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282852| 462

    警父(转)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2-09-13 02:44发布于 09-13 02:44 较早前
    1.抓捕 抓捕 我总是最弱不经风的那一个,当他们吼着“警察来了,警察来了……”整个屋子会如同炸开油的锅一般,而我却以最快的速度蹲下来,然后抱头,这似乎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此刻我会感到自己是在等待命运的制裁,或是别的什么。总之这令陶峰极其的抓狂,他每一次都跑得最快,但每一次他都会回头望,看到我无力的样子,他会长长的叹一口气,然后跑回来,然后就再也跑不了了。“真该死,你没长腿吗?”

    最令人兴奋的应该是那些男人们光着身子恐惧的样子,像是天要塌下来似的。他们到处找衣服,裤子,还有袜子。

    最后一切都会归于宁静,偶尔会听到一些呜咽的声音。这种场面我不是头一回见到了,然而每一次我都是第一个被抓住的。我蹲在墙角,只有我穿了衣服,其他的人,还有那些“小弟”,他们不得不尽量让自己的那个地方显得更隐秘一些。

    警察将我们围成了一圈,有的试图竭力反抗的人还被他们死死的踩在脚下。当然我知道这是最不明智的做法,所以我非常配合的蹲在那儿。

    这一次的刑警队长是新来的,不过也是个中年人,看起来要比上一个成熟多了,应该快五十岁了吧,谁知道呢。他似乎注意到我在用眼睛的余光瞄他,他站在中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后面拿摄像机的警察喊道:“不要拍,谁叫你拍的!”不过我还是对上一个队长印象深刻一些,因为我记得有一次被他们抓到派出所里他狠狠的给了我一耳光。然后还叫了陶峰“婊子!”。

    我不认为一切都完了,陶峰总能想到办法,最坏的打算就是被拘留一阵子,然后被打几耳光什么的。

    “你穿着衣服?”新队长坐在派出所的审问席上,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是那种典型的老官腔。我则蹲在一边,这待遇比我想象的要好,之前的那个队长曾用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然后让我的膝盖跪在地上。然后他不说话,在那里一直吸烟,并对着我的脸喷烟雾。

    新队长也抽烟,不过他不会像之前那个把鞋子脱下来边扣着大拇指边问我跟几个男人做过了。他抽的应该是红塔山,虽然我没看到烟盒,但我熟悉那个味道,这烟比较廉价,是我也经常抽的。我想问他为什么没有跟别的警察一样,抽好一点的,甚至很昂贵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好奇这个,但应该他会不屑于回答我这个无聊的问题。

    “你穿着衣服?”他继续问那句话,声调有些上扬了。

    “要不我脱了?”我望着他,明明很惶恐,却又觉得幽默。

    他的样子有些惊悚,准确得说是失神了,片刻后,他猛拍桌子,很大的声响。

    “少废话,你在那里做什么?”

    “掺茶倒水,您知道,没有人能看上我这种货色。”我很平静的说。

    说实在的,我真的是在那里掺茶倒水,我总是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没有时髦的装扮,也没有帅气的发型。我的头发到长不短,可以完整的将那双眼睛盖住。实际上我真的打算干一次,我答应过陶峰,这是迟早的,可这个决定一直没有实现。在那儿没有人注意到我,我甚至没有被列在名单上,陶峰不只一次要求我换个“风格”,他老说我这种悲情的农村BOY路线实在是有够衰的。

    可我觉得我一点都不悲情,我甚至不知道悲情是什么,我喜欢傻笑,就像现在,面对着这个中年警察不可思议的眼神,傻傻的笑着。

    “你觉得我会信吗?”他继续拍桌子,“给我老实回答!”

    “那好吧,我刚做完,衣服已经穿好了。”这是假话。我懒得让别人相信或是不相信,所以总是按图索骥的说话和做事。

    “你每天要跟几个人干那种事,我是说,他们都是男人吗?”

    “嗯……五六个吧。”这应该是陶峰的数字,我觉得有人相信我也能做到这实在是很有成就感。

    他真的信了。

    “你就不怕得病?”他的眼神里带着鄙视。

    “不会的吧?”我疑惑的望着他,应该是这样才对。

    “不会?”他疑惑的看着我,“你多大?”

    “十九。”

    “你不应该做这。”

    他果然不太一样,他甚至叹气了,“你不应该做这,你才这么小,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干点该干的?”

    我没有说话,这种问题还是头一次被警察问到。

    我不知道我该干什么,初中辍学,没有读过什么书。母亲得病去世了,那时我才五岁,然后过了两年父亲也跟着得病了,然后也去世了。这一切就好像理所当然一样,我从来没有对任何情节发生过质疑,我跟弟弟相依为命在农村里靠种地长大。他现在在镇上念高中,住校。而我在某个大城市里,打拼。

    我从不觉得这有多凄凉,我的身世也只有陶峰一个人听过,然后他便一直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在身边。

    “你父母呢?”警察继续问我。我望了望他,他的制服闪闪发光,甚至有点刺眼。

    “说话啊!”

    “没有。”

    “没有?”

