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65319| 384

    [原创] 上山下乡的知青岁月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8-23 14:55发布于 08-23 14:55 较早前
    一、 1968年的冬天是那么的寒冷,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我在等待着同学到来。就是昨天我们在学校上山下乡的动员大会上说好了,因为他家距离学校比较近,反正已经停课了有什么消息他会告诉我。也就是昨天我们两个几乎是同时报名要求下乡的,我不是一时的冲动,也不是被那红旗飘飘所动摇。也不是那些热血青年的演讲所蛊惑。我下乡的目的就是想给家里减轻负担,也是为了吃上一顿饱饭………

    我是一个有8口人的普通工人家庭,爸爸是我们这座边境小城的铁路工人,妈妈没有工作拖着老胃病操持着这个家,还有5个天天喊饿的弟弟。我们住在与火车站不远的铁路住宅里,面积不足30平方米,一条和房间一样长的火炕上睡着我们这一家8口人。


    将近中午了我的同学来了,正在我家的门口抖落他身上的雪花和跺着鞋上的积雪,和我说:“大山,咱们学校的名单下来了,咱俩分到了*旗(内蒙古的一个牧区)。”这时候我妈妈把我的同学拽到里屋:“小春啊,你说什么呢,什么西旗啊?”没有等我同学开口我就说:“妈,我没告诉你和爸我报名下乡了,我也没想到我能合格。”妈妈看着我和愣在一边的同学说:“你们知道吗西旗连房子都没有,住的全是蒙古包啊。这么冷的天你们那里受的了啊?”这时同学小春回到“婶,我们这批还有将近一半的女同学呢,她们能受得了,我们就更没事儿了哈哈哈……大山,知青办的叫咱们拿着户口去领衣服呢。”我就对妈说“妈没事儿,给我拿户口吧我大了也该给家里做点事儿了。”妈妈沉默了一会含着眼泪把户口叫到了我的手上,我和小春跑着去了知青办。


    手续还是比较快的就办完了,三天以后就出发。背着那一大包分发的装备我吃力的回到家里,爸爸已经回来吃午饭了,看到我好像好疑惑的样子。:“你怎么也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呢?”“爸,我还以为我不合格呢,就没有和你们说。你看我16岁了体重还不到90斤他们还真的要我了呵呵”这时妈正在呵斥我那几个弟弟,他们几个已经把我分的衣服、帽子、书包、日记本……弄的满炕都是。爸爸叹了一口气:“吃饭!晚上再说”


    三天后我们被按照军队的编制分配,我还好和小春还有几个同学分到了一个连。我穿着大我一圈的知青服(和军队的衣服差不多)胸前戴着大红花,和同学们排着队陆续的上了那辆绿色的解放卡车。站在车上看着流泪的妈妈和那流着鼻涕的弟弟们,我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车开了同学们(不对,这时候我们应该叫做革命战友)和家人们挥手唱着革命歌曲,冒着寒风和家人还有这座小城告别了。车一会就驶出了市区,歌声消失了只有抱在一团知识青年在颠簸的车上,抵御着那刺骨的寒风向我们的目的地前进。


    经过3个多小时的旅程,我们在知青办领导的带领下,整理了队伍来到了一座土坯房前,在写着蒙语牌的门里走出了几位穿着蒙古袍的人们,用鼓掌和微笑的方式迎接着我们。我们按照队形依次走进这座大大的土坯房,知青办的领导向我们介绍了当地的领导,依次讲话,尤其是那些蒙古族领导的生硬的汉语讲话,笑的全体革命战友都完全忘却了一路的寒冷和颠簸。会议结束我们到车死取下了行李,由连长分配宿舍。由于我始终站在小春的身后,我们就分到了一起。8个人一间,在欢笑和打打闹闹中我们整理完了床铺,我以后就睡在这张大通铺的最里头。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体育口哨的声音,也就是紧急集合。我们整理完队伍,向另外一个大大土坯房也就是知青食堂走去。


