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39298| 110

    我和老顾在一起的那几年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04-05 23:33发布于 04-05 23:33 较早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出现在了我身后,一把拽住了我,这一拽让我一激灵,我猛地回头看去,我最怕遇到的人他还是出现了,他一只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拽住我的背包,怕我会就此消失似的。

    那辆熟悉的黑色大众停在桥上,打着双闪,而驾驶员正紧紧地拽着我的手。

    “回家!”

    “家?!”我冷笑一声,甩了甩胳膊,挣脱了他的手。

    “别闹了儿子,回家!”

    “那个家是你的家,我是多余的!”说完这句话我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那是我们的家!”他用力的再辩解与挽留我。一边费力的跟着我。

    “我们已经结束了!”我狠狠的丢下这句话。果然,这句话握住了命门,让他停下了跟随我的步伐。





    “你还要我吗?”他眼睛红红的。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看着我,眼里想表达的太多,让我不知道是期望还是害怕,或者是他活下去的勇气。原来白皙而圆润的脸上变得蜡黄而消瘦,这一别许多天,不知道他已经有多久没有修胡子了,胡子这种东西似乎和他的脸不配,因为他留给我的永远都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男人,如今却让我觉得如此陌生,他噙着泪水的眼里的神情就像一把无比锋利的尖刀,闪着寒光,扎进我的心脏,划破我的心室心房。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我却想起这句话,如果刀子过于锋利,杀人是感觉不到疼痛的。我疼吗?我不知道!也许疼吧,也许是疼过头麻木了吧。

    就算我可以欺骗我自己一万次,但是看着他如今的面庞,我知道我最终没有骗过我自己,因为我的心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一直都没有,只是太过的羁绊牵扯着我们,我还爱你,但是这感情太过于锋利,一刀刀划破我们的灵魂,捅破了那层纸,看见的还是无法逃避的生活。你有家庭,你有地位,你有.....

    而,我有的只是一颗爱你的心,而且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虽然爱着,但是却害怕爱下去。这一刻我泪水已经挣脱了身体的控制,一阵温热,泪水湿了眼眶。我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到我哭泣,他说不会再让我哭泣,要用一生去保护我,哪怕是倾尽所有。从喉咙里沙哑的说出两个字:“你走!”


    身边突然安静了,好像连风声也停止了,没有了汽车的喧嚣。这犹如死一般的寂静让我不安起来,我微微回过头,用余光看老顾,发现他这时候正跪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地板,一尘不染的黑西裤上染上的尘土,不过这时候他已经不在意这些东西了。他呆滞的目光告诉我他已经死了,不是人死了,而是心死了。眼泪静静地划下脸庞,滴落在地上,渗进无情的水泥里。

    “你...”我动了动嘴唇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缓慢伸出手想走过去扶他起来。

    而我刚刚抬起脚想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跪在地上的他却伸出了冰冷的手,示意我别过去。 我又在原地站住了,他吃力的站起来,面庞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只有那通红的眼让别人捕捉到他刚刚哭过。缓缓地,他缓缓地转过身,一步一顿地走着,就像是一个木偶,失去了灵魂,这一刻,他的背影太沉重,我不敢去看。

    我的心在滴血,我回过头,提了提背上的背包,一步一步往前走,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当我迈出五六步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他,我多希望他这时候也回头,却又害怕他回头。不过没关系,他没有回头,只是继续一步一楞地走着。

    我多想过去抱住他啊,但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何必又要揭开结痂,还是随他去吧,一切都随风飘零,散落在风中,所有的过去都烟消云散,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留给我背影的这个人是老顾,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如果愚公生来就是为了移山,如果精卫的一生都奉献在填海。而我的一生可能只会爱这一个人,我生命中一直想放下却无法放下的人,不过结束了,今天已经放下了,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到如此境地,我要离开他,用我的离开换他幸福,用我的离开换他家庭,用我的离开去换他应该在轨道上正常运转的一切。我就像一个灾星,早就应该远离他,痛也痛的彻底吧。

    我转过身,天空灰的像哭过,黑云堆成了一整片,象一块厚铁,渐渐往地面上沉,似乎已经盖城市的顶端,再过一会就得把这个城市压到窒息一般,我不知道2012年是不是世界末日,那一天是我的世界末日。我手伸进口袋摸了摸,那张回家的车票,目的地写着宁德两个字,不过我不想再回到那个破烂不堪的家,情绪一时又让我大脑失控,狠狠地把车票撕的四分五裂,扬在空中,随风飘去吧。因为我的一生,也许已经没有目的地了。

    不知不觉来到一座大桥上,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无数人曾经形容过他的壮观,这样一看,这地方的确很壮观,壮观的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在大自然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静静的看着水流,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该死的天气偏偏在这时候下起了雨,下吧,尽情下吧,淋在伤心人身上,冲淡一切,淋吧,生一长大病,醒来失忆了才好。

    我突然有一种想结束了眼前一切的想法,这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让我在这个城市中无声无息的走,不要再在是尘世间徘徊挣扎。

    这时候电话响起,是老刘打来的,一想到老刘,这个本可以和我生活没有任何关系的人被我一时贪玩也毁了一生,老顾既已经如此,我何必又再伤害一个人呢?我已经深陷泥潭,病入膏肓,何必浪费他人?

    让老顾更好的办法就是我离开,彻底离开,他们无需我,我又何必添乱呢。让老刘更好的办法就是我离开,彻底消失在他们生活中,消失的像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当有人提起陈义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们只会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不再疼痛...

    我撰足了力气,把手机往远处的天空丢去,手机响着声音在灰沉沉的天空上划过一条抛物线,最终还是要落入水中,“扑通”荡起了一片小水花,随后又回归平静。

    身后的车子飞速穿过,城市还是这般,这般忙碌,谁也没有时间去多看别人一眼,伤心人太多,多的让人引以为常,而我只是沧海一粟,丢在任何地方就是像刚刚的手机一样。一闪而过,不会再有人注意。

    我吃力地爬山大桥的护栏,站在上面,雨这时候已经滂沱,落在脸上有些生疼,一阵大风吹来,让我再看一眼,就离开,彻底离开...