    “死了。”

    他沉默了。

    “我要被关多久?”我打破了沉默。

    他没有回答我,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让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我的腿有些发抖,像是要断掉了似的。他的这个举动让我有些惶恐。

    “只要你答应我,不再做这个,你马上就可以走。”他说道,然后他微笑了。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3 +2 元宝 +1 收起 理由
    小情人 + 2 + 2 + 1 精品
    寻微胖平头中年 + 1 我也很喜欢这小说 请你关注最新章节 谢谢你

    查看全部评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2-09-13 23:21发布于 09-13 23:21 较早前
    ,传说中的沙发,支持一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2-09-14 05:58发布于 09-14 05:58 较早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7发布于 09-15 04:07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陶峰 他对我笑了,这一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读。总之那很温暖,我从来没有过的温暖,但我感到恐惧。我不敢看他那张警察帽檐下突发慈祥的脸,我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跟陶峰从派出所里出来,他好像很累,一回到出租房里就倒在床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而我还在回忆那个笑,那个中年刑警队长。最后他甚至给我拿了一床被子,让我在派出所里睡了一觉。

    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人?没有歧视,没有骂婊子,也没有说同性恋有多恶心。我不相信,一点也不相信。

    尽管我没有在那些地方那么干过,像陶峰那样跟别人,不同的人干那些事过。但我确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同志,我只跟一个人做过那些,那就是陶峰的“老爸”。我知道那些事是从认识陶峰那时开始,他有一个“老爸”,他“老爸”在某路边的垃圾箱旁遇到了我,我当时正在捡别人扔掉的肯德基,然后他把我带回家里。他对我很好,他给我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还买了衣服。然后他教我干那些事。陶峰从头到尾都知道我的存在,他在那个“家”里扮演着跟我一样的角色。

    我想无论如何,后来我真的爱上了那个男人,我总是无时无刻的期待着被他“宠幸”。我恨陶峰,因为他总是在抗拒,抗拒“老爸”,愤恨他,甚至跟他大吵大闹。但“老爸”总是会吃他那一套,陶峰越是不愿意,他就越是迁就他,只有在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时候,“老爸”才会来找我,他和我在陶峰面前激烈的进行着那一切,陶峰也对此视若无睹,直到有一天。

    陶峰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跟我走!”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我走了老爸怎么办?”

    “别傻了,你还想着他,他只是把你当作他泄欲的工具而已!”

    “我不在乎!”

    “随便你吧!”

    于是他走了,晚上“老爸”回来没有见到他便开始发狂。我从没见过他那个样子,好可怕,如同暴怒的野兽一样。我被狠狠的揍了一顿,脸上,身体上,他用手打,甚至用脚踹。他怪我放走了陶峰,没有留住他,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陶峰跑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哭得死去活来,父母去世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伤心,但这一次我真的体会到了心被撕裂是什么感觉,但我还是爱他,我抱着他的腿,求他别不要我。但他还是把我丢在了倾盆大雨里。

    “我说过,他只是把你当作他泄欲的工具而已。”过了很久,陶峰打着一把蓝色的雨伞站在我面前,“你真傻。”

    “但是他爱你,对吗,他爱你?”我问他。

    “那不是爱,无论谁跟他在一起,这种下场都是必然的。”他向我伸手并且微笑,“我叫陶峰,你呢?”

    我拉着他的手从雨水里站起来,“我叫夏青。”

    “你的名字很好听,你看起来好小,你为什么会被他……我是说,你家呢?”

    “我家在农村,我要供弟弟上学,所以我来城里了。”

    “你父母呢?”

    ……

    来到这个被叫做城里的斑斓世界,我发现我开始有一些明显的变化。我原本的目标只是供弟弟上完大学,后来我觉得自己开始在期待着什么,或是等着什么。我一开始在废品收购站里干活,一个月能存几百块钱给他寄回去。后来“老爸”每个月会给我更多的,并供我吃住,我不仅感激他并且还爱上了他。只是陶峰说那不是爱,我问他什么是爱,他说他也不知道,但他知道无论如何,活下去,必须要靠自己。

    他教给我的办法就是去做那种事,做完以后,别人会付钱的那种事。

    “这不是爱,这什么都不是,至少比假腥假意要好的多。”他说。可是我不愿意,当我看到那些客人的脸,发现那些脸跟我心里想象的并不一样,准确的说跟“老爸”不一样,我就做不到。

    于是我只能干别的,我跟着陶峰,帮他在网上找人,帮他做周边一切的工作。他只要献出自己的身体,一切就搞定了。我们租了一间小房子,但陶峰从不带人来这儿,只有一间房,房里有两张床,一张是他的,一张是我的。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7发布于 09-15 04:07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客人 “什么?他叫你不做你就不做?”陶峰晚上醒来以后显得很气愤,“那个警察算老几,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你不做这个你能做什么,你做过什么,你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对不起,我,我希望你也别这样了,他说这样会得病。”

    “去TM的,你以为安全套是用来干嘛的?”陶峰叫道,“不做这个,叫他养我?”

