又亮丽的特色足以使其站在歌坛圣殿之上,用小调小曲渲泄黄钟大吕之势。

    在陕北,人们的喜、怒、哀、乐哪一种情感,都可以用民歌的形式来表达。无论是站在重山峻岭之巅,还是走在弯弯曲曲的山道里,或者行进在一马平川的大路上,到处都可以听到顺风飘来的悠扬歌声。这就是陕北民歌。“女人们忧愁哭鼻子,男人们忧愁唱曲子。”实际上,陕北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民歌。黄土高原上,既有婆姨们如泣如诉的低婉吟唱,又有后生们的“拦羊嗓子回牛声”的高歌回荡。陕北,是民歌的世界,民歌的海洋。

    由于历史和自然条件的原因,陕北经济落后,文化不发达,加之人口稀疏,居住分散,因而,封建意识对这里的统治,相对来说比较薄弱。一些边远山区从前曾流传过《三大怪》的民谣:“沙子打墙墙不倒,婆姨嫁汉汉不恼,嫖客跳墙狗不咬”。可见陕北思想意识之一斑。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9-26 11:02发布于 09-26 11:02 较早前
    1、东亚细亚的腹地,一派空旷辽远、触目惊心的苍黄。

    亿万斯年,谁能说清从哪一刻起,不分季节,不分昼夜,不知疲倦的西风带,就开始施展它的法力?塔克拉码干,古尔班通古特,巴丹吉林,乌兰布合……还有,腾格里。这些个神秘的荒漠呵,一古脑儿地,被那股精血旺盛到近乎粗野的雄风卷扬而起,向秦岭北麓的盆地倾压过来。

    漫空里都是黄色的粉尘。 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盆地不见了。凹陷的大地上隆起一丘黄土。黄土越积越厚,越堆越高。积成峁,堆成梁,又堆积成一大片一大片的塬。

    这就是高原,黄土高原。极目处,四野八荒,惟有黄色。尽是黄色。黄色。黄色。连那条从巴颜喀拉的山岩间夺路而来的大河,也暴烈地流泻着一川黏稠的黄色!

    我就出生在这片黄土之中,我的家在陕北延川。

    在我的记忆中,爷爷永远是威严的,他的地位在家里是至高无上的。

    爷爷的窑洞是家里最好的,白泥巴糊的墙,还有墙上那送寿延年的年画。窑洞的最里面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旁边是两把太师椅。爷爷经常坐在太师椅上拿着长长的烟锅在哪里吧嗒吧嗒的抽着呛人的旱烟。爷爷的脸时古铜色的,长长的寿眉下一双浑浊的眼睛。那双眼中虽然浑浊,但是看你的时候,会有一道强烈的光叫你不寒而栗。

    每次吃饭,母亲都会低眉恭敬的问爷爷:爸,中午吃啥?爷爷看不不看母亲:吃面条。爷爷是典型的陕北汉子,裤带面条是他一生最爱的食物。那时候爷爷六十岁左右,六十岁的爷爷看起来已经很老,穿着黑色的裤褂,腰间是那条常年不变的腰带,头上的白羊肚手巾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成了灰色,白羊肚手巾跟他的头发交相辉映,所以他的头看起来灰白一片。

    因为我是里的长孙,所以在家里,我的地位在爷爷之上,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叫爷爷把我当做珍宝。每次当爷爷板着古铜色的脸时,我都会趴到爷爷的怀里,拧着爷爷的耳朵,抓着爷爷的山羊胡子。不管我怎么样折腾,爷爷都不会生气,他会用他的脸蹭我的小脸。这是爷爷唯一示爱的方式。

    母亲每次做好饭,便会用一个红旗小木盘端到爷爷的窑洞,放在八仙桌上。小木盘里,也有我的饭。如果是我喜欢的饭菜,我会狼吞虎咽的吃,等我吃完,爷爷还没有吃,爷爷会把自己碗里的饭倒给我。等我吃饱了,躺在爷爷的土炕上,伸着懒腰,爷爷才会吃。

