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502153| 546

    [老少] 我和刑警王叔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11-28 12:39发布于 11-28 12:39 较早前
    我和刑警王叔 (作者:金玉良缘)

    第一章


    初遇2000年的初夏对于沿江地区的南方城市来说,也算很热了。大概是五月初的某天吧,对于我来说是个特别的饿日子,这天是我到警队报道的日子,是刑警哦,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今天的早上我赶得是头班车,其实报道的单位离家也不远吧,隔了一个县吧。到单位也就十点钟左右吧,炎热的阳光把地面都晒的发烫,下了班车到报道的警局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吧,为了不受太阳公公的厚爱我加紧脚步。到了警局院门前我喝了口随身带的纯净水,用面巾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稍微喘了口气。大热天走路就是累啊,提起精神象个进入战场的士兵向前冲了,呵呵,心里那高兴劲甭提了。这里以后就是我工作的地方了。

    办公楼不是正对着院子门,需要拐个弯,由于天热走得急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扑通一下和迎面过来的人撞个满怀,一个踉跄人顺着那股撞劲的反弹就往后倒,出于自然条件的反射,我用右手一捞想抓住东西不让自己倒下,捞是捞着了,是对面那人的胳膊。我用劲拽住了,可没有阻止我倒下去。砰得一声,硬硬的水泥地在我的后面,胖胖的一个熊压在我的正面。前后的撞击痛的我龇牙咧嘴,头脑发晕,十几秒后人才回过神来。心想今天第一天报道就出这事真不走运哦,再一看压在我身上的那为大叔吧,此刻正瞪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看着我,可能也在纳闷呢怎么会这样。

    我咧了咧嘴,不好气的说:“大叔,趴在我身上是不是很舒服啊”“呵呵,对不起啊”大叔歉意的笑了笑爬起来,“啊”我疼的叫了起来,“怎么啦,摔坏了吗”大叔紧张的问。”

    “可能是吧,我后背骨头和头都疼得厉害”“来,我牵你起来试试”说着大叔伸出那大而厚的手,“你可别再倒了,再倒了我不死也废了”我开玩笑的说“放心吧刚才你拽我时我本身就没站稳”说着拽着我的手往起拉。

    “啊,不行疼,可能骨头伤着了,对不起了大叔我可要讹上你了。”“看你说的,你等着我去开车过来”说着匆匆跑向院外。“你可别跑了大叔,我可就指望你救我了”大叔回头坏坏的一笑,“我本来不跑的是你提醒我了,哈哈”

    大概就两分钟左右,一辆三菱越野车停在我旁边,胖大叔打开车门下来,“我想跑可看你这小帅哥躺在这待会遇到母夜叉来了可就身不由己了”大叔开玩笑的饿说,”然后打开后坐的车门,我扑哧一笑:“母夜叉不怕,就怕你这只黑熊把我压垮了”说着我们都呵呵的笑了。大叔来到我身边弯腰吃力的把我抱起。我忍着疼痛。当鼻尖擦着大叔的肩时闻到他身上中年男人所散发出的特殊的味道,很让人陶醉的那种,我闭上眼睛,呼吸着那种味道迷失了自己,也忘却了身上的疼痛。

    当大叔把我放在车后坐时我才恢复了自己的神志,想起了今天自己来报道的,赶紧对大叔说:“叔麻烦您,帮我到办公室给警局的人说一下,我是今天来报道的。”“呵呵,你就是警校毕业的那为小帅哥啊,不用说了先送你去医院吧”“恩,”我红着脸回答。“大叔也是本局的,哦还没请教大叔怎么称呼您呢”。“我姓王,叫我老王吧,局里同志们都这么叫我,你呢姓啥啊?”“我姓刘叫我小刘好了,局里有几位同事啊,给我介绍介绍。”就在我和王叔简单的闲聊中车已经开到了医院门口

    点评

    好故事  发表于 09-16 20:16 较早前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8 +8 元宝 +2 收起 理由
    小情人 + 8 + 8 + 2 很感人

    查看全部评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11-28 15:45发布于 11-28 15:45 较早前
    沙发?怎么没有了!快快继续哦!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11-28 18:32发布于 11-28 18:32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29 16:10 编辑

