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6734| 39

    阳春白雪(作者:阳春白雪)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06-09-04 17:22发布于 09-04 17:22 较早前
    1.前奏


    每次看到别人的长篇,那火爆的点击量的时候,心中都是痒痒的,我自己怎么不写长篇哦?怎么不火爆起来啊?

    很早之前,开始写了一篇开头,名字为: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写了有三千字,就已经结束,那也是我最长的长篇了;

    后来,认识我的朋友文之后,开始写温暖,这次写了一千多字,就消声匿迹了。不过博得了一片喝彩,^_^,倒还是很满足的;

    再后来,开始写一篇叫同志声音的长篇,纯粹是按照古龙大侠的风格写的,千万不要说抄袭,^_^,是我一个字一个字从书上打出来的,你说累人不累人?后来那篇小说再也不说话了;

    等倒最近的一个后来,开始写回忆是怎样练成的,写的同时开始写外遇,那段没有结果的外遇和回忆,都嘎然而止,^_^,小说梦想,就彻底的断送了;

    这次呢?是不是能够写出一篇爆火的小说呢?期待中...............

    2.起名字

    昨天晚上还在想,我的下一篇小说名字叫什么呢?

    梦醒时分?还是仙虎奇缘?突然看到枕头边上的池莉二字,对她最火,就起名字叫,池莉,你以为你是谁?以这个名字为小说标题,多诱人!

    后来一想,不妥当,要是她告我,侵害她的名誉权怎么办哦?不行,或者,要是我的小说,比她的小说火了,我的小说岂不是给她做宣传了?不行不行,坚决不同意!

    看倒池莉的那篇,有了快感你就喊,我文字叫,没有快感你不喊如何?好名字,呵呵,不过怕又有色情的嫌疑,就把这个名字打倒了冷宫。

    早上,做公交车上,突然想倒了一个好名字:像公交一样疯狂!感觉自己起的名字挺诱人的^_^,当时特兴奋,公交车多牛哦,一辆接着一辆的,疯狂的走,疯狂的来!我喜欢这样的霸道,^_^。就叫这个算了...........

    突然听到那个男司机,喊了声,大妈,您上车慢点...切,公交司机什么时候学会礼貌待人了?^_^,该名字改名字.......

    于是,一个个小说名字就这样流产了,极度失望中,谁给我的下一篇小说起一个好名字哦?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2发布于 09-04 17:22 较早前
    3.构思

    写回忆是怎样练成的时候,想写自己的故事,想一下自己已经活呢二十多年了,那么多小故事,一写起来,该有一大把吧,加上故事性很强,很紧凑,几乎每天都有小故事诞生,那写起来,素材,该是多之又多!

    于是着手开始写这部长篇!

    我承认,我不是写小说的料子,但是我用功,嘿嘿,你还别瞧不起我!我从那天开始,疯狂的读小说,看他们故事情节是如何勾画的,看他们开头是如何起的,看他们的...

    看着看着,看到了雍正王朝这本我们河南老乡的作品。对哦,他的这本小说,故事性强,我模仿起来,思路上最起码不受局限的,^_^,当时狂笑三声,那声音比今天早上楼下的嫁闺女的鞭炮声音好听多了。就开始了,我的书写生涯。

    电脑对我来说,一旦用电脑打字,那就别提了,错字连篇,而自己平时又感觉良好,可是倒了别人眼里,错字就多的多了。于是跑下楼倒超市买了一个大日记本,然后又开始在那个超大的世纪联华逛了办圈,伶着自己的一大包零食回倒了家。

    有了零食,嘿嘿,嘴就开始不想休息了,开始动嘴吧!于是一上一下的运动一直持续倒,我的小说还没写哦,今天可是第一天写小说。故一定要坚持!

    于是,打开雍正王朝,开始了一点点的阅读,一点点的摘抄......

    4.启程了

    其实写小说是很累人的工作。毕竟我们不是什么专业写手的,哪有那么多闲功夫来写这玩意儿?

    我自言自语的对自己说,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给自己找个放弃的接口!于是脑海中,出现两个字:打道!

    硬着头皮开始写长篇小说了...

    写的时候,我想起来我的愉快的童年,那个叫美哦,想起了父亲带我游泳的情景,多想再回味一次哦;

    想起来,我的少年时代,那个时候,瞧我多厉害,是孩子王,村里的孩子都听我的,嘿嘿,谁不听我的,给他黑棍子!

    倒了中学,自己突然一下子变的爱听话了,懂事了,成了村里最懂事的孩子,成了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_^,那个时候,过的多美妙哦。有很多同学一起玩一起恼,多开心;

    进了高中,竟然认识了他,倒霉倒霉,因为他,我耽误了好多东西,我恨死他了!我狠狠的在自己大腿上捶了一下,那个疼哦,真感觉自己还没麻木;

    倒了大学,开始了我的同志生活,认识了一个,两个,三个....这是我吗?我开始怀疑起来,我自己本来是个听话的好学生哦,怎么突然逃起了功课,开始了门门挂红的命运?

    我不服气,我不服气,我更不相信,是谁改变了我?

    大学结束后,开始了工作,当了记者,以为多牛气,谁知道,就那回事,没人把你当着一条狗,狗够吓人的吧,记者,还不如一条狗吓人!

    现在呢?现在在写小说哦,糟糕,一个小时过去了,我的小说没写成,倒该开始睡觉了,明天早上还得早点起...

    到头大睡!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2发布于 09-04 17:22 较早前
    5.计划

    第二天开始,我便把我的日记本赶紧找出来,从初中倒大学的一个个翻了个遍,发觉自己蛮单纯的,哈哈,于是又陶醉了一下!

    那个时候上初中,根本不知道啥叫啥,就知道傻愣愣的和同学抢着回答问题,把手举的高高的,还故作沉思的样子,来引起老师的注意力。于是没次回答问题,都得到了头彩,^_^,那个高兴劲头哦,别提了,^_^。

    记得,一次乡里举办语文作文竞赛,我竟然得了第二。其实是和第一分数是一样得,因为没有人家字写得漂亮,就把我排在了第二。那个时候,我们得语文老师是刚毕业得女老师,和我一样都姓杨,加上我比较听话,经常帮她布置作业,以至于得了奖之后,就几乎成了班里得所谓得学习灵魂了,^_^。想起来多美多漂亮得回忆哦。

    我是在四班,而学校有五个一年级,彼此都竞争得特别激烈。为了争夺全校得那个第一,各个任课老师忙完课之后,开始给我们这些所谓得好学生开小灶。但是,在第一学期得其中考试中,我只名列第四,全校第四。尽管是班里得最好成绩,缺还是让老师很是失望。

    倒下学期之后,我开始狠命得读哦背啊,算哦,也不再和女同学打架了,也不再和同学偷偷得跑倒集市上,看人家贩牲口了。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倒挺乖得,^_^,有点自我了太!

    结果,不负众望,我在期末考试得时候取得了全校第一的成绩!

    那个时候班主任特别的高兴,加上学校要开家长会,班陆老师把我叫道办公室,说,这次一定要把你爸妈请倒学校来......