    我实在是拗不过陶峰,我只能继续帮他找人。自从那个会所被警察查封以后,我们没有地方为别人提供服务了,这个出租屋,所谓陶峰的最后的净土,也必须被用作“战场”了。

    “大不了再另外租个。”他说,“这一次一定要钓一只大鱼,哪怕喜欢SM也可以,大干一票,租个好点的地方。”

    打开那台老旧的电脑,QQ里有很多人加。当然,大部分都是中年男人,因为能为此买单的人群,大部分都是这种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了大半辈子的人。

    有一个直入正题的人,谈好价钱后他说他立刻赶过来。

    “真猴急啊!”陶峰开始起来洗澡刷牙,然后在洗手间里忙活着打扮自己。我能听到他喷发胶的声音。

    我想我得先出去了,毕竟这里不是会所。我不能做一只电灯泡。这样会影响客人的心情。

    我正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就有人在敲门了。我觉得这种速度应该不是那个约好要上门来的客人,但我显得很惊讶,这么晚了会有谁来。

    打开防盗门,一张严肃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身制服下,那个威严的中年警察。

    他推开门走了进来,陶峰下意识的把洗手间的门摔上,他意识到我又闯祸了。

    “没想到吧,你的客人是我。”他这一次的笑容是那种有些令人发怵的。他坐到床上,我的那一张床上,因为陶峰刚起来,他的床有些凌乱。“你过来。”他对我说。

    我除了害怕还是害怕,这个警察单枪匹马的杀到了我们家,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而陶峰藏在洗手间里,似乎一点也不打算要出来。

    “过来啊?”他向我招手。

    我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低着头一动也不动。

    “接下来该怎么做?”他问道。

    “啊,什么?”

    “装什么蒜,我是你的客人,接下来你要怎么做撒?”

    “我……”

    “你什么你,应该是要脱衣服吧,来,给我脱衣服!”

    我不动。

    “你脱不脱?!”他的样子凶到了那种令人不敢抗拒的程度。

    我只好伸出颤抖的双手,摸到他的制服上。

    “你这么不效率怎么做生意!快点啊!”

    我剥开他的衣服扣子,一颗一颗,我发抖得越来越厉害,甚至感到难以呼吸。他里面还穿着一层衬衣,还有一条藏青色的领带。他见我实在是恐惧的无法动弹了,于是自己一股脑儿将制服脱了下来,然后解开了领带。

    “不要!”我叫道,“不要这样,求求您!”

    “怎么,怕我不付钱?”他笑道,“你放心,一个子都不会少你。”

    “不是,真的不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下意识的一个劲的道起歉来。“求求您饶了我,我错了,我不会再干这种事了,我只是一时糊涂,真的!”

    他停止了身上的动作,并且将领带打好。

    “你知道错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他问。

    “我答应过您不再……不再干这种事。”

    “那你听了吗?”

    “我真没干!”我说,“我没有!”

    “妈的!还狡辩,是不是要让我把那玩意捅进你屁眼里你才觉得你干了?”

    他居然说这种话,我顿时像被雷击中一般,呆滞了。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你记住小子!”他穿上制服,舒展了一口气,“明天来我所里找我,9点之前看不到你,我就找十个人来把那玩意捅进你屁眼里,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我一身冷汗的坐在床边,陶峰听到关门声便从洗手间里出来,他不可思议的神情一点都不亚于我。

    “那警察想干嘛,喜欢你?”他坐过来。

    “不会吧?”我望着他,“我确实是骗了他,可是他是怎么知道我们的QQ的呢?”

    “警察什么查不到,重新申请一个就行了。”陶峰无聊的躺下来,“看样子今天生意做不成了啊。”

    “他明天要我去找他干嘛,他要抓我吗?”

    “不会的啦,要抓现在为什么不抓。应该是想教育你,这警察是个好人。”陶峰断定道,“但是他什么都帮不了你,他只是一个警察。”

    “哦。”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8发布于 09-15 04:08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强暴 经过了好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去找那个警察。陶峰说他是好人,我相信他。我想好人应该不会真的去找十个人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我实在是太怕他了,见到他我就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我不愿意去找这样的不自在。

    早上十点,陶峰睡眼朦胧的从床上坐起来,他看到我坐在对面对着一碗方便面疯狂的吮吸着,他的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可不可以不要大清早吃这么味浓的东西。”

    “大清早?都十点了。”

    “你不是应该去见那个警察了吗,怎么会还在家里吃泡面?”

    “我不去。”

    “好吧,你够狠。”

    他起来穿衣服,并且对着镜子一直照。

    “我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家好好呆着,不出我所料的话,那个警察马上就会上门了。”陶峰在洗手间里边刷牙边说道,“我要提醒你,最好是别把我扯进你和那个警察的事里面!”

    “什么意思?好像人家昨天来找的应该是你才对!”我吐出一口刚吃进嘴里的方便面道。

    “SORRY,昨天晚上跟他聊天的是你,跟我没关系。你不希望我再被抓进去吧?”

    “你不是说他是好人吗?”我开始有些担忧了。

    “正因为是好人,所以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算了,我觉得他已经把你列入他需要拯救的迷途的羊羔名单里了,被他抓进去那应该是迟早的事。”

    “啊?”我觉得我吃不下去了,“那怎么办,你怎么不早说啊。”

    “谁叫你自作主张不去见他。”陶峰对着头发喷了很多发胶,然后跳出来对我做了个鬼脸,“您自求多福吧!”