    我闭上眼睛,眼前浮起老顾的面庞,仿佛就在面前,就像我第一次亲他那般如此靠近,再见了,我的爱人。

    我突然被一股力量用力拽下,身体失去平衡往下坠,但是不是坠落长江中,而是坠落在人行道上,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这疼痛让我明白我还活着,我睁开眼,老顾正用极复杂的表情看着我。

    “你刚刚是要跳下去吗?”他眼睛发红,红的让人害怕。

    “老子草你妈!“老顾在我脸上用力的打了一巴掌,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这是我记忆力老顾唯一一次说脏话。不过就连他说脏话也让我觉得他是如此的有魅力。我笑了,微微笑了,就算泪水不断涌出,我也笑着。 这感觉太好了,在老顾怀里的感觉太好了,好的让我感觉已经得到解脱一般,抛开世俗...

    他哭了,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如此伤心,痛彻心扉。他把我抱着,紧紧抱着,让我无法挣扎,怕我继续寻短见。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动,就静静地看着他。

    老顾也不顾路人的眼光对我吼着:“你他妈跳下去给我看看,你跳,你有本事你就跳,你跳了我陪你跳,不就他妈的一死吗?!”

    “回家!”这次说出这两个字的人是我,因为我知道离开这个方式也许不对,应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逃跑是没有用的。我不能再伤害他,既然路是自己选的,那么我们就跪着走完这条崎岖的路吧,不要后悔。

    他抱着我不愿意松开,我们慢慢的站起来,我们站起身来往汽车的方向走去,我坐在副驾驶上,老顾习惯性地又为我拉上安全带,就想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我伤害了他一万次,本以为熬了这么久,换我离开,终于这是个头了,如今戏剧性的事情是还需要他来安慰我,他神经极度脆弱,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我的故事还需要从头说起,说一个痴情人的一生,说一朵用泪眼灌溉的花,说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一个情字让我活了一生,一个爱字让老顾苦了一生……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7-04-05 23:34发布于 04-05 23:34 较早前
    回忆是一帧照片,一帧发黄退色的老照片。寂然凝望,青春不再,红颜不再,往事已苍老。有泪落下来,落下来,有语无从说,无从说。

    我脑海里这时候想起了那首词: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记忆它好比一条绵延的河流,那些过往的琐事就如碎片一般渐沉渐深,直至遗忘,不过岁月如何变迁,有些无法遗忘的美好一直会留在心底,直至带入永久深眠。

    而那些飘零于水面的缤纷花瓣,却永远让我们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如果你愿意听,我会从头开始说,从那年秋天开始说。

    同志的情感让我去形容的话他就像是一朵花,是罂粟,美的让人难以抗拒,美的让人窒息,我们只能观望,只能远远的欣赏他的美丽,不敢去触摸,因为怕受伤,不敢去品尝,因为知道会上瘾,却想去遗忘,往往病入膏肓。爱情是什么,我想爱情应该是一束罂粟花,满山满谷的罂粟花在风中悠悠的飘摇,却不知自己永远逃脱不了被连根拔起的厄运,永远的迷蒙。

    罂粟花本身是不想毒害任何人的,它只想把自己独特的美丽尽情向世人展示,但只因它的异常美丽成就了果实的某种野心,人们利用了这种美丽,使之成为了罪恶之源。



    曾经我形容过这种感情是玫瑰,一朵带刺的玫瑰,发现少了刺痛的真实。我也曾形容过他是一本开头很美越看越不想看的书,发现少了一种韵味。发现罂粟才是同志感情的真谛所在,美好,短暂,留下的却是一生,它会把它最好的一面给你,让你深陷不能自拔,他会把最坏的一面也留给你,让你恐慌,让你挣扎,让你欲罢不能,让你感受赤裸裸的真实。

    我的感情是一朵花,一生用感情去浇灌,最好的与最坏的都存在,也都失去了。

    我祖籍在福建,世代耕作,不是什么文化人,别人说穷不过三代,富不过三代,我当时就问我爷爷是不是这么回事,我爷爷狠狠地嘬了一口烟,吐了一个烟圈,目光深邃而遥远的说道:“屁!都穷好几代了!”

    爷爷奶奶没有读过什么书,爷爷奶奶就想啊,自己没什么文化不可怕,自己的下一代可要有文化了,于是扣吧扣吧弄了些钱让我爸上学了,可我爸现在不是什么大学教授,也不是律师医生,就是一个工厂里的一个车间主任。那时候的人们觉得,读书都会有大出息,也的确如此,那时候读书机会难得,和现在不一样,大家都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就拼命读书,不过为什么我爸爸没有大出息呢,那就得从我妈说起了。

    那时候上小学。小学只有五年级,我爸就说大人眼中的那种熊孩子,不好好读书,整天瞎闹腾,不过我爸爸读书读不过别人,可干农活有一手,有力气,能干,挑的动担子,砍得了柴火,干农活是个一流的手,我爷爷奶奶就愁啊,这年纪轻轻的不好好读书光会干农活有什么用啊。继续干农活那还是要穷下去啊。

    我听隔壁家的爷爷说我太爷爷,是个风流好色的主,那时候见到姑娘就走不动路,那时候干农活,大家都在田里,我太爷爷不干活就喜欢盯着别人家的大姑娘看,看的别人直发毛。听说有一次遇到一个长发飘飘的人,太爷爷一看背影,不是临近村的人啊,就慌忙丢下锄头,追那长发人去了,追了半响才追到,走进一看,才发现是个道士。

    因为这儿事情我太爷爷被笑了好久,但是因为我太爷爷长得帅,后来被隔壁村的人看中了,就和我太奶奶结婚了,结婚后我太奶奶受不了他整天盯着别的姑娘看,就拧着我爷爷的耳朵训话。几次后我爷爷也学乖了,就我太奶奶不在的时候他才看,不过话说回来,听说我太奶奶特别彪悍,没有南方姑娘的那种含蓄。后来有了我爷爷后,我爷爷就经常听我太奶奶训我太爷爷,说不许盯着女人看。导致我爷爷特别老实,和姑娘对视都脸红,也是村里同龄人都结婚了,我太爷爷太奶奶就着急,四处找媒婆说亲,不过我家里人长得都挺帅,要力气有力气,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没废太大难度,取得我奶奶。