    我高兴的回到家之后,没见爸爸,妈妈也不吱声,只是在那里愣愣的坐着。后来知道,爸妈离婚了...

    家长会,是妈妈和我一起去的。那次的不开心,让我一直无法释怀。从那开始,我开始了恨一个人的历程,也从那开始,我变的沉默寡言了;

    读自己的日记的时候,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3发布于 09-04 17:23 较早前
    6.回忆

    11岁那年,我初一上完了,那个时候,也成了我们班最小的男生,加上当时自己长的还算可爱,白白的脸蛋,大大的眼睛,还有嘿嘿的头发,都感觉自己那个时候是一辈子状态最好的时节。

    紧接着初二初三。

    初三那年,学校分重点班普通班,当时我的成绩似乎已经不如很多其他的优秀生了,加上当时很多复课的,我就那样被淹没了,也很少再有老师重点照顾我了。

    记得有一天,我去老师办公室问一道物理问题,突然听倒里面哈哈大笑的声音,听倒说,杨春那小子,他能考上重点高中算邪门了。我听出了那声音是班主任的声音,另外有一个我们村里的老师,顿时呆了。我这么部中用?他们这么早就下了结论?

    无意中的一句话,改变了我以后的生活。

    那年我12.5岁,也开始知道什么叫仇恨!

    于是,我更加沉默寡言了,自己一个人呆在教室最北边。开始拼命的学习。

    想起来那个时候,早上五点起床,晚上继续熬夜,熬夜倒十二点钟,还不知道疲乏。而现在,缺明显的显得困多了。真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

    等到中招结果出来的时候,我考了全校第四,理所当然的搭上了重点高中的快车。记得那个时候,中专中师都很火爆的,我的好多同学都报了中师,而我们应届生中,就考上了四个重点高中的,那一年也是我们学校最辉煌的时候。

    7.爸爸

    十岁那年,父亲和母亲离婚了。从那个时候开始,倒现在,都一直认为父亲是个坏男人!

    其实生命中,缺少了某些人,我们照样能够活下去,只不过活的方式不是那么轻松而已。

    记得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刚懂得事情吧,父亲每次下班回来,都会给我们兄妹几个带一些玉米糖,花生仁什么的。所以父亲回来的时候,我们是最开心的时刻。

    傍晚,我坐在父亲的怀里,父亲在厨房帮妈妈烧锅,我的小手被父亲的大手握着,拉动那风箱,一下一下,旁边,我们家那唯一的家电--收音机,里面播放着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的信息。等倒妈妈把饭做好了,我们一家人便开始了聚集倒一起,听爸爸说他工作上的事情,听妈妈说她买菜的见闻。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期望能够呆在父亲的怀里一辈子。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3发布于 09-04 17:23 较早前
    8.收集


    想起又要开始写小说了,兴奋的年头,又开始蔓延。又开始了自己的憧憬和梦想。

    每天在公交上,是我最悠闲的时刻,那个时候,可以一坐坐公交一个多小时,这么长时间干什么呢?于是又开始构思我的小说。

    我喜欢读神鬼故事性质的小说,尤其是还珠楼主的那种性质的。我要要写这类性质的,如何?我给我自己建议,竟然通过了。

    第二步就是开始收集材料。记得看雍正王朝的时候,很佩服十三阿哥永祥的那种憨和勇。加上,他自己一直是独身的,是否可以来个杜撰?D?D他是同性恋?然后为了加一段神话故事,引进一只老虎,当然要是公的了,幻化成人形,和他进行谈恋爱?

    确定好这一步之后,就开始收集素材了。首先,我对老虎不了解,而要写长篇,就必须对老虎的生活习性,以及其自然天性了如指掌。我开始搜索我的记忆库中的朋友们,那个是动物专家。可惜没有。到网上搜索!

    最后终于通过百度找到了中国动物网,置顶的帖子竟然是关于老虎的介绍,兴奋之余,开始认真的阅读虎这一哺乳动物的每一个细节内容。那天,足足找到了三十多页关于各类虎的报道说明等等,等打印下来,开始迷糊了,这么多虎,东北虎,华南虎,什么的什么的,我要哪只老虎和永祥谈恋爱哦?

    东北虎最有力气,最有男人味道,不错,选它吧!

    有了老虎这一主角,那地点呢?不能选在东北吧,毕竟永祥是凡人,而我的这只老虎,要有千年的道行,那个地方都可以去的,就选道永祥的姥爷家,新疆大草原那里吧。^_^。

    可永祥是在北京城长大的啊?我对北京城,尤其是老北京根本就不了解,怎么办?那个时候已经是在公交上想这些了。没办法!

    下拉公交之后,看到我们那里的图书大厦今天开业,竟然可以营业到晚上八点钟,爱买书的嗜好,突然被这家大型的图书超市给勾出来了。有些讨厌它,缺还是进入了它的肚子里,寻觅想看的书。

    突然看到一本叫北京古城考的书,属于地理类别的,对古老北京城的没一个尺寸都把握的非常的细致。天!我兴奋的不的了,这不是我要找的书吗?看看是五十多块,打7.5折。实惠着呢,嘿嘿,如果我大脑中的小说出版的话,不赚够一百个五十才怪呢,^_^。

    又发觉了那本早就想买的藏地牛皮书,顺手牵羊,也把它给捎带走了。

    兴奋之余有些担忧,我深化制止了解的不多哦?光喜欢看,对什么神哦佛的都了解的少,那就继续找哦!

    最后,添加了封神演义,西游记,镜花缘三部深化小说。五本书,一共一百四三,怪便宜的,我心里说,嘿嘿。

    忘记说了,那天我发工资,突然感慨起来,每个月钱都不够花,原来都是在发工资的当天消费哦………..

    疯狂回到家,开始看我的西游记。

    9.读书


    上班之后,很少再有时间进行读书了。而这次,托了要写小说这个宏愿的福气了,竟然能够安心的开始读起书来。

    买了几本需要的书,其实就认真的读了一下西游记而已。仅仅是喜欢读,从小到大都喜欢看西游记中的故事,那可爱的八戒猪头,懦弱的唐僧小和尚,还有那可爱的猴头大哥哥,以及憨厚的沙僧等等,都是那样的喜欢,每一个人物,都被作者刻画的惟妙惟肖的。

    记得第一次读西游记的时候,是发觉父亲的书柜中有这本书。可父亲老是锁起来的,只能望西游而兴叹。后来上大学的表哥回来,竟然带回来了一本西游记,尽管是盗版的,却还是说了好多好话,从他那里借了回来,背着爸爸妈妈读起西游记来。

    那个时候上小学四年级,估计也是在那个时候,电视剧西游记开拍的吧。

    那个时候当然是认识字不多,不过死活还是读完了。读完之后,对那些主要的人物有了不同于电视剧中的认识。

    先说悟空:电视中的悟空显得神通广大的,没有什么做不到的,相反书中谈到,我们的悟空哥哥遇到了很多困难,很多是他自己无法克服的;再者,悟空又是很聪明的,从降妖付魔的情节中,我当时体会到,悟空,在遇到苦难的时候,会想办法找神仙帮助,不得了。

    而现在读悟空,更感觉到他不仅仅是可爱的一面。更多的是感觉悟空的聪明不是一般的聪明,甚至来说,他比很多人类都很聪明;同时,也感觉他不是残暴的,即使杀了很多妖,对人,却要比那个怕死的唐僧仁慈的多。

    至于那个唐僧小和尚来说,从古到今,对他的印象就不怎样。贪生怕死!

