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38787| 739

    [同志故事] 中篇小说:《那年,油菜花盛开......》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发表于 2016-10-14 10:14发布于 10-14 10:14 较早前
    1、父亲快四十了还没娶亲,因为他腿瘸加上家里又穷没有姑娘愿意嫁他。后来,庄上来了个要饭的老头还搀着个瞎眼的女人。老头病得很重,父亲看他们可怜就让他们在自家歇息。没想到一住下那老头就没起来过,后来老头的女儿就是那瞎眼的女人嫁给了父亲。 第二年,也就是1977年生下了我。那个瞎女人就是我的母亲

    听父亲说,我出生的那天,满山遍野都开满了油菜花。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盛开了,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在春风里昂首怒放,盈盈招手,展示其迷人的风姿,煞是喜人。

    我的出生叫父亲欣喜若狂,他瘸着腿在村子里跑着,喊着: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有人拦住父亲问:你有儿子了?你儿子叫个啥?

    父亲愣住了。

    按照我们那里的讲究,给孩子取名字是大事,名字跟孩子的一生命运相关。

    父亲开始四处求人,给我取个名字。但是那些人都耻笑父亲,说一个瘸子瞎子生的孩子还能干啥,随便取一个名字,什么毛蛋、狗剩、铁锁……

    甚至有人给我父亲说:叫二瘸吧。

    父亲发火了,一向老实胆小怕事的父亲跟那个给我取二瘸的人打在了一起。父亲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那个人压在身子下面,他打着那个人,大声喊着:我娃不是瘸子,我娃腿好着……

    我快满月了,还没有名字。

    父亲站在我们家窑洞顶的崖畔上,看见了满眼的油菜花,金黄色的油菜花给了父亲灵感,父亲跑回窑洞,对着母亲说:咱娃叫金旺。

    母亲摸索着我的小脸上,笑了:金旺,好听。娃一辈子用不完的金子,命旺,命好。

    那天,父亲啥也没干,趴在炕上的烂席子上,看着我,笑着,叫着:金旺、金旺……

    我家的日子过得很清苦,可我从来没饿过一顿。父亲和母亲种不了田,没有收入就帮别人家剥玉米粒,一天剥下来十指全是血泡,第二天缠上布条再剥。

    在金色的秋季里,父亲和母亲总是跪在我们家院子里的空地上,他们佝偻着身子,金色的玉米粒从他们的手指尖跌落,在秋阳下闪闪发光……我在他们的身边开心的跑着,玩着,母亲总是摸索着,喊:金旺,小心点,别摔了。

    父亲笑呵呵的看着我:他妈,我们家金旺的腿好着,他不瘸。

    母亲问:他爸,我们家金旺长啥样?

    父亲说:金旺圆脸,大眼睛,长得可喜庆了,像年画里的胖娃娃。

    母亲笑了,停止了剥玉米,她听着我的声音,空洞的眼睛追随着跑动的我。母亲看不见我,但是她很开心,她凭着父亲说的我的样子想象着我……。

    给人家剥玉米的收入,不能维持我们家人一年的生活。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拿着一根木棍,他抓着木棍的一头,母亲一只手抓着木棍的另一头,另外一只手牵着我,走街串巷的要饭。

    在要饭的时候,村里的孩子总是向我们扔土块,边扔边喊着:

    瘸子瞎子来要饭

    后面跟着小混蛋

    你给一个白馍馍

    我给一个洋芋蛋

    瘸子吃的拉肚子

    瞎子吃的断肠子

    ……

    在那群孩子打我们的时候,母亲总是把我搂在她的怀里,用自己的身子为我遮挡着土块。父亲用自己的身子遮挡住母亲,父亲大声呵斥着:再扔我把你们屁股打烂。

    母亲轻声喊着:他爹,别吓着那些娃。他们跟咱们金旺一样金贵。

    父亲看着我,笑了。

    年幼的我不能理解,仰起脸问:妈,他们为啥打咱们?