    当热气腾腾的玉米面发糕(后来知青们把这种发糕叫轱辘,因为每个发糕都是用军用罐头盒子做模具扣出来的大小均等。),和炖羊肉。那叫一个香,吃的每个人都红光满面的。也就是那一顿我吃的最饱的饭。吃饱了以后女同学就主动的把碗筷洗刷了,我们男同学都回到了宿舍开始了我们第一次离开家乡的集体生活。

    点评

    那个时候的故事比较多  发表于 2021-03-15 15:11
    那个时代那种岁月找不到工作,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是唯一的出路。  发表于 09-20 18:08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10-08-23 16:00发布于 08-23 16:00 较早前
    二、


    在打打闹闹的宿舍里又听到了熄灯的口哨声,班长草草的往铁炉子里添满了干牛粪以后,就吹灭了油灯。躺在我身边的小春就问我冷吗,说实在的真是冷,班长打开手电筒说:“反正也都睡不着,我们就说点什么吧,如果觉得冷的就两个人一个被窝,这样可以暖和一些”就在这时小春已经把他的被盖在了我的被上,麻利的钻进了我的被窝,我们当时睡觉穿的都是自己家的做的花布裤头,没有内衣内裤的。他抱着我,我报着他,感觉一会就暖和了。这时小春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摸索着,因为我什么也不懂,他愿意摸就摸吧,这时他的手拿着我的手伸向了他的裤头里头,我的手当接触到他的阴毛时我就像被电流击倒了一样。就比我大两岁,他都长毛了可是我还没有。他的手继续下滑我摸到了他硬硬的家伙,好大好大,此时我的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着。这时他的手意识我套弄他的家伙,我就认真的套弄着,他的另一只手已经抓着我那没有毛的光鸡套弄着…… 他的手突然加快了速度,也就是意识我也快一点,我就按照他的速度套弄着,他突然停住了套弄我的手,反而用他的手握住我套弄他鸡鸡的手加快着速度,突然身体一挺他的鸡鸡在我的手里一涨一涨的,我的手感觉到了粘粘的液体在流过我的手心。他呼出了一口长长气,把我的手在他的裤头上反复的擦拭着。然后把我搂抱的更紧了。嘴在我的脖子上亲吻着,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在我的光鸡上套弄,这时的我在紧张和好奇的状态下又进入了一种兴奋的状态,真的不好描述。突然这时的我觉得身体一紧像是要昏厥了一般,鸡鸡里好像是急速的喷溅出一股东西,绝对不是那种尿尿的样子。就一股,我摸了一下也是粘粘的东西。后来我知道了,那是什么。可惜,我的第一次没有在睡梦里,没有和喜欢的人在梦里。却给了他-----我的同学、我的战友、我的同性哥哥。


    就这么搂抱着,就这么疑惑着我们睡着了……在起床的哨声中我们的第一次离开家的睡梦结束了。没有懒懒的穿上衣服,因为这里没有妈妈早早的烧炕。我穿上鞋第一件事就是去室外的厕所,我释放了这一夜的尿,尿完后的那种舒服感,远远没有昨晚的感受是那么舒服,这就是说我的童年告别了。我小心的看了我的裤头,有一块圆圆的白斑,我知道那是昨晚叫我舒服和刺激的东西……回到宿舍女同学已经把我新买的牙刷挤上了牙膏,放在我的牙缸上。因为在这以前我是没有刷过牙的,在家里我始终认为家长才可以刷牙,或者说只有毕业以后有工作的人才可以刷牙。 在集体食堂里吃过饭后,大队书记宣布今天自由活动,主要是熟悉一下附近的环境。告诫不要走远和不许跑单帮,因为草原上是有狼经常出没的。中午12点吃饭,再交代下午的事情。说12点没有用,因为那个时候的学生没有手表,都是在估计时间,不过误差都不大嘻嘻……我从食堂里出来后就在门口等小春,当他看到我可能也意识到了我在等他,羞涩的看我一眼,就走在我的前面我就紧跟着他,走到没有人能听到我们说话的地方。我刚要开口,他就说:“等等,你看这里的天多蓝,好像有梯子我们就可以抓住那片白云。呵呵”我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到了那片白白的云,也看到了一望无际的白色大地,依稀仿佛的大青山离我们是那么远。