    到了医院门口,王叔停稳车。回头对我说:“小刘你等下我去叫医院的人抬个担架来”。“好的”。王叔去了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吧,找来了医院专门供行动不便病人用的那种脚下带滑轮的活动床来了。

    由于从医院门口上医院门前有台阶,那活动床推不下来,王叔就把活动床停在台阶上方,来到车旁打开我所在上午车门,“来还是抱你上去吧”我笑着回答:“叔让你受累了”“哟你小子还会客气啊,”王叔笑着回到,说着来到我身边,我没有犹豫很自然的伸出双手抱住王叔的脖子,感觉就象一个年幼的孩童抱住自己父亲的脖子那样亲切。抱着我的王叔上台阶时感觉很吃力,因为我也有一百三四十斤,再说他自己本身就胖的缘故。上了台阶怕我受疼,王叔放我到床上时很小心,就象放一件易碎的贵重宝物那样,放下了我王叔嘱咐“躺好了”我笑着用眼神回答了他。

    就在他准备推我进去的时候,从医院里出来个中年男子,看见了王叔叫到:“王队你跑医院来干吗?”接着看见躺在活动床上的我,“哟这位是谁啊,怎么受伤啦”“哦是老林啊,这位是我们局新来的同志,我有点急事要办出门时走的急不小心把他给撞了,还撞的不轻呢,你爱人是在这医院吧,赶紧帮我找个好点的医生给他看看”“行,你等下我去找她”说着老林匆匆的进去了.

    片刻老林就领着几个人过来了,俩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都是一身的白大褂,俩个男的一个六十岁左右,个头不到一点七米。头发都已经花白了带着副眼镜,面容比较精瘦,看起来很精神。另位比较年轻长的很文静,带着点书卷气,一看就是来实习的医生,那个女士看年龄应该就是老林的夫人,看打扮应该是个护士,年轻的大夫和那护士过来就把我往里推,老医生在后面和王叔交谈着,好象在说我怎么受伤的。

    推着在医院长长的过道里,在最尽头的一间诊室里停下了,我看见上面写这骨科。他们回头看向那老医生。“小李小王你们直接把他推去拍个片子吧,哪里痛就拍那块”“哦好的”他们同时答道这样我就被推到拍片子的那个黑房间里了。

    王叔不放心也跟着过来了,摔伤的部位在后背,必须翻过来,王叔和他们翻我的时告诫他们:“慢点慢点,别弄疼他了”好像他能感受到我身上的痛一样,经过二十分钟的折磨,片子总算拍完了,我也没翻过来了,就爬在床上被他们推到病房里。

    病房不大里面摆放着三张病床,里面进门第一张床已经有个病人了,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看样子是腿摔折了,右腿上有石膏固定了。另外两张床是空着的,王叔看看回头问我睡哪张床,我看了看说;‘睡里面那张吧”。

    他们几个人合伙把我抬到床上放好。王叔对我说:“你躺好,要累了先睡一觉,我去办住院手续”。说着准备转身离开。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王叔马上接了:“喂……我还没动身呢……哦出了点事……现在没时间说,我这忙着呢呆会见面谈……好的我尽快吧”说着准备离开。

    “王叔”我连忙叫了声。“有什么事”王叔转身问到。我连忙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把这拿去”王叔以为是银行卡呢“看你这孩子,怎么怕我王叔付不起这点钱是吧”我笑了笑回答“你先拿着看看吧”王叔接过卡看了看笑着说“你这小子”说着拿着卡去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11-28 22:38发布于 11-28 22:38 较早前
    ding ding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11-28 22:48发布于 11-28 22:48 较早前
    坐到沙发了!没有了吗?好少呀。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09-11-29 01:36发布于 11-29 01:36 较早前
    你这小说是从别的地方转的吧?嘿嘿,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11-29 11:39发布于 11-29 11:39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29 16:11 编辑

    当王叔再次来到病房时,两手提满了好多物品,有香蕉苹果啦,有矿泉水和果汁饮料,还有几本杂志,和一份盒饭。“来,饿了吧。中午就随便吃点啦,我还有事一会就得出去一趟”我忙回答:“您有事忙你的吧,这里有医务人员,有什么事我叫他们,哦您自己还没吃吧”“我待会去那边再随便吃点,没什么事了吧?”我看了看他,预言又止。“有事哦吧”“也没什么,我想小便。”“哈哈哈!看你小子,小便就说吗?还怕羞啥啊?你下来不方便,我去看看医院应该有尿壶,我给你找个。”说着匆匆离去。