    母亲说:因为咱们是要饭的。

    我似懂非懂:妈,等我长大了,我给你们买好吃的,不要饭,天天吃肉。

    母亲紧紧的抱住我,说不出话来。

    父亲说:他妈,咱们有盼头了,咱们金旺长大了,咱们的苦日子就到头了……

    母亲笑了,母亲笑的很好看,像一朵盛开的油菜花……

    (未完,待续)

    点评

    楼主文笔流畅,故事感人肺腑  发表于 2020-06-03 16:37
    拜读新作,谢谢分享辛苦楼主!  发表于 10-20 16:45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10-14 10:29发布于 10-14 10:29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喜欢看你的小说。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10-14 10:46发布于 10-14 10:46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开头不错,定会是篇好文章,很期待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0:50发布于 10-14 10:50 较早前
    2、从我六岁开始,父亲和母亲出去要饭的时候不再领着我,我问为啥,母亲说我是男娃,男娃有脸面,跟着他们丢人。

    每天中午,父亲和母亲会准时把要到的好吃的给我送回来。

    没有要到馒头,或者面条,母亲就用要到的面摸索着给我做面条,或者饼子。

    饭做好了,父亲跟母亲不吃。他们看着我吃。

    我吃饭的时候,父亲看着,笑着。

    母亲问:他爸,金旺吃的香不?

    父亲说:他妈,金旺吃的很香。

    母亲嘴角荡漾着笑容:他爸,你看金旺长高了吗?

    父亲说:长高了,跟炕沿一样高。

    母亲笑的更灿烂……

    我有名字,但是村里人都不叫我的名字,他们叫我瘸子家的,或者瞎子家的。村里的孩子也不跟我玩,他们说我是要饭的。

    村里只有一个孩子喜欢跟我玩,他就是我的建东哥。建东哥比我大两岁,他长得壮实。建东哥的家在村里情况属于最好的,他总有很多好吃的。每次建东哥来我们家的时候,总能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好吃的,一块冰糖,一把瓜子,或者一块饼干……

    建东哥不嫌弃我们家的土窑洞脏,他总是跟我一起趴在我们家土炕的烂席子上,跟我一起看小人书。

    建东哥的小人书很多,在他那里,我看了《西游记》。我喜欢里面的孙悟空,我想变成孙悟空,用他的七十二变,把母亲的眼睛变好,叫母亲看看我的样子。

    我八岁了,该上学了。

    母亲摸索着,用讨来的布片给我缝制书包。

    我趴在炕上的烂席子看着母亲用针线一针一线的缝,母亲看不见,针扎破了母亲的手指。我的书包缝好了,母亲的手指全是血眼。

    我拿着母亲的手:妈,疼不?

    母亲笑了,摸索着我的脸:不疼,妈高兴。

    父亲卖了他们要来的粮食,给我教了学费,买了铅笔本子。在我上学的第一天,父亲还是拉着木棍子走在前面,母亲一手抓着木棍子,一手牵着我,走在后面。

    我在教室里上课,父亲和母亲站在教室外面。

    父亲不识字,看不懂老师教的:a、o、e……

    母亲看不见,但是她凭着声音用空洞的眼睛看着我的座位。她在笑。

    放学了,我们回家了。

    我怕在炕上,在本子上工工整整的写着a、o、e。父亲在一边看着,母亲坐在一边,轻声的念叨:a、o、e……

    我问:妈,你也会?

    父亲说:我也会。我跟你妈听你们老师念了。

    ……

    为了我上学,家里养了三只鸡,两只鸡生蛋卖钱,留下一只生蛋我吃。

    母亲说:我在城里要饭时听说城里的娃上学都吃鸡蛋,咱家娃也吃,将来比城里的娃更聪明。

    鸡蛋是我的专属食品,但父亲和母亲从来都不吃。

    那天回我看见母亲摸索着把蛋打进锅里后用嘴舔着蛋壳里剩下的蛋清。

    我问:妈,你咋不吃鸡蛋?

    母亲说:妈不爱吃鸡蛋。

    我问:那你为啥要舔鸡蛋壳?

    母亲说:鸡蛋壳上面的鸡蛋清能治眼睛,妈舔多了,妈的眼睛就好了。

    我相信了。

    接下来的好多个日子里,每次母亲给我做完鸡蛋,我都会小心翼翼的把鸡蛋壳放在母亲的嘴边,叫母亲舔着上面的蛋清,希望母亲眼睛能早点看见。

    (未完,待续!)

