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志话题 [音频]
  • 故事经历
  • 生活休闲 [唱歌]
  • 寻缘觅友
  • 同城交友
  • 同志据点
  • 生活信息
  • 综合·大杂烩

  • 帅哥图片 [肌肉 精华]
  • 中年图片 [正装 胖熊 精华]
  • 老年图片
  • 综合图库
  • 同志影片
  • 推拿按摩
  • 40203| 91

    错爱 (长篇完整版)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06-09-06 02:55发布于 09-06 02:55 较早前
    楔子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爱他,而且一爱就是三年。三年不是一个很长的日期,有时候三年仅仅只是一个回头的瞬间,我和他之间的一切也许也只是这样的回头而已,只是这样的回头让我很是怀念,因为在回头的霎那间,我始终能够如希望一样的遇到一张微笑的脸庞,那样的感觉,很奇怪,也很幸福。只是在他将要离去的日子里,我问他这是什么的时候,他这样的回答我:也许这就是爱情。




    其实很多的爱情故事的发生都很简单。有时候仅仅是喝了一杯酒,或者抽了一支烟,甚至说了一句话而已。


    肖杨就是这样简单的走进我的生活的。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是个下雨的日子,下雨的杭州,让我不由自主的总想起那条蛇的故事,当然不是白素珍,而是小青。我无法忘怀她的那颗眼泪,那样的眼泪,曾经对我来说真的过于的遥不可及,只是在现在,那样的眼泪时常在我的眼里徘徊,当然我不希望也不会让它落下来。肖杨也这样告诉我,他说他喜欢小青,但是他更喜欢法海,当然只是徐克电影里那个独创的唯美的法海而已。


    我在想,要是我和肖杨是由于小青或者法海而相遇,那应该是一件很值得纪念的事情,至少也应该是刻骨铭心的,但是,这只是奢望而已。肖杨和我相遇仅仅是由于那场雨。


    那天的雨不算小,所以在很多人朝雨中狂奔的时候,我很庆幸我带了雨伞,当然这要感谢的母亲,是她让我从小就养成了看或者听天气预报的习惯。只是我不知道当母亲流着眼泪得知我和肖杨是这样相遇的,她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肖杨就这么一下子蹿到了我的伞下,右手搭住了我的肩膀,那样子看上去仿佛是我一下子被他揉进了怀里,只是那时候我的感觉是惊讶,甚至不知所措。让我惊讶的理由似乎有很多,至少我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谁,更不会想到他会蹿到我的伞下。


    所以我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他。


    兄弟,不好意思啦。他的头发上还挂着雨水,湿漉漉的,衣服上面也是斑斑的水迹,我还看到了他高高突起的喉结,咽下口水的时候,轻轻地滑动着,还有下巴上面那条深深的沟,精致的鼻子,细腻的脸蛋,浅浅的眉毛,笑起来微微上翘的嘴角。这样的男人对我有着致命的诱惑,所以我没有办法拒绝,也许那个时候的我还过于的爱好幻想,甚至每天沉迷于自己想象的空间里,三维的,或者四维的。


    我之所以会打量他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自己发现他也在打量我。他的目光游离的速度似乎比我要快很多,从我的身上,到我的脸上,然后就那样的停留在我的眼中。只是我低下了头,他和我最多只有十五分钟的缘分,我这样想到。当然这里说缘分这个词,未免过于的可笑。


    我叫肖杨,你也可以叫我杨肖。他这样告诉我。


    哦。


    你呢?


    我叫,陈默。


    沉默是金。你不会浑身都是金子吧。肖杨后来一直叫我默默.两个人的时候他偶尔会叫我金贝贝,他说我是他的全部,比金子更加的值钱。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瞎聊着,在我的伞下,走着。


    我本以为我们之间的缘分只有十五分钟,可惜我错了,还不到十分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在路上撑着伞,朝我们挥手的女孩。


    小白,小白……肖杨也兴奋的叫了起来。默默,我去了,谢谢啦,有空请你吃饭,吃个落汤鸡好了,呵呵。他说完就一下子蹿到了那个女孩的伞下。


    再见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他显然没有听见。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5发布于 09-06 02:55 较早前



    我没有希望我能够再次遇到肖杨,所以我也不会天天盼着下雨,我只是照样每天听着或者看着天气预报,以免第二天狼狈不堪。这样的习惯,让李良很是觉得不可思议。他说,陈默,你不是一个小学究,就是一个小古董。