    不过到我爸爸这一代就不一样了。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呢?叫什么隔代传。我太爷爷的“特异功能”就传到了我爸爸那代了。我爸有一次干农活,遇到隔壁村的一个姑娘拿着衣裳从小路上走过,长得挺好看,于是就不干活,丢下锄头跟那个姑娘身后,看他去干啥了。

    那时候我爸不过十来岁,大约十二三吧。因为那时候大家都上学比较晚,大概7.8岁才读一年级。还要走很远的山路才能到学校,太小上学不方便。那时候的爸爸好像读四五年级吧。

    那个姑娘就到河边洗澡去了,我爸爸一看,这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于是缓慢躲在树从后面偷看。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这个姑娘发现了,于是姑娘叫着穿起衣服就往家里跑,我爸爸一看情况不妙,于是就害怕起来。看那个姑娘跑,他就追啊,那姑娘哪里跑得过我爸啊,于是就上演了这和谐的一幕,姑娘大叫着在前面跑,我爸在后面追。

    我爸快追上那姑娘的时候,把那姑娘一把扑倒了,村里的人听有女的一路上叫唤着跑,以为是遇到野猪之类的,缓慢丢下锄头,循声。当他们循声找到这儿的时候,发现我爸正压在那姑娘身上,那姑娘叫的和杀猪似的,都以为是我爸是要“霸王硬上弓”,把村里人吓了一跳,慌忙拉开我爸。可哪知道我爸是个练家子,一生滚刀肉,力气还出奇的大。几个大人拽我爸都没有拽开,我爸就死死的抱住那姑娘。那姑娘哭的那个惊天动地啊。

    后来才知道我爸是怕那姑娘跑了,跑回去告状,要挨我爷爷的揍,才抱住那姑娘的。那时候村里揍小孩,都是用竹鞭子,打的贼疼,我小时候就被这神器打过。一打就红一片片的。要是严重就抹上辣椒油打,那玩意,谁用谁知道,绝对是制服熊孩子的神器,一用就长记性!

    后来那姑娘的家里人就领着姑娘来我家告状了,说我爸怎么怎么的。后来我爷爷赔了一筐鸡蛋才完事。不过就是因为这筐鸡蛋,那姑娘成了我妈。

    当然,很荣幸的事情是,我爸是村里第一个结婚的。用了一头猪加上一个柜子就取了我妈,从隔壁村接到家里、然后我就是他们17岁那年的产物。

    我在小时候问我妈,我爸是怎么取到他的,我妈说是我爸耍流氓,小时候不懂事,但是我知道流氓是骂人的意思,为什么我爸爸是流氓还能取到我妈,这就不得而知了。

    到我这代,哎,甭提了,说多了都是泪啊。我受我爸影响,就学着去耍流氓,脱女生裤子,那女生倒是没有怎么挣扎或者咋呼的。因为我说给一块糖

    ,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那时候穷啊,孩子都不懂事。于是那小妮就馋我这块糖,就把裤子脱了,我盯着那小妮下面看半天。

    不知道雷是不是老劈我们家的屋顶,我爸就偷窥女生被逮个正着,我比他有出息,光明正大的看。但是也被逮个正着,那妮子他父母刚好出来叫他吃饭,看到了以下打满马赛克的一幕。

    于是我就吃了上面所说的神器的历练了,对了,是抹了辣椒油的!

    后来我看见姑娘就怕,不是怕他们,而是怕那辣椒油的滋味,太销魂了。然后我感觉我不敢靠女生太近,就和男生玩。

    再后来嘛,故事就比较长了。

    我父母还是那个思想,孩子应该要上学,于是我爸我妈就出去打工去了。不过我妈是个持家的人,把日子过得挺好的。再后来,我爸妈就把我从爷爷奶奶身边接走,到城里去上学了。我爸妈那年在承包一个工厂的食堂。

    辛苦归辛苦,我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学习成绩总是好的,后来我爸拿着这些钱,开了一个建材店铺,父亲用尽心思,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赶上那时候盖大楼,修路,材料用的都是我家的东西,狠狠地赚了一笔。生活发生了质的改变。我们住起了小套房,买了车,生活的很幸福。

    男人这种动物嘛,怎么说呢,有的时候是靠下半身去思考事情的。有了钱就会变得复杂,身边接触的人也会比较高端,我爸长得也挺帅的,至少我妈和我说当初看中我爸就是为了我爸这张脸。

    生意上走到正轨了以后就是吃吃喝喝玩玩,接触的女人也越来越多。后来就会夜不归宿,我妈性格也火爆,后来经常吵架,父亲就以陪伴客户,拿下工程为借口去搪塞我妈,后来久而久之我妈也不多过问,原来一家三口吃饭渐渐变成了我和我妈吃饭。

    我妈那时候就负责给我做饭,没事了打打麻将,有的时候我妈打麻将,那些牌友就会给我妈说“我又看见你老公搂着哪个女人了”这话听多了渐渐的也麻木,至少父亲在外面风流,对家他还是负责该负的责任,只是丈夫的责任他没有做到位。

    时间久了就会有七大姑八大姨听到这些传闻,就一起说我爸的不是,我爸刚开始挺害怕。觉得自己违背了道德伦理,后来久而久之也变得满口答应,接过转身就继续泡哪儿去了。

    我记忆犹新的一次,如今回忆起来却心里不是滋味:

    那天我妈带着我去买菜,牵着我的手,刚刚出家门没多久,便遇到了一个穿的极其时尚的女的,等我们到他他跟前,与他擦肩而过时,他突然走过来逗着我,用及其妩媚的声音一边逗着我一边说“小朋友,真可爱!”

    我妈一脸厌恶的对他吼道“拿开你的脏手!不需碰我小孩!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整天打扮的和狐狸似的到处勾男人。”

    刚走没两步,那个女的从身后跑到我们面前,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不许走,今天把话给你坦明了说!”