    “喂,你不要走啊!喂!别……”

    陶峰背了个粉红色的挎包,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我望了望那扇关上的防盗门,再望了望碗里剩下的泡面,呆滞了一会,然后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我真的不认为一个刑警队长可以闲到那种程度,与其在这里杞人忧天,还不如多吃一点东西。吃完泡面以后,我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点了一根红塔山慢悠悠的抽起来。

    那个警察没有出现,根本就没有出现。陶峰果然是故意吓唬我的,我对着电脑玩起了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并且在游戏里杀了一个部落。我的心情突然豁然开朗起来。不过好景不长,快要到一点钟的时候,一声巨响将我彻底的打入了恐惧的深渊。

    是谁在踢门,并且是那样的毫不留情。

    肯定不会是陶峰,我对着防盗门的猫眼望了望,这天杀的,居然真的是他,那个警察。

    “你要干什么!”我毛了,对着门大叫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开门!”他只有两个字,“开门!”

    “我不开,你走吧,我的事与你无关,我真的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真的一点都没有!”

    “你猜我把你这个烂门撞开要花多长时间,猜中了有奖。”

    我无语。

    打开门,他直接性的冲了进来。

    “你在考验我的耐性,小子!”他故作一副极其镇静的样子,坐在我床上,并且把我没抽完的半个烟头拿起起来抽了一口,“你觉得这很好玩是不是?”

    “你还是把我抓走吧,关十几天,然后放出来咱们谁也不欠谁了,这样你就解气了是不是?”我当时也实在是被他弄得情绪失控,连害怕都不知道了。

    他继续抽那个烟头,直到抽得一点也不剩,然后慢悠悠的灭掉。他翘着二郎腿对站在他面前的我说:“现在没这么容易了,还真没有人违抗过我的命令,你是第一个。”

    “你听着警察叔叔!”我受够了,再害怕他我也要说,“我完全没有做过任何你觉得违法乱纪的事,不管你是不是把我列为了你需要拯救的迷途的羊羔名单……”我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凶猛的朝我扑了过来,把我压到了陶峰的床上。

    “我可不是什么好警察叔叔,也没有什么需要拯救的名单。”我无法动弹,他死死的压着我,我惊恐的看着他,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说话算数!”

    “什么意思?啊,不要啊!”

    他迅速的脱掉衣服,他真的脱掉了衣服。这举动令我的脑筋完全一片空白,我只是一个劲的挣扎。

    “你是同性恋吗,你不是的啊?”

    “无所谓,我说过我说话要算数。”

    “求您了,不要,真的不要。”

    他拿起刚脱掉的制服,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并且从里面掏出了几百块钱丢到桌子上,“够了吧?”他说完,继续他的动作。我开始不再反抗,他觉得似乎奏效了,脱掉穿在身上的衬衣,露出结识而硕大的胸膛和肚脊。

    突然,我卯足了劲,给了他一耳光。

    那声音很响,然后似乎一切都静止了。我浑身发抖,我完全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驱使我这样做了。

    而他也没有再继续动了,他的神情中充满了诧异。

    “滚!”我声嘶力竭的叫了起来,那一刹那,我觉得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愤怒。然后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向两旁。

    “你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他从我身上起来,把脱掉的衬衣再穿上。而我还倒在那里继续流泪。

    “你真的以为是我想做这些吗,我不这么做我弟弟就会连书都读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突然有一种很想倾诉的感觉。

    “你以为我是真的想做这些吗?”他望着我,“你知道吗,你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让那些男人这样压在身上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你想没想过?”

    “我没有!我……”

    “你没有?”看着我止不住的眼泪,此刻的他终于有些相信了,但他知道他现在的行为还不足以让我敞开所有的心扉。“好了,我只是吓你的。你也别哭了。”

    我没有说话,呆呆的坐在一旁独自流泪,旁边的电脑里正播放着魔兽世界暴风城的背景音乐。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8发布于 09-15 04:08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拥抱 我在家里乱作一团,跟一个毫不相干的警察。而此刻的陶峰,正一个人坐在某处的辛巴克咖啡厅里,看似优雅的望着远方。

    “你来了?”一个厚重的嗓音在他的背后响起来,“我以为你不会来。”

    迎面坐下来的,是一位穿着一身笔挺西服的男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陶峰依旧看着远方,并且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那个男人眼睛不大,但有着一对双眼皮,这使得他在微笑的时候眼神会显得极其的深邃。他满脸的络腮胡,头发虽短,但有些花白。

    “我会不会来,你总是知道的。”陶峰依旧不看他,但他的眼睛有些闪烁了。

    “你一直都在等我?”男人有些不自然的抬头望了望天花板,“你不该这么傻。”

    “我没有,你别自作多情了!”陶峰终于把目光转了过来,然而就在他看到那张脸的那一瞬间,有两滴晶莹的东西从他的脸庞上滑落下来。“我没有等你,我活的很开心,正如你所看到的。”

    男人用那深邃的眼光看着陶峰,嘴皮微微抖了很久,然后憋出了一句话:“峰儿,我,我只是想说,对不起。”

    “你还好吗?”陶峰笑了笑,“你还好吧?”

    “嗯,这些年一直在英国做生意,我回来不会呆太久。”他也笑。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陶峰深吸了一口气,“看到你,好好的,就行了。”他站起身来,“咖啡是你请,对吗?”