    他这样说我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反应,当然我知道李良不会生我的气,至少他通过我可以准确的知道明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

    李良是我唯一的朋友,他爱写诗,但是他藐视现在所有的诗歌,他骂海子,骂食指,当然像北岛,舒婷这样的角色,他说他都懒得骂他们。李良也骂我,只是不是骂我写诗,他说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个人看,是g怎么了,谁告诉你们g就比人家低一等,他为此还给我写了一首他认为的诗:


    同志,


    抬起头。


    看,


    上帝和你一样


    也在玩弄鸡巴。


    他让我把这几句狗屁不通的东西,写在我的笔记本上,只是我觉得实在不雅,也不觉他这样的文字对我们同志是一种褒扬,而且,比起得罪上帝,我更愿意得罪李良,这确实使他颇为恼火,就差没有把拳头伸出来了。他说,老子n年后,成名的时候,你小子要是来讨个字,我一棍子打死你。


    当然这对我来说,一点都不为难,我已经很久没有看李良以外的人写的诗了,像我这样一个对文学还是有着浓厚兴趣的人,对诗歌尚且感到了绝望,其他的人也许对文字都感到了失望了。作为诗人,李良应该不会出名.所以我尽可以跟他这样赌气。


    只是我不大愿意和人斗嘴,尤其和李良,诗人在我眼里,差不多和疯子是一个级别的动物。李良有时候很疯,比如在一个晚上,突然蹿到我的床上,抱住睡眼惺忪的我,说:爱吧,让你好好的爱我吧。做爱吧,让我们好好的做爱吧。


    这样的举动委实让我难堪不已,幸好我不爱他,也不会和他做爱,所以我狠狠的推开他的时候,同寝室的人都笑成了一片,这让他觉得颜面全失。我记得那个时候,李良狠狠的说,陈默,你小子,以后要是碰我一个指头,看我不让你的心灵遭受千百次最毒辣的摧残。只是这样的说法第二天他就忘了,就像刚才他说我是小古董,现在问我下午会不会下雨一样。


    不会。我告诉他的时候觉得自己也应该把手上那本荒唐不堪的书还给图书馆了。李良一听我说要去图书馆,就也改变主意,说要到图书馆给我指点他看过的书。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5发布于 09-06 02:55 较早前


    我遇到肖白,其实也很简单。

    李良一进图书馆就朝着那些崭新的诗选去了,他应该忘记了要给我指点的事,所以我有时间也有机会干自己的事情。

    肖白就是这样的和我遇到的。我记得是我刚从书架的这一边拿了一本书,而她则刚好从书架的另一边也拿了一本书,于是中间的缝隙让我们彼此刚好看个清楚。我当然没有看她很久,她是个女的,一个男人长久的看一个女人,实在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更何况我是个g。只是她看着我,仿佛思索什么似的,这让我确实不知道该不该把那本书放上去,书是我很喜欢的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心灵的焦灼》。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一下子就走开,她给我一种很莫名的感觉,至少从她笑起来微微上翘的嘴角中,我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陈默?我不大确定她是在叫我的名字,还是询问我是不是继续保持沉默,只是我嗯了一声。陈默,真的是你。她显然很高兴,笑起来的时候,总是喜欢把嘴角翘起来。我的记忆力好好噢,你真的不记得我啦。

    我对她这样的举动表示不理解,况且这是在图书馆,一个相当安静的地方,于是她的喧哗,一下子引来很多人的注目,这使得我异常的难堪,我不是一个能够很自然的处理任何危机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会脸红。

    所以我很快走到了阅览室外的走廊,她跟了出来。

    还记得那个肖杨吗?她看出了我对她身份的迷惑之情。她这样的提到肖杨,确实让我记起了那个在雨中撑着伞,向肖杨打招呼的女孩。

    我是肖白,不过你不可以叫我小白。她的自我介绍的开场白就是这样的,我本觉得她还会说很多关于她自己的事情,但是我又错了,她说起了肖杨。

    你觉得我和他像吗?她抬起头,示意让我仔细的打量她。可是我没有这样做,也觉得没有必要这样做,像能代表什么呢?况且我已经在刚才看过她了,他们真的很像,也很般配。

    我们是孪生姐弟,我是她姐呢,哈哈哈。她的笑声很是清脆,有点像杨千桦。我在那一刻确实感到了很高兴。

    李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朝我惊讶的瞪着眼睛。

    陈默,她是女的啊。我知道李良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样的话,让我尴尬不已,幸好肖白好像认识李良似的。

    你是那个写诗的李良吗?

