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6423| 48

    找一部小说,这是其中几段文章,谁知道小说全名?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发表于 2016-04-18 03:13发布于 04-18 03:13 较早前
    我见过最美丽的风景就是我家的长工光著脊梁在地里劳作的时候,古铜色的脊梁在阳光的折射下那一道道亮盈盈的光芒... ....

    秋收完了,我爷和我爹就去城里打理哪里的生意,一起去的当然有我奶奶和母亲和几个伺候她们的保姆丫环,家里就剩下我和一些常住在我家里前院的长工,他们通年会吃住在我们家里,有几个成家的也会在我家的偏院安顿下来,反正我家院子也多房子也多,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些日常的营生也要人去打理。因为我才17岁,大院里留下伺候我的全是男人,爷爷怕自己优良的血统让b劣的下人家的女子给wu染了!旁人家的孩子17岁早就成家了,爷爷在去年给我定了亲,那个我没有见过的刚刚13岁,她爷和我爷是朋友,人家是城里的,说到孩子满16岁再过门 ,管Qiu他,反正我也对她没兴趣... ...

    先不说他们了,就说说 王福哇。

    王福,37岁,光棍,体格健壮但个头不到5尺,厚厚的嘴唇周围布满钢针般的胡子,常年剃著光头,咋看上去特别精神。其爷辈就是我家的长工,他哥大后生没成家的时候他爹妈就去世了,在我爷爷的帮助下给他说了个媳妇,按我爷爷的说法是给他家立个香火,毕竟为我们家劳碌碌几辈子,又拨了几亩土地告诉大后生:“不要世世代代地当长工了,自己扑腾扑腾去吧。家里有事我会叫人去找你,逢年过节的还回家里有困难也要告诉家里,我们会给你想办法的!你兄弟 王福就留家里吧,我们会照顾好他的。”(到底是独霸一方的大财主我爷爷说话多亲切,听听,家里)大后生磕头奉依痛哭流涕地领上媳妇走了。爷爷也特别照顾王福,平时下地干活他就好像现在的班组长,爷爷说三个讨吃还一个头呢,就好过了王福哇,他也挺苦的。有上一辈的恩惠, 王福对我说百依百顺,我七八岁了他走到哪里也要把我架在他的脖子上... ...

    我到晚上有个习惯,到前院看那些健壮的长工洗漱,他们就穿著短裤从院子里的大水缸盛出白天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水哗地从头淋到脚,待他们洗漱完毕回到房间,我就悄悄地坐在窗台前面听他们互相叽叽咕咕地嬉闹和讲的那些他们可能也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可以叫我的裆里肿胀的故事!

    我爷和我爹临走时因为后院就我自己了为了照顾我就让王福就从前院搬到后院的厢房,因为到了后院王福洗漱的时候就不在这院子里了,因为已是秋天,天气也不是那么炎热了其他长工也不是洗涤那么勤了.......