    “当然,我的荣幸。”男人说道。

    “谢谢。”

    他走出辛巴克的大门,尽管他一直努力使自己的姿态足够优雅,但就在走了不远以后,他终于无法克制的蹲了下来,将脸埋在双腿之间,大声的抽泣。

    “峰儿!”没想到那男人跟了出来,他静静的站在陶峰身后,“峰儿,我想说,你还没有给老爸拥抱。”看到那样的陶峰,男人的眼神变得怜悯而悲痛,但他什么也没做,尽管他此刻很希望自己能做些什么,但或许,一个拥抱是他唯一能做到的,并且这,还得看陶峰是否愿意。

    那当然是陶峰所愿意的,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了解他,包括跟他朝夕相处了两年的那个从农村来供弟弟上大学的孩子。

    陶峰的内心深处,一直深埋着一份他从来都挥之不去的桎梏。他曾试过很多办法,他知道如果要活着,就必须得摒弃这一切。但他从来没有做到。那些徒劳,反倒令他更厌恶更讨厌自己。此刻,他慢慢的站起来,尽管脸上还挂着泪滴。他依旧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张开双臂。

    那男人也慢慢的走过去,然后两个人紧紧的拥住对方。

    在这个繁华的市中心大街上,这样一老一少拥抱在一起的画面看似迥异,但却没有人故意要为此停留或是多看一眼。没有人关心这会是什么,即便他们能想到什么。车流和人群绕过他们,但好像周遭的一切此刻都被他们所屏蔽了。他们用力的拥抱着,陶峰那样放肆而无声的哭着。

    “峰儿,能看到你真好,真的。”

    “谢谢您还记得我,真的,谢谢!”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怎么会不记得,怎么会……”

    比起陶峰,任何人都觉得我会显得更肤浅,懦弱,还有无知。正如同我说过的那样,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把弟弟供养出来,除了这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将或者还应该有什么。只是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在等待着什么,或者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我深知没有什么是会一帆风顺的,无论是我所谓的目标,还是要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必然会有什么等待着自己,如果我剩下的岁月还算漫长的话。

    但这个老警察的出现,开始令我有些迷惘了,他这几天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已经将我彻底击溃,我无法仅仅只是想着逃脱他的抓捕,或者继续想着自己目的。因为他似乎决定要来掌控一切,我一直在想着如何把这种主动权从新拿回自己手上,我真的没有时间跟他耗下去,一点也没有。

    但他却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其实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我一次也没有去过。我还记得我在垃圾堆里捡这里的食物,然后被那个男人遇见。

    “你在想什么?怎么走神了?”老警察和我坐在肯德基餐厅里,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来。但我完全很不理解,他为什么会想到带我来这里。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9发布于 09-15 04:09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工作 “我真的想回去吃方便面。”我不自在的在椅子上扭来扭去,“我可以回去吃方便面吗?”

    “不是说好了我请客吗,我记得年轻人是应该很喜欢吃这里的东西才对啊?”他疑惑的望着我,“你还在为刚才的事担心?我说过我那是吓你的,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在乎这个。”

    “在乎什么?”我问他。

    他没有回答我,他跑到前台去点餐,然后抱了一大堆东西回来。这些东西都是经常在电视上的广告里面看到的,说实在的,我很想吃,很想。从看到广告那会儿开始就想着。

    “快吃东西吧,吃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认真的对我说,“你放心,我不是要整你什么,真的不是。”

    他根本不知道上一次有人给我东西吃过东西以后发生了什么。我浑身都在颤抖,我有些感动,但还是很害怕。也许我命就是那么的贱,谁给我吃了东西,我就决心要跟谁一辈子,并且满怀感激。但经历了那件事以后,我似乎学乖了,我深深的告诉自己,别人给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吃的。

    “吃啊?”他有点急了,“你怕我下毒还是什么?”

    “我想吃方便面!”我说。

    “那你等着,我去买一桶泡了拿过来。”他迅速的说完,然后离开了座位。在我刚要开口拒绝之前。“真的不……用了。”

    过了一会儿,这里的画面就变成了肯德基餐厅的桌子上放着肯德基的食物还有一桶康师傅泡菜方便面,坐在两边的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警察。

    我已经注意到周围的人都在盯着我们看了,我们此刻的样子和行为在这里无论怎么看都会让人觉得不正常。

    “吃啊?”他继续道。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吗?”我又有点毛了,我发现这个警察很容易的就能激怒我。

    “为什么,为什么呢?”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只想你,听我的话吧。”

    “可是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话,我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我为什么要听你一个警察的话?”

    “但我就是想你听我的话。”

    我实在是精疲力尽了,难道我真的是被什么恶灵缠身了。我实在是不希望继续这样成为整个餐厅的焦点了,拿起食物,我开始猛往嘴里塞。

    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那个警察坐在对面一直笑着,我仿佛又感觉到了第一次看到他微笑时那样的温暖,他真的是很善变啊,从刚刚一个恶魔的样子转身就变成了救苦救难的天使。不得不承认,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至少对我来说是的,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心里也感觉到,接受了他的这种“惠赐”,一定又会和上次一样,我得拿出某些东西来“返恩”,只是这一次,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了。

    “这一次,你能认真的答应我,不要再去做那种事了吗?”吃完饭,我坐在他的警车上,我依旧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我真的必须,养活我弟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说,“我知道,这样不好,一点都不好。”

    “孩子,不是只有做那种事才能生活的,对吗?”