    这样的问题,李良大概等了很多年了,我甚至看到他瞳孔的霎那间放大了许多,他没有就此激动而死,只是一下子扑到在肖白的面前:我的女神,你终于来了。

    肖白显然还没遇到过这么疯狂的人,她显得不知所措,脸都红了起来,路过的人,还以为我们三个在搞什么三角恋,投来的目光毒辣辣的,尤其是一些女的。

    我哥说他要请你吃饭。肖白说了这么一句话后,要了我的电话,就跟我告辞了,留下一个还在想着她的哥是谁的我和一个在地上大喊我的女神的李良。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5发布于 09-06 02:55 较早前



    肖杨终于在星期四的下午打给我电话了。


    我是肖杨也是杨肖,你是陈默吧。他的第一句话总是这个样子.我后来问过他为什么一直喜欢做杨肖呢,倚天屠龙记里面的杨肖也不是一个过于讨人喜欢的角色,至少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喜欢。他总是笑笑,然后不给我半点的答案。幸好,肖白说他们的妈妈姓杨,他们的外公只有一个女儿,肖杨从小就是他们杨家的宝贝。


    我是。我有点激动,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一起吃饭吧,不,我请你吃饭吧。他说到。


    为什么?我没有立即答应,毕竟我和他之间过多的接触,只会给自己带来更过的思念,这不是我想要的,尽管我不否认我确实喜欢像肖杨这样的男子。但是请注意,我只是喜欢像他这样的男子,这意味着我遇到别人也许我也会同样的喜欢。只是喜欢归喜欢,很多喜欢的人终究会随着时间慢慢的被遗忘,偶尔发生一些故事的人,那恐怕是上辈子回眸了千百次的结果。


    为肖白吧!他的回答确实让我惊讶万分。我为我妹妹物色一个妹夫呢。他说完就大笑了起来,然后说,陈默,来吧,我想见见你。


    这样的说法让我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理由来拒绝他,更何况我也不想拒绝。

    好的,什么时间?


    明天下午四点半,图书馆门口。不见不散。

    星期五的下午,学校的图书馆是不开门的。李良整天就缠着我,他说让我帮他把那些写在床边墙上的诗歌都抄下来,集成一本就送给肖白。我逃不过他的再三追求,只好提笔,他一边念,我一边记。这让寝室的那些其他人受不了,况且李良的诗总是那样的出人意料,让人摸不着头脑。


    爱情


    你是一只天上乱飞的猪


    掉下来的时候


    刚好遇到了一个屠夫。


    他念到这首诗的时候,董老大说,李良,怎么有长进了。


    屠夫的手上拿着一把刀,一把砍下你的鸡巴。打游戏的王大头趁着间隙回头冒了一句。


    于是除了李良,寝室笑成了一片。


    好不容易等到四点钟,我借口上厕所,匆匆的赶了出去。李良却似乎知道我要偷着离开,后脚就跟了出来。


    你跟着我干什么?今天要是跟着我,小心我回来真割了你鸡巴。他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说这样不雅的话,不由的怔住了,我也顾不得他,朝图书馆走去。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我没有看到肖杨,却看到了肖白。

    肖白看见我的时候,好像很是兴奋,然后又看看我的背有,确认那个李良没有跟在后面,才说,你前几天的那个朋友好夸张。


    李良是个诗人。我觉得说他是诗人更加好一点。


    嗯,诗人应该要疯狂一点。肖白应着。我们导师说那个北岛把牛仔裤腿剪下来,套在头上呢。


    李良还把内裤套在头上呢。说完的时候才觉得有点过了头,第一,确切的说李良是把内衣套在头上,只是王大头一直说是内裤,寝室里的人久而久之都认为是内裤,第二,肖白是个女生,当着女生的面说男生的内裤确实是一件不妥帖的事。不由的自己先红了脸,正打算找个别的话题的时候,肖杨跑着过来了。