    没几天就要过大年了,我给家里的长工安排好过节的吃用,王福套好马车备了干粮送我进城去爷爷哪里,村里进城有大约一百五六的路程,当天去不了,半道我们住进了客栈里一间干净的房间,王福伺候我洗洗脸,就让客栈掌柜安排了饭菜自己则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我就说:“王福哥,来坐,一块吃!”我的家教比较严,爷爷讲究以仁义治家,规定我不论是长工还是保姆丫环一律是按辈分称呼!王福慌慌张张地说:“少爷,可不敢,伺候您吃完我再吃,不敢!”我把筷子一拍:“就两人还讲论啥,叫你坐下就坐下!”客栈掌柜也在一旁打劝二后生就坐下来低著头但吃的很少拘谨,无意中我的眼光顺著二后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光光的脑袋到那宽松的领口瞄到了王福那健壮的脊梁,我好久没有看长工在院子里洗漱了,看到王福那黝黑发红的脊梁我不知道怎么就想起在窗台前听到的那些让我的ku.dang里肿胀的故事,举著筷子在那里发愣。王福一抬头看到了:少爷您怎么不吃?我一怔:哦,胳膊有点麻,缓缓将好。王福马上站起来:我给您揉揉。享受著王福那粗壮的大手温柔地揉著我的胳膊,我裆里肿胀的更厉害了,有客栈掌柜的不停地出进我怕他看到怪不好意思,我就说好点了王福哥你继续吃吧。......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4-18 03:15发布于 04-18 03:15 较早前
    晚上,王福提进来马桶,为我打好了洗脚的水说:“少爷洗洗睡哇,明天还要早点赶路呢。”我挽起裤脚刚把脚板放到盆里王福就立马蹲下,粗壮的大手抓起我的脚板就要为我洗脚,我说二哥不行,我自己来。二后生说您就坐好我替您洗,您路上乏困了。有温热的水和粗壮温柔的大手,我裆里又肿胀来,手不由得搭在王福的光头上顺著就滑过脖子停留在那健壮的脊梁上,慢慢地又绕到胸脯前,轻轻地按了下胸脯上的有大豆般大小的乳粒,感到王福身体顿了顿,又继续揉洗著我的脚板,手不安分地在光滑的胸脯上溜溜地抚摸的几下滑到毛茸茸的小肚子上,因为我坐著他蹲著,我的头和他的头几乎挨著,听著他那窘迫和粗重的呼吸,嗅著那特别的汗腥味我的手探到了王福的隐藏在毛丛里的肚脐眼,肚脐吸的很深肚脐眼刚好包围的指头插进去,手指在肚脐眼里停留了一会,我的另外一条胳膊也搭载他的肩膀上,手绕过他的脖子抚摸著他脸上的胡子茬,王福感到不对,拿毛巾擦干我的脚板,站起来:“少爷,洗好了,您休息哇。”我的神志有点恍惚,伸手拉住王福的裤带,那时候的裤带是布条裤子也比较宽松,挽了个活结一拉进开裤子就退到脚腕下面,因为里面还穿著特别宽松的裤衩,除了看到那里微微凸起外和穿著裤子没有什么区别,我的手刚要探向那私密之处时,王福有力的大手机攥紧了的双手猛地跪下微带哭腔:“少爷,少爷可不敢啊,少爷那里脏。您金贵的!”我抬起脚伸向那里虽然隔著裤衩也感到二后生那早就冲起硬硬的发烫的一根,王福慌忙用一只手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私处:“少爷不行,我还怎么对的起老爷啊您是他的独子啊。那里脏……弄脏了您我怎么活啊。”……

    毕竟我没有他的劲大,我放弃了,王福一直跪在那里等我睡熟了才休息的。

    第二天终于到了在城里繁华地段的店铺,奶奶和母亲在大门口把我迎到家里,王福则忙著去向爷爷请安去了,晚饭的时候王福要找店铺的伙计吃,爷爷说过节呀,他们下午全回去了,拿心啥,过来和我们一起!

    心里想著在客栈的事,盘算著晚上王福可能不会和自己一个屋子睡了,店铺的伙计全回去了他可能要在店铺睡,我就问爷爷:“我晚上要不在店铺里看门吧?”爷爷说:“你就在上房睡哇,我和你王福哥去店铺,顺便我看看帐目。”

    我偷偷抬头看了看王福,王福一脸的不自在,歉意地看了看我,又慌张低下了头。

    我家的店铺是在院落是个前后院,店铺位于南面院落中间有小门,平时三个伙计住在店铺里,库房是东西厢房,后院正房住著爷爷和父亲他们。

    晚上八九点的时候,父母和奶奶还有一个保姆凑了桌麻将,我躺了一会有点内急,去厕所路过店铺后门的时候觉得有点不对劲,悄悄的走到前院爬在护窗板的狭缝一看,屋里点著好几根蜡烛,快60岁的爷爷光著身体坐在椅子上,王福赤条条跪在地上为爷爷揉洗著脚板,我回头看看上房的几个玩的正欢,院里静悄悄的,就换了个比较宽的狭缝往里瞅著。

    “王福,想我不,到这里地方小没机会和你玩,”

    “老爷爷,想,我想您!”

