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130755| 181

    [短篇] 老头儿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1-10 13:36发布于 01-10 13:36 较早前
    作者:老疙瘩





    “死老头!没事老找我的茬!妈的!……居然又当着那堆人的面骂我……”一个年纪很轻的小伙子一边狠狠的踩灭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烟头一边骂道,可是嘴角却上翘着,一抹邪笑让他看着更是冷酷帅气。骂完了,火也消的差不多了,该回去给他点教训了……想到这,年轻人转身踩着擦得闪亮的黑皮鞋快步走回了自己办公的大楼。





    一进楼,就看见贴在大厅里的巨幅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看上去很成熟的中年人,似有似无的微笑让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哼!臭老头,整个一个自恋狂!怕人家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是不是?!一脸的桃花象!正心里骂的欢,有人走过来殷勤的叫了声,“殷副总好。”殷明冲来人点了下头算是回答。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回走。一路上少不了和来来往往的人打着招呼。看见漂亮的小姐还不忘歪嘴一笑,逗得小姐们一个个春心荡漾,频频回头目送帅哥……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也不敲门,直接推门就进去了。秘书只当没看见,谁敢阻拦这个祖宗啊!那还不如直接跳楼来的痛快。





    殷明进到里面把门关上,一看那人果然是正襟危坐的在办公桌后面看着文件。听见关门声抬头看来人,眼里似乎有那么一丝愧疚。看着殷明缓缓的走过来,象一只看准猎物的野豹,随时有爆发的危险,坐着的人不禁攥紧了拳头。





    小明,刚才……我……”还没等人把话说完,殷明就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说,“唐总裁,您甭说了。刚才都是我的错。您是老板,让我干吗我就得干吗。我再浑,这点事还是懂的。”





    “小明!你这是什么态度?!”唐毅山看着一屁股坐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人问到。





    “我什么态度?你还不知道?!”说着殷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正坐着的人身边。一伸手按住了两个已经预备反抗的胳膊就把人圈在了黑皮椅里。头一边向下低,一边压低了嗓音说,“老板,我现在的态度该让您满意了吧?”也不等回答,就把老板的嘴给堵上了……辗转反复的吸吮……舌头绞缠着来回进出……牙齿咬上了对方厚软的下唇,稍稍用力算是小小的惩罚……





    “嗯……呜。嗯……”唐毅山不自觉的呻吟出声,似乎被自己的声音惊醒了。用力一把把压在身上的人推开。殷明就势坐在了办公桌上,双手拉住了要滑开的皮椅扶手,两腿夹住想要站起的修长双腿,人就又被他困住了……





    哼笑了一下,殷明就说,“怎么?老头,你还想跑?!”





    “明明,我警告你,这是办公室!你……你……你不要乱来!”声音听起来还算严厉。可是脸上的一丝惶恐就泄露出太多……





    “哼,办公室又怎么样。大爷我想干嘛谁还能拦着。”说着殷明就一把把人拉起来揪到套间里,扔上了里面专门供总裁休息的大床。门也被嘭的一声摔上了……用手挡了一下有些刺眼的午后阳光,唐毅山扭头看着在身边睡着了的年轻面孔……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飞快的闪过……





    殷明是唐毅山最要好的朋友殷树立唯一的儿子,也是殷家一脉单传的孙子。树立在儿子还未满七岁的时候就和他老婆出车祸双双撒手去了,只留下殷明这么一个宝贝。爷爷奶奶那辈的人也都老的老,病的病,没法照顾这个孩子。亲戚们一看殷氏夫妇没留下什么财产,谁也不愿意家里多添一张嘴,于是唐毅山就把小明明接回去自己养了。当时都二十九岁的毅山还是个单身,这其中真正的原因他从来就没跟别人说过。外人都只道他是为了创业而放弃成家。其实是因为毅山他只喜欢男人,而且他还一直喜欢自己最要好的朋友殷树立。可是毅山清清楚楚的知道树立只喜欢女人并且还深爱着他的老婆,所以他一直把自己的感情深深的埋在心里的最底层,埋在那永不见天日的最底层……