    陈默。他一下子张开了双臂拥住了我,我闻到了在学校里很流行的adidas男士香水的味道。


    得了,肖杨,你不会真是个同性恋吧。肖白推了他一下。


    是又怎么样呢,来,抱抱。他从我的身上转而抱住了肖白。


    从小抱到大,现在还抱,我嫁不出去,你可得给我找个老公。肖白笑着说。


    我可能是由于刚才被肖杨一抱,在听到肖杨承认自己是个g,当然这个时候,我过于的想当然,呆呆的楞了一会儿。现在肖白这样的话,让我想起了肖杨打电话时的话。


    他不会真的替我和他妹妹凑合吧。我诚惶诚恐的看着他。


    他显然没有发现我的表情,说,走吧,今天我们就去吃落汤鸡,呵呵。


    于是他走在中间,肖白在他的右边,我在他的左边,他时而朝我说话,时而朝肖白说话,倒是我和肖白之间,没有什么话好说。肖杨确实是一个健谈的人,从各种各样的游戏,谈到了各种各样的明星,甚至还谈哲学。


    肖白不是的冒一句,得了吧,你那点水平。


    当谈到刘德华的年龄的时候,肖杨说是四十五岁,肖白说是四十一岁,于是开始了他们之间的争论。


    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确实那个时候,我真的喜欢肖杨的样子,也可以说他的样子真的诱惑了我,和他走在一起,也不敢看他,也不想说话,只有偶尔附和他一声。


    直到肖白停住,涨红着脸,指着肖杨说:肖杨,不要以为你比我早出生十分钟,就觉得自己懂得比我多。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哼,刘德华就是四十一岁。滚你的饭去,谁稀罕了。


    切,我就比你厉害。肖杨也一脸昂然欲斗的样子,不吃,你就拉倒。你不就是跟在我尾巴后面出来的吗?


    肖杨,你了不起呀,你以为你有什么能耐?不就是过了条鸡巴吗?从肖白口里冒出来的话着实吓了我一跳,女生说这样的话确实有点过了头。


    就知道你嫉妒我,怎么了,就比你多,有本事你也去弄条出来。肖杨一脸得意的话让我更加惊讶。


    那个时候,我居然没有劝他们两个人,只是觉得这两个人,怪的很。就算兄妹吵架也不用这个样子,而且还在我这个他们邀请来吃饭的人面前说什么鸡巴不鸡巴的。我想,要是李良在这个时候,可能会胡诌出几句诗来。


    肖白显然气极,一挥拳居然打了过来,肖杨幸好还保持了男士最后的礼节,没有还手,只是一后退,躲到了我的后面,于是肖白那记带着十几年的怨愤的拳头扎扎实实打在了我的头上。


    啊,他们同时叫了起来。没事吧,没事吧?两个人围着我,四只手大概都停在我的头上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那顿晚餐很是丰富。


    不但肖杨请了满满一桌子的菜,肖白说为了补偿打我的那一拳,也给我特特意的叫了一个云南野生菌炖乌骨鸡煲。


    我的头上大概起了一个大大的包,摸起来的时候特痛。幸好没打到我的嘴上,否则我是断然是吃不下怎么多的东西的。


    吃好的时候,他们两个差点为了是谁造成了我被打这个问题又吵了起来。我只好摸摸头上的包说,我的头上要是在长一个包,可能会对称些。


    他们扑嗤一声笑了起来,肖杨说,小白,你先回去吧,我送陈默回去,人家可是伤者哦。


    肖白有点不满意他这样的安排,希望我说一声由她送我回去,只是我确实希望肖杨送我回去,任由她把眼睛都挤弯了,也装作没有看见。她离去的时候,对这肖杨说,肖杨,你给我好好的送陈默回去,要是明天他有点事,小心我的拳头,说完的时候,还朝我们挥了挥他的拳头。


    肖杨和我走在路上的时候,两个人居然没有话说。这让我有点尴尬,也有点不如意,至少我觉得我为他挡了那么一拳,他总要说些什么才对吧。


    后来他确实说了,只是说出来的话,让我更加的不知所以。


    他说:陈默,小白其实很温柔的。


    他还问我,你觉得肖白怎么样。


    他甚至这样说,我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交往交往吧。


    我预料过了这样的结果,但是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失落起来,看来自己又是幻想症发作了。也不知道后来他说些什么,只是记得自己好像迷迷糊糊的嗯了很多,然后看到了肖杨很兴奋的样子。