    我还是想起昨晚的事情,就问他:“你说昨天我们是怎么回事儿,我尿出来的是什么?怎么那么黏糊,是脓吗?”他哈哈大笑笑的我心里没底:“傻小子,你是真傻孩是假傻啊?”我急了:“你精,就你精,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愣了一下:“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你和我流出来的是你说的那种东西。是精液”“精液?什么是精液?”他又笑着说:“你别忘了我妈妈在大夫,我家有的是医学的书籍,我也没有问过,不过我看了不少这样的书,精液就是你们这些小破孩骂人的时候说的那种 雄汤 。”我好像懂得一点了:“小春,就是说有了这种东西就可以和女人生小孩了?”“对了,就是说你不是小孩了,是成年人了,其实你还不算吧,因为你还没有发育成熟。你等鸡鸡再大一点,有了阴毛就是大人喽。”然后看我似懂非懂的样子他又在哈哈笑着。


    我们好奇的看着那些木桩上拴着的背着马鞍的马,还有那堆的高高的牛粪包。还有嬉戏在我们周围的那些不怕人吓唬人的大狗,以及那些蒙古族的大嫂大婶拎着挤奶的威德罗(威德罗-------来自俄语是边境居民俗称的白铁皮做的桶)。有些冷了我们就回到宿舍,看见班长和几个平时比较积极的同学在讨论《毛选》,我就又到外面看蓝天、白云、草原。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10-08-23 16:02发布于 08-23 16:02 较早前
    三、


    经过几天的学习,我们对上午的政治思想教育几乎都是不感兴趣,还是我们带队来的知青办的领导讲课,就是午饭以后的课程我们还是愿意听愿意记的,因为是大队的书记用不流利的汉语教我们日常蒙古语。每次他的课都是笑声不断,记忆的单词也很牢固。大队书记------赛因图 40几岁的样子,胖胖的身材1米75的身高,黑红的脸庞。尤其一笑你绝对看不见他的眼睛,典型的蒙古人形象。和蔼可亲,包裹着他的那件宝石蓝色的皮袍,要不是腰间那条鲜艳的橘黄色腰布捆扎,绝对包不住呵呵呵。

    在学习的最后一天,赛因图队长告诉我们:“明天就有老乡来接你们了,也就是该给你们分配工作了。工作就是放牧,放羊的一家分一个,放马的一家分三个。我也通知了他们,告诉他们你们是毛*席派来的,是共*党的孩子,他们不敢欺负你们。特别有几户大牧主和反动派,你们要提高警惕,及时向队部反映他们的行动。”那时的阶级斗争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晚间我们还是在一个被窝里,我就问他:“小春,你是愿意放马还是愿意放羊?”他说“我愿意去放马,那样我们可以有三个同学在一起,你还是可以和我在一起啊嘻嘻。”虽然他说的是那么不认真,但是我是希望和他在一起的,因为我们都是那种不搞政治的,也不是想积极的。嗨!凭天尤命吧。

    他的手又不安分的在我的大腿附近游走,突然说“怎么,裤头没有洗啊,还有硬块呢”我小声的说:“我就一条,没有换的”他起身打开他的包拿出了一条兰花的裤头,“给我换了”我接过来在被窝里就换了,把我的那条放在了脚下,他告诉我他来的时候带了三条呢。我知道,我们家没有他们家讲究,因为他家的条件好他父亲是糖业的,母亲是大夫,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姐姐。我家除了母亲,都是公的。