    点评

    多么伟大的母爱、父爱呀  发表于 2020-06-03 16:52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1:24发布于 10-14 11:24 较早前
    3、我有名字,但是村里人从来不叫我的名字,他们都叫我瘸子家的或者瞎子家的。村子里只有三个人叫我的名字,这三个人就是父亲,母亲和建东哥。

    我渐渐的长大了,父亲和母亲成了我的耻辱,我不叫他们送我上学。每天早上,我都跟着建东哥走六里山路,去学校。我们走在前面,父亲用棍子拉着母亲远远的跟着。

    我大声的喊:你们跟着我干啥?回去。

    父亲说:路远,我跟你妈不放心。

    建东哥说:叔,有我,你放心。

    我们继续往前走,走出好远之后,回头看看,父亲还用棍子拉着母亲,远远地跟着。我们到学校了,他们才离去。他们顺着山路,挨家挨户的要饭,给我准备午饭。

    在我上三年级的那年,我在教室里写作业。班里的两个同学学着父亲和母亲,一个拿着棍子,一个抓着棍子跟在后面装瞎子。他们在教室里走着,喊着:可怜可怜我吧,我们是瘸子和瞎子,没啥吃的,我们家金旺还在上学,没饭吃,给点吃的吧。

    教室里的孩子看着我,一阵的哄笑。

    我气红了脸,扑上去跟他们扭打在一起。

    我一个人,很难打过他们两个。我被他们按到在地上。其中一个打着我的耳光,狠狠地问我:告诉大爷,你是瘸子家的。

    我挣扎着:我不说,你爸也是瘸子。

    另外一个笑着:说你就是瘸子和瞎子的娃。

    我挣扎着,给他吐口水。

    另外一个也开始打我。

    建东来了,他拎起了那个瘦小的,踢了他们一脚:滚,再欺负金旺,我弄死你们,信不?

    那时候建东已经十二岁了,长得高大,学校里的孩子都怕他。

    那两个同学跑开了。

    建东为我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别怕,以后谁欺负你,你给哥说。

    我哭着点点头。

    放学回家后,我回到了家里,母亲正摸索着在做饭。

    父亲看见我喊:他妈,金旺回来了,快点给娃盛饭。

    我气呼呼的说:我不吃。

    父亲和母亲愣住了。

    父亲问:金旺,你咋了?

    我恨恨地看着父亲:你为啥是个瘸子?

    父亲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母亲摸索着,走向我:金旺……

    我推了一把母亲,母亲打了一个趔趄,倒在了灶塘里:你为啥是个瞎子?为啥把我生在你们家?

    母亲愣住了。她的头磕在了墙上,有血流出来……

    父亲扬起手,打了我一个耳光。

    那是父亲第一次打我。

    听到耳光声,母亲挣扎着,摸索着,爬起来:他爸,你咋能打金旺,你咋能打娃?金旺,疼不?

    父亲嗫嚅着:我……

    我跑出了窑洞,跑到了崖畔上,委屈的泪水奔涌而出……

    远处,油菜花开的正热闹,金黄色的油菜花亮的刺眼。

    (未完,待续!)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1:30发布于 10-14 11:30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油菜花
    -417038288d3b7c04.jpg
    -16ef47680b1eb63e.jpg
    -2c16b00db5065924.jpg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1:31发布于 10-14 11:31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是我写的不好吗?怎么看不到你们的点评?

    点评

    写的引人入胜!谢谢楼主  发表于 10-16 21:52 较早前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6-10-14 11:59发布于 10-14 11:59 较早前 |来自手机
    一样的风格,一样的喜欢看。

    点评

    风格一样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10-14 12:05 较早前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2:05发布于 10-14 12:05 较早前
    4、我盼着我上初中,上了初中之后,我就可以去镇上了,去了镇上,就没人知道的父亲是瘸子,母亲是瞎子。他们也不会嘲笑我。

    父亲把我们住的窑洞给了我,叫我住,父亲跟母亲住到了厨房。父亲在厨房里盘了一个土坎,土炕上是一团烂棉絮,家里唯一的一床被子给了我。我要去睡那个烂棉絮的炕,父亲说,被子给你盖着,你身体要紧。我跟你妈没事,我们都是要饭的,谁那里都行。

    母亲说:金旺,你好好睡,等你考上大学了,给妈买一个新席子,买一个新被子,妈跟你爸睡。

    穷人有穷人的理想,父亲和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张新席子,能有一床新被子。

    1991年夏季,我终于考上了初中。

    在开学的那天,母亲给我拿了一件别人给她的旧衣服,是一件黄色的上衣,有四个兜,虽然很旧,但是母亲把它洗的很干净。

    我穿上了新衣服,父亲仔细的看着。

    母亲问:他爸,金旺穿着这个衣服,咋样?