    他走的时候,还是拥抱了我一下,说有空联系哦,一起玩。


    我只好慢悠悠的走回寝室,还没迈进寝室的大门,李良的拳头就迎头而来,不偏不倚的正好打到了那个包上,我痛得差点滚到了地上。


    说,用你最真挚的心,吐出你所做过的最恶毒的事情,我的女神,她应该挥拳打向你,让你的头上,长出见证你龌龊的犄角。我当时还觉得这个疯子通灵了,居然知道我被肖白打了。只是那一拳痛上加痛,我也不由的一拳打了过去,李良没料到我会还手,被我打了个四脚朝天,躺在地上,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王大头跑过来拦在我们中间,董老大也过来察看我们各自的伤情,李良当然没什么,只是没有提防我会打他,有点不可思议而已,而我则看起来,相当可怕,那个包,本来就很大,而且有点积水,被李良一打,就破了,红红的,还留着粘粘的液体。


    董老大当即宣布,李良罚值日一个星期,请我吃饭一个星期,外带苹果一斤,香蕉两斤。


    李良看到我的头上的伤后,也惊讶了半天,他说,他只是轻轻的一拳而已,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王大头说,你发疯起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分量了。


    乖乖的接受处罚,不然我和老大有你好受的。王大头看来为已经觊觎上了我的苹果了,不然打死他,他都不会为人出头的。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肖白在第二天打来电话,对我的伤口表示慰问后,突然问我对他哥的看法。

    我说你哥其实很爱护你的。


    她笑了一声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问你对我哥的看法,觉得他人怎么样。肖白这样的问我,不由的又让我开始了幻想,只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感觉。肖杨真的过于陌生,我和他之间的话语确实是少了点。所以我说,你哥很好呀。


    肖白就咯咯的笑起来,你不会喜欢我哥吧?她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什么呀,你……我有点不好意思,心里开始怀疑李良是不是对肖白说过什么东西,但是回头一想,觉得不大可能,李良虽然看上去疯疯颠颠,关键时刻应该不会给我添麻烦。倒是他们两兄妹在搞什么名堂,我一点都猜不透。肖杨他是怎么样一个人,我更加的不知道。


    下午的时候,王大头提议去踢球,董老大说踢好球晚上正好去泡吧,我借口有伤,不想去,李良借口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点责任,说什么要好好的照顾我,也推 托不去。他们两个就先踢球去了,我和李良留在了寝室。


    陈默,把肖白的电话号码给我吧。李良后来问我。


    我没有给他,一来觉得李良第一次见肖白的时候就把人家吓的一塌糊涂,二来觉得随便把女生的电话号码给别人也很不礼貌。再说肖白对李良的印象好像也不是很好。


    李良有点讪讪的,整个下午都没说一句话。我也懒得理他,自己头上的包痛得很,于是躺在了床上。想起了肖白的话,真不知道她在暗示些什么东西。

    肖杨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好睡意浓重,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东西,只是好像听见他说起了肖白。


    我就说,你们两兄妹好奇怪,每次和其中一个人聊天,话题总是脱不开另外一个。


    他嗯了一声,说,同床共枕都十几年了,不说她说谁好呢。


    他最后问我的寝室号是多少,说要过来看看我的伤势,我说这么一点小伤,不用担心的,但还是把寝室号告诉了他,他笑笑说我马上过来。这让我的睡意一下子都消失了,爬起来,洗脸梳头,整理衣服。


    李良一直鄙夷的看着我,不时冒出一句,犯贱的人儿呀,你为什么一定要犯贱!

    我也不理他,拿着一本书,心不在焉的看着。


    肖杨那天却没有来,我本想打个电话给他,但想到总不能催人家来看你,所以有点失落的叫李良去带盒饭回寝室。


    奴隶,我不是你的奴隶,当你把我当作奴隶的时候,你已经是这个制度的奴隶了。幸好他只是瞎说说,还是给我带来了饭,不然我想我还会再揍李良一拳,心里有 点莫名其妙的烦躁,也许仅仅因为肖杨的没有到来。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等着肖杨的电话,但是他却一直没有给我打个电话。这让我相当的失落,有时候甚至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说,肖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人,人家很正常,很符合这个社会的规律。但是一回头却有一个声音说,要是错过了就可惜了,再说,到底什么是正常,什么是符合社会的规律呢,大多数就一定是正常吗?