    真怀疑我佛如来的眼力了,选这号人来做徒弟,来引渡成佛,佛家难免被这号人折腾的没落。

    至于那头猪宝宝,就不提了,懒惰的比我还懒惰,怕死的程度比我更甚。我晚上看恐怖片,就赶紧缩到床上的角落里,怕真的有一只手从窗户外伸出来。而那只猪,遇到了妖魔,就赶紧钻到草丛中,躲避所谓的妖魔鬼怪。

    还有沙僧,西游记中的他本身文字含量比较少,只感觉他老实的不会争取自己的利益。用现在的词语说是麻木嘛?

    而最近买的这本西游记,没时间看,怎么办?就只有在公交车上看,走着路看,中午休息的时候看,晚上睡觉前看。终于一点一点的啃完了。似乎发觉少了段真假猴头的那段。记得电视中演的是有的,而书中一直没有,我记得小时候,看到的也是有的啊,奇怪中…

    西游记读完之后,我的小说也没开工,又开始到楼对面的小书店租书看了。

    那么多书,挑来挑去的,总是喜欢看里面有关于情色描写的成分。否则,不看。是品味太底了,还是如何?说不清楚,总是感觉自己对那些东西很好奇,特想亲眼看看,特想从书上看看那些所谓的大人物是如何做这样的事情的。越是奇怪,就越想看,慢慢的循环下去,竟然那个月,读了三十多本所谓的情色小说。

    读完之后,精神开始虚脱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4发布于 09-04 17:24 较早前
    10.两块钱

    写小说的人是不是很穷哦?一直在想,好比昨天的我!

    昨天,应该是我刻骨铭心的一天!

    早上出来的时候,换了衣服。顺手把口袋里的人民币放到了刚穿的衣服中,也没认真的瞧。然后拎着包就走了。

    到了车站,投了一块的公交费,等到六路下车之后,在那里等42路。然后又投了一块。

    上车之后,突然想起查看一下口袋该剩下多少钱。糟糕,早上就带了两块钱出来。除了一把厚厚的证件工作证什么的,没有了一张所谓的人民币。这就是说,我早上带的两块钱已经全部没了,我身上没了一分钱!

    狂晕中!

    等到单位的时候,肚子开始呱呱的叫了起来。竟然是在走到那个油条滩边,饿的吸心!

    忍!

    等到了单位,开始工作,打开电脑之后,开始胡乱的看了一通,开始在那里想办法解决饿的问题。我没有向别人借钱的习惯(其实是受过伤害,所以)。所以就一直忍!

    等到十点多,开始不行了,开始期盼到十二点,那样单位的饭就开始可以吃了。

    那种期待的感觉,比失恋还痛苦。整个人开始瘫痪了是的,我好象还没让自己受这么大罪,怎么饿的这样?

    于是,我偷偷的到食堂去了一次,找了好大一会,就发觉有一些生面条之外,就剩下几棵生葱了。

    我像遇到救命稻草一样,赶紧拽了几棵葱,回到办公室飞快的拨下皮,快速的吞了下去...

    “杨春,你在干吗?”一位同事开始喊我。

    “没,没什么,我困了,想吃棵葱提精神...”我有些开始脸红。

    “哦?第一次听说”他有些不解,没在问,走了。

    六棵其实不算什么,其实厨房也就剩下了那么多。可对我来说是那么的关键。吃完之后,还饿。就开始喝水,一杯一杯的喝...

    等到中午开饭的时候,我飞快跑到食堂,打了半份米,两份菜,三个馒头,一份汤,端着走了。等到我的同事喊我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把这些解决完了...

    于是开始发撑.........

    做人难哦!

    下午的事情,就等到出差回来再说了。哈哈。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5发布于 09-04 17:25 较早前
    11.经历

    忙碌了一阵子,说起来不够生气的份子。单位来了个牛人,自己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什么都抨击,什么都看不起,以为这个天下就是他自己的了。于是老总让我们三个,每人写一份节目的改版方案,最终结果,哈哈,反正他不是胜利了。

    懒得提那人,继续写小说!

    今天开始切入一些小说话题。

    小说中,很多离不开大学生活,当然我本人也不例外。经历了不少,于是积累了很多点滴的小事情,拿出来,或许又有一种不同的味道。

    98年,高考前一天,因为和朋友发生了某中关系,于是结束了我的北师大梦想,同年九月底,到了古城的一座大专读书;

    01年,大学毕业前夕,有七门没及格,于是开始拼命的补考,本以为毕业不了,最后,补考还是全部通过。那个时候,很担心拿不到毕业证,于是接受了所谓的辅导员的建议,请他吃了顿饭,就可以毕业了。

    同年八月,竟然意外的接到了一所财经学院的本科录取通知书,那个时候,有些莫名其妙。莫非是他的帮助?于是,很快的去到了那所院校读书;

    03年毕业后,努力想进入那家最大的门户网站,应聘了若干次,终于应聘成功;

    04年,感觉到自己已经不想再在那里呆下去了,就辞职,回到了家乡,于是一直到现在。

    故事,就从我上大学开始讲吧。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5发布于 09-04 17:25 较早前
    12.新生第一天

    终于开学了,也不会再看妈妈那委屈的脸面了。自己和村里的几个同学一起到那所大专报道了。

    早上五点就起来,说起来很是兴奋,手里拿拉将近四千块钱。第一次是自己拿这么多钱,不用家人陪伴出去上学读书。

    到了火车站,远远望见我所要上的那所学校的大大的标语,大大的条幅,也就是所谓的新生接待处。于是,我和我的老乡门被热情的接待到了十八路公交车旁,也是第一次认真的坐公交车。

    拎着妈妈用蓝色的床单给我捆成的包,木木的在那群人中间,有些无助,又想看看外边的世界。那个时候的开封火车站,还是很小很破,灰色的几个大字--开封火车站!耸立在灰色的楼顶上。这是我对开封的第一印象。

    没有再敢多看,那时的我,还是那么的羞涩,那么的无知,使劲的拎着妈妈给我逢的书包,使劲的看着,因为那里有几千块钱,我第一暂时拥有的几千块!

    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那辆十八路开过来了,于是,大家一窝蜂的往上挤,我也想挤,却把把钱挤丢。于是傻楞楞的站在别人后面,被后面的人推了上去。

    车子很大,有很多座位。我不敢使劲的瞧别人,一直到今天为止,做车的时候,都不太好意思瞧别人,总是感觉,自己上车的样子,会让很多人看到。那该多不好哦。于是,我找了一个座位坐下,刚把东西放到旁边一个座位上,就听到旁边一个人喊了一声,你怎么占两个位置?别人还坐不坐?把我吓了一跳,我往车门外看拉看,基本上没人了。我窃声的说,不是没人了吗?