    想到当时的情景,毅山不禁轻笑了一下。那时候还真是困难,一个单身大男人带着个刚上小学的小鬼,一切就可想而知了。不过还好,小明明很懂事,一直很乖……乖?!唉,也就那时候还乖点吧……毅山感慨着。后来,毅山的生意越做越大,他们的生活也好起来了。殷明很聪明,上学时连跳了几级。大学暑假的时候总是跑到他唐叔叔的公司来打工。他的才干也渐露头角。毕业后就理所当然的正式进了公司。很快的被唐总裁给升成了副总裁。虽然殷明的能力是可以胜任的,可是毕竟年轻。是问那些公司的老人怎么能服个才二十出头的小毛头。这也是唐毅山目前在公司里最担心的一件事,所以自己才会……唉,真苦了他,想着想着手就禁不住抚上了那张年轻而英俊的脸……被触摸的人动了一下可是没有醒。让他睡吧,这几天累坏了……唐毅山悄悄的爬起来到备用的小浴室冲了个澡就穿了衣服回到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前却不能定下心来继续工作。身体里还留着刚才火热缠绵的余韵, 哪还有心思看那些枯燥的文件……毅山点起了一只烟,一边抽着一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一丝痛苦的表情很不自然的出现在那原本刚毅成熟的脸上。怎么会这样?!他真的不想……不想……





    “你怎么不多睡会?”毅山的思绪让有人的问话给打断了。扭身一看,殷明只腰间围了条浴巾斜身依靠在套间的门框上。他的头发还滴着水显然是刚洗了澡,肌肤上还残留着些许的水痕,微微的散发着诱惑的光芒……毅山感到自己身体里的那团孽火似乎又要被点燃,就扭转了头,狠狠的吸了口烟……殷明的眉头皱了起来,快速的走到毅山的身边,一把夺下他手中的烟生气的说,“不是说不许再抽烟了吗?!身体还要不要了?!”顿了下,殷明也扭头看向了窗外。呆了会,他再一次开口,好象是在自言自语,“我会从新再做一遍那本计划书的。你放心。”说完了就吸了一口刚从毅山手里夺下的烟。





    毅山叹了口气走过去一边从殷明的手里拿走了烟捻灭在烟缸里一边说,“明明,你也少抽点吧。”

    “你管我!”殷明没好气的说。 毅山也不理会他接着说,“今天别干活了。下午放你的假。去放松放松……”





    “哈!放假?!开什么玩笑?!我不会给你任何轰我走的机会!”一边说着,殷明一边拿了衣服穿上。 ' “明明,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想让你休息休息。”唐毅山低着头不看穿衣服的人平静的说着。“我看该休息的人是你自己吧。还有我告诉你,你趁早给我断了那些鬼念头!我回办公室了。”说完,殷明就开门出去了。





    毅山刚坐下准备开始继续工作,门又被打开了。刚刚走的人象一阵旋风一样又闯回来了,冲到坐着的人身边。抓住狠狠的吻了个够……放了手走到门边回了头说,“下班后,跟我去打网球。” “小明,你老跟我一老头子打球有什么意思。老胳膊老腿的也打不动了。我听说财经部的李丽经理很会打网球。你不如邀她一起去吧?”毅山有些苦笑的说着。 “少跟这瞎绞和!你天天早上都能跑四公里!你会打不动。今天不去不行!说好了!”说完也不等回答就开门走了。





    望着关上的门,毅山不禁莞尔……这个明明,真是一个小霸王!老是我行我素的。不过就是这样一个顽劣的殷明却叫一个曾阅历无数的毅山无法拒绝,就象多年以前的那一晚……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楼主 | 发表于 2010-01-10 13:45发布于 01-10 13:45 较早前
    本帖最后由 句芒 于 1-10 14:15 编辑