    早晨还惶恐地说著对不起:“少爷,昨天是我不对,您不要记在心里,老爷快给您娶了媳妇呀!”……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4-18 13:23发布于 04-18 13:23 较早前
    有朋友看过这篇文章吗?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麻烦告知一下,谢谢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QQ

    楼主 | 发表于 2016-04-18 13:26发布于 04-18 13:26 较早前
    王福把盆里的水倒掉换了盆干净的把爷爷的前前后后擦了个遍,把爷爷抱到床边,又加了点热水把爷爷的脚重新泡在盆里。另外找了个盆子自己洗了洗又跪坐在爷爷脚下,抱起来爷爷的大脚伸出舌头从脚心舔起把一双大脚舔了个遍,把十个脚趾头也含著嗦了个遍。爷爷那灰白色毛丛里的物件早已怒起,仰躺在床上享受到压抑著嗓子哼哼直叫,和我家的小叫驴的家伙几乎一样的爷爷的黑色的物件在肚皮上一抖一抖的,有一道晶莹的液体从爷爷的物件那极度膨胀的头儿流连著点点滴到肚皮上,爷爷想抽回自己的脚,王福使劲抱住爷爷的双脚,更加卖力地舔著,直到爷爷哼叫的不在压抑身体来回扭动起来,王福才放开了爷爷的双脚,爬在爷爷的身上,双手揉著爷爷的乳粒把肚皮上那些晶莹的液体舔干把那和我家的小叫驴的家伙几乎一样的爷爷的黑色的物件膨胀的头儿含住,舌尖顶著爷爷物件膨胀的头儿的小眼,混身已经冒汗的爷爷舒服的身体绷紧放松一挺一挺的。这时候的王福站起来,从一个瓶子里到了点油抹在自己的pi.gu逢里骑跨在爷爷的身上,一手从自己的前面一手从后面胯下握住爷爷的叫驴物件咬著牙努力地把那物件添进自己的身体,从窗缝里看到的是他们的背影,爷爷的双腿叉开叫驴物件插在王福那宽大健康的pi.gu里,有我拳头大的两颗弹丸上面是王福没有添进去的一截,黑色的爷爷的叫驴物件搭配著王福健壮古铜色的pi.gu古铜色的脊梁我看的都发呆了,直到王福低吼一声那叫驴物件全部没入只剩下大大的两颗弹丸在pi.gu下抖动。我又慌忙地回到上房看看打麻将的人,见他们玩的正欢,又返回那里,看到的是爷爷的物件还债二后生的pi.gu里,只是爷爷已经和王福拥抱著亲吻,只听爷爷说:“王福,我后面痒痒了给爷爷溜溜。”王福随即把也恶意放平躺下,慢慢地起立,滑出来爷爷的叫驴物件叫王福的pi.gu滋润的黑亮黑亮的,王福把爷爷的双腿慢慢撩起,爷爷双手搂著膝盖弯,王福的光头就捂在爷爷的pi.gu上脑袋晃动著爷爷哼哼著,王福舔了有半柱香的功夫,王福又拿起了那个瓶子,一仰脖,含了大大的一口油,抬起有力是双手把爷爷的pi.gu一下闹了个口朝天,嘴对著口把一嘴巴油用舌尖慢慢送进爷爷的pi.gu眼里,转身下地到了点油抹在自己的家具上,我这才看清楚王福的家具,和他的身体一个颜色,虽然没有爷爷的长,但不比爷爷的细,浓密的yin毛健壮的身躯把它衬托的非常诱人,涂抹好家具上的油王福把爷爷拉下床,让爷爷半爬在床上,一条腿长地下,一条腿邪撩在床上,对准爷爷的pi.gu眼赤溜爷爷啊地叫驴一声就进去了,停顿著,大手在爷爷是身体上游动著,.爷爷哼哼的pi.gu扭扭著,双手向后面探摸著王福,王福一把攥紧爷爷的双手,一手把爷爷的掸在床上的腿抬高腿弯架在王福的肩膀上,抓住爷爷暴露的弹丸,轻轻地揉著,直到又有更多的晶莹液体从爷爷的物件那更加膨胀的头儿流出,王福拿手沾起塞进自己嘴巴里!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发表于 2018-11-18 19:25发布于 11-18 19:2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幸福时光流逝……

    布衣平民 Lv1 Rank: 1

    QQ

    发表于 2018-11-18 23:21发布于 11-18 23:21 较早前
    没看过,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19 00:24发布于 11-19 00:24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我也想看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19 08:35发布于 11-19 08:35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有人知道吗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20 23:31发布于 11-20 23:31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有人知道吗

    仗剑天涯 Lv2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11-21 01:14发布于 11-21 01:14 较早前 |来自手机
    我要看见你的太捧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