    “你们的事我不想管,小孩在,你们想怎么样没有必要告诉我!”我妈很平静的说道。

    “我怀了他的孩子!”那女的说道。

    我妈脸上的表情先是惊讶了一下,渐渐回归平静,拉着我就往前走。那女的似乎诡计得逞,乘胜追击。三两步赶上我们,“他知道我怀孕了,他说要把这个小孩生下来,他还说要和你离婚!”这里的“他”指的是岁大家应该也能想到,妈妈牵着我往前走,脚步很快,我跟起来很吃力,我回头一看那女的,他脸上充满了得意。

    买了菜后我妈便叫我写作业去了。我妈也自己回屋里,我在我屋里都能听到我妈的哭泣声。那应该是一个转折点把,一个我生活的转折点。

    我妈那几天格外的安静,不吵不闹,就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和我爸也相处的很和平,和平的让我都感觉诧异,犹如陌生人一般。结果没过多久,噩耗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我爸决定要那个孩子,就把离婚的这个事情从暗面上摆明了说,在吃饭的时候去说这个事情。

    “房子归你,车子归你,钱我也会给到位!”我爸说道,

    “我不要!”

    “你要什么?”

    “儿子给我,其他我什么都不要!房子给你,你买的,车子给你,你买的,存款也给你,你挣得,儿子是我生的,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归我!”

    “不可能!”我爸一口拒绝了。

    “挣得每一分钱有没有我的功劳你心里也清楚,现在你在外面有了我也不怪你,那些钱我也不要,该是我的你就留给我,我绝不退步。”我母亲说的很坚决。

    “你要什么东西我都给你,孩子的事情再说!”接着我爸把碗筷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排,拿上外套就离开家了,那一碗满满的米饭还冒着热腾腾的热气,接着就是冰冷的关门声。

    我也是第一次感到了烦恼,知道这个家可能要不复存在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7-04-05 23:35发布于 04-05 23:35 较早前



    后来婚还是没有离成,后来那女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检查后是女的,也许是天意捉弄,后来发生意外流产了,我爸也没有太过于心疼,我爸给了一大笔钱打发了这个事情。

    如果看过钱钟书的《活着》你一定会注意到这句话,大概意思是:有钱了就会想到去嫖,嫖多了就会去赌,当接触到赌博的时候,发现嫖的乐趣根本不值一提。

    后来我父亲还是去赌博了,被设计陷害,也可以说是学坏了,渐渐地从小赌到大赌,结果输了个精光,还欠下一屁股债。

    生意上的伙伴见我爸这样谁也不愿意去帮助他,我爸被“打入十八层地狱”连翻身都没有机会。

    那段时间也是我人生当中的阴影,经常回家后看到门上又添加了几个油漆大字“欠债还钱!”有一次看到门口写着“欠倩还钱”我知道那是错别字,挺好笑的,不过却怎么也笑不出声。

    有的时候被人敲门,一开门就是开口要钱的,什么地痞流氓都有,赖在我家不走的也常见。我爸人也不知去向,一群人逼着我妈还钱。

    这样的日子想起来就会觉得无尽恐怖。

    那一天,一个小混混不知道怎么想的,想把我拐走,以我来要挟我爸还钱,结果我妈和那群小混混在抢我,我妈一生气拿了个烟灰缸就往那人头上砸,那人被砸的脑袋出血,其余几个人就抓着我妈拳打脚踢,我在旁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是我人生的一大阴影,虽然我妈受伤了,但是保全了我。从那天起,我就不上学了。我妈怕我上学回来就见不到我了。

    后来我爸还是出现了,我记忆犹新,那天都到深夜了,突然有人敲门,我们以为又有人要债来了,我妈叫我别管,继续睡觉,结果敲门声持续了很长时间,我妈还是去开门了。

    开门后看到我爸出现在家门口,瘦了一大圈,穿着一身黑,还戴着顶黑色的鸭舌帽,胡子好些天没刮过了,脸色土黄,他说会带我们一家人离开这个地方,换个地方生活下去。





    我妈没有同意,叫我爸自己离开。

    这个事情就像一阵风,吹得时候轰轰烈烈,过去了也就平淡下来了。不久后我爸就回来了,回来以后我爸就找了一家小工厂在里面打工,也许置之死的而后生这句话是有大道理的,一切都没有了,经历过繁华以后才知道简单平凡是真。生活似乎又回到了以前,最原先从小山村来到城里的日子。

    在六年级毕业的那个夏天,我从学校考完试就屁颠屁颠的往家里蹦去,足足70天左右的假期,没有作业,要多爽有多爽,小霸王游戏机,大西瓜,一群光腚伙计,这就是我想要的夏天。

    回到家后我看到桌子上冒着热气的饭菜,一桌几乎都是我想吃的,自从家里变故以后很少有这么丰盛的饭菜,除了逢年过节以外。听到开门声后从厨房里围着围裙出来的不是我妈,我楞了一下,丢下书包问道:“爸,我妈呢?”

    “你去洗洗手,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我父亲没回答我刚刚问的问题,“我妈呢?”我又重新问了一次。他喝了口啤酒,扬了扬手里的啤酒,“你喝吗?”

    啤酒这东西我一直都想喝的,但是我妈不让我喝,说起酒来南方和北方不一样,南方一般是黄酒和啤酒,我激动的点点头,我爸给我斟满一杯。我第一次喝这个带气泡的液体,感觉很刺激。

    待我喝下一口酒以后,我爸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给我看。我接过来。打印稿上的五个大大的黑体字映入了我的眼帘。这几个大字足够我惊讶掉下巴。




    离婚协议书。啥?离婚?不会吧,虽然我母亲和我父亲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但是也不至于离婚啊?不会刚刚喝了一口酒就醉了吧,这一定是幻觉,我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挺疼的。这不是幻觉。




    我连忙站起身大声的问我我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让我先坐下,他跟我讲,都是自己的错,不应该那么混蛋,自他回来以后,他给我妈承诺,说我妈要是在外面有合适的人可以去找,当做对我妈的补偿,就是表面上的夫妻,但是由于因为我的关系,两人都尽量的维持着这个根本不幸福的家庭。早在一个月之前,他俩就定好了,因为怕影响我升学考试,在这个破地方大家都想上当地的好中学,所以等我小学毕业的的时候,就协议离婚。