    “别人都放到了货架上,你就不会放到那里?”他那口气是那么的权威,以至于,我使劲的找了一下货架。才发现,我头上面,有一排专门放东西的架子。可惜已经放满了。我没有再理会他,使劲的看着我的大包小包,任凭他说什么。

    后来知道他是我的一个老乡,也是这个老乡,让我毕业的时候很是艰难,这也是后话。




    车子很快的跑到了学校,发现很多学生和家长在那里来回的徘徊。进入校园之后,就看到了三座楼房,一座就是我要缴费的地方。

    进入了缴费地点,于是拼命的排队。排到中午的时候,看到那里很多老师开始吃盒饭,很是羡慕。或许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看到那白色的盒子。而他们吃饭的时候,我也正好排在了前面,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却也无奈,还是忍住,不想,不去想自己如何饿。

    正犯迷糊中,突然那个女老师问我:“这位同学,该您缴费了”她说的是普通话,我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说了句开封话,哦,中。于是掏钱递给她。她一遍一遍的数,然后问我哪个系的,哪个地方的,身份证有吗等等的话题。她一直说普通话,我突然开了口回答了她一句很生硬的普通话。我已经忘记是否是叫普通话,却依然记得,是开封话和一些所谓的拼音话组装起来而已。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然后开始领很多东西,被子是自己家带的,褥子是学校发的。晚上回宿舍的时候,宿舍里来了五个人了。我选择了临近窗户旁边的床铺睡下,于是一天结束了。

    其实,第一天发生的事情还是很多,也有很多内容要做,却太累了。新奇的感觉,终于走进了大学校门,尽管学校不怎么样的说。

    第二天,是什么样子呢?


    等到一楼的时候,父亲去停车,我下来等他。站在一楼的门口,

    我一阵茫然,看到碌碌徐徐的人们进入到那里,我还是傻愣愣的站在门口。有人过来的时候,我往后挪一挪,然后再有人过来,再挪一下,有些木然。

    突然一下子碰到了后面的一个人,我赶紧回头说了声:“对不起”,却还是晚了,听到有人说:“没长眼啊,是个呆瓜?大活人的,站在那里碍事不碍事?”,我低着头,等他骂完,却发觉不是我碰到的那人。

    我又说了声:“对不起,我没看见,对不起。”声音很低,连我自己都感觉低的要命。

    “弟弟别听他乱叫,他就这德行,碰一下没事情儿的,再碰两下也没事儿的。”我听到了我碰的那人的表态,似乎他原谅了我。我赶紧回敬了他一个歉意的目光。

    这时候才注意打量那男的,看上去有二十多岁,戴副眼镜,脸面白净白净的,特斯文,个子高高的,穿上一件蓝方格的短袖,看上去特精神。

    我看他的时候,他也看了我一眼,我赶紧收回目光。只听他问我:“弟弟是什么地方的?”我回答:“杞县”,回答过之后,却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而他却似乎瞧着我。“和谁来开封的”,说着,他扭了一下身子,专门给我说话。我说:“和我爸爸,他去停车了。”

    我刚说话,看到父亲过来,就低声说了声,我走了,我爸爸过来了。说完,小跑似的跑向了爸爸。

    在开封遇到的这个男人,第一个认识的陌生男人,影响了我的后来所有的生活。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6发布于 09-04 17:26 较早前
    13.新生第一晚

    六点左右,我从学校出来,便远远的望见父亲在学校门口。我飞快的跑过去,跑到父亲的跟前,喊了声,爸,你啥时候来的?

    父亲说,他来好一会了,然后问我吃饭没,我说,没有。

    于是父亲问我,想吃什么?

    我那个时候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除了妈妈给我做了几个鸡蛋吃之外,也还是在家的时候,我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呢。

    我说什么都行,父亲于是给我说,上车了,咱们去一楼吃小笼包。

    坐到了车里,突然感觉有些失落,早上来的时候,我还是迫切的希望父亲来送我,即使我考的学校他很不满意。可是妈妈还是说,我要独立了,不用大人去送。再说,我父亲也却是很忙。那个时候,从村子东头上车时,满腹委屈,没有人送,似乎被抛弃了的感觉。

    而现在,就坐在父亲的旁边,父亲不是已经来了吗?

    我问父亲,他什么时间来的。问过之后,才想起已经问过了。我想父亲也会重复一下刚才的回答。却没有,却很意外。

    父亲说:“早上你没到的时候,我就从郑州赶了过来,一直看到你下十八路车,就在你旁边看着你,等到你交完学费,领完用品…”,突然想起,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父亲,却因为那天是刚报道,对什么都很陌生,不敢把眼神放的很开,更不敢东张西望。

    “我说眨没看见你”我回答父亲。心里却十分开心,毕竟父亲还是来了,他曾经对我的说落,曾经抛弃我和母亲的种种,我似乎在那一刻原谅了他一部分。

    “那你也没吃饭?”我瞧一眼父亲,问他。

    “没,等你呢,在门口等你,一直没见你出来,就等到现在。”

    爸爸头也没抬,继续开他的车。

    我也不再说什么,把双手放到腿上,把手心的汗也擦在了裤子上。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6发布于 09-04 17:26 较早前
    14.父亲


    晚上,父亲又带我去城里转了一大圈子,那个时候的开封,可谓是一个小城镇,总感觉,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繁华。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也就和父亲住在了一起。

    第一次走进汴京饭店的时候,看到周围停了好多车,心里说,这些人晚上都把车停到这里,也不怕人家偷走?

    等我进了二号楼(等了半年之后,才知道那是二号楼),父亲领我到一个房间。父亲把灯打开,我的目光也跟随着他手按的地方,注意到了那个地方有一个按钮,便记了下来。

    灯光红红的,淡淡的,照在黄黄的床罩上边,有种温馨的感觉。我环顾完房间之后,父亲接了个电话。

    只停父亲说,他今天有事情,不能赶回去,然后就是压低了声音,说:“今天杨春开学第一天,我没来送他,晚上好好赔赔他…”我知道父亲那里有要紧的事情,我无所谓的说:“爸,你赶紧走吧,那边有事儿,你赶紧回去。我自己在这里吧。”父亲看了我一下,我还是微笑着,父亲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从包里拿出一些钱,塞到我手里,慌张的走了。

    等他走出门口的时候,眼泪一下子流拉出来,那一刻,我知道,父亲是爱我的。

    我跑出去,站在那个楼梯口,看着父亲冒黑远去,久久的不原把目光收回。

    ……

    15.宾馆


    回到房间后,我躺在床上,呆呆的看了一会天花板,突然来了兴致,开始琢磨这个宾馆的房间来。

    由于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特新奇这里的一切。

    先打开房间的洗手间,也看到了门的旁边,有几个灯的按钮。我就打开了其中的一个,只听头上面呼呼的风响,又赶紧按了下去,很怕出差错。又抬手按了旁边的一个,整个卫生间就变得明亮起来了,也看到了上方类似于学校厨房的那个排气扇,也就是那个排气扇发出的声音。只不过没学校厨房的那个大而已。