    “我捡过垃圾,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听到我这么说,他的样子很纠结,像是很心痛。

    “你父母真的在你7岁的时候就去世了,那你是怎么,怎么长这么大的?”

    “我会种地,可那不能赚钱,弟弟在读高中了,在镇上,我每个月至少得给他寄回去五百块钱,还要存够每个学期的学费,他要考大学了,呵呵,大学。”

    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显得很开心。我曾看到过那些大学生成群结队的在漂亮的校园里穿梭,他们脸上带着真正快乐的微笑,那微笑很纯粹,很轻松,很幸福。那令我极度的向往,不过我深知自己与此无缘,只剩下弟弟可以帮我完成这个心愿。所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看到有一天他也站在大学的校园里微笑的样子。

    我说话时表情上细微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他在那里摇头,并且叹气。

    “我有办法让你不用靠做那种事,也能够供你弟弟上学。”他说,“但是你要答应我,无论工作上要你吃什么样的苦,你都要学会坚强。”

    “工作?”

    “嗯,工作!”

    他发动汽车,带我到了另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很大,我是说有一块很大的地方,停了很多车。旁边是一个加油站,我看到几个穿着黄色衣服带着黄色帽子的年轻人在那儿忙进忙出。

    “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里,不过这暂时是唯一的办法了。”他刚下车,一个西装革履顶着大肚子的中年男人便迎了上来。

    “魏队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亲自来加油?”中年男人寒暄着,我是现在才知道的,原来他姓魏。

    “老王啊,给你介绍个人,你不是说你这儿忙嘛,缺人嘛。”老魏把站在他身后的我推上前去,“把这个孩子安排在你这打打工,可以不?”

    那个叫老王的人是个加油站的负责人,“快叫王老板啊!”老魏对我说道。

    “王老板。”我怯懦的低头道。

    “呵呵,没问题,这孩子是您什么人啊魏队,还要您亲自送过来打招呼。”老王说。

    “哦,我一个战友的孩子。”老魏随口道,“那就拜托你啦,什么时候上班都行。”

    “没问题,就明天吧。”老王很爽快,“明天早上9点过来我办公室领工作服,然后就可以上班了。一个月给你一千五,没问题吧?你帮着加油,洗车。”

    “我不会。”我低着头说道。

    “什么不会,不会可以学嘛!”老魏有些急了,“这孩子,真是的。”

    “是啊是啊,不是什么难事,肯吃苦就行。”那个王老板也在一旁道。

    “哦。”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09发布于 09-15 04:09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好人 后来老魏开车送我回去,在路上,他一言不发,样子看起来有些严肃。

    “您姓魏对吗?我刚才听王老板这么叫您。”坐在旁边,我轻轻的问他道。

    “嗯,魏宗奎。”他说。

    “我……”我支吾了一会儿,然后道,“我想说,谢谢您,魏叔叔。”这句话是我用了很大勇气才说出来的,说完以后我觉得我有些紧张的不能呼吸了。

    “呵呵,魏叔叔。”他笑了笑,他终于笑了,“我记得你们以前管那样的人叫‘老爸’?”

    “我们?那样的人?”

    “没什么,你要好好干,知道吗,别再去干那种事了。”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点了点头。

    车停在我们租住的那个老旧巷子门口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老魏在我下车时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拿出他的钱包,从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到我手上。

    我当时惊呆了,我看着他,百思不得其解。

    “拿着啊,看什么,今天只带了这么多。”他说。

    “我不能要的!”我将钱往他手上推。

    “你敢不要!”他竟然吼了起来,“老子叫你拿着就拿着!”

    就是这一吼,我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竟然流起泪来。

    看到我泪眼汪汪的样子,老魏立刻变了脸,变得温柔起来。

    “别哭,你怎么哭了,怎么又哭了,你能不在魏叔叔面前哭吗?”他无奈的说,“你听着孩子,我只希望你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要坚强,快乐的活着。这钱你拿着,我相信有朝一日一切都会好起来,到时候,你再请我吃饭,给我拿钱,我都不会拒绝的,不是吗哈哈?”

    他越是这么说,我的眼泪越是止不住,反而更凶猛了。我只能不住的点头,然后拉开车门下车。眼泪就一直那样喷洒着,我也一直抽泣着。

    就是今天,这个姓魏的中年男人在我心里第一次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知道这一定又足以让我用很长的时间去铭记和念想。看着他驱车慢慢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还久久的站在原地,继续抽泣。

    我回到楼上打开房门的时候,陶峰已经在家了,他正对着电脑聊着QQ。

    “怎么,回来这么晚?”他用眼角的光看了我一眼,当他看到我眼睛红肿着,水汪汪的样子,立刻放下了手上的鼠标。“怎么回事,那个警察欺负你了?”