    李良倒是照顾得我很好,虽然他不是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肖白也没有给我打电话,我给她发了几条短消息,她也没回。王大头果然一天一个从我这里把李良买给我的苹果消耗掉了,连董老大,都不时过来弄一根香蕉去。

    日子过得很是随意,头上的包也慢慢的好了,倒也没有留下什么疤痕,李良在我的头上不知摸了几次了,他说,我的含辛茹苦终于没有毁了你,还觉得我应该请他吃一顿饭。我觉得自己头上的包其实是肖白和肖杨争吵的结果,白白让李良照顾了一个多星期,也花了他不少的钱,是应该好好的犒劳一下他,于是决定请他吃一顿大餐。

    李良说,大餐我一个人也吃不了,你不如叫上肖白。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把我的女神这样的称号改掉了,一下子叫起肖白的名字倒让我觉得有点陌生。他这样说,使我有了足够的理由打电话给肖白。

    肖白听到我的电话,很是兴奋,她一口答应下来,然后说我是个傻子。我也没在意她说什么,本来想问问肖杨好不好,但是她说有人找她就挂了电话。

    肖白没有来赴约,倒是肖杨过来了,他说,小白不来了,我替他来,陈默,你不介意吧。他也不等我说话,就一屁股坐到了李良的旁边。李良显然和我一样,没有反应过来,他大概觉得肖杨是肖白的男友了,怔怔的盯着他看。

    我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们两兄妹做事真的有点出人意料,在我看来,即使肖白她自己不能来,也不一定要叫肖杨来,而且我跟肖白明确说过,有李良在。不过我确实见到肖杨很高兴,这些天来,他都没有什么消息,让我甚至有点担心。只是也不知道说什么东西好,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什么话。

    肖杨一直暗示李良快点走,比如他说,陈默,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又说,每次见面,不是你有朋友,就是肖白在。他说的好像我们很熟悉似的,其实想起来,我才和他见过来两次面,通过两次电话而已。只是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总觉得他说的没错,也觉得他是我很熟悉的一个人,这确实有点可笑。

    李良倒也识趣,吃了点东西就告辞了。

    肖杨就一下子坐到了我旁边,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说,肖白有没有来看过你呀?

    我说没的时候,他气得把桌子拍了一下,你头上这么大一个伤口,她怎么能不来看你的?居然骗我。

    我吓来一跳,想不到他竟会有这样的想法,居然怀疑我欺骗他。

    肖杨,我没有骗你,她确实没有来看我,你这样说话很奇怪。

    他也惊了一下,然后马上说,默默,我不是说你骗我,我是说肖白骗我说她来看你的。他的手一直搭在我的肩上,让我的心有点不由自主地跳的快起来。我想我确实喜欢上他了。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谈到肖白的时候,我和肖杨都不由得不再说话。两个人看着桌上的菜,谁都不抬头。我实在看不过去,觉得应该说些什么东西,毕竟自己请人家吃饭,弄成这样尴尬的局面实在让我有点不好意思。只是在我刚要开口的时候,肖杨说,陈默,喝酒吧。他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叫了一打啤酒。

    他的酒量显然不好,喝到第三瓶的时候,开始了乱说话。

    他说,

    陈默,你觉得肖白哪里不好了;

    陈默,我很想你;

    陈默,我很痛苦;

    陈默,要是有人喜欢你,你怎么办?

    陈默,你觉得我会喜欢你吗

    我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买了单,扶起他,出了餐馆。

    外面有点下雨,街灯扑朔迷离的,连行人都迷迷糊糊,肖杨靠在我的身上,随着脚步的起伏,他的气息,带着啤酒的清香,一直游离在我的脖子间。暖暖的,又痒痒的。

    我不知道该带他去哪里,天空又下着雨,本想打电话给肖白,但是这样的肖杨让她看见,不知道她会怎样,所以只好带他回了我的寝室。

    寝室里只有李良一个人,肖杨见到李良的时候,突然大声喊了一声,陈默,我喜欢你。李良也被他吓了一跳,但还是帮着我把他扶到了床上,只是他一直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看着我。

    要不要回避?李良背着我说。

    你不要乱想。我说到,今天我和你睡吧,让他一个人睡,你没看见他都醉了吗?