    我听完后对他大喊:“你为什么不留一下她?”本来就不懂事,而且年龄小,放谁身上谁能吃的消,毕竟小时候妈妈就是自己的天。看着我眼中眼泪已经在打转的父亲,猛的一下把杯中的白酒全干了以后,对我说:




    “她外面早就有人了。是广东的”




    我没话了,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这顿饭我没怎么吃,就拎着书包回到自己的房间,晚上躺在床上。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一夜没睡。我听到父亲的话以后,就也没再怪我爸,纵然一开始错在他,但是我也理解我妈。

    我学着像大人一样去理解事情,觉得他们过得幸福就好了啊,我母亲也没错,不管是谁都有去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是我错了么?我错在了哪里?要不是那肿的和兔子似的眼睛,还有黑的和熊猫似的眼眶出卖了我,我以为我真能像大人一样去理解事情。




    我不知道这一个星期是怎么过去的,我没有给我妈打电话,因为我知道,那都是徒劳的,纵然她走的时候给我爸留了他的电话号码。我能做到的!算比较安慰的事情是我考上的重点初中,全校第16名,在重点班。这对我父亲来说是一个安慰的事情。那时候的父亲也是辛苦,忙着上班,又忙着给我做饭。

    毕竟我只是个孩子。有的时候夜里梦到了也会哭,有的时候看着别人的妈妈带着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我知道,我妈去追求她要的幸福去了。

    生活好似又回归平静,从三个人的家庭渐变为两人,又变为三个人,最终还是变成两个人,只是这些人里面,不变的一个人是我。我记忆犹新的是,每当老师问有没有人是单亲家庭的,我是我也不愿意举手,因为那对我来说是一种“耻辱”。

    某天我爸给我说“我给你找个妈好不好?”我听了很生气,很暴躁,但是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不知道算不算自闭症,我一言不发。我以为这样的沉默会生效,结果没有。

    后来我爸还是带了一个女的回家,那女的比我爸小四五岁,无论长相身高气质言行举止和我妈比起来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那女的还有一个儿子,也是单身。他老公工地干活死了,赔了点钱,我也不知道我爸是看中她人了还是看中他钱了,还是只想凑合着过日子。

    我对这种家庭充满了失望,有无数次想要一死了之。

    就犹如《爱人随风而来》里的那句:我有的时候真想一刀杀了我自己,把我的身体还给你!


    这是柱子对他母亲说的话,这也是我当时想对我父亲说的话。

    很 快我就变得叛逆起来,不愿意听他们的话,也学着抽烟,不打架,不逃课。不过意外的是学习成绩没有落下。


    蝼蚁且苟且偷生,如果要我回忆我为什么没死,我不知道,我真不知。

    后来我变得自闭起来,不抽烟了,我没有朋友,也不会交朋友,怕别人看不起我,怕别人知道我的过去和家庭。

    在我初二那年我认识了我的化学老师,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喜欢他,以致我化学成绩出奇的好,担任化学课代表,没次都拿年段第一,渐渐地老师开始注意到我,下课了会和我主动搭话,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特别美好的感觉。

    有一次梦见化学老师叫我儿子,带我去吃好吃的,带我去买衣服,结果醒来后只剩下一身的落寞。原来我还是渴望被爱的。

    后来我道听途说,说我妈还另外生了一个孩子,我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我也不想问,只要他过得幸福就好。

    期间又一次,楼下小卖部的大爷气喘吁吁的跑到我家门口说有人打电话找我,我到楼下一接听才知道是我妈打来的,他问我一下我目前的情况,我什么都没有说,她说要带我走,我不想像一个玩具一样被随时拾起又被抛弃,我拒绝了,除了拒绝我什么都没有说,电话那头又断断续续哭了好久,我觉得有些反感这种哭声,便挂断了电话,此事我并无和任何人说起。

    目前生活的情况就是,一个不幸福的家,一个想叛逆又不知道怎么叛逆的我,还有一个整天打算做点大事情的爸爸,还有一比两百只鸭子还恐怖的“后妈”。以前有人说过,一个女人等于两百只鸭子,这个女人可以等于四百只。不过她也不说我,整天就说我爸还有他那个小儿子。

    我爸爸和我的关系本来就不好,经这样一弄,关系就更差劲了。

    于是我谋生一个计划,我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这个“家”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7-04-05 23:35发布于 04-05 23:35 较早前
    离开家才知道啊,还是家里好啊,不过大家应该都知道,十五六岁的孩子是最不愿意服输的,我就是这头撞死在树上也不会拐弯的猪,不是因为笨,而是因为不服气。后来鬼使神差,期间进了传销组织,还险些被卖去当鸭子了,这些不堪回首的回忆想起来,也丰富了我的人生,如今还能在这里给你们说笑,想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好了,交代完我的家庭那么就说说我是怎么离开家的吧。

    16岁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不懂,但是对我来说却是灰白的。绝望的家庭

    窗外的夜显得那么安谧,此时我的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让着情景和夜显得格格不入。

    父亲和阿姨在客厅争吵着,与其说争吵不如说她又温习着家庭作业,埋怨,暴戾,接着按照故事的发展需要,不出意外的就是摔东西了,不久后当碗被抛在地上的声音随谩骂声融为一体,对我来说像是生命的交响乐,这种事情就像家常便饭一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等待一切归回平静,我打开房间的门向客厅望去。

    阿姨抬头看见我走出来,又把头低下继续忙着手里的活,犹如看见白菜一般,用笤帚和簸箕清理着案发现场,时不时伸手去抹眼泪。父亲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吸烟,烟雾缭绕,目光深沉而犹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愿意说话了,这一点我和他很相似。那个该死的小孩在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一切多“和谐”,和谐的让我像是多余的存在,多呆一秒都是罪过啊!