    “没有,没有的!”我直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他走到我身边,他看到我手里捏着的人民币,一张脸变得无比疑惑起来。

    “他给我的。”我说,“他给我的。”说完我的眼泪又飚了出来。

    “你不会跟他做了……”

    “没有”

    陶峰点了点头,道:“看样子他果然把你列入了需要拯救的迷途羊羔名单,而且是名单上的头一号。”

    “他帮我找了工作,加油站的工作,还给我钱,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很奇怪。”

    “没什么,乖啦,没什么的。”陶峰扶我坐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说过他是一个好警察,你信了吧?”

    “嗯。”

    “而且他绝对不会仅仅只是这么好而已。”陶峰说道,并且做出一副高深的样子。

    ……

    好警察?老魏从来没这样想过,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份再愚蠢不过的工作了。当了十多年的兵,然后在三十几岁转业进入公安队伍,被业界称作敢死警探的他一直是以胆大和凶猛著称的。面对任何罪犯,光是那副凶狠的眼神,便足以让他们吓破胆。但他一直也只能是一名勇夫而已,他不太懂得人情世故,在官场上屡屡不得志,无论是领导还是下级,只要有他看不顺眼的地方,他会不惜一切的去争吵,甚至拳头相向。他得罪过不少人,甚至打过一他们区分局的一个公安局长,尽管是在酒场上。从那以后他就一直是派出所里的刑警队长,无论过了多少年,从这个派出所到那个派出所,永远的刑警队长。

    不过很多人都尊敬他,他始终有着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不管他多么的不近人情,总是有人佩服他。

    但是今天,这个油盐不进的警官显得有些惆怅,他很少这样惆怅过。

    坐在车里,他不停的吸烟,不停的叹气。甚至还自言自语!

    “我他妈到底在想什么!”他用拳头捶打着方向盘,然后抓自己的头。看起来很是纠结。

    那种感觉在他心里越来越强烈,他原先确实曾抱着想试一试的态度,他并不是一个“正常”,或是不“正常”的人。自从接触过这样的案子和行动以后,他一直显得很好奇,他以前从来不对任何事物好奇。但当他第一次看到男人和男人那样子“搞”在一起之后,不管他多么故作镇定,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东西开始翻滚起来。

    “我不能这么混蛋!我不能!”他望着车窗外面,行人,马路,车辆,一切依旧那么秩序。但他似乎有一种想打破“秩序”的念头。看起来他实在是很想。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好警察,他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好警察这种东西。他干过很多“坏警察”会干的事,虐待犯人,或者严刑逼供等等。对他来说,这些如同家常便饭,偶尔也收收贿赂,对有些社会上恶俗现象视而不见。他只是这样做的众多警察中的其中一个,并不伟大,但他也从没有觉得自己很卑鄙过。他深知一切的一切,都是“正常现象”而已。他还去过那些被他们“扫荡”过的地方,提供警察不允许提供的服务的地方。不过他对那些小姐的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他喜欢享受她们的服务,比如说给他洗脚,或者说是按摩等等。最多的话……他不愿意再想了。如今他连这些都一点兴趣没有了。

    他现在的念头全在那个年轻的农村男孩身上,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渴望,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这是为何。但最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连着两次的试探,都被这小子所拒绝。他想不通这个被他从那些地方抓回来的,本来以卖身体来换钱的男孩,居然会拒绝他,连给他钱他都不要,这实在是令他无法接受。而最后自己居然还编谎话来掩饰,实际上他那两次举动根本不在吓那个孩子而已,而是打算要动真格的。

    他越想越烦躁,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可能会被那个孩子所感动,不仅帮他找工作,还给他拿钱,而且是那样的发自内心。

    他一点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内心深处还是有这种老好人的影子,无论怎样,他坚决不愿意这样想!

    “你等着,小子!不管怎么样,我要你乖乖的就范!”最后他终于还是露出了那邪恶而纠结的表情,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说道,“不要再妄想感动我了,我一定要得到你!”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2-09-15 04:10发布于 09-15 04:10 较早前
    警父-1.抓捕 规劝 第一天“上班”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想我不是一个太容易合群的人。尽管新的老板,新的同事,都看似那样的友好。我只是一个劲的埋着头干活,用最大力气去擦车,我想会有很多上门洗车的客户喜欢像我这样的服务员。

    说实在的,我还是有些费解自己为何突然在这里穿着黄色的工作服帮别人擦起车来。从昨天晚上过后,我的脑海中一直闪着那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的影子。做这样的事并不比帮陶峰出卖身体而我找人买单要来的容易。可我就是忘不了老魏要求我不要再干那样的事时那个样子。那种眼神令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每天等待和渴望某个人归来时的自己。

    但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老魏,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再来找过我,好像失踪了一样。我继续呆在他安排的地方工作,但每天都变得魂不守舍。

    陶峰还是依旧干着那样的勾当,而且他总是显得很高傲。我有时候会觉得他比我更需要遇到一个像老魏那样的“好警察”。

    我变得越来越规律,晚上7点多钟的样子我就会带着买好的一些蔬菜开门回家。陶峰似乎也渐渐习惯忽略我的存在了,我觉得他是意识到我开始和他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不过他无视我,我经常在开门进屋以后发现他的床上躺着另一个人,有时候甚至会发出激烈的响声。我当然没有资格去厌恶什么,我只会躲进洗手间里,然后在里面深呼吸。直到听到陶峰在外面说道:“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谢谢惠顾!”