    然后看到了一个澡盆,一个马桶,一块玻璃,加上一个水笼头…房间便是如此了。

    琢磨完了,看到那个澡盆,就开始想洗澡。

    把衣服脱完之后,到了澡盆里,往里面一敦,很快研究出那面是放冷水,那边是放热水的。愉快的洗完了澡,于是擦干身子该睡觉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8发布于 09-04 17:28 较早前
    16.睡错了地方

    刚入睡之后,突然感觉到有人一下子爬在了我身上,一股酒气冲进我的鼻孔。我妈呀一声,赶紧推了一下。

    “谁呀?你眨进我屋了?”我有些害怕,赶紧把床头的灯打开,看了一眼那人,他竟然也躺在床上看着我,似乎也在问我同一个问题。

    “是你?你怎么在我房间?”他似乎清醒了一些,问我。

    “这是我爸定的房间,刚才我爸还在呢。”我疑惑的说,也对这个明显的闯入者带有警惕。

    他竟然大笑起来,“笑话,我刚送完几个朋友走,我的包还在桌上的。”说完,他把那个放在桌子上的黑色皮包拿到我面前。

    我赶紧从他手中抢了过来,“这是我爸刚才忘这的,你眨说是你的?”我更有些害怕,退到了床边。

    他笑了笑,问我,“你还记得你房间号吗,弟弟?”





    “2107,我爸告诉过我了”我自信的回答他。

    他更放肆的笑了起来,什么也没说。我开始疑惑,难道是我走错房间了?

    我赶紧跑打开门,看到了那个黄铜牌子上的2105。我呆住了,我怎么会走错了?

    我问他:“那我在哪住?”

    “我领你去”,他说着,站起身子,摇摇晃晃的拉着我的手,朝另外一个房间走去。

    2017的房间门也是开着,我这才瞧清楚,那两个房间竟然是如此的雷同。

    我又一次的说了声:“对不起”,然后问他,“那我爸的包怎么会忘到你屋里?”

    他眼睛突然来了神,“弟弟,这是我的包,我手机在里面,不信用电话打一下?”他说完,拿起床头的电话熟练的拨起了号码。那种熟练,让我有些嫉妒,我那个时候,连电话也不会打。包里果然想起了手机的喊叫声,那一刻才确信包也是人家的,只不过我爸爸的包和他的雷同而已。

    他走的时候,慌着身子,说了句,“弟弟的手摸着真舒服…”其他的我再也没听到。

    这就是第一天发生的故事,从在饭店门口碰到他,被他原谅,到走错了房间,他还是没有生气,感觉竟然有些奇遇似的。我在开封认识的第一个男人,也便是如此和他认识了。那个夜晚,我睡着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父亲打来电话,告诉我,今天就要正式上课了,要好好用功等等。我也答应着,说完便挂了电话。

    新生第一年开始了,以后的路是什么样子呢?我不知道。走出汴京饭店的大门,我一直往西走,走了一个多小时,便看到了我们的大学校园,那时候,校门口已经有很多人了……

    17.第一堂课


    98年,几乎全国所有的大学都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内容,我们学校也不例外。很快的,军训过去了,我们便开始了我们的大学第一课。

    如果现在问你,学计算机干什么?你能回答吗?

    当时的我一直以为,计算机便是学打字!

    作为第一次计算机课,我们的办公自动化老师,严重高估了我们的计算机水平。

    当时记得,那位很漂亮的女老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便让我们打开电脑,听她讲课了。课堂上,乱轰轰的,估计也没几个人能听到她做的自我介绍,更没有听到她说要我们开机器。突然她什么也不说,静静的做在了那里,就这样沉默了几分钟,我们同学彼此互相望着,都比较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

    过了一阵子,机房便如此安静下来了,再也没人说话。后来,我也同样站在讲台上的时候,也学会了用沉默平息一场小小的骚乱。

    她又开始了自我介绍:“我性南,南北的南,以后就叫我老师就可以了。本学习的office办公自动化,由我来教,希望大家在这半年里,能够把最基础的知识把握牢固,取得好成绩!好,我们开始上课。”

    “同学们都打开电脑,等启动之后,比较一下,我们前面的大屏幕和各自显示器上的桌面有什么不同。”

    等了两分钟左右之后,她开始提问,“我们按照花名册的顺序提问几个问题,杨春同学,你先来,说一下你电脑屏幕和我们的投影屏幕有什么不同?”她说着用手指了指那个类似于电影屏幕的白布。





    我没想到老师会点我名字,立即占了起来,使劲的瞧着屏幕,却没有说任何话。

    “没有差别?”南老师问我,“认真比较一下”

    “老师,我不会开机。”说完便使劲的把头低了下来,脸上热热的,感觉很是丢人。却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我以为我会引起一场哄堂大笑,紧接着,听到:老师,我也不会,老师我也不会……

    我放眼扫了一下,诺大的机房,就看到了一台电脑花花的屏幕。就在我旁边。很多同学都傻愣愣的坐在那里。

    第一次上课,就是如此,学会了开机器,学会了出现那个蓝色的进度条的时候,随便敲一下键盘就很快过去了。

    第一次上课,我才知道,不光是我,很多同学,都没见过电脑,因为那是九八年…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8发布于 09-04 17:28 较早前
    18.洗澡


    重新转回刚开学的场景


    九月的天气,似乎比八月份更加炎热,而到了晚上,宿舍本身比较简陋,除了一扇大窗户之外,没有任何制冷的设备,比如电扇等等。所以宿舍热的要命,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学校规定,十点半宿舍准时熄灯,熄灯前,宿舍的各位都已经过来,每个人脸上显着疲惫而又快乐的样子,毕竟步入了大学校门。

    由于我是第一次在宿舍睡觉,显得不知所措,连和宿舍的哥们打招呼都不会打。只是坐在床边上,听他们在高谈阔论。

    “唉,你是那个系的?”对面的那个帅帅的男孩突然问我。

    “计算机系的”我赶紧回答他一句,然后随手用指头梳了一下头发,那也是我的习惯性动作。

    “哦,我是管理系的,我们系没宿舍了,就到你们这里住了。以后多多照顾。”

    他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让我极度的羡慕。

    “那是那是”我随口应合着。

    “我姓马,叫马强。你呢?”他问。

    “杨春,阳春三月的前两个字。”我回答他。

    “哦,杨春,好名字,阳春白雪的意思?”他扬了扬头,问我。

    “恩,是的,我爸爸给我起名字的时候,希望我能够有朝气,希望我像春天的太阳一样蓬勃向上。”我一股脑的回答了他。

    “天太热了,日他奶奶的,走杨春,去洗澡?”他说着,把那身紧紧的黑色T恤脱下,然后底下头,把鞋带解开,脱下鞋子,使劲的把裤子一拉,变几乎赤身裸体了。

    那天,清晰的记得他穿一个平角的小短裤,蹦的紧紧的。让我胡思乱想了好一阵子。

    脱完之后,他穿上拖鞋,拎着我们昨天发的白色的盆子,拿着毛巾和舒服佳的香皂,朝着我说:“快脱哦,一起去洗?”