    帮着处理完好友殷树立的后事,毅山就把明明接回了家。其实也不算什么家,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一间一套单身男人的公寓。毅山把自己最好的家当拿出来给小明用。一切都以他为先。反正毅山是下了决心要好好地对待这个孩子。一半是为了故人,更多的一半是因为他真心喜欢这个孩子。所以再苦再累,毅山都尽量满足小鬼的要求。小明也的确懂事,并不象别的孩子那样哭闹着要这要那。这让毅山更心疼,在物质上不能给与的,他就尽量在别的上面给小明更多。每天都抽出时间陪着他看书玩闹。周末更是尽一切可能带着明明四处走走。很快的,殷明就从失去父母的阴影里走了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殷明逐渐的成长,人越来越出色,越来越高大,越来越英俊,毅山也越来越心悸……看着小明日渐成熟的外表,他看见了太多殷树立的影子。有太多的诱惑和太多的渴望……毅山只有逃避,他拼命的工作,晚上都等到小明睡下了才迟迟的回家。那段日子里,毅山的脾气很坏,公司里都人人唯恐避之不及。也许殷明也到了他的青春叛逆期,经常会去做一些出轨的事,为了这,两个人发生了不少争执。毅山更痛苦了,他想去关心明明,可又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暴露的太多,怕他发现自己的卑劣而最后彻底的失去他……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更多的逃避……到了周末,毅山除了办公室就是酒吧,企图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这种情况,在殷明上了大学以后更甚了……也许积压的太多,不得不找个发泄的出口,也许是被寂寞侵蚀得已经失去了自制力,毅山开始放任自己……

    那天是殷明的17岁生日,已经是大学二年级学生的明明兴高采烈的提早回了家,因为无论他们俩怎么样,每年生日的时候总是俩人在一起过的。一边进家门殷明心里一边想着,臭老头今天会送给自己什么呢?其实送什么也不重要,只要能跟他在一起象小时候那样嘻嘻哈哈的过上一晚就满足了……心里是满满的期盼…… 天越来越晚,可还不见他回来。殷明气了,下了决心,今天一定要把他等回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最近几年,原来那么喜欢他的唐叔叔都不理他了。他出去到处的捣乱也是为了能让那人注意自己而已,没想到却反而把他推得更远……

    午夜过了, 然后是凌晨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人终于回来了,可是却是醉醺醺的,踉踉跄跄的要走回屋,却迷失了方向……殷明恨的牙痒痒,有心就让他那么趴在地上不管。但还是忍不住过去扶他起来送回了房间……殷明皱了皱他漂亮的眉头,因为闻见毅山的身上除了酒味似乎还有一股说不出是一种什么的香味。这个味道殷明从来就没在毅山身上闻见过……

    殷明做了决定,一定要搞清楚臭老头晚上都在干吗!居然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第二天正好是周六,殷明就计划好了要跟踪毅山。快中午了,人都才起来。他就故意借口提前出了家门,其实是躲在近处观察着。毅山照例先跑到了办公室,等处理完了一些文件,抬头一看已经是华灯初上,外面一片黑暗…… 躲在毅山公司对面咖啡馆的殷明终于看见他等的人从楼里出来了。看见他徘徊了一会就开车走了。马上叫了一辆出租,一路跟上。车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前,一家很隐蔽的酒吧。藏在角落的座位里,明明看见他的唐叔叔一瓶接一瓶的拼命喝着酒……哼,死老头,有什么烦心的事不和我说,自己在这喝闷酒。殷明正心里骂着,就看见一个年轻的男孩过去和毅山搭讪,话好象还没说几句,男孩就趴到了毅山的身上。毅山也就势搂住了那男孩吻了起来……殷明不知哪来的一股无名火,看着两个绞缠在一起的人,他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分开他们,一定要分开他们!冲上去,一拳就把那男孩给打飞了,硬拉上尚且反应过来的毅山就跑出了那该死的酒吧。把醉酒的人扔上车,就一路飑车回了家。