    父亲说:他妈,很好看。

    母亲笑了,她在我的身上摸索着。母亲似乎想通过她的摸索,知道我衣服是不是合身。

    父亲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支钢笔,别在了我的衣服口袋上。

    母亲摸到了钢笔:他爸,金旺口袋里别的是啥?

    父亲说:是我给金旺买的钢笔,我看那些娃都有钢笔?

    母亲问:你那里来的钱?

    父亲说:就是前天别人给咱们的钱?

    母亲一愣:那个钱不是给你买药的吗?你整晚的咳嗽,不吃药咋行?

    父亲那段时间一直咳嗽,我在另外一个窑洞里都能听见他震天的咳嗽。

    父亲笑了:他爸,我没事。只要金旺能把书念好,别说一支笔,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

    我说不出话来,我的眼睛有些酸涩。

    因为离家里远,我只能住校。

    学校里的灶我上不起,只能啃父亲和母亲讨饭要来的馒头,还要咸菜,萝卜。我没有被子,建东哥叫我跟他睡一个被子。

    父亲每次跟母亲要了馒头,都会仔细的把馒头分好,黑馒头和玉米面馒头他们留着,白馒头给我。母亲要到的白面自己也舍不得吃,她会把白面烙成白锅盔,给我带来。

    每个周三,父亲和母亲会准时站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等着我,他们会用一个花布袋子把馒头和菜给我带来。他们不来学校,他们怕学校的孩子知道他们是我的爸妈,叫那些孩子嘲笑我。

    1992年的春季,油菜花开了。

    那天中午放学,我在教室里啃馒头,忽然窗户上闪过了父亲的影子,我急忙走出去。

    父亲看着我走出来,一瘸一拐的疾步向学校外面走。

    我跟了出去。

    学校外面有一片油菜地。远远望去,犹如一片金黄灿灿、随风翻涌的海洋,又如一块黄绿相间、层次分明的地毯。走近看,一朵朵油菜花在碧绿的油菜叶子的映衬下,像一只只黄色的蝴蝶,在微风中翩翩起舞,无数可爱的小蜜蜂,从这个花朵飞到那一个花朵,嗡嗡地忙碌着。

    母亲站在油菜地边,她的手里捧着一只碗。

    等我来到父亲和母亲身边的时候,父亲问:金旺,我去你们学校,你们同学没看见我吧?我没给你丢人吧

    我问:今天不是星期三,你们来干啥?

    母亲说:金旺,妈跟你爸要了一碗排骨,舍不得吃,走了四五里,给你送来了。

    我这时才看见,母亲捧着的碗里,全是油汪汪的排骨。

    父亲说:金旺,快点吃,吃完了上课去。

    我抓起一块排骨,放进嘴里,撕咬着,好香。

    母亲问:金旺,好吃不?

    我点点头:好吃。

    母亲笑了,用手摸索着我的脸:好吃就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我躲开了母亲的手。

    父亲说:他妈,你的手脏,你摸金旺干啥?

    母亲急忙在衣服上蹭着自己的手:我就是想摸摸看,看金旺瘦了吗?

    我吃完排骨,刚要把骨头扔掉,父亲说:骨头给我。

    我一愣:你咬骨头干啥?

    父亲说:我回家,把骨头熬一熬,跟你妈喝点汤。

    我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在父亲和母亲的催促下,我吃完了排骨。

    那是我今生吃的最香的一碗排骨。

    (未完,待续!)

    点评

    故事太感人,可惜后面的看不到了  发表于 2020-06-03 17:02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10-14 12:05发布于 10-14 12:05 较早前
    OyJQ 发表于 10-14 11:59

    一样的风格,一样的喜欢看。

    风格一样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