    “叫我?我等到熄灯去洗了,你先去吧。”我习惯性的告诉他,说我现在不洗。

    “那好,我先去了”说完他,扭身走了。

    这就是我们后来都称呼为小马哥的马强:个子一米七左右,湖北人,长的特壮实,人也长的帅气。后来,成了我最好的哥们之一。

    大学的第一个晚上,宿舍的哥们都去水房洗澡了,唯一的是我让人穿着衣服,躺在床上,明知道热的要命,还是包的严实的要命。其实,我也想,像其他同学一样,脱光衣服,到水房痛快的洗上一次,可是不敢,不敢在同学面前脱光衣服,尤其是脱光了之后,在同学面前走来走去。从初中第一次住校,到上大学的第一年,我都是如此度过了,等到熄灯之后,水房没人了,便小心翼翼的把衣服脱下,拎着盆子到水房痛快的洗上一次了。

    等到十点半的时候,宿舍熄灯了。我也躺够了,赶紧把衣服退下,拿上盆子,穿上拖鞋,拖沓的到了水房。

    水房的人已经不多了,就剩下几个男生,默默的洗着,水哗哗的流着。我找了个靠近窗户的地方,顺眼看了看其他人,还好没人注意我,飞快脱下内裤,放到水笼头上。开始了我的清凉世界。

    水很凉,洒在身上,却舒服的十分恰当。刚才那堆积很久的暑气,慢慢的消失了,我陶醉于水房的水的清凉的味道,便使劲的端起盆子从头灌了下去。只听哗啦一声,整个水房,似乎都是我刚才撒下的水滴了,霎时好看。当然味道也绝对的舒坦。

    冲过之后,打了香皂,闻了闻,还算很香,于是自我陶醉之后,便拎着盆子,回到了宿舍。

    惬意的夜晚就这样开始了……

    19.读书


    军训的过程,感觉无聊也又无味。当现在回忆起来军训的那段时光来说,竟然没有留下任何印记,也更没有影响我的人生多少多少。所以,从高中的时候带来的军官梦,也彻底的不要了。

    开始正是上课一周之后,学校的图书馆也正式开放,同时对我们这些新生开始办理图书证件。

    周四那天,辅导员通知我们,可以单独到学校图书馆办理图书证了,谁需要办理的话,尽快办,到下周就可以开通,可以借书了。

    周四的下午,是我们全校的班会,我也是第一次参加班会,而第一次,我们的那位年轻的辅导员就讲了这一件事情,本来期望他能多讲一些,便结束了。

    于是,我飞快的从五楼跑下去,等跑到图书馆的时候,发现平时紧闭的大门,突然开了好几扇,兴奋而又紧张之余,看到那里摆放了几张黄色的课桌,桌子后面有几位年轻的女老师在那里似乎在谈话。竟然没有一个学生!

    “老师,这是不是办图书证啊?”我走到一个女老师的面前,问她:“我能办吗?”

    “当然可以了,你是那个系的?”她微笑的朝着我笑了笑,说:

    “押金三十块,五快钱的工本费,交两张照片,都带来了吗?”

    “带拉”说完,打开书包,把包里的书掏出来,放到她坐的桌子上,又零零碎碎的摆了一大片,她瞧了瞧我:“怎么了?不好照吗?”

    “不是,我把照片放到书包里了,也不着塞到哪了,我给你找找。等我一下”我一边解释,一边查找。

    她笑了笑:“现在人还不多,尽快点,以后放东西的时候,整理的有条理一点,找起来就比较方便了”她说着,把我放的皱巴巴的书,慢慢的抚平,然后把中午吃剩下的馒头,钥匙什么的,各给我放到了一处,本来乱乱的桌面,竟然条理很好起来。

    我感激的瞧着她,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眼睛却盯着桌子上的半拉馒头。

    “没关系的,以后要学会自己收拾东西。”她还是那样温和的对我说。

    这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老师,后来也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对我的影响,不仅仅是从读书方面,更多的是比我的辅导老师,教给我更多做人的道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9发布于 09-04 17:29 较早前
    20.第一次借书


    图书证很快办好了,等到下一个周四的时候,我已经领出了图书证,而我们班的同学,很多还没开始办理。我算敢了各早。

    学校的图书馆,不算大,五层楼,坐落在校园的西北边,白色的磁片一块块的摆在上面,加上正面的三个镏金大字?D?D图书馆,很是辉煌。

    走进正厅,对面时一个大阅览室,阅览室旁边,是图书馆的打印办公室,因这里的价格比较便宜,打印一张才一毛钱,故我大学三年几乎都是在这里打印东西,当然校外的那些打印点,一般是一张A4的一块钱,相差悬殊也。打印办公室旁边就是走廊了,看着那个大大的醒目坐标图,我很容易的找到了二楼的社科类图书室。

    我走进去,心中一阵激动,终于可以看到很多图书了,终于看到图书馆的样子了。我环顾了一下,见旁边有两个男老师在那里整理着什么东西。

    我礼貌的问了声:“老师,管到里面看书吗?”

    “恩,那个牌儿进去,里面有老师指点”那瘦瘦的长的清秀的老师不冷不热的回答了我一句,头也没抬,说外仍给我了一张红色的牌子,“进去吧!”

    我有些紧张,加上那老师的不是十分友好的态度,让我稍微有些失望,心里说,这男老师就是没有女老师态度好。

    我顺着门口走进了社科类藏书室,一下子惊呆了。怎么这里的书比我们家的要多的太多了。横竖很多铁架子摆放在那里,有一二十米之遥远。

    我飞快的一个架子一个架子的慌过,看了一眼书目,就赶紧看下一个,就这样,二十多分钟,我在那里慌了各遍,也开始喜欢起来这个藏书室来。

    社科类的书目其实也就是人文类的,加上各个人文方面的专业图书,分的类就更加细致了。等我把这些飞快的摸熟之后,开始查找我喜欢看的图书。

    武侠的,言情的,在走廊北边的一排书架的中央,书目却不是很多,以金庸的居多,而很多其他的地方,却是空的,估计是被别人借走了。我选了一本《多情剑客无情剑》,很欢喜的使劲拿捏着。然后赶紧转到人物传记那里,看到我喜欢的两个人物?D?D冰心和居里夫人的传记都有,又赶紧拿下来,生怕以后有人借走的样式。最后转到散文分类的旁边,看到了曾经很想买的《小窗幽纪》,看到淡雅的包装,淡黄的纸张,很是好看。也放到了手里面。然后拿着第一次选好的书本,喜滋滋的开始在那个大大而又拥挤的阅览室逛了起来。

    走到南边的第三排书架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本《青春期性教育》,看到名字,感觉脸红红的。平时对性本身就非常好奇,而县城的中学也没有老师去讲那个。唯一了解的途径就是通过小说了解的。而对生理上的一些样式以及心理上的某种极端,很少知道。故看到这本书的时候,赶紧环顾了四周,没人,取下来,翻看一下目录,顿时感觉心跳加速。怎么这么多内容?