    进了家门,毅山就被人狠命的摔在了沙发上。过了会,一杯解酒的酸酶汤放在了面前。其实毅山的酒已经被冰凉的夜风吹醒了大半。低垂了头,他知道一切的掩饰都是颓然了……

    “你喜欢他?”明明终于发问了。 ( x毅山痛苦的抬起头看着发话的人,张了嘴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怎么会喜欢别人?!要不是那男孩的眼睛象极了明明的,他也不会被诱惑的……

    “你为什么不说话?还是你喜欢的是昨天的那个?”毅山有些惊讶的看着殷明,心想他到底知道多少自己的荒唐…… “哼!奇怪我为什么知道是不是?我告诉你,你昨天身上的味和今天的不一样。”看着毅山还是不说话,殷明继续狠狠道,“你就那么想要?他们有什么好?一群变态!” 这话刺激了一直不说话的人,他看着殷明痛苦的说,“明明,你说的对。我就是变态!我喜欢男人!你要是决定再不理我了,我……我都不会怪你……”

    “真他妈的笨!我说你变态了吗?笨蛋!”说完了这话,殷明转身回屋了。

    毅山把脸埋在了手里……完了,全结束了!他和小明之间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了。明明一定不愿意再看到他了。是问谁愿意有个这么污秽的叔叔,何况象明明这样的优秀的孩子…… “喂,老头!我难道不比他们强么?!”走了的殷明这会换了睡衣又回来站在毅山的面前……

    过了半天,毅山才从惊呆中震醒。他的明明居然……居然在诱惑他……看着殷明慢慢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毅山知道应该上去阻止他的行动,可是他仿佛被下了蛊,动不了了,只能怔怔的看着那具年轻的身体展露在自己的面前,象一块初琢的美玉,圆润晶莹……牵引着他失控,诱惑着他犯罪……殷明的心咚咚的在胸腔里狂跳着,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手抓紧了脱下来的衣服,眼睛紧紧的盯着还坐在那一动不动的人……殷明有些生气了,心里骂道,还磨蹭什么,小爷我都这么奉献了!还不快过来!心里想着就要骂出口。可是嘴里发出的却是断续的音节,根本就不成句,殷明的脸烧得更红了……又窘又迫,终于忍不住了,张了嘴要大声的骂出口,可还没等他的声音完全溢出唇外就被扑上来的人给堵上了…… 毅山再也控制不住了,那一声声呢喃的底吟彻底打碎了自己维持已久的面具,被那润湿黑亮的双眼勾去了魂魄, 剩下的皮馕就只有抛下一切顾及,冲了上去疯狂而饥渴的索取着……

    事后, 毅山悔恨的想杀了自己。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禽兽不如!殷明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自己真的是个万恶不做的恶魔!?真的就这么毁了明明吗?!虽然知道有一千个一万个的不该,可是还是抑制不住想要的更多……

    因为心里对小明有无限的愧疚,所以企图弥补似的给他更多的宠溺。只要明明有什么要求,他都尽量答应……

    明明对他说,每天必须六点以前回家给我做饭吃。 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以后晚上应酬一定要少。 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我不要住校了要回家住。 他说好。 ' 明明对他说,要你天天接送我上下学。 他说好。l明明对他说,我要去你公司打工,就做你的助理。 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我毕业了就要去你公司上班。 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以后不许你单独去酒吧。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以后不许看别的男人,也不许看别的女人。 他说好。R明明对他说,出差的时候必需要想我,还要每天晚上打电话。他说好。

    明明对他说,今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就是今晚我要在上面! 他说……啊?!……

    这些年,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殷明也长大成人了,在公司里完全能够独挡一面了。一如既往的是毅山还是难以拒绝明明对他的任何要求。这样的日子让毅山过的又甜蜜又胆战心惊。好象是从魔鬼手里偷来的,灰暗中随时都会遭五雷轰顶继而死无葬身之地。自己也就罢了,反正也不在乎了。可是小明,他还有更好更光明的前途。决不能让他就这么陪着自己堕落……