    两分钟的时间尿壶找来了。王叔来到我床前,准备帮我解腰带。由于是热天床上就褥子没有盖被。“啊,就这样尿啊,我是大人了诶!”“怎么怕羞啥啊,这是医院谁还没见过你那东西啊,男人长的都一样”“这样吧您再去给我找床毛毯过来,让我有点男人的自尊好吧”“好吧我去叫那王阿姨给你拿毛毯,顺便帮你把尿把了。〈把尿是我们那地方方言,一般是成人帮儿童解小便〉。说着哈哈哈大笑离去了。

    毛毯拿来了王叔帮我解决了问题。就在这时,那老林夫妇都来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指着老林对我说,这位是县交通支队的林队长,”再指向他爱人“这是林队长的爱人,王阿姨,”我向他们笑了笑说:“林叔叔,王阿姨,你们好,给你们添麻烦了”王阿姨快人快语:“看你这孩子,我们和你王叔又不是外人,看你客气的。”

    王叔这时看看手腕上的手表“啊,时间不早了我的赶过去了,大妹子,这孩子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我晚上争取早点回来。”王阿姨接着道:“老王你放心去忙你的,我们回照顾的”转身对我说:“小刘你先吃饭吧,有啥事叫我啊。”说着把王叔买给我吃的盒饭递给我“好的王阿姨,您去忙您的吧”,他们跟着王叔也跟着出去了。

    我吃完饭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大概睡了两个来小时吧。醒来是很无聊,躺在床上随意翻着王叔给我买来的杂志。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从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铁哥们程山打来的。马上接听了。“喂,山子啊,今天怎么想起老哥啦”“怎么,不想你就不能打电话吗?怎么样当警察的滋味不错吧。”“得了,别提啦今天倒霉进单位报道和单位一位同事撞上了,摔得我现在躺在医院呢。 有时间吗,有的话过来陪陪我,在这躺着很无聊的。”

    “不会吧老兄,是不是看上哪小妞了,动手动脚的让人家男人给修理的啊。”“哈哈看你说的,本帅哥看上的美女都是投怀送抱的,哪里象你啊,看见人家姑娘就毛手毛脚的啊,别说这个啦,上次不在你那办的意外保险吧,我今天住院用的是那卡,哪天你过来把报销的问题给我解决了啊”“得了吧那点事还要我跑一趟啊,你出院时头天让医院先给你把帐算一下,你把款数报给我,我给你把钱打过去,回头你把医院的票据给我就可以啦”

    “呵呵,你这臭小子,大哥我摔伤了,你都不过来看看,我上回救你算白救啦,你这没娘心的东西”“得了,别说了老哥我改天过去行吧,这两天太忙了真的没时间,最快后天吧,好吧。摔的咋样啊”我把我的情况给他说了一下。临挂时特地打招呼让他不要告诉我的家人。不为别的怕他们担心。

    程山是我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他家离我家不远,在一起同窗几年有很深的感情,他在初中时成绩还好,到高中,由于贪玩和几个混混在一起变坏了,我在高中呆了一年就转校了。因为我有个舅舅在省城政府任要职,舅舅很疼爱我,就把我接到他那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在那读完了高中就考上警官学院去了。开始舅舅不同意我考警官学院。但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警察。为这事舅舅还为我生气了好长时间。

    程山高中毕业后就和市里那些地痞流氓混在一起了也就在四年前吧参与一件重大刑事案件被捕了,急得他父母在家哭爹喊妈的骂这不孝之子。后来有个同学打电话给我说了,那时我已经在警官学习了。听到这消息我打电话求了舅舅好几回,舅舅才答应帮忙的,还嘱咐就此一次下不为例。

    也因为他不是主犯,只是一个小随从把他勉了牢狱之灾。拘留了几各月。那几年我放假回家来上他家去玩的时候,他父母对我那客气,简直就象贵宾一样。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11-29 11:40发布于 11-29 11:40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29 16:11 编辑