    他一听到我要和他睡,一下子转过身来,不可思议的盯着我,然后说,陈默,你小子要是敢碰我一下,我非奸了你。

    我正要张嘴反击,肖杨默默,默默的叫起来,我只好过去,没想到他一把把我拉到在床上,不由分说的吻了过来,我尽管觉得自己喜欢肖杨,但是这样子稀里糊涂的和他有任何的亲昵举动却也不是我愿意的,只是他太过于突然,我竟然被他吻个正着。

    李良也呆住了,他虽然不只一次的说过理解我们,赞同我们,但是这样面对面的看到两个男人吻在一起,显然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行为。

    我使劲推开肖杨,却被他又抱住了,李良,快把他拉开,愣什么呢。我叫到。

    他才反应过来,把我从肖杨的手中拉了起来,但是他却被肖杨压在了身上,肖杨喊了一句,默默我爱你,突然就吻住了李良。

    李良和我都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恐怕要是肖杨自己清醒过来,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面对李良和我。李良挣脱的时候,哇哇乱叫,吐了几百口的口水,举起手,一巴掌就打向了肖杨,我赶忙拦住了他,李良,他醉了,你还和他一般见识。

    我不和他一般见识,谁负责我的初吻!他真的发怒了,居然一拳打向了我,我说过回避的,都是你小子的错。

    我架住李良的拳头,李良,我也不知道会这样的,现在我只能说对不起。

    对不起,哼,陈默,你给我听好了,你欠我一个吻。李良说完就狠狠的摔门而出。

    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这样的混乱对我来说实在过于的不可思议,不但为肖杨,也为李良。

    默默,默默。肖杨还是醉得一蹋糊涂。

    总版主(A) Rank: 12Rank: 12

    楼主 | 发表于 2006-09-06 02:56发布于 09-06 02:56 较早前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看着肖杨的醉态,李良的摔门而出,心里也有点恼火。肖杨看来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要是董老大和王大头来的话,肖杨说不定还会闹出些什么事情来。李良是尽管很生气,但是他至少还知道我是g的身份,董老大和王大头可是不知道的,尽管我并不觉得他们知道后会对我怎样怎样。但是,有些时候,毕竟觉得还是少一点人知道就少一点麻烦。

    于是只好打电话给肖白,肖白听的发笑,说这个混蛋喝不了酒还要逞强,要是让我外公知道了,看他怎么办。她说她会过来接他走的。只是说在她没来之前让我好好的照顾他。

    肖杨好像听到了我叫肖白的声音,突然说,滚,小白,你不要和我抢陈默。他似乎要挣扎着起来,但是一离开床,就啪的一声颠倒在地上。我只好过去扶起他,但是他好像算好了似的,我一碰到他的身子,他就抱住我,狠狠的又吻了过来。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理智到了一定的尽头,肖杨是我喜欢的,再说他这样的举动确实对我来说真的过于诱惑,在经历了一两分钟的挣扎后,我终于和他一起拥在了地上,吻了起来。他慢慢的变得亢奋起来,身子滚烫滚烫的,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我们彼此的热情。

    我想要是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后果应该是很严重的,不说董老大和王大头有可能回来,就算是肖白来见到这样的场面,也会是不可思议的,只是我那个时候也已经迷糊了,再了做不出拒绝肖杨的举动,幸好李良回来了,看见我们这样子,在卫生间取了一盆水,就狠狠的泼了下来。

    那个时候是十一月份,秋天的凉意已经慢慢来临了,这样一盆水,泼到两个滚烫的人身上,确实让我觉得一个激灵,肖杨大概也是,再说他在上面,我看他一下子跳了起来,酒意也醒了大半,然后看到我和他衣衫不整,李良一脸愤怒加鄙视的看着我们,似乎也预料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点不可置信的发着愣。

    三个人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和肖杨都很尴尬,李良在看了肖杨几眼以后,就一直盯着我看,这样的目光让我心里虚虚的,很是难受。

    肖杨后来说:我……我……走了。

    我嗯了一声,也不管他了,也忘了肖白说过要来接他的。

    李良,我……我想对他说点什么,至少觉得应该解释一下这样事情。

    闭上你肮脏的嘴巴。他朝我吼到。

    我倒被他吓了一跳,没看见他这样的愤怒过,想想可能觉得是刚才肖杨胡乱吻了他,他还在生气,于是也就进了卫生间,换洗了一下。自己也觉得有些后悔,想想确实对不起李良,但是想起肖杨,觉得有些无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