    那本书,从最基本的常识,到最后关于如何恋爱,都介绍的非常详细。看的我紧张兮兮的。

    翻开其中的男性生理结构那篇,看了一眼,赶紧换页,然后看看四周有没有人,然后又翻开看,又合上,最后听到脚步声了,赶紧放到原处,火速离开。回头看的时候,过来各女生,停到了那个地方,我感觉好害臊,不是让她发现我在那里看那本书吧。一阵紧张,加上恐怕被人看穿的想法,阵阵不安涌上心头。

    等那个女生在那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便安然的离开了,似乎没有我那样紧张的样子。感觉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还好,我没继续到那里看那本对我诱惑力极强的书,便走出阅览室,拿拉出去。

    “把书登记一下!再拿走!”一声大吼,把我吓的不清。赶紧回了句:“还要等级,老师?”

    “当然要登记了,最多只能借三本书,你瞧瞧你,借了那么多,把它送回去再过来登记!”那老师也就是我进来的时候,头也不抬的老师。语气如此生硬,让我对他的印象更不好。怀疑,他头低那么低,怎么看到我出去了,怎么看到我拿了几本书?

    我拿着四本书,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是放回去还是继续拿着为好,也不知道到底放那本。

    “你快点行不行?”那老师抬头瞪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耽误他的工作。

    “好,我赶紧去。”说完,我又重新走回藏书室,很不情愿的把《小窗幽纪》放到了原来的地方。

    第一次借书,总体还说顺利,总体说,也是收获不小,竟然看到了这么多的书,以后也便有书读了,以后心中的很多困惑,也便通过书本解惑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9发布于 09-04 17:29 较早前
    21.回家


    学校的军训是三个星期,等过了三周后,又经过了一周,正好赶上了国庆节的三天假期。加上一个周末,算是放假五天。

    从开学到现在,我就认识一个老乡,还不是一个乡的,所以也不太熟悉。村子里的另外两个老乡,也是我高中的同学,张霞在电气系学习信息工程,徐飞在建筑系。女生的宿舍,学校要求不能进去,徐飞的宿舍在我们四楼,却不知道他在哪个房间,也没去挨门问。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

    周五下午没课,我回宿舍,把书包收拾了一下,拿了两件衣服,工整的叠了一下,方到了书包里面,放进去一本《计算机概论》,又放了一本我从家带来的《平凡的世界》,书包便很满足的饱满了,拉链却拉不上了。

    书包是我姐姐上初中的时候买的,等我上了大学,妈妈便让我用姐姐的书包了。书包是那种蓝色的格子的,一根长长的带子,挎在肩膀上,还是蛮好看的。书包的内容不大,放一套衣服,就已经满了。便只好把衣服拿出来,只放了一件换洗的内裤。收拾完之后,给宿舍的各位哥们打了声招呼,便高高兴兴的跑下楼,到学校门口等十三路。

    对于十三路来说,是开封最热门的公交线路,人员多,车的样式好看宽敞,加上横贯开封东西,算把开封城最繁华的地盘走了个遍。

    等了又两分钟,十三路来了,一下子上了好多人,我也被后面的人拥挤着上了车。

    “你到哪?”女售票员问我。

    “到汽车站”我回答。

    “恩,一块,快点!后面的到哪?”她的语速非常的快,找零钱的速度也是异常的快。我给她过一块钱之后,便往车的后面走去。

    其实我也不知道,车站在哪,仅仅记得,在火车站旁边,那便是汽车站,根本不知道有汽车总站,东站,西站的区分。

    “我到新街口下,然后到汽车站去,你呢?”我听到一个女生问她的同伴。

    “我到东站,正好在13路的终点站,那里坐车方便。”她的同伴回答她。

    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听到那个售票员报站:“新街口的快点下,新街口到了…”

    我犹豫了一下,隔着玻璃窗往外望,却无论如何也没看到有汽车站的影子,想在这个地方下,又怕摸迷了。还是没有下去。就这样,我坐着车到了汽车东站。车上的人最后也只剩下我一个乘客。

    到汽车东站之后,赶紧往里走,走到杞县的那个红红的标志下边,却没有发现有任何车辆,张望了一下,整个汽车站,就几辆类似于货车的车,停在一片空地上,不停的在搬卸东西。

    “大爷,杞县的车不能在这坐?”我问旁边的一个上年纪的人。

    “杞县?这边没杞县的车,东站的车下午三点多都没了”他给我很详细的解释着,“你到杞县?到长青车站去做吧,做17路到。”

    “17路在哪哦?”我问他。

    “做13路回去,到13的终点站,就能看到17路”他给我指明了道路。

    “恩,谢谢了大爷。”我也没想,便又匆忙的上了另一辆刚开始发动的13路,走了。

    周五,街上的人越来越多,等十三路走到市中心的时候,车越来越多,走的也便慢多了。等到西郊的时候,已经快六点。想起妈妈告诉我说,车到六点左右,就没到我们家的了。

    在那个车站旁边愣了好一段时间,下了一个决定?D?D明天再走,回学校。

    我只记得学校隐约的在13路的东边,那一刻,我开始明白,我已经迷失了方向。

    当时的西郊还是很荒凉的,更不要说什么住户了。我猜测着,感觉望前走就是东,便背着包,顺着那条路一直走了下去。

    路边已经架设了高高的电线竿子,我只在我们的县城见过这种东西,比较一下,这里的似乎比我们县城的要高一些,要多一些。我摸索着往前走,也不好意思问别人。走了有半个多小时,脚开始有点疼,肚子也开始有点饿...

    第一次回家便这样迷失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29发布于 09-04 17:29 较早前
    22.想起了妈妈


    晚上好不容易回到宿舍,整座楼已经空荡荡的。

    306的房间,还是如以前那样干净。床单蚊帐,都已经条理性的收拾好。地板也拖的红红的(地板是上的红颜色涂料),最下边一个空铺位上,放着我们各自的脸盆牙刷之类的。

    我坐在床上,开始无尽的发呆,想妈妈,想姐姐,想我的那个小村庄…

    我不知道妈妈是不是现在还在县城里买菜,是否已经收摊。似乎听到了妈妈在大声的吆喝着,谁要韭菜,谁要茄子!

    记得刚结束高考那阵,我便主动和妈妈一起去走村串巷的买菜,从毛庄悠道丁寨,整个三轮车的菜便很快的买完了。

    菜是我们自己家种的,基本上是一个季节,妈妈就种一样菜。这样如果碰上了好价钱,可以多挣一些钱,遇到了不合时宜的季节,也没关系,量大的缘故,也不亏本。

    夏天,我便很早起来,和妈妈一起把几带子茄子搬到三轮车上,我骑着自行车,妈妈推着三轮车,便愉快的上路了。

    隔壁的村庄离我们村子很近,很快便到了。隔壁的村子里有很多爸爸的亲戚,于是菜买的便很快了,加上妈妈经常到村子里来,大半车子菜,一两个小时便买掉了。剩下的,我们到另外一个村子里去,一个早上,一大三轮车的菜便这样买出去了。

    而现在,我不知道妈妈,有没有把菜买完,有没有停下来歇息一下。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23.梦

    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模糊又似乎熟悉的高个子男人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然后坐到我床上。我问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硬是感觉,他使劲的压在我身上,沉沉的,似乎要窒息,却又感觉很是舒服。

    我把胳膊往外挪了一下,却挪不动,被他使劲的箍着。小肚子也被他压的特难受,浑身开始发热起来。

    突然,下体的部位,感觉很是膨胀,想尿尿的感觉,迫不及待!我使劲的控制住不让自己尿在床上,却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便一下子醒了。

    身边的人也不见了,小便也没出来,把手伸进裤裆,潮湿的一片,我梦遗了。

    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蚊帐被我压的快要把上面的绳子压断了。

    醒来的时候,仔细的想着那个人到底是谁,是谁走进我的梦境。使劲,却无法看透。很熟悉,总是在眼前晃悠,就是不知道是谁。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4 17:30发布于 09-04 17:30 较早前
    24.坏蛋

    第二天早上,我很早起来,跑到学校门卫那里,问那个年龄稍微大的叔叔:“我家是杞县的,我要回家,做哪路车?”