    接上部,程山被我找关系给弄出来后,我们好多朋友一起给他做思想工作,让他改邪归正。他也痛哭流涕的发誓要好好做人,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市一家保险公司做保险推销员,他头脑灵活,几年的发展现在在那保险公司成了业务骨干。这不连我们做朋友的也不放过,连哄带骗的让我们这些熟人都成了他的客户了。

    打完电话,看着手机发呆,想想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也不知是喜是忧。忽然想起来应该给岳叔叔打个电话,岳叔叔名叫岳笙是我们所在市公安局副局长,又是我在警官学院同学岳阳的父亲,因为我和岳阳都是A市人,所以在学院我们很要好,每年放假都一起回家,他家在市里而我家在郊县的镇上,有好几回家经过他家,在他家留宿,所以和他的家人都很熟.

    再者这次为我工作的安排问题,舅舅也曾打电话给他打过招呼。本来岳叔叔想把我安排在市刑警队的,可我不想这样,自己年轻到下面锻炼锻炼,能增长很多工作经验,下面虽说苦店,累点,但能锻炼一个人的工作能力。我谢绝了他们的安排,执意要到县城去。 我这样的做法另很多人难以理解,别人都想往高处跑,而我却往低处走。我的想法不愿意让他们通过关系为我安排,我很年轻,但我有自己的志气,相信自己的能力。总有一天我会爬上去的那时我心中才骄傲。以为我凭自己的实力,为此招来舅舅的一顿臭骂。并告诉我,以后我的事他不管了。

    呵呵骂就让他骂我行我素,自己的事自己做主拨了岳叔叔办公室的电话,没响几声电话接通了传来了岳叔叔洪亮的声音“喂,哪位”“岳叔叔您好,我是刘金元。”“哦金元是你小子啊,怎么样到那报道了吧感觉如何,要是觉得不好,对我说我把你调一下。”“这里很好啊,不用再调了,我很喜欢这”“是吗?你那胖子队长对你怎么样啊?不凶吧”“呵呵,你说他凶,我可一点没看出来哦,他很和蔼啊,你要守信哦,记住我们的约定。”“知道我不给他们说就是了,你这孩子。既然你自己高兴就随你吧。真搞不懂你怎么想的。”“呵呵岳叔叔,中国不有句古话吗?不吃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再说这里也不苦,就是条件比市里差点。”

    “呵呵,你这孩子有些志气,好好干争取早日立功,哦如果大胖子欺负你告诉我,我扁他。”说完哈哈笑了几声“也不瞧瞧我是谁他能欺负我吗?我以后欺负他还差不多。”说完我们都哈哈的笑了。 “岳叔叔你给我谈谈我们队长吧,他以前有哪些英勇事迹啊?”“呵呵他哪有什么能耐啊,要有本事早就爬上来了,也不至于在那小县城当个小队长应该快有近十个年头了吧,现在又这么胖能有啥。”“胖也有好处啊”。“胖有啥好处啊。”“看见犯罪分子和疑犯抓他们快啊,把他们一抱往下一压再大的本事也难逃脱。”说完我哈哈笑了,心想今天我已经被他压扁了。

    “呵呵你以为那坏人是木头人啊,等着他去压啊,等他到边上,坏人早就跑没影了”。呵呵“哦阳阳现在怎么样啊,工作还行吧。”“他啊,懒死了,要有你一半能耐就好了。”“呵呵岳叔叔看您说的,阳阳比我好多了,更有前头。”说完我又想起来“我们队长今天有急事好像去别的县了吧,你没啥话要我转答给他吧”

    “恩,他是去S县了,那里有个案子,案犯在你们那县曾经有底案有些情况让你们队长过去合计一下,我能有啥对他说的,要不你告诉他,让他把你这小子照顾好了,哈哈”“行了岳叔叔放心,这话我也给你转到,好就这样吧您忙您的有时间我去看望您。”“好的你也保重哦”“恩,我会的您也保重,再见”“再见”

    想想自己和岳叔叔的约定,我要他保密不要让我这边人知道我有个舅舅在省政府工作,以免让别人给我另一种看法,而得到更多的照顾。

    打完电话我感觉有写累而热天人容易犯困,躺在床上不睡觉能干啥呢。得了把身体养壮吧,于是闭眼休息,没一会就去见周公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11-29 11:40发布于 11-29 11:40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29 16:11 编辑