    我们还是继续着,好像他知道明天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玩命的亲我甚至我的嘴和舌头都没有放过。旁若无人,我有一点担心别人看见,可是疯了一天的同学都睡的个个像死猪。我迎合着他感觉好舒服、好热,我的手在他的鸡鸡上也不是那么笨拙了,在他要出来的时候,他用我换下的裤头,包裹了他的鸡鸡全流在裤头里了,在他给我弄的时候我有有了昏厥的感觉,这次不是一股就没有了,而是很有力的射了好几下

    点评

    青春无悔,不管是疯狂还是沉默,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记  发表于 09-20 18:30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8-23 16:13发布于 08-23 16:13 较早前
    请继续写下去,回忆那段生活,也就是回忆自己的青春。加油!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8-23 18:09发布于 08-23 18:09 较早前
    是你自己的经历么?

    过往的是什么

    留下的是什么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0-08-23 18:50发布于 08-23 18:50 较早前
    太短了,故事还没开始呢?加油。
    [b]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b]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08-23 21:24发布于 08-23 21:24 较早前
    知青岁月写的不错。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10-08-24 21:26发布于 08-24 21:26 较早前
    四、


    起床的哨声响过以后班长就告诉我们:“你们起床后就把行李打起来,不要忘了自己的东西,吃晚饭就去队部等蒙古老乡。”等我们走出去就看见了许多赶着勒勒车和骑着马的老乡们已经来了,真的鬼知道他们是几点起来的。吃晚饭走进队部就看见围在火炉旁的老乡们,他们用蒙古语和不流利的汉语和我们打招呼。这时候赛因图队长开始念分配的名单,我被分配到了二队的巴特尔家,小春分到了三队是三个人是放马的。没有办法我好失落啊。


    来接我的是巴特尔的妻子叫乌兰30多岁,她笑着向我走来,她瘦小的身材和冻的红红的脸,在她那件破旧蒙古袍和一条红色的围巾的妆点下,显得好亲切。还有她手里的马棒和穿的一双毡嘎达(毡嘎达-----一种用羊毛擀制的马靴)我就知道她家距离我们队部好远好远。她帮我把行李捆绑在她的马背上,顺手递给我一匹骑马的缰绳。可把我真的震住了,我没有骑过马。不过我也不能在同学和领导的面前丢脸啊,我费力的把脚伸进马镫骑了上去。队长告诉我抓住距离马鞍最近的那一缕马鬃,说那是救命鬃。并且乌兰告诉我她会慢慢的走的。由于骑马的紧张没有和同学们挥手告别,就跟着乌兰踏上了旅程.......


    一路上乌兰没有说话,时不时的会回头微笑的看看我。我也笑着回应着。就这样我们走着。听到的只有马蹄踏雪喀嚓喀嚓的声音和马儿呼吸的急促的声音。走了好久我们来到了她家的蒙古包前,好几条大狗向我们跑过来,摇着尾巴狂吠。乌兰吆喝了一声狗儿们就停止了叫喊,乌兰先下马,把马都拴好以后就过来把我从马上接了下来。下马后我好险跌倒,屁股和腿好疼好疼,乌兰在笑我,我还是难为情的向她回应着笑脸。

    低头走进蒙古包一股暖流扑来,由于光线不好黑黑的包内什么好像也看不清。听到说话我才看清火炉的旁边还有一位老额吉(额吉---蒙古语阿妈的意思)在用蒙古语和我打招呼呢,我用不流利的蒙语回应着她,发现她在熬制奶茶乌兰给我盛了一碗,飘出来的奶味好香好香。老额吉不用我分说就把一把炒米放进了我的碗里。并且比划着告诉我我坐的地方就是我和额吉睡觉的床,天啊,以后就是说我们几个就在一个蒙古包里生活了? 四、(续)