    终于挥剑斩丝的时候到了。殷明的爷爷快不行了。爷爷一直很疼爱殷明,有什么好东西都大老远的想着给他的孙子留一份。可惜爷爷的身体一直不好,加上奶奶也去了,祖孙俩一直没有在一起很好的呆上一段时间。这次爷爷病危,毅山知道小明心里一定很难过就二话没说,扔下了所有的事陪着一起北上见老人家最后一面。

    病床上,爷爷紧紧的握着殷明的手说,“孩子,我还有一件事没等到。我没看见你娶媳妇。没看见我们殷家的烟火有后。你一定要答应我,让殷家的血脉不断!你一定要答应我!要不我死也不瞑目!” .毅山看见殷明郑重的答应了爷爷。最后用颤抖的手合上了爷爷临死前还睁着的双眼。接下来的日子象一团乱码,办丧事处理后事,一切的一切都是殷明自己操办的。毅山没有插手,他知道明明这次一定要亲自来办,也算进些孝心了。都差不多了,殷明就跟毅山说,“你回去吧。公司不能老没人。这边有我处理足够了。”

    是啊!现在什么事有明明自己处理就足够了。该是放手的时候了。临走前,毅山再次也是最后一次放任自己,和他的明明疯狂了整整一晚,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让感官主宰了一切。一个是临别前的不舍,一个却是发泄太多的悲伤…… 一个礼拜以后,当殷明提着行李回到家里时,他没有看到毅山的人却看到了躺在客厅茶几上的一封信。白色的信封上没有任何署名和签名。殷明有了不好的预感,手指只是轻轻触摸着信封却迟迟不打开阅读……信,最终还是被打开了……“殷明”,开头虽不是他一贯对自己的称呼可那苍劲有力的字体却是非他莫属的。坐在了沙发上,殷明手略微发抖的继续绽开了那折叠工整的信纸……

    殷明,我走了。公司已经在一年前就完全过到了你的名下。还有这房子也是。它们全都是你的了。

    忘了我们以前的一切吧。你还年轻,还有更好的前途和更美好的人生。以后你一定会明白这只是一时的迷惑。可能将来还会一笑了之。去找一个好姑娘吧。就象你答应爷爷的那样。建立一个幸福美满的家……等你有了孩子的时侯,也许我会回来看看你们…… 给你我所有的祝福。 " 唐毅山短短的一封信,可能连信都称不上,只能说是一张字条,殷明却看了一个小时。呆呆的坐着,反复的阅读,手轻轻的触摸着信上的每一笔每一划……终于明白了人已经走了,远远的走了,没有留下任何他去向的信息,殷明大吼一声把信纸攒成了一团奋力的扔在了地上。象一只困兽,在屋里爆走着,随手抄起东西胡乱的砸了起来……笨蛋!浑蛋!臭老头,笨老头!见鬼去吧……走就走吧!……以为我很稀罕吗?……骂着骂着,砸着砸着, 殷明累了,手和嘴都停了下来。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伸手把那揉成一团的信纸小心翼翼的用手抚平了,重新叠好,放进了在心口上的衬衣兜里。同时狠狠的下了决心,无论怎么样,也要把他找回来,一定要把他的老头找回来…… 既然下了决心,殷明就没有再耽误,开始仔细回忆看看能不能从记忆中挖掘出毅山可能的去向。可是殷明还有公司的事要处理。他不能让老头的心血白费了,不能让公司有一点亏损。 他要等毅山回来的时候,把公司再原原本本的交还给他。

    因为大老板的突然离去,公司里的人都有些人心惶惶。再加上有些人本来就对殷明这么年轻就当副总有意见。所以殷明接手公司的困难就可想而知了。一边动手找人,一边又要努力工作,殷明从来就没有这么心力交瘁过。短短几个月,人已近瘦得变了型。成天顶着一脸的胡茬在办公室里干的天昏地暗。半年过去了,殷明的能力已经是人见可知了。大家确确实实的看到了小新老板的能力。 殷明的压力也减小了,一切基本进入正轨,他也自然轻松了一些。 可是找毅山的事情却一直没有眉目,他好象从整个地球消失了一样,给谁打电话都不知道什么消息。殷明决定放自己两天假,要好好的想想他能去哪。手里端了一杯酒,信手翻着毅山留下的一些东西,突然灵光一闪,殷明扔下手中的东西跑到自己的房间从床底的盒子里拿出了一个本子,迫不及待的翻看了起来,胸口由于激动大度的起伏着,……