    天是最好睡的时候,迷迷糊糊我的思想进入了另外一个地方,我也就五六岁样子,我正在自家门前玩耍,这时来了一部车就是王叔开的那车,车上的人也就是王叔,王叔把车停靠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来到我身边,蹬下来摸摸我的脑袋,“小家伙一个人玩啊。”“是啊,要不叔叔你陪我玩好吗。”“好啊,走上车,叔叔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去玩,好吗?”“好啊,我兴奋的答到”牵着王叔叔的大手,高兴的不得了。

    有点象海边,而又不是,一条很大的河,河的那边有个岛,距离这边有很远,我们所在的这里,地上有很多绿色的草,也有很多各种各样好看的花,五颜六色的,路的两边有不少果树,上面有的还开着花呢,叔叔停好车,把我抱起来,“叔叔带你飞好吗?”“好啊”我高兴的答到。叔叔把我驾到他肩头上,用手紧抓住我的腿,我紧紧的抱住他的头。

    慢慢的边跑边喊叫:“哦,我带小元飞了飞了。”我在肩上高兴的不得了,渐渐的我松开双手,展开双翅做鸟儿在天空飞翔的样子,左右漂移,我和王叔叔都很快乐。跑了一会来到那河边。我们停下来“下来吧,我们歇会儿”说着王叔叔把我从间上放下来。

    我很快来到河边上用手在水里淘水玩。王叔叔问“元元,热不,要不我们在河里洗个澡好吗”“好啊,我快乐的回答”

    说完我三下五除二马上就把衣服扒光了,然后转向王叔叔,看着他,王叔叔乐呵呵的脱着衣服,上衣扒了,裤子扒了,还有个裤衩没脱就招向我说:“走,下去吧”我歪着脖子问道:“裤衩怎么不脱啊。”“我是大人啊”王叔回到。“大人干吗不脱啊,你看我这样脱光了多好啊,一会上来能穿干衣服。 ”“大人有秘密啊。”王叔叔笑着道“哦,我知道,大人的鸡鸡周围长了毛毛了。”“哈哈,你这小坏蛋知道个啥啊。”走吧下去洗吧。说着领着我下河了。

    河里水很清澈,还能看见鱼儿和小虾。我扑通扑通在水里打着闹着,象小海豹一样在水里钻来钻去。在王叔四周游啊闹啊,王叔叔看我闹的开心,猛的一把把我抓住,两手在我胳窝下,把我举起来:“啊!抓条大鱼啦,有人要吗?我把他卖了”,并且用头在我胸前拱,用他那毛碴碴的胡子扎我。我咯咯笑着边打边闹“叔叔你坏,你坏”“王叔叔把我举的更高,我已经离开水面了,光裸着身体呈现在他面前。

    王叔叔盯着我的鸡鸡问我:“元元,这是啥东西啊。”我说“小鸡鸡啊”“小鸡鸡干吗用啊”我呵呵乐了“尿尿啊。”“还有呢。”王叔叔接着问。我想了想,眼睛一转笑着答道“做种啊”“啊,你也知道做种啊。谁告诉你的啊。”“爷爷奶奶都这么说的”

    “呵呵我今天把你做种的小鸡鸡咬掉了”说着张开最做出要咬的样子。“不吗,不吗。我使劲的护着,急的没办法,忍着被胡子扎的疼痛使劲搂住王叔叔的脑袋。“哈哈,小坏蛋怕了啊,叔骗你的,叔哪舍得咬你的鸡鸡呢。”

    说着放下了我,往前面走了几步。“等下,我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了,”因为水有腰部那么深,王叔叔把头贴进水里拿起那东西一看,“哈哈,是只乌龟。”说着高兴的舞着手拽着我上暗了。那只乌龟不小,伸着脑袋看了看又缩回去了,一会又伸出来看看。我也很兴奋。

    过了一会想起来大人们说乌龟寿命很长的。很多人花钱买乌龟放生。说放生了对家人健康好。我看了看乌龟,转眼又看看王叔。王叔还在那乐呢。“叔叔,我们把它放了吧。以后我们就少了灾难了。”