    “诶,我有事给你说”我开口打破这和谐的像个家的局面。

    父亲抬头看看我,把手里的烟头使劲的往烟灰缸按下去,扭了扭,吐出最后一口烟,然后起身向我这边走来。

    “怎么了?”待父亲进我房间后我关上门。父亲一屁股坐在我的床铺上,低着头,等待着为时不多的交流,我们的交流已经少得可怜,在这些交流里最多的就是叫吃饭,或者开口骂我,我顶嘴。

    “我不想读书了”我平淡的说道。

    “不读书干什么去?你抽风了?”这话的确让我有些无语,不知道怎么去接。

    “想干嘛?”我爸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对我说道。

    “去找你妈吗?”他语气平平,似乎只有骂我的时候才会带着情绪,.33

    “我不会去找他,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去”

    父亲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的神情让我捉摸不透,不禁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想接下来估计就是一脚踹我屁股上,嘴里嚷嚷着“整天不好好读书,就屁想法那么多”然后扬长而去了。

    “屁想法那么多,好好读书才是你要做的。”沉默半响的父亲冒出这么一句话。

    “不了,我只是告诉你,并不是来和你商量。”


    “你个小崽子你想翻了天吗?”一声巨响让门口的哭泣声都暂时的停止了,我被吓了一跳,父亲喊道,接着又是大口吸着烟。等他抽完最后一口,烟雾从他嘴唇之间慢慢的吐出:“你想走就走吧,走了就一辈子也别回来!”父亲起身向门大步走去,狠狠关上门,嘭的一声让我清醒过来,这时候的我在他眼里只是给他添堵,说离开家只是一个一时兴起的幼稚想法。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同意了,不过也算和他打过招呼了,所以下一步我决定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我绝望的家,离开伤心的过往,给自己一个新的生命,把16岁作为生命起点。

    想收拾一下行李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就几件夏天的衣服,还有一双已经穿的脱胶的运动鞋,还有几双已经在破洞边缘的袜子,几本破漫画破小说,越收拾心越乱,收拾多了发行自己没有什么东西收拾,诺大的房,心却是空了一大块。

    把这些东西塞进行李箱,看到这个残破的行李箱心中难过起来,这是母亲以前用的箱子,很有那个年代的特征,这也是我能为母亲保留的为数不多的东西。越看越揪心,好像往事在不断的抽打着我的面庞,让我感觉有些疼痛,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思路这时候却活跃起来,一切变得那么清晰,我想念那个家,那个回不去的家,我想念我的母亲,那个坚强的女人,那个为我撑起一片天的女人,但是却又狠心抛下我的女人。

    不知不觉进入梦乡,后来猛地一激灵,醒来,孤独袭来,让我觉得有点冷,我褪去衣服裤子,心里嘀咕着:“妈的,虽然已经春天了,不过还是冷啊,特别是后半夜,冻死我了!”

    想着这次的天亮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还是一个谜团在我世界环绕,一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我都没有再睡去,一个失败切没有温暖的家,一个不知应该置之何地的人。

    我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到卫生间打开灯洗漱着,这样的早晨真美好,感觉一切都充满着希望,让人看到黎明的曙光,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失望还有一片灰。洗漱完我把牙膏毛巾打包,塞进我的书包,拉上手提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让我住在这儿几年的地方,无数次想要离开,这一刻真的让我离开却有点恋恋不舍,不过我没有停下步伐。但是心里却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优柔寡断。

    在打开大门之后我回眸看一眼这个地方,然后头也不回的下楼,走出去。

    我脑海中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离开这个地方,潇潇洒洒,没有羁绊,可是这次是真的要离开,16岁,本应该是好好读书的年纪,但是一些东西就像梦魇折磨着我让我没有心情再继续读下去,离开校园离开家步入社会,意味着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是一步。




    我口袋揣着那几百块钱,踏上了一个未知的城市。小城市的公交车还是这般的早,车上挤得和沙丁鱼罐头似的,坐在位子上吃包子的,在车上看报纸的上班族,这是多么有生活的气息啊。 当包子的香味无情的往我鼻孔钻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我肚子在对我反抗。在我想着下车应该去哪里把肚子填饱再上路的时候,果然,公交车还是公交车,不知哪个畜生在拥挤的公交车车厢里放了一个不响而恶臭的屁,这个屁按照现在的说法可以说得上是屁Plus。简直生化武器,坐在靠边位置的缓慢把头伸出窗外透气,有几个夸张的把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大口大口喘着气,似乎从来都没有呼吸过空气一般。这下倒好,我也不饿了,就让这个屁作为我对家乡离别的回忆吧。

    按照语文老师的说法,这个屁不是单纯的屁,他是在无声的批判这个社会的阴暗,在批判官僚们的不作为,在吐槽生活的尿性,表达了底层人民对生活的不满。




    我觉得我应该成熟起来,于是我就决定应该和我牵挂的人告别,那个人是我的姑姑,他是我妈走后唯一让我感觉到有爱的人,经常给我塞零花钱,也经常带我去买衣服,周末时候带孩子出去逛逛也会叫上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每周末姑姑都会很奢侈的带我和表弟去吃一回汉堡,那时候不比现在,一顿汉堡简直是我的梦想啊,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两种特别喜欢的味道,一种是拖拉机的尾气,觉得特别香,每每遇到就会跟在拖拉机后边撵着跑,一边吃灰尘一边吸拖拉机的尾气,想想这个画面未必也太和谐了吧,另一个就是每每路过门口就会留着哈喇子闻着香味不愿意走的汉堡店。

    我告诉我姑姑要走,当然,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肯定会心疼我,会劝我别犯傻,但是我和他说已经找好工作的时候,我还是说服他了,并不是说服,而是她了解我,做好的决定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我。

    他给我塞了五百块钱,告诉我在外面别亏着自己,我虽然很想要,但是我还是拒绝了。最后在包里还是发现了一千块钱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那时候手机这种东西不普及,普及的东西是电话亭,和小卖部的电话吧,这个号码我知道,可以通过它联系到我最亲最爱的人。