    毅山照常例在海边漫步着,看着快要落海的太阳发呆。唉,已经在这里住了有大半年了。小明应该已经把他这个老头子淡忘了吧?从报纸上看,他把公司治理的很好。明明的能力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以前对他的那些刁难都只是想让他能更好更快的把公司接过去。想到这他就不禁莞尔,小明心高气傲的脾气他是知道的。也难怪他每回在开会时被自己难为了都要发发少爷脾气。后来甚至每次脾气发完了都要把自己……把自己……想到这,毅山浑身不由自主的燥热了起来,深呼吸也不能平复。身体被强烈的渴望烧得生疼……毅然决然的冲进了翻腾的海水里,企图冷却那已经沸腾的血液……

    殷明远远看见那让他找了这么久的人正在往海水的深处走,就疯了一样的跑了过去,扑上去拼命把人从水里拖了出来扔在了沙滩上,自己则趴在他身上喘着粗气……身下的人挣扎着要逃开,殷明更加用力的压住那不断扭动的身躯。开始失控了一般的撕扯着那些碍眼的衣服……紧紧地抓住了就是不愿再放手。用自己的唇在他身上散布着火种……燎原的大火被点燃了,轰轰烈烈的燃烧着,融化了两具饥渴的身体……随着潮起潮落,绞缠的身躯被冰凉的海水冲刷着,可是却冷却不了激情的温度,只是不顾一切的放纵着……原本平缓的细沙被翻搅的散乱了形状,沾染了一抹夕阳的晕红裹在赤裸的肌肤上,闪闪的反着光,更加深了一分诱惑的色彩……

    殷明穿着毅山的衣服坐在海边小木屋里看着屋子的主人拿着杯酒站在窗前一动不动……终于忍不住了,他喊了出来,“喂,老头。你听见没有,我要你马上跟我回家!”

    过了一会,毅山开口了,“小明, 你回去吧。我不会走的。” `

    “臭老头! 我告诉你,这次你必须跟我回家。” “明明,你已经长大了。我能给你的都给你了……”“哈!都给我了?是啊,我要什么,你都肯给?那我要你的心,你就是不肯给是不是?”

    “明明……” “哼!这么不愿意走,是不是你还想着他?!”说完了,殷明就往毅山面前扔了一个古铜色革皮的旧本子。

    毅山惊讶的拿起了那个本子,抚摸着封皮问,“我以前的日记本。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先别管我怎么会有它。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还想着我爸爸?说啊!”看见毅山似乎要开口,殷明象是怕知道答案一样,抢着继续说,“好了。你不用说了。我不管了。想他就想他吧。把我当他替身就当替身吧。只要你能留在我身边,我……我……什么都不在乎了……别再想鬼主意轰我走……总有一天我让你眼里只有我……”

    毅山被殷明的话震呆了,他没想到明明对他的感情会有这么深。看着那个就连爷爷死的时候都坚强的没有掉泪的男人,此时眼角却流下了一滴泪水。毅山轻轻的用双唇接住了那滴属于他的男儿泪,手也温柔的抚上了那张痛苦的脸……

    “明明,你从来都不是替身!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毅山趴在殷明的耳边喃喃的低语着。 ' \殷明愣住了,捉住了抚摸着他的手急急的问,“你说什么?你不是一直喜欢我爸爸吗?”