    “好啊,你来放吧,以后你就平平安安了。”说着把大乌龟递给我。我说:“我们俩放吧,那样我们都平安。”“好啊”说着我们一起来到水边。任乌龟从我们手里爬向水里。

    乌龟爬着几步,回了次头看看我们,当爬到水里再次把头伸出水面。张口说话了:“谢谢你们放了我,以后有困难可以在这叫唤我,我可以满足你们三个愿望”说着向水深出游去了。我们两相互看了看,有些惊呆了。

    过了会,我问“刚才是真的吗”?“我也不知道。”叔叔有气无力的回答。我接着道“要不试试”“怎么试啊”“我们找一件事看它能做不”“找什么事啊”我看了看河对面的山:“要不让它把我们运到河那边去。”“行吗?”“试试吧”

    说着我来到河边开始大喊“大乌龟大乌龟”没一会功夫。乌龟真的来了。伸出头来问我们:“什么事啊?”“我们想到河那边去可以吗?”“可以”说完摇了摇身子。渐渐的乌龟变大了,越变越大。我看着又惊又是兴奋。王叔叔也惊得张开了嘴。到了一张桌子那么大,乌龟说:“上来把”。我们相互看了看,牵着手爬上大乌龟的背上。大乌龟载着我俩朝对面的岛上游去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09-11-29 11:40发布于 11-29 11:40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29 16:12 编辑

    大乌龟载着我俩向岛那边游去,此时的我忘却了惊恐,更多的是兴奋我在乌龟背上高兴的手足舞蹈。而此时的王叔却愁眉,神情严肃。并且用双手呵护着我,很担心我不小心掉到河里了。大乌龟游得很快,没多久就到对岸了。

    到了岸边我们从大乌龟背上下来,来到岛上,岛上的风景更加美丽迷人,到处都是好看的花草,有高大的树木。我们沿着山道向上走,没走几步我们看见对面高处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站立着一只仙鹤。

    当我们走近时仙鹤说到:“师弟你回来啦”。我和王叔相互对望了一眼我忙问:“谁是你的师弟啊”。“就是你啊”。我忙问你是男的是女的啊?“我是你的仙鹤师姐啊,怎么不认识我啦,当初你犯错误了师傅一起之下把你逐出仙岛。已经有好几年了,想不到你现在尽然连本师姐都不记得了,以前师姐白疼你了,”

    “啊,你是女的,”说了我羞涩的用双手捂住了小鸡鸡。仙鹤师姐咯咯笑着道:“怎么还知道害羞啊,以前也是这样的啊。几年没见脸皮薄了吗好了跟我去见师傅吧,师傅在等着你呢。”说着领着我们向山上走去。

    走过崎岖的山道,我们来到快近山顶部左右,有一块很大的空旷地带,旁边有个仙洞。仙鹤师姐到洞前叫道“师傅他们来了,”一会从洞中走出一位仙道。一身白道袍,右手拿着拂尘,头发胡须也都是白的,一看就是仙人的样子。

    道长见到我们,呵呵笑了,看着我叫道:“劣徒,见到为师还不见礼。”“我是你徒弟吗,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只因你太顽劣,为师在把你送下山把你的脑里不好的行为都清理了。”“那我现在就不是你的徒弟了,就你一个人知道,我又不知道,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啊?”

    “为师这么做,就是让你脱胎换骨,从新学好本事。”“我才不希罕做你的徒弟呢,这里也不是那么好玩,叔叔我们走。”说着我拽着在那向木头的王叔叔向山下走去

    “哈哈,劣徒啊劣徒,你还这么倔啊,你以为你想走就能走吗?说着用拂尘一挥,一股强大的力道把我向后拉,我拼命的拽住王叔叔的手,王叔叔也使劲拉我,那劲道太大,不一会就将我和王叔叔拉开了。我越来越往上去了,眼看着王叔离我越来越远

    我大声呼喊:“王叔救我,王叔救我”王叔叔也用力喊“小元,小元。”渐渐的渐渐的我眼睛模糊了。

    就在此时,一声很大的雷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睁开模糊的眼睛,摸摸眼角尽然有刚才睡梦中哭泣留下的眼泪。我的浑身被汗水湿透了。此时屋外下起了雷阵雨。哗啦啦的雨水声灌入耳朵,而我的心神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

    点评

    不错,继续写下去吧,等待着  发表于 11-09 17:06 较早前

    评分

    参与人数 1经验 +5 +5 收起 理由
    大不了 + 5 + 5

    查看全部评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