    告别了我的亲人后,我还是走了,没有目的地的走了。

    我不知道我可以去哪里,但是第一步要向大的地方去,毕竟地方大了就业机会总会比较多。先找个落脚地比较实际。摇摇晃晃两三小时,我下了大巴车,呼吸着大城市的气息,原来这就是他娘的大城市啊,第一回来,气派,大气,高端!你看看这建筑,一层、两层、三层、足足有十五层高,你看那车,我见都没见过,果然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出了车站就发现门口有一堆人举着牌子叫嚷着,招工了,招工了,还有一堆喊着,摩托车,摩托车,住宿了,24小时热水...但是我发现还有一堆人他们不喊,很低调,一看就是有内涵的人。你看,不远处 有一个瘦不拉几的竹竿,嘴里叼着烟,看着他那沧桑的眼神,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果然,他和我对上眼了,他对我招了招手,这不是天赐良机吗?所谓,天赐良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是一套合格的三连击成语接龙。我慌忙向他走去,他见我跟在他身后,他带头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把大衣张开,声音低沉的对我说道:“兄弟,要碟不,都是最新的,日本的,嘿,你看这张,可厉害了,没有马赛克你知道吧,十块钱一张。”

    汗,这都什么事啊,我转身就要走,他见我转身要走,慌忙堵住我的去路,说道:“嘿,哥们别走,你看这个,刺激,人妖,人妖你知道不,泰国的,可厉害了,十块钱,只要十块钱,要不要!”

    我从他身边绕过,正准备走的时候,他又赶上来,对我说道:“我这儿什么都有,同性恋的也有,你知道吧,就是两个男的,两个女的 ,都有,你只要说出来你要哪种我都有!”

    “不要!” 我冷冷的拒绝到。

    他见我没有动心,还是放弃了我这个猎物,我发现那些大声叫嚷的一般都是合法的事情,那些看上去很有内涵的估计就是:“先生,发票要不?”或者是“找个学生妹玩玩?”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楼主 | 发表于 2017-04-05 23:36发布于 04-05 23:36 较早前
    离开家才知道啊,还是家里好啊,不过大家应该都知道,十五六岁的孩子是最不愿意服输的,我就是这头撞死在树上也不会拐弯的猪,不是因为笨,而是因为不服气。后来鬼使神差,期间进了传销组织,还险些被卖去当鸭子了,这些不堪回首的回忆想起来,也丰富了我的人生,如今还能在这里给你们说笑,想想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好了,交代完我的家庭那么就说说我是怎么离开家的吧。

    16岁对一个人意味着什么我不懂,但是对我来说却是灰白的。绝望的家庭

    窗外的夜显得那么安谧,此时我的家里却是另一番景象,让着情景和夜显得格格不入。

    父亲和阿姨在客厅争吵着,与其说争吵不如说她又温习着家庭作业,埋怨,暴戾,接着按照故事的发展需要,不出意外的就是摔东西了,不久后当碗被抛在地上的声音随谩骂声融为一体,对我来说像是生命的交响乐,这种事情就像家常便饭一般,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等待一切归回平静,我打开房间的门向客厅望去。

    阿姨抬头看见我走出来,又把头低下继续忙着手里的活,犹如看见白菜一般,用笤帚和簸箕清理着案发现场,时不时伸手去抹眼泪。父亲翘着二郎腿在椅子上吸烟,烟雾缭绕,目光深沉而犹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愿意说话了,这一点我和他很相似。那个该死的小孩在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一切多“和谐”,和谐的让我像是多余的存在,多呆一秒都是罪过啊!

    “诶,我有事给你说”我开口打破这和谐的像个家的局面。

    父亲抬头看看我,把手里的烟头使劲的往烟灰缸按下去,扭了扭,吐出最后一口烟,然后起身向我这边走来。

    “怎么了?”待父亲进我房间后我关上门。父亲一屁股坐在我的床铺上,低着头,等待着为时不多的交流,我们的交流已经少得可怜,在这些交流里最多的就是叫吃饭,或者开口骂我,我顶嘴。

    “我不想读书了”我平淡的说道。

    “不读书干什么去?你抽风了?”这话的确让我有些无语,不知道怎么去接。

    “想干嘛?”我爸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对我说道。

    “去找你妈吗?”他语气平平,似乎只有骂我的时候才会带着情绪,.33

    “我不会去找他,就算死了我也不会去”

    父亲抬起头看着我,眼神里的神情让我捉摸不透,不禁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想接下来估计就是一脚踹我屁股上,嘴里嚷嚷着“整天不好好读书,就屁想法那么多”然后扬长而去了。

    “屁想法那么多,好好读书才是你要做的。”沉默半响的父亲冒出这么一句话。

    “不了,我只是告诉你,并不是来和你商量。”


    “你个小崽子你想翻了天吗?”一声巨响让门口的哭泣声都暂时的停止了,我被吓了一跳,父亲喊道,接着又是大口吸着烟。等他抽完最后一口,烟雾从他嘴唇之间慢慢的吐出:“你想走就走吧,走了就一辈子也别回来!”父亲起身向门大步走去,狠狠关上门,嘭的一声让我清醒过来,这时候的我在他眼里只是给他添堵,说离开家只是一个一时兴起的幼稚想法。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同意了,不过也算和他打过招呼了,所以下一步我决定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我绝望的家,离开伤心的过往,给自己一个新的生命,把16岁作为生命起点。

    想收拾一下行李发现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的,就几件夏天的衣服,还有一双已经穿的脱胶的运动鞋,还有几双已经在破洞边缘的袜子,几本破漫画破小说,越收拾心越乱,收拾多了发行自己没有什么东西收拾,诺大的房,心却是空了一大块。

    把这些东西塞进行李箱,看到这个残破的行李箱心中难过起来,这是母亲以前用的箱子,很有那个年代的特征,这也是我能为母亲保留的为数不多的东西。越看越揪心,好像往事在不断的抽打着我的面庞,让我感觉有些疼痛,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思路这时候却活跃起来,一切变得那么清晰,我想念那个家,那个回不去的家,我想念我的母亲,那个坚强的女人,那个为我撑起一片天的女人,但是却又狠心抛下我的女人。

    不知不觉进入梦乡,后来猛地一激灵,醒来,孤独袭来,让我觉得有点冷,我褪去衣服裤子,心里嘀咕着:“妈的,虽然已经春天了,不过还是冷啊,特别是后半夜,冻死我了!”