    对。我以前是喜欢树立。这段感情我想我隐藏的很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自从他去了以后,我只当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一直深埋在心里。可是我对你……对你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你让我想起了树立。但我清楚的知道你们是多么的不同。对树立,我可以一直的隐忍。而对你,我忍了,也拼命的压抑了,可是没有用,真的没有用。明明,你对我是唯一的,绝不是替身……”还没等毅山把话说完,殷明的唇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覆盖了上来…… 喘息过后,毅山推开还趴在他身上想要索取更多的人问,“小明,你还没告诉我我的日记本怎么会到你手里?我自己几乎都忘了它的存在呢。”

    “嘿嘿……”一边笑,殷明一边说,“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本日记。虽然那时还不大明白里面的话是说什么,不过我喜欢那些描述爸爸的言语,就偷偷的藏在自己的箱子里了。见你一直没发现,我就留着了。后来长大了,逐渐明白那里大部分的话都是在述说你对爸爸的爱慕。我除了感动心里还有一些其它说不出的感觉。我就想我将来一定不让你再伤心了。一定要给你幸福。”听到这,毅山紧紧地搂住了殷明,鼻子里不知有什么,酸酸的…… 殷明握住了毅山的手继续说,“还多亏了它,要不我现在还找不到你呢!我忽然记起来在里面看见过你写将来老了就想在一没人的海边生活。我可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

    “明明,辛苦你了……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毅山一边抚摸着殷明一边心疼得说。

    “哼!还说呢?你扔下摊子就走了。我又要找人,又要照顾公司。能不忙么?这回你回去。什么事都让你去干,我可要歇歇了。”殷明借机抱怨着。

    明明,我还是不能跟你回去……”还没等他说完,殷明就跳了起来喊,“什么?!你还不回去?!就想留在这?!……好,好,好,你要留,那我也留下。陪着你。”

    “明明,我留下,你走。你这么年轻,我不能害你没有前途,没了幸福……” “前途?!幸福?!没有你,我有什么前途和幸福?!”“小明,你是殷家一脉单传的孙子。你忘了你答应爷爷的话了?”毅山平静的跟已经站起来爆走的人说。

    “哼!你还真封建!什么一脉单传?!什么传宗接代?!我才不会为了那些蠢念头失去自己的幸福呢!至于爷爷,我只能说我辜负他老人家了。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到九泉下和他请罪。”

    看着殷明坚定的眼神,毅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了。伸出了手紧紧的握住那双年轻而有力的手说,“好!明明,我一定和你一起去向他老人家请罪!” 当毅山再一次踏进自己的公司,真是百感交加。现在的心境和上次走的时候真是天上地下。现在他满脸的幸福,因为身边有了一个会永远牵着他手的人。抬眼一看,大厅里介绍公司高级官员的照片集上方最大的一幅竟然是他和明明的一张合照……毅山惊讶的看着站在他旁边笑呵呵的殷明不知说什么好了。 ' 到了办公室里,毅山转身就问,“你怎么贴那张照片啊?”

    “就是要贴那张。要不他们怎么能知道你是我的呢?”说着就一把拉过了毅山,搂住了他,吻上了毅山有星点花白的鬓角,又吻上了他眼角岁月的痕迹,边吻还边呢喃的说,“这是我的,这也是我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 ,

    紧紧地回抱着他的明明,抱着这个只属于他的男人,毅山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完)

    评分

    参与人数 2经验 +3 +8 收起 理由
    coowey + 3 + 3 写的不错 ,继续支持你!
    例文 + 5 关注一下你,谢谢你对中同努力!

    查看全部评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0-01-10 15:58发布于 01-10 15:58 较早前
    这故事太好了,感动ING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0-01-10 18:25发布于 01-10 18:25 较早前
    不错,值得顶一下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1-10 18:37发布于 01-10 18:37 较早前
    路过,留个脚印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1-19 12:32发布于 01-19 12:32 较早前
    我慢慢的飘过,写的不错哦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01-19 15:48发布于 01-19 15:48 较早前
    真是幸福的一对啊。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1-20 00:23发布于 01-20 00:23 较早前
    结局好!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0-01-20 18:52发布于 01-20 18:52 较早前
    路过,留个脚印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01-29 21:19发布于 01-29 21:19 较早前
    感谢楼主分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