    等我从洗手间里出来,他把一大叠钞票丢到桌子上,然后问我:“擦车能一下午赚这么多吗?”

    我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走到厨房里摘菜。他穿好衣服跟了进来,看到我面无表情的样子,他扑哧一声的笑了。

    “呵,你不会还在想那个警察吧?”

    “什么?”我抬了抬头看了他一眼。

    “你这个样子人家想碰你都难。”他说着,在厨房门口点了一根烟。

    说实在的这个小小的被称作厨房的隔间连容下一个人都难,而他现在还在这里面吞云吐雾。我实在是有些心烦意乱,对他说道:“你可以出去吗?”

    “我想提醒你亲爱的。”陶峰慢慢的蹲下来,叼着烟帮我摘起菜来,“如果你是想玩玩,那个警察一定乐意奉陪的,但是如果你还要像上次跟那个姓张的老家伙玩感情那样,后果还是一样的。”他说的那个姓张的老家伙,便是他之前的“老爸”,那个把我从废品收购站带回家的男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不能像他那样,“玩玩”就可以。

    “好啦,你给我打起精神来!”陶峰灭掉烟头道,“我不喜欢看到家里有一个失魂落魄的衰鬼,想那个警察就给他打个电话,我保证他一定会再来找你的。对了,温馨提示,派出所门口的墙壁上有他的电话号码。还有,今天晚上的面不要煮太软了,多放点辣椒喔亲。”

    “滚出去啦,你这个鸡婆!”

    第二天上班之前我真的去了派出所门口,第一眼我就看到了墙壁上的老魏的照片,他穿着制服的样子总是那样的精神。我飞快的在脑海里记下了照片下面的电话号码,我甚至还不知道我要用来干嘛。但我就是这样做了,然后骑着自行车飞奔而去。

    我记得我早上起床烧的开水还在炉子上,于是边骑车边飞快的按了个短信提醒陶峰。他还在呼呼大睡,听到手机的响声他居然把手机扔得飞远,但这并不能让他免于被吵醒,没过多久他听到有人疯狂的在敲门。

    他真的生气了,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

    “靠,擦车小子你忘了带你那顶可爱的橘黄色鸭舌帽吗?”他没好气的打开门,但门前站的并不是我。

    “夏青呢?”

    “呵呵,警官先生,这么早咱们不做生意的。”陶峰一见是老魏,立刻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老魏并不理他,自己走进屋子里,看到我不在,他才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一步。

    “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去上班了?”他问陶峰。陶峰笑了笑道:“去派出所记你的电话号码去了吧?”

    “去派出所记我的电话号码?”老魏显得很费解,“我还说今天送他去上班的。”他手上提着油条还有豆浆,他看到陶峰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打量他,这令他很不自在。“你在看什么,没见过警察?”

    “夏青不懂制服诱惑这么高深的艺术的。”陶峰走到老魏面前,摸了摸他胸前的徽章,“我比他更会欣赏这样的艺术。”

    老魏没有料到陶峰这小子会突然对他说出这么一些极具挑衅的话。话说他也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挑衅,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冒汗。

    “你是真的不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前不久还抓过你的警察吗?”老魏严厉的吼道,“你想干什么?!”

    陶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但还是那样怪笑着。“前不久还抓过我的警察,请我去吃肯德基,还带我找工作,还给我拿了五百块钱,我都要感动死了呢。”他学着我的口气说道。

    老魏被这样一说,怔住了。

    “好了啦,制服诱惑先生,不开玩笑了,你是不是看上了咱家的小阿青呢?”陶峰的嘴巴似乎没打算要合上,尽管老魏看起来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别想骗过我,在这里面,你骗不了我。”

    “哈哈哈……”老魏突然放肆的大笑起来,这笑声令陶峰感到背脊一阵发凉。“是又怎么样?”

    陶峰呆滞了片刻,立马又露出那种不正经的样子。

    “得了吧,他有什么好看的,床上功夫差的不行,你看我怎么样?”

    “陶峰,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真的,他没什么经验。他就跟一个老家伙上过床,而且那个老家伙还是个性无能,就在他身上舔啊舔啊。他们俩你舔过去,我舔过来,非常的有节奏,但我想这满足不了你吧?”

    老魏突然一把将陶峰推倒在对面的床上,看样子,他有些生气了。陶峰被那样一股巨大的力量推了一把,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新从床上坐起来,他理了理头发,这一次他的样子看起来是很认真的了。

    “我告诉你魏警官,阿青刚刚才解脱,那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在哭,哭了足足三个月,为的只是一个把他当作玩物的老家伙,然后不玩了就一脚踢开。他太单纯了,无论你对他做了什么或是将要做什么,请你可怜可怜他,别给他什么希望,别让他妄想什么!”

    陶峰一席话说完以后,老魏瘪了瘪嘴巴,他还是不能完全懂得陶峰的意思。

    “你在烧水吗?”老魏似乎听到厨房里有响动。

    “该死的,他怎么不说一声。”陶峰冲进厨房,老魏笑了笑在外面对他说道:“我觉得我越来越有兴趣继续下去了。”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