    “你一直往前走,走到那边的瑞康医药商厦,往南拐,那边有一个18路的站牌,你到那里坐车,坐到终点站,然后到对面的汽车站,到那里很多到杞县的车”他一边给我解释如何走,一边用手指点着。我连声说着谢谢,便高高兴兴的跑了几下,跑到马路上,便往十八路方向出发了。

    大梁路上已经开始种了很多的梧桐,个子还比较矮小,叶子有些稀松。我顺着那排梧桐,沿着那个突起的水泥台,小心翼翼的走着。

    “弟弟,你起这么早?”我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似乎在问我。

    “是你,你咋来这了?”我看到说话的那人,有些吃惊,竟然又遇到了他。

    “我在等你啊”他哈哈的笑着说,“不可以吗?我昨天就看你坐车没会家成,早上一直在校门口等你。”

    我看到了那辆车,停在他身边的那辆,似乎刚才问那位门卫叔叔的时候,也看到这辆停在了学校门口。

    只不过,我一向对汽车不感兴趣,也没瞧上两眼。后来听同学说,牛!那是劳斯来斯啊!!!

    “我又不认识你,我要回家了。”说完,便使劲的往前跑。怕和他说话。

    我跑到瑞康医药商厦,回头望了望,发觉,那车竟然不弃不离的在我身后的人行道上,斯文的行走,没有一丝的声响。

    “你有事儿没?”我鼓起勇气,隔着玻璃朝他喊了一声。

    玻璃一下子被他拉开,他还是那股流氓方式的微笑,朝我翘了翘小嘴巴,上车,送你回家吧!说完他,把车门拉开,一下子把我拉进了车厢。

    我挣扎了几下,还是顺从了。我不敢看他,把头底的低低的。使劲的把包往怀里塞,生怕他骗我,同时骗走我的书包。

    “你家是杞县的,对吧?”他问我。

    “恩,是杞县的,你咋知道的?”我用眼角瞟了他一下,“你不是坏人吧?”

    “呵呵,坏人和好人如何区分?”他把笑容收敛起来,板着脸问我。

    看着他沉下的面孔,我不敢去碰他的目光:“坏人就是坏人,好人就是好人!”

    “呵呵,对,对。”他一下子笑出来了,笑的很放肆,似乎在笑我的回答。

    “那我是坏人还是好人?”他问我。

    “可能是好人吧?!”我声音压的更低。

    于是之后,便开始沉默,我朝窗户外望着,依旧的把包放在腿上,已经不再如以前紧张了。

    在车上,他放着音乐,是我高中的时候最爱的孟?j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我放松了一切警惕,开始顺着她的歌声,也开始哼唧起来了。

    “弟弟都喜欢听谁的歌?”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牵手,苏芮的牵手,我特喜欢,我初中学的。开封电视台的点歌台一下子放了一个多月…”我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的给他介绍着,他认真的听,恩恩的让我继续讲。

    “会唱吗?给哥哥唱一下怎么样?”他等我嘟哝完了,便开始问我。

    “我,我不会唱啊,唱不出来”我脸一下子红了,我最怕的就是当着别人唱歌表演什么的。

    “恩,没关系,以后有时间给我唱。你们家往哪个方向走?是这条斜路还是那条?”他问我路该如何走,说话之间,已经到了我们县城。

    “斜路,我最熟悉了,可回到家了。”我兴奋的用手指给他说。

    “等一下,我买点东西。”说完,他下了车,剩下我一个人在那里面。

    我看到他走到水果摊边,用手指了指香蕉,让那人称了一下,付过钱之后,便拎着上了车。

    “妈的,你们这比开封还贵。”他嘟哝着。

    我感觉脸有些发热,我听到了他说的那句“妈的”,感觉很不自在,我从不说什么粗话,也不喜欢别人当我的面说。

    “哦,怎么了?我说脏话,不喜欢听?”似乎是歉意的问我。

    “恩”我不再说话。

    突然,脑海中,刚才他的背影,似乎是和昨天晚上我梦到的那人竟然是一个人。竟然压在我身上的是他!

    “我昨天好像梦到你了…”我突然给他说,使劲的瞧着他的脸孔。

    “梦到我?梦到我做什么了?”他有些吃惊,又有一些惊喜,“晚上梦到我的?”

    “恩”

    “梦到我如何了?”他似乎很有兴趣,可是我说出来之后,却更不好意思说出了。

    “一快睡觉呢。”我小声说。

    “恩?睡觉了?”他有些兴奋,“说说都干什么了?”说着他把车停到路边,身子一斜,认真的瞧着我。

    “睡觉就睡觉了,没咋了。”其实就是如此哦,睡觉又怎么了。

    “?怎么不说话了?不好意思说算了。”说完,他冲我邪邪的笑了笑,便开动了车。

    我家距离县城二十多里,那时候,路刚修好,还比较顺畅,没多长时间,便到了我们村子。

    “我家就在前面的胡同里,在这下车吧。谢谢你。”我要求下车,紧张的望着他。

    “往哪个胡同走?我把你送回家。”他把速度已经放的很慢了。

    就这样,他又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我们家的钥匙,妈妈一般不带在身边,总是放在铁门下边的石头下边。我很熟悉的找到了钥匙,打开门,一下子,家里的两条狗便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我使劲的踹了一脚给那前面的狗,“叫唤啥?回去!”

    “你还到我家坐不坐?”我扭过头问他。

    “当然要坐一下了,你没瞧外边热的?”他冲我笑笑。说完,把手伸过来,“拉着我的手,我怕你们家狗,这样不会被咬。”

    我牵着他的手,把狗踢开,他在我身后,跟着。那个时候,很有成就感,我可以保护一个人了。

    我打开门,堂屋的桌子上,放着妈妈早上摘的黄瓜和番茄,我拿一根比较直比较大的递给他,“吃黄瓜吧。”说着,我也便拿起一根,用手捋了一下,随手便吃起来了。他惊讶的看着我,也学我的模样,吃起了那根黄瓜。

    他走的时候,使劲的抱了我一下,似乎很温暖,很惬意。然后,大步走出去,狗对他汪汪了几声,他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那些,上车,一切便结束于尘土之外。

    我自己愣愣的站在那里,他不怕狗?却同时还在回味他的让我怀念一辈子的拥抱。

    …….

    就这样,我已经回到了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禁止发布无意义内容,详情...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