    我和额吉闲聊的同时,巴特尔回来了。他站在我的面前是那么的高大魁梧,将近1.8的身材胖胖圆圆的黑红脸庞。笑起来一口的白牙和那高高的颧骨上面那一细条的眼睛,他放下一个大大的羊皮背包,就走过来摸着我的头说:“来了,以后就不要客气,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赶紧的回答:“谢谢,我叫大山,是向您报道的知青接受你们的教育。”他爽朗的大笑着:“哈哈哈,你要紧张我们蒙古人是好客的吗,以后你就和我叫哥哥,乌兰是你嫂子,我额吉就是你的额吉吗”乌兰嫂子说话了:“今天来的时候,赛因图队长说今天我们可以杀一只羊,给大山弟弟接风,羊皮下次去队部的时候交上就行了”巴特尔高兴的拉起我,拿着尖刀就去抓羊了。


    挑了一只最大的羯羊(羯羊-----就是阉割了的公羊),麻利的收拾着。乌兰嫂子和我帮着收拾羊的内脏,一起是那么利落的在一张羊皮上干干净净的完成。晚餐就是手扒肉了,我赶紧拿出我在包里的白酒递给巴特尔大哥,因为来的时候小春就告诉我牧民喜欢喝酒,想相处的好和以后的平分就决定于他们,所以我们知青都买了几瓶白酒。那时候的白酒基本都是60度的,1.26元的是好酒了。肉煮好了,我们四个人围坐在火炉旁开始我第一次牧民家庭的晚餐。乌兰嫂子拿了四只碗也给我满满的斟满了酒,我急忙的推脱:“嫂子,我不会喝酒啊”大特尔大笑着:“不会喝酒什么时候能长成男子汉?”说完又向我瞪了一下眼睛。


    看我吃肉的样子,巴特尔就告诉我吃肉不要用嘴在上面撕,而是用刀一块一块的割下再吃,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会用到刀,我知道了,但是刀使用的比较笨拙,额吉就给我割肉,乌兰嫂子也会挑好的肉割给我,吃了几口肉就开始喝酒了。首先是巴特尔大哥举起酒碗用用右手托碗,用左手的食指把碗里的白酒分别向上、向下和自己的额头点了各一下,就喝了一口,就还没有下咽就用下颚示意我喝酒,我就按照他的样子也弹了几下,喝了一口,好险呕出来,好辣好呛啊眼泪都出来了,不过我咽下了。再看他们都笑的好开心啊。


    我是第一次喝白酒,喝了一碗的白酒。喝醉了,不过没有吐酒,怎么睡的觉我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口渴的厉害头也发晕的很。睁开眼发现额吉正摸着我的头笑呢,这时乌兰嫂子已经递过来一碗冒着热气的奶茶,我喝了奶茶好像好受了许多,就冲出蒙古包想要尿尿,可是没有厕所啊,就又回来问她们厕所在哪里,她们哈哈大笑……乌兰嫂子告诉我牧区是没有厕所的,牧民也不忌讳男人小便的,只要你背过身就可以,不过蒙古包的西侧是不许大小便的,因为哪里是祖辈的供奉圣地。


    我回来后就问怎么没有看见巴特尔大哥,嫂子告诉我去放羊了。我说我什么时候干活,嫂子就说回来和你哥商量吧。

    我在蒙古包的外面闲散的看着远处那白茫茫的草原,要不是有那一条大黄狗跟着我,我当时就以为世界是静止的。仰望蓝天,就没有找到一片白云。捡起脚下一节草绳无意的摇晃着,要不是脚下还有那喀嚓喀嚓的踏雪的声音,我急敢说声音都是静止的。不知道我走了多长时间,这时远处出现了一个骑手的身影,向我飘来,越来越近了,我看清了是巴特尔大哥,我估计是回来吃饭了。这时已经是中午了……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8-25 21:42发布于 08-25 21:42 较早前
    文章象草原一样美,草原是我向往的地方。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9-20 15:07发布于 09-20 15:07 较早前
    期待下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