    想着这次的天亮对我来说,可能是一个新的起点了,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还是一个谜团在我世界环绕,一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我都没有再睡去,一个失败切没有温暖的家,一个不知应该置之何地的人。

    我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到卫生间打开灯洗漱着,这样的早晨真美好,感觉一切都充满着希望,让人看到黎明的曙光,可是我看到的却是失望还有一片灰。洗漱完我把牙膏毛巾打包,塞进我的书包,拉上手提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让我住在这儿几年的地方,无数次想要离开,这一刻真的让我离开却有点恋恋不舍,不过我没有停下步伐。但是心里却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优柔寡断。

    在打开大门之后我回眸看一眼这个地方,然后头也不回的下楼,走出去。

    我脑海中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离开这个地方,潇潇洒洒,没有羁绊,可是这次是真的要离开,16岁,本应该是好好读书的年纪,但是一些东西就像梦魇折磨着我让我没有心情再继续读下去,离开校园离开家步入社会,意味着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是一步。




    我口袋揣着那几百块钱,踏上了一个未知的城市。小城市的公交车还是这般的早,车上挤得和沙丁鱼罐头似的,坐在位子上吃包子的,在车上看报纸的上班族,这是多么有生活的气息啊。 当包子的香味无情的往我鼻孔钻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我肚子在对我反抗。在我想着下车应该去哪里把肚子填饱再上路的时候,果然,公交车还是公交车,不知哪个畜生在拥挤的公交车车厢里放了一个不响而恶臭的屁,这个屁按照现在的说法可以说得上是屁Plus。简直生化武器,坐在靠边位置的缓慢把头伸出窗外透气,有几个夸张的把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大口大口喘着气,似乎从来都没有呼吸过空气一般。这下倒好,我也不饿了,就让这个屁作为我对家乡离别的回忆吧。

    按照语文老师的说法,这个屁不是单纯的屁,他是在无声的批判这个社会的阴暗,在批判官僚们的不作为,在吐槽生活的尿性,表达了底层人民对生活的不满。




    我觉得我应该成熟起来,于是我就决定应该和我牵挂的人告别,那个人是我的姑姑,他是我妈走后唯一让我感觉到有爱的人,经常给我塞零花钱,也经常带我去买衣服,周末时候带孩子出去逛逛也会叫上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每周末姑姑都会很奢侈的带我和表弟去吃一回汉堡,那时候不比现在,一顿汉堡简直是我的梦想啊,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两种特别喜欢的味道,一种是拖拉机的尾气,觉得特别香,每每遇到就会跟在拖拉机后边撵着跑,一边吃灰尘一边吸拖拉机的尾气,想想这个画面未必也太和谐了吧,另一个就是每每路过门口就会留着哈喇子闻着香味不愿意走的汉堡店。

    我告诉我姑姑要走,当然,作为一个妇道人家,肯定会心疼我,会劝我别犯傻,但是我和他说已经找好工作的时候,我还是说服他了,并不是说服,而是她了解我,做好的决定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我。

    他给我塞了五百块钱,告诉我在外面别亏着自己,我虽然很想要,但是我还是拒绝了。最后在包里还是发现了一千块钱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那时候手机这种东西不普及,普及的东西是电话亭,和小卖部的电话吧,这个号码我知道,可以通过它联系到我最亲最爱的人。

    告别了我的亲人后,我还是走了,没有目的地的走了。

    我不知道我可以去哪里,但是第一步要向大的地方去,毕竟地方大了就业机会总会比较多。先找个落脚地比较实际。摇摇晃晃两三小时,我下了大巴车,呼吸着大城市的气息,原来这就是他娘的大城市啊,第一回来,气派,大气,高端!你看看这建筑,一层、两层、三层、足足有十五层高,你看那车,我见都没见过,果然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啊。出了车站就发现门口有一堆人举着牌子叫嚷着,招工了,招工了,还有一堆喊着,摩托车,摩托车,住宿了,24小时热水...但是我发现还有一堆人他们不喊,很低调,一看就是有内涵的人。你看,不远处 有一个瘦不拉几的竹竿,嘴里叼着烟,看着他那沧桑的眼神,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果然,他和我对上眼了,他对我招了招手,这不是天赐良机吗?所谓,天赐良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是一套合格的三连击成语接龙。我慌忙向他走去,他见我跟在他身后,他带头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把大衣张开,声音低沉的对我说道:“兄弟,要碟不,都是最新的,日本的,嘿,你看这张,可厉害了,没有马赛克你知道吧,十块钱一张。”

    汗,这都什么事啊,我转身就要走,他见我转身要走,慌忙堵住我的去路,说道:“嘿,哥们别走,你看这个,刺激,人妖,人妖你知道不,泰国的,可厉害了,十块钱,只要十块钱,要不要!”

    我从他身边绕过,正准备走的时候,他又赶上来,对我说道:“我这儿什么都有,同性恋的也有,你知道吧,就是两个男的,两个女的 ,都有,你只要说出来你要哪种我都有!”

    “不要!” 我冷冷的拒绝到。

    他见我没有动心,还是放弃了我这个猎物,我发现那些大声叫嚷的一般都是合法的事情,那些看上去很有内涵的估计就是:“先生,发票要不?”或者是“找个学生妹玩玩?”



    执叔之手,与叔偕老

    版主 Rank: 9

    2013年纪念章

    QQ

    发表于 2017-04-06 17:32发布于 04-06 17:32 较早前
    支持原创 写得不错...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7-04-06 22:23发布于 04-06 22:23 较早前
    楼主柔软而又倔强的心,期待你的故事。

    风尘奇侠 Lv3 Rank: 3

    发表于 2017-04-07 07:51发布于 04-07 07:51 较早前
    支持,继续!!!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7-04-07 15:42发布于 04-07 15:42 较早前 |来自手机
    书连有,更到四十多章了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7-04-07 17:42发布于 04-07 17:42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此贴会火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