    等爷爷吃完饭,二叔和三叔,还有母亲才会吃饭。

    母亲在厨房吃饭。

    二叔和三叔蹲在墙角,拿着海碗蹲在哪里吃着,聊着。二叔每次吃完饭,都会朝着三叔放一个响亮的屁,三叔边恶心的看着二叔,边刨着碗里的饭。

    二叔得意的笑着,伸伸腰,喊着:吃饱咧,喝涨咧,跟皇上他爸一样咧。

    爷爷有三个儿子,父亲是老大,在镇政府开车。父亲是爷爷的骄傲,每次父亲回来,第一个去的是爷爷的房间。每次父亲回来,都会给爷爷带一些点心,或者油糕。爷爷盘腿坐在炕上,抽着旱烟,父亲给爷爷说着乡镇的事情。爷爷不说话,他微闭着眼睛。我看不懂爷爷是在听,还是在想心事。

    每次父亲说完,爷爷都会沉默半响说:去你的窑吧。

    父亲离开后,我第一个打开父亲带来的好吃的,狼吞虎咽的吃着。爷爷看着我,抽着旱烟,不时地冲我喊:慢点吃,小心噎着。

    我吃的时候,外面总有一个影子在晃动,那就是三叔。三叔是爷爷最小的儿子,比我大一轮,大我十二岁。因为文化大革命,三叔早早地辍学了,在家里劳动。

    我溜下炕,拿着好吃的,出了爷爷的窑洞,三叔眼巴巴的看着我:来,给三叔吃一点。我小心翼翼的拜一点给三叔,三叔放在嘴巴里,闭上眼睛,慢慢地品味着。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我手中的美食总被二叔抢走,二叔三下五除二塞进嘴巴里,两个腮帮子鼓鼓的,艰难的吞咽的时候,几乎要噎死。

    我杀猪一样的哭起来,爷爷会从他的窑洞里出来,拿着长长的烟锅杆,叫骂着:振宏。你个狗日的,多大的人了,抢维星的东西吃?你给我回来。

    二叔早已经跑远了,他便跑边用手撸着自己的脖子,噎的只瞪白眼。

    爷爷给我抹抹眼泪,把我领进他的窑洞,打来他土炕上的那个黑匣子,那个匣子上有一把铜锁,打开锁子,里面是各种好吃的,点心,白糖、天鹅蛋……这些都是两个姑姑给爷爷拿的。

    我挑选了我最爱吃的东西,躺在爷爷的怀里慢慢的吃着。三叔又在爷爷的窗前晃荡,爷爷叫骂着:振国,你给我滚远点,别惦记着维星那点口粮。

    三叔离开了,但是很快,他就会拿着一个用草编制的笼子,里面蛐蛐的叫声吸引了我,我跑出去,我手上的零食进入了三叔的肚子。

    我对三叔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因为三叔经常带着在沟沟茆茆里摘酸枣。掏鸟蛋。还带着我偷玉米,在玉米地里生着火堆,把玉米烤熟。每次那烤玉米发出的浓香叫我食欲大开,我吃了的撑的几乎不能走路。

    吃了玉米,拉屎的时候,拉的全是还没消化好的玉米粒,爷爷看见了总会骂三叔:你个狗日的,你又带着维星去偷吃了?把维星吃出个好歹来,我把你的皮揭了。

    点评

    还是朴实的语言,点赞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2-24 15:03 较早前
    黄土味道、生活气息浓极了,谢谢分享,祝福楼主!  发表于 09-30 16:57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9-26 11:10发布于 09-26 11:1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哇,又一篇,列还,继续支持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6-09-26 11:11发布于 09-26 11:11 较早前
    哈哈,又一部新的力作开始了,给力顶起。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9-26 11:20发布于 09-26 11:2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有报纸看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09-26 11:25发布于 09-26 11:2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被那股精血旺盛到近乎粗野的雄风卷扬而起,向秦岭北麓的盆地倾压过来,这句话气势磅礴,山水比喻很人性且粗旷,映射出陕北汉子的魅力!

    世外高人 Lv4 Rank: 4Rank: 4

    QQ

    发表于 2016-09-26 11:36发布于 09-26 11:36 较早前
    楼主的新作品问世啦继续关注……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9-26 11:47发布于 09-26 11:47 较早前
    谢谢大家的支持!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09-26 12:16发布于 09-26 12:1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支持!支持!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6-09-26 12:21发布于 09-26 12:21 较早前
    很不错